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土軍屢遭清洗元氣大傷 或誘發新亂局

2018-07-11 09:31 來源﹕參考消息網 
2018-07-11 09:31:09來源﹕參考消息網作者﹕責任編輯﹕丁玉冰

   原標題﹕美專家﹕土耳其軍隊屢遭清洗元氣大傷 或誘發新亂局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網站6月20日發佈了亨利‧傑克遜國際研究學院博士候選人﹑西雅圖華盛頓大學近東語言與文明系研究員奧茲古爾‧奧茲可汗撰寫的一篇文章﹐題為《不要把土耳其軍隊變成政治工具》﹐副題是《土耳其有政變歷史。無論誰贏得選舉﹐都必須阻止軍隊的政治化》﹐現將全文編譯如下﹕

  隨著土耳其再次陷入專制主義﹐近期的選舉可能成為軍人與平民之間關係的轉折點。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事態發展﹐因為這個國家自1960年以來幾乎每隔十年就受到政變和軍事干預的困擾。2016年7月15日的未遂政變對土耳其武裝部隊造成重大影響。雖然政變發生的時代的特徵是土耳其安全部門被徹底改革﹐但軍隊內部也出現了政治化。

  文章稱﹐土軍高級將領參與當前的競選已經成為爭論焦點。6月2日﹐領導了今年早些時候土耳其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的第二集團軍司令中將伊斯梅爾‧梅廷‧特梅爾高興地盛讚埃爾多安﹐因為這位總統在電視轉播的一次公開活動中嘲笑主要反對黨候選人因傑。因傑的回應是譴責特梅爾的行為﹐並承諾“撕掉他的肩章”。因傑很可能正試圖提醒選民關注軍官隊伍政治化的危險﹐強調需要讓軍隊擺脫政治。而這正是埃爾多安在2016年的未遂政變後所要求的。

  土耳其武裝力量總參謀長胡盧西‧阿卡爾也向埃爾多安表示效忠。據稱﹐阿卡爾和總統發言人易卜拉欣‧卡林4月底拜訪了前總統阿卜杜拉‧居爾﹐以說服當時被認為是埃爾多安最強大的潛在競爭對手的居爾不要參加競選。軍隊對民主進程的這一干預雖然給阿卡爾贏得了忠誠度方面的得分﹐但卻違反了民主規範﹐也是極端危險的﹐鑒於土耳其軍民關係的存在麻煩的歷史。反對黨共和人民黨領導人因傑譴責阿卡爾使軍隊捲入政治﹐並明確表示﹐他如果獲勝﹐不會與阿卡爾合作。

  文章認為﹐這兩起事件表明﹐土耳其軍方領導層在適應新的總統體制方面遇到困難。在這個體制下﹐國家元首與從前不同﹐保持著自己的政黨屬性。然而在公眾眼中﹐軍方高層的行為使一種看法得到加強﹐即高級軍官們正在政治鬥爭中選邊站。讓軍隊捲入選舉爭論不利於民主﹐尤其是在土耳其這樣一個有政變歷史的國家。在人們普遍擔心會出現的最壞情況下﹐可能會激發全國範圍的社會與政治動亂﹐如果埃爾多安在競選中失敗﹐並且不願放棄權力﹐這種情況可能會促使土耳其軍隊像1960年﹑1971年和1980年那樣介入政局。這可能會導致土耳其政治事務出現新的麻煩﹐從而像過去的政變所造成的創傷一樣﹐可能會在未來幾十年困擾土耳其的民主制度。

  土耳其的政治與軍官的世界觀今天與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相比截然不同。當時﹐軍方──它曾經認同帶有濃厚世俗色彩的價值觀﹐自認為是凱末爾主義的守護者──對於進行干預來維護世俗社會的秩序感到愜意。自21世紀初以來﹐這種態度已經逐漸消失。相比之下﹐今天大多數軍官都認為軍隊的地位超出了其應有的政治範圍﹐因而厭惡干預。這種看法大大減少了政變的可能性。出於這個原因﹐最近阿卡爾和特梅爾等著名軍事人物的政治態度引起了不安。

  文章稱﹐2016年﹐在一群軍官發動未遂政變時﹐許多軍人普遍抵制政變分子。這導致了軍隊的內訌。雖然政變失敗﹐但卻表明政變的精神猶存﹐一旦爆發全國範圍的動亂﹐土耳其軍官可能會迅速改變立場。在這個十分關鍵的選舉時期﹐使軍方重新參與政治辯論只會促使這種威脅死灰復燃。

