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從一座城市的記憶體悟人民軍隊的“制勝密碼”

2018-07-05 08:50 來源﹕解放軍報 
2018-07-05 08:50:03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責任編輯﹕丁玉冰

   原標題﹕“人民”二字重千鈞

   ──從一座城市的記憶體悟人民軍隊的“制勝密碼”

  武警上海總隊執勤第四支隊三大隊十中隊官兵整齊行進在中共一大會址門外。 王亮 攝

   2018年6月上旬﹐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城市之心──南京東路街區的百年變遷”展覽開幕。在街區的歷史風情部分﹐有一個版塊的色調特別鮮亮﹕“武警上海總隊執勤第四支隊三大隊十中隊”。

   一支部隊﹐因何能成為上海老弄堂裡的一道歲月風景﹖

  弄堂﹐是老上海特有的城市景觀。近代以來﹐多少傳奇故事﹐多少名人大家﹐都在弄堂裡留下了深深的印記。可以說﹐弄堂濃縮著上海的前世今生。

  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興業路76號中共一大會址﹐就坐落在一個普普通通的弄堂裡。而今﹐這裡每天遊人如織﹐僅去年就接待遊客83萬餘人次。在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內﹐你會看到穿著橄欖綠﹑戴著紅肩章的武警戰士在為遊客講解。他們不是紀念館的專職講解員﹐卻已堅持了19年。他們是武警上海總隊執勤第四支隊三大隊十中隊的官兵。

  

  前些天﹐十中隊的退伍老兵﹑曾在中共一大會址義務講解3年多的徐少楠又一次回到了這個熟悉的地方。他這次回來﹐一是要看看自己帶過的兩個“徒弟”李海港和徐鵬昊﹐“檢查”一下他們的解說水平﹔二是聽說中共一大會址近期要面向社會招義務講解員﹐他想回來“重新上崗”。

   經過安檢門﹐隨著熙熙攘攘的隊伍﹐徐少楠很快就在第一版塊前﹐找到穿著一身筆挺軍裝﹑筆直站立著的“徒弟”李海港。

   依舊是感情充沛﹐依舊如行雲流水。看著還有不到3個月就要退伍的李海港﹐徐少楠內心很有感觸。

  十中隊曾被授予“南京路上學八連模範中隊”榮譽稱號。每個月的20號﹐官兵都會在南京路上開展“便民服務日”活動。當年﹐徐少楠一下連就分到了中隊的“雷鋒班”。

  有一次﹐他剛給一位老大爺修完鞋﹐老人不到5分鐘就找了回來。雖然聽不大懂老人帶有濃重口音的上海話﹐但徐少楠能聽得出來老人是嫌他修得不好。正巧那一天心情不好﹐徐少楠有些難為情﹐就低著頭不說話。看到這個情景﹐班長趕了過來﹐把老人扶到旁邊﹐一邊耐心地勸慰老人﹐一邊拿起工具重新修補起來。

   活動結束後﹐班長與徐少楠有這樣一番對話──

   班長﹕“那位老大爺﹐你之前見過沒有﹖”

   徐少楠﹕“好像前幾次也來修過鞋。”

   班長﹕“那雙鞋﹐你之前見過沒﹖”

   徐少楠﹕“好像每次都是那雙鞋﹐而且每次補的也是鞋尖的開口。”

  班長﹕“這就對了。你想想看﹐老人們趕個大早過來排隊讓我們補鞋子﹐是為了圖省錢嗎﹖他們是想和我們多聊聊天啊。老人們平時在家很孤獨﹐找我們為他們服務﹐更多的是一種情感的寄託﹐一種親情的陪伴。”

  上海是一座老齡人口比例較高的城市。據2017年的統計數據﹐上海60歲以上的老年人已佔到上海戶籍常住人口的30%以上。在這種背景下﹐“陪伴”可能是這座城市最溫暖的生活畫面﹐也是老人們最珍貴的需要……

  

   1982年5月﹐享譽全國的“南京路上好八連”從上海南京路撤防。而接防的正是解放上海時同屬第三野戰軍27軍﹑後來因任務需要轉隸武警的十中隊。

   “南京路上好八連”是一支跟隨陳毅元帥進駐大上海﹑受到毛主席寫詩稱讚的連隊﹐他們的故事影響了幾代中國人。離開南京路﹐“好八連”與這座城市的故事卻仍在延續。

   1992年南京路改造時﹐協大祥綢布店要改建成現代化的綜合性商廈。聞訊後﹐八連主動找到相關單位﹐要求到施工一線參加義務勞動。那時﹐正值上海的梅雨季節﹐官兵冒雨奮戰。由於工地距八連駐地較遠﹐施工單位為官兵在工地附近的旅社包了幾間客房。

  一天忙下來﹐疲憊的戰士們抱著鐵鍬﹐挨著牆根就睡著了。旅社經理幾次要他們進屋裡休息﹐可戰士們誰也不肯進去。當時在場的一位地方領導動情地說﹕“上海解放時﹐我還是一個小姑娘﹐親眼見過解放軍為了不打擾市民﹐露宿街頭。想不到現在我又看見了當年的情景。”

  改革開放以來﹐八連官兵先後參加了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浦東國際機場﹑世博園場館等上海市重點工程建設。正如一位親歷上海城市建設的集團老總所說﹐“我們大廈澆灌的是鋼筋水泥和沙石﹐見證的卻是‘好八連’艱苦奮鬥﹑堅如磐石的精神”。

