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紅一連把我從裡到外都染紅了”

2018-07-12 09:32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7-12 09:32:08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張璋

  “紅一連把我從裡到外都染紅了”

  ──第83集團軍某旅紅一連傳承紅色基因鑄魂育人紀實

  紅一連官兵從難從嚴開展實戰化訓練﹐砥礪官兵血性膽氣。胡善雨/攝

  “舉世無雙紅一連﹐天下第一黨支部。”高高瘦瘦的列兵張憲民用力在黑板上寫下這兩句話。

  那是2017年新兵下連後不久﹐張憲民被安排去士官學校學習﹐一次政治課上﹐教員讓來自不同單位的戰士講一講自己連隊的歷史和傳統。看著身邊的戰友紛紛上臺﹐他也動心了﹐“想表現一下自己”。

  “我們連1927年建連﹐毛委員親自在連隊發展了6名黨員﹐建立了全軍第一個連隊黨支部。”他提高音量說﹐“我們連是軍魂發源的地方。”

  臺下戰友向張憲民投來羨慕的眼光﹐但沒有人察覺到這名列兵內心的糾結﹕下連之前﹐因為受不了紅一連嚴格的管理﹐他主動申請借調到警衛連﹐並暗暗發誓“再也不踏入紅一連半步”。

  “我拋棄了連隊﹐現在卻拿著連隊的歷史榮譽往自己身上貼金。”回想那一刻﹐張憲民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感覺像自己偷了東西一樣”。

  此時﹐距離他成為“一名合格的紅一連兵”還有一年多的時間。

  “我曾經拋棄了連隊﹐可連隊並沒有拋棄我”

  2016年9月﹐20歲的張憲民從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入伍﹐抱著“鍛煉鍛煉﹑吃吃苦”的想法來到了紅一連。

  “紅一連歷史厚重﹐參加過300余次戰鬥﹐被授予‘百戰百勝’‘英勇連’等稱號。”新兵班長楊穎對他們說﹐“能在紅一連當兵是一輩子的榮耀﹗”

  然而﹐剛剛來到部隊的張憲民對此並沒有什麼觸動。儘管天天唱連歌﹑呼喊連魂﹐還參觀過連史館﹐但他“總感覺歷史很遠﹐而且哪個部隊沒有點兒榮譽呢”。

  更讓他頭疼的是﹐紅一連的訓練標準很高﹐班長看他體能不錯有意培養﹐別人跑1個3公里﹐他要跑兩到三個﹐別人只需合格的課目﹐他必須達到良好甚至優秀。

  訓練強度大時﹐班長自己花錢給他買牛奶和牛肉補充營養﹐但張憲民並不想這麼累﹐“覺得差不多就行了”。一天班裡組織體能訓練﹐繞著營區跑完8圈後﹐班長又讓他加練﹐他既失落又委屈﹐心中逐漸萌生退意。

  等到警衛連參謀來挑兵時﹐身高1米83的張憲民想都沒想就去了。“當時祗有一個想法﹐就是離開這個折磨我﹑使我痛苦的連隊。”他說。

  然而﹐在士官學校學習期間﹐當教員讓介紹自己連隊的歷史和傳統時﹐張憲民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紅一連。也就在那幾天﹐他得知了班長帶著新兵戰友去參加比武的消息。

  “我的新兵戰友都去比武了﹐而我不光沒有進步﹐反而在往回走。自己當兵入伍的初心是什麼﹐不就是想吃吃苦﹐磨礪一下自己的意志嗎﹖”他懊惱地說﹐“那一刻﹐我想回去。”

  去年的調整改革給了他機會。因為是借調到警衛連﹐學習結束後的張憲民可以再回原單位。他給指導員王玉光打電話﹐得到的答復是﹕“趕緊回來吧﹐你新兵戰友都在等你呢。”得知他要回來﹐班長楊穎的第一句話是﹕“你欠我這大半年的訓練要一絲不少地還給我﹗”

  “我曾經拋棄了連隊﹐可連隊並沒有拋棄我。”那一刻﹐害怕戰友冷眼相待的張憲民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回到紅一連後﹐連隊把打掃連史館的任務交給張憲民。有一天﹐他在打掃時發現展櫃裡有一本發黃破舊的筆記本﹐記錄了1979年連隊參加對越自衛反擊作戰的經過。其中﹐時任一班長黃茂才的事跡讓張憲民印象深刻。

  一次攻打班會村的戰鬥中﹐在黃茂才的帶領下﹐一班繳獲了敵軍需倉庫一座。將近40年前的日記裡﹐黃茂才的戰術動作被記得一清二楚﹐讓張憲民覺得很震撼﹐“感覺歷史好像有血有肉﹐就擺在我面前”。

  “直到那時﹐我才感覺連隊的榮譽真的不像我想象的這麼簡單﹐都是革命先輩們用汗水﹑鮮血甚至生命換來的。”他說。

  在厚重歷史中傳承血性

  看到那本泛黃的日記時﹐張憲民正處於激烈的思想鬥爭中。離開連隊一段時間﹐他的身體素質有些跟不上﹐在高強度的訓練中出現不適。“我當時想過放棄﹐可看了日記後﹐好像給了我一股莫名的力量﹐讓我咬牙堅持下去。”