  文章評論稱﹐無論選舉結果如何﹐下一任總統都不得不面對受到創傷的軍隊﹐並面臨重建軍隊的問題。自2007年以來﹐土耳其軍方經受了其歷史上最深刻的制度創傷之一。它失去了數千名合格的骨幹﹐其中包括許多高級將領。這些將領先是由於圖謀政變﹑間諜活動或恐怖活動的罪名而在2007年至2013年期間接受審判﹐後來在2016年的未遂政變發生後﹐由於與居倫運動有聯繫而被免職或逮捕。埃爾多安指責該運動策劃政變。

  此外﹐在此期間﹐許多有前途的初級和中級軍官自願離開或被強行從軍隊中清洗。2016年的未遂政變以來的事態發展使土耳其武裝力量遭受了更沉重的打擊。除了嚴重的兵員不足之外﹐不斷清洗還給土耳其軍人的士氣帶來了無法承受的壓力。

  在2016年的未遂政變以後﹐土耳其政府實行了多項改革﹐目的是採取防止軍事政變的措施。這些改革包括大幅度調整司法﹑衛生和教育系統﹐以及重新設計軍事指揮結構及其與政府的關係。親政府媒體把這一進程描述為通過回歸“地方和國家”價值觀來振興土耳其軍隊。批評者擔心﹐這些改革只會使軍隊政治化﹐並企圖把軍隊改造成效忠於總統的黨派力量。兩年來﹐土耳其社會對上述措施有多種批評﹐認為目前土軍官兵的政治屬性﹑意識形態和個人關係要比軍人素質重要﹐尤其是在招聘做法﹑軍官晉陞和工作分配﹐以及授予防務合同方面。

  文章認為﹐如果埃爾多安當選連任﹐其正義與發展黨在議會中保持多數席位﹐他就會進一步加強對軍隊的控制。事實上﹐埃爾多安對軍隊所擁有的權威將是自20世紀50年代初以來任何其他領導人都不曾享有的。

  文章評論稱﹐埃爾多安對軍隊的權威並非沒有遇到挑戰。他已經對安全機構內部的一些群體做出了多項讓步。最重要的是﹐埃爾多安在未遂政變發生後對軍隊的控制﹐部分地依靠其與右翼民族主義運動黨和左翼愛國黨的聯盟﹐這兩個政黨對具有民族主義傾向的軍官產生重大影響。如果埃爾多安忽視或者試圖清除這些群體及其在軍隊中的同夥﹐甚至誘發對軍隊的新一輪清洗﹐可能會引起強烈反對。

  如果埃爾多安失敗﹐朝著軍民之間的平衡和良好的關係的轉變看來是可能的﹐但這需要一種包容及和解的做法。鑒於截然不同的政治派別的廣泛參和大批退伍軍人參政﹐所以反對派如果建立聯盟﹐可能會形成更具代表性的軍隊﹐為軍民之間建立健康關係奠定基礎。

  共和人民黨候選人因傑已經明確表示﹐他的首要任務將是重建政治制度和國家官僚機構中的擇優招聘與晉陞體制。“好黨”候選人阿克謝內爾也提出應推動一個和解時期的出現。她獲得了在未遂政變後被開除的士兵和軍事院校學員及其家屬的廣泛支持。然而﹐對因傑和阿克謝內爾的觀點的最大障礙來自自己黨內世俗民族主義的頑固派。這些派別可能會使之陷入內訌與意識形態極端主義的自我毀滅的陷阱。這是土耳其政壇長期以來的問題。

  此外﹐如果反對派獲勝﹐共和人民黨和“好黨”與支持庫爾德的人民民主黨之間將發生嚴重分歧。人民民主黨與安全機構在與土耳其東南部的庫爾德人﹑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衝突問題上的交鋒﹐以及任何未來的反對派聯合政府對與新的議會中的人民民主黨代表合作的需要﹐可能會使局面嚴重復雜化。

  文章稱﹐在土耳其軍隊中﹐維護政權與發動政變的做法之間的區別一直都很微妙。這些傾向幾十年來一直困擾著土耳其的民主。下一任總統應該避免陷入同一陷阱﹐防止軍隊再次變成政權的衛隊。如果土耳其軍隊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維護埃爾多安保守的世界觀﹐或者僅僅以教條式的世俗民族主義精神為特徵﹐短期看來似乎對每一方都是穩妥的。但是﹐正如土耳其歷史一再證明的那樣﹐從長遠來看﹐這樣一支軍隊無法使軍官遠離政治。(編譯/尹宏義)

[責任編輯:丁玉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