   2009年﹐上海解放60周年﹐當時很多市民都在討論如何慶祝這個日子。最終﹐大家決定在外灘繁華地段豎起一座“南京路上好八連”雕塑。3年後﹐“南京路上好八連”雕塑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85周年紀念日當天落成揭幕﹐安放在“五卅運動紀念碑”附近的廣場上。“南京路上好八連”雕塑建設所需資金650萬元﹐全部由企業和市民自願贊助。

   “南京路上好八連”雕塑離“陳毅市長”雕塑﹐直線距離不過數公里。作為第三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陳毅曾率領這支部隊解放了大上海﹐並讓上海人民深深地愛上了這支部隊。從清晨到夜晚﹐雕塑仿佛都在凝望著這座他們深深眷戀的城市﹐見證著這座城市點點滴滴的變化。這目光﹐似乎依然能讓人想起60多年前﹐他們踏上這片土地時的壯懷激烈……

   三

   舊時的上海﹐被譽為“東方巴黎”。解放戰爭中規模最大的一次城市攻堅戰﹐就在這裡打響。

  戰役發起前﹐三野明確要求﹐在上海市區戰鬥中﹐只准使用輕武器作戰﹐一律禁止使用火炮和炸藥。然而﹐部隊在強攻蘇州河上的外白渡橋﹑四川路橋﹑西藏路橋時﹐北岸高樓上的敵人佈置起交叉火力網﹐嚴密封鎖了前進道路。因為沒有炮火支援﹐許多官兵獻出了寶貴生命﹐血水染紅了蘇州河。

  危急關頭﹐聶鳳智等27軍指揮員﹐一方面親赴戰場一線瞭解戰況﹐研究部署新的作戰方案﹔一方面深入到官兵中間﹐講明利害﹑帶頭做好思想工作。

  勝利的天平最終倒向了這支不懼犧牲又善於戰鬥的部隊。27軍的另一支部隊在上海地下黨的幫助下﹐終於找到了撕開敵軍蘇州河防線的突破口。

   1949年5月27日﹐上海全市宣告解放。國民黨號稱銅牆鐵壁﹑要堅守6個月的城市﹐不但沒有被打爛打癱﹐而且僅半個月就回到了人民的懷抱。這背後﹐人民軍隊付出了傷亡3萬餘名指戰員的代價﹐其中7000多位烈士犧牲在勝利的前夕。

   打上海﹐人民軍隊打出了一個戰爭奇觀﹔進上海﹐人民軍隊同樣進得蕩氣回腸。

  曾有這樣一幅黑白照片﹕在被雨水沖洗過的老上海街道旁﹐一列頭戴軍帽﹑衣不解帶的戰士躺在陰冷潮濕的地上悄然入眠。在他們的背後﹐步槍有序地靠牆倚放﹐祗有一挺機槍在熟睡的戰士懷中被緊緊地抱著﹐仿佛依然保持著戰鬥的姿態。

  這張照片帶給世界的震撼是永恆的。多年後﹐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鮑大可認為﹐這張照片是“紅色中國的第一張‘上海公報’”。如果非要給這張“上海公報”配上一段文字﹐那麼新華社隨軍記者艾煊則為此作了生動註解﹕“戰爭給人們創造了一種特殊的生活式樣……今天﹐戰士們甜蜜地躺在馬路上做短暫的休息﹐大家在躺下時﹐都輕聲地笑道﹕‘呱呱叫﹐平得很﹐就是涼一點。’慈祥的老太太﹐熱情的青年學生﹐商店的老闆﹑店員﹐都誠懇地請求戰士們到他們的房子裡去休息一下。可是戰士婉謝了﹐他們不願擅入民宅﹐他們不願在這一小事上﹐開了麻煩群眾的先例﹐開了違反人民軍隊傳統的先例。”

  

   在中共一大會址﹐曾有這樣一個故事被久久傳誦。

  一位名叫劉慧的高位癱瘓姑娘﹐從小有個心願﹐就是到家附近的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看一看。但因怕給別人添麻煩﹐這個願望一直被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2009年7月1日﹐當聽說紀念館有武警戰士講解員義務講解後﹐劉慧終於鼓足勇氣﹐讓家人帶她來到這裡。由於當天紀念館的輪椅不夠用﹐十中隊講解員程飛便主動提出背著她參觀。為了讓劉慧把展板上的每張歷史圖片都看得更清楚些﹐程飛一邊盡量弓著腰背她﹐一邊耐心細緻地進行講解。

   2個小時的參觀結束後﹐看著汗水濕透衣背的程飛﹐劉慧感動地說﹕“今天我不僅在紀念館看到了黨的光輝歷史﹐還從武警戰士身上看到了子弟兵的本色。”

  歲月更迭﹐初心不改。一座城市的記憶濃縮著歷史﹐深深印刻著人民軍隊為人民服務的不變宗旨與本色。回顧中國共產黨在上海興業路76號舉起革命旗幟開始﹐到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人民軍隊在黨的領導下﹐無論是在戰爭年代還是在和平年代﹐都一樣高擎勝利大旗﹐永葆本色不變。“人民”二字重千鈞﹐“人民”二字熠熠生輝﹐“人民”二字正是這支“勝利之師”刻寫在自己名字中的“制勝密碼”。(李景璇)

[責任編輯:丁玉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