回到頂部
錢鈞﹕從少林寺走出來的將軍
 2011-04-07 14:09:40 http://www.gmw.cn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少林寺武僧罕見練功照

  過去﹐有不少人都聽聞過許世友司令員在少林寺練過功夫的事﹐卻很少有人知道在南京軍區還有位副司令員錢鈞也出自少林寺。錢鈞中將和許世友上將同樣武功高強﹐且有5年在少林寺學武的經歷。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

  錢鈞﹐原名錢運彬﹐1905年出生在河南省光山縣。由於家裡窮﹐他6歲的時候就被送到地主家當了放牛娃。兩年後﹐因為受不了東家的打罵虐待﹐他跟著一個過路的油漆匠偷偷跑了。可這個油漆匠性格十分暴躁﹐小錢鈞一天到晚背著擔子累死累活地跟著他走街串巷不說﹐幹活稍有差池就要挨一頓揍。終於﹐到了11歲﹐錢鈞再度“逃跑”了﹐這次他“逃”入了少林寺。錢鈞進少林寺比許世友晚了3年﹐不過﹐由於當時寺內僧人較多﹐他們互相之間並未熟識。錢鈞是1930年參加紅軍的﹐經過長徵到達陝北後﹐兩人碰面了閑聊﹐才發現原來是師出同“寺”的師兄弟。

  錢鈞的功夫也十分了得﹐在少林寺的5年﹐他練就了一手“鐵掌”功夫。發起功來﹐手就如同一隻鋒利的大斧﹐遇木斷木﹐遇石斷石。這功夫是怎麼練出來的呢﹖

  據說﹐錢鈞進少林寺的第二天﹐值班和尚讓他燒火﹐灶前豎著一根碗口粗的木樁﹐卻不見劈柴刀。他就詢問﹐值班和尚舉起手說﹕“這就是刀。”說罷手起“刀”落﹐又撕又擰又劈﹐將木樁化為碎片。

  平時﹐祗要忙完了雜活﹐他就按照師父的安排站樁﹑摔棍﹑跑立磚﹑插沙﹑運氣﹑打梅花樁等等。錢鈞練功十分刻苦﹐不怕流汗﹐不怕流血﹐又因為是打小練習﹐因此進步很快﹐練就了過硬的功底。據說﹐他臂力過人﹐刀槍劍棍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在一同習武的人中相當出眾﹐祗要他不帶練功用的“重身”沙袋﹐寺內數米高的圍牆幾步開外就能飛跑躍上;運足了氣﹐三寸多厚的大方磚一掌就能擊碎。與此同時﹐師父們經常給他講“十三棍僧救唐王”﹑少林武僧抗倭等故事﹐使他自小就形成了義氣豪爽的性格和匡扶正義的願望。

  轉眼間5年過去了﹐錢鈞覺得自己功夫學得已經可以了﹐也非常想回家與親人團聚﹐就辭別師父與師兄弟們下山而去。臨別時﹐很多人來送行﹐錢鈞十分不捨。

  1927年﹐錢鈞由董必武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大革命失敗後﹐他參加了黨領導的革命軍隊。從此﹐在鄂﹑豫﹑皖的崇山峻嶺中﹐在雪山草地上﹐在烽火連天的歲月裡﹐他那一身武藝﹐他那鐵塔一樣堅強的身骨﹐使他在戰爭中如虎添翼。即使遇到常人難以克服的困境時﹐他也能化險為夷﹐獲得勝利。

  1938年﹐錢鈞任魯南抗日游擊隊第四支隊二團團長。在藤縣八里溝一次粉碎敵人圍殲﹑保衛省委機關的戰鬥中﹐為了奪回被敵人搶走的兩部省委與中共中央保持聯繫的通訊電臺﹐他率領一個連冒死衝進敵陣﹐當戰鬥進行到白刃戰時﹐錢鈞高舉大刀﹐左砍右劈。在一道道寒光下﹐敵人土崩似地倒下﹐兩部電臺終於安然地回到人民軍隊的手中。他在山東抗日根據地和日本鬼子打了幾十次仗﹐每次白刃肉搏﹐敵人都沒佔一點便宜!但他身上卻挨了 15顆子彈﹐掛過19次彩。不過﹐他年輕時練就的強壯體質使他很快便重返戰場。