  張憲民覺得﹐自己在黃茂才身上“傳承到了一點兒軍人應有的血性”。

  有血性是紅一連91年來戰績輝煌的制勝密碼。1948年10月﹐紅一連在遼西雙崗子地區與敵遭遇﹐三排排長姜東海率突擊班直插敵守軍陣地。戰鬥中他腹部受傷﹐腸子流出體外﹐他毅然用手把腸子塞了回去﹐繼續堅持戰鬥﹐直至壯烈犧牲。戰後﹐他被授予“盤腸英雄”稱號。

  也是在那場遭遇戰中﹐機槍手那慶文在被敵燃燒彈燒著的情況下﹐忍痛堅持戰鬥﹐打退敵人多次進攻﹐直至壯烈犧牲﹐被授予“英雄射手”稱號。

  此外﹐紅一連還有“爆破英雄”郭照明﹑“英雄連長”王壽松﹑“刺殺英雄”王毛二等戰鬥英雄。翻看英雄的事跡﹐張憲民突然覺得這些前輩離自己並不遙遠。

  張憲民曾多次聽班長們講起連隊參加“中部礪劍-2016”實兵對抗演習時的故事。在執行穿插任務時﹐三班副班長靳燕青發現一名藍軍士兵正沿小路向山裡逃竄﹐毫不猶豫地追了上去。追擊過程中﹐他的作戰靴被對手設置的障礙物劃破了一個口子﹐跑著跑著鞋底掉了。

  情急之下﹐靳燕青迅速用老虎鉗從路邊的鐵絲網障礙物上扯下一節鐵絲﹐死死地捆在作戰靴上繼續追擊﹐最後終於抓到了逃跑的“敵人”。

  演習結束後﹐戰友們看到靳燕青的腿“已經被勒腫了﹐腳底板也被磨破了”。“我寧可勒斷腿﹐也要把藍軍往死裡追。”他告訴戰友﹐“當兵就得有股狠勁兒才行。”

  也是在那次演習中﹐紅一連完成穿插任務直接轉為防禦﹐在戰鬥至僅剩下50多人時與擔任主攻任務的藍軍1連對峙。原本上級命令他們防守陣地4個小時﹐但他們堅持了7個小時﹐連長周光魁的戰前動員至今仍讓大家熱血沸騰﹕“狹路相逢勇者勝﹐我們一定能堅持到最後﹐因為我們比對面多了一個‘紅’字﹗”

  用自己的方式續寫紅一連的榮耀

  每次聽到這裡﹐張憲民都會想起指導員王玉光的那句話﹕“紅一連﹐從不是因為有多麼久遠的歷史﹐多麼卓越的戰功而揚名﹐而是因為一茬茬紅一連官兵在用自己的方式不斷續寫著榮耀。”

  張憲民發現﹐紅一連的官兵對榮譽有著一種超乎尋常的執著。去年11月﹐連隊參加集團軍組織的強軍興訓先鋒連考核﹐即將退伍的班長楊穎因為腰間盤突出正在連隊休養﹐接到考核通知時堅持要和大家一起訓練。

  一次﹐因為訓練強度大﹐楊穎在衛生間腰疼得站不起來﹐喊張憲民把他扶起來。“班長﹐你還有不到一個月就退伍了﹐幹嗎還要這麼拼啊﹐自己的身體自己應該最清楚。”張憲民不解地問道。

  “我們連要去比武﹐不能落下任何一個人。”班長的回答讓他印象深刻﹐“連隊的榮譽高於一切。”

  在紅一連﹐有兩個關於老繭的故事廣為流傳。中士趙耀在參加一次比武集訓時﹐為了戰勝兄弟部隊的精英高手刻苦訓練﹐手上長滿了厚厚的老繭﹐開賽前錄入拇指指紋時機器竟然無法識別﹐多次嘗試備用指紋才通過審查。

  還有一位老兵孫振環﹐為了在爬繩課目考核中戰勝偵察兵﹐咬著牙上下爬了15趟﹐繩子被他手上的血染紅了﹐好幾次差點掉下來﹐但他仍然不放棄﹐直到最後實在抓不住繩子才作罷。戰友們跑過去扶他﹐看到他手上還流著血﹐但是手上的老繭和肉皮都已經被磨掉了。

  這些故事深深激勵著張憲民﹐在強軍興訓先鋒連考核中﹐他和一班戰友表現優異﹐班總分在全連排名第一﹐為紅一連奪得集團軍第一名貢獻了很大的力量。

  “當我們奪得集團軍第一名時﹐我才真正地理解連隊一塊塊獎牌﹑一面面錦旗都是一批批紅一連人用自己的努力換來的。”他說﹐“因為切身參與了﹐我才知道奪得榮譽是多麼不容易。”

  比武結束後﹐張憲民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5公里越野跑進前十名﹐因為這樣能在晚點名時得到表揚。“跑進前十了我又想跑進前五﹐跑進前五看到前面有人我就不舒服﹐非得超過他。”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身上有了一種不服輸的勁頭﹐而這股勁頭來源於紅一連的前輩﹐也來源於身邊的戰友。

  “紅一連就像一個‘大染缸’﹐把我從裡到外都染紅了。”回顧一年多的軍旅生活﹐張憲民顯得很激動﹐“現在﹐我終於可以很自信地說﹐我是一名合格的紅一連兵。”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達 通訊員 王會甫 戎猛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張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