  錢鈞在少林寺練就了一身武功。現在我們在電視電影裡常見的劈磚功夫﹐對錢鈞來說是小兒科。不過﹐據說他的一身功夫很少為人所知。許世友在訓練戰士的時候﹐應大家的要求常常表演那麼一兩下子﹐錢鈞則不同﹐除了少數高級將領外﹐知道他熟諳武術的人並不多。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怕引起大家的好奇﹐都來要求比試﹐擔心誤傷了同志。他常說﹐有武功的人﹐與不會武術的人是不一樣的﹐有時你出手時並不想傷人﹐但往往事與願違﹐一出手就誤傷了人。不過﹐有時因對敵鬥爭的需要﹐我曾毫不留情地利用過武功﹐而在同志中間﹐有人邀我試拳﹑交手﹑掰腕子等等﹐在多數情況下﹐我都是裝“矮人”﹐甘拜下風﹐輕易不開手。當然有時候或者興之所至﹐也偶爾露一手。從這番言論可以看出將軍相當溫和謙虛。

  一次﹐錢鈞去蘇北檢查民兵工作。傍晚休息時﹐幹部們都要求他表演“劈石頭”。但蘇北一馬平川﹐一時間到哪去找合適的石頭呢﹖最後﹐還是找來了一塊壓鹹菜用的青石﹐這塊石頭少說也有二十來斤﹐光溜溜﹐濕漉漉﹐放在堂屋正中的桌子上。“錢司令果真能劈開它嗎﹖”“肉手能劈開岩石﹐我還從來沒見過!”在人們的竊竊私語聲中﹐錢鈞走到桌前﹐擺正石塊﹐猛抬右手﹐一掌下去﹐只聽“砰”地一聲﹐青石頓成三瓣。劈裂的石渣﹐竟蹦出一丈多遠!

  民間還有一段流傳頗廣的故事﹕“文化大革命”中的一天﹐錢鈞乘車出行﹐途徑南京中山門﹐被一群“造反派”攔下。“造反派”們手持鐵長矛﹐欲檢查軍車﹐錢將軍下車與他們理論﹐一名“造反派”就把長矛伸到錢鈞胸前威脅。錢鈞微微一笑﹐伸出左手握住長矛﹐“造反派” 想收回﹐用力拉長矛卻紋絲不動。錢將軍又伸出右手﹐略一用力﹐鐵矛已成彎弓形。“造反派”們一下子被鎮住了﹐乖乖地給他們放行。

  錢鈞自參加革命隊伍以來﹐南征北戰﹐屢立戰功﹐先後任團長﹑師長﹑軍長等職﹐解放後任南京軍區副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

  在他的軍旅生涯中﹐少林功夫發揮了不小的作用﹐他在紅軍生涯中就有4次參加敢死隊﹐打了很多硬仗﹐每次都是身先士卒﹐舞著一把大刀沖在最前方。如果沒有真功夫﹐想必沒有人敢那樣﹐即便敢﹐也未必能從血雨腥風中闖過來。

  解放後﹐錢鈞的功夫雖然再難有用武之地﹐但他卻堅持勤練不忘。據說﹐在他的家中擺滿了刀槍劍棍等冷兵器﹐院子的大樹上弔著沙袋﹐他也常常像戰時一樣﹐每每聞雞起舞﹐活動拳腳。

  錢鈞和許世友都在少林寺裡待了相當長的時間﹐不少人都認為﹐他們一定是做了和尚。事實並不是這樣﹐許世友和錢鈞都祗是在少林寺做雜役﹐兼學武功﹐並沒有受戒。

  不過﹐錢鈞和許世友兩位將軍是從未忘記過在少林寺的這段經歷的﹐一身好功夫和堅毅的品質是在這裡養成的﹐這是他們一生中最寶貴財富的一部分。許世友常常給戰士們講述自己在少林寺練武的故事﹐錢鈞則晨起必練少林功夫﹐風雨無阻。因此﹐雖說他們在少林寺不是當和尚﹐卻也是不折不扣的少林弟子。1990年4月13日錢鈞在南京逝世。(本文摘自《世紀風采》﹐作者﹕王仕琪)

[責任編輯:徐可]
註冊 我有話說
Ctrl+Enter快捷提交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日報社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