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世軍會倒計時一周年﹐說說它為何選擇了武漢

世軍會倒計時一周年﹐說說它為何選擇了武漢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世界軍人運動會為什麼選擇了武漢﹖

  ──寫在世界軍人運動會倒計時一周年之際(上)

  ■記者 范江懷

  武漢﹐別稱“江城”﹐有著“九省通衢”之稱﹐是我國內陸最大的水陸空交通樞紐﹐是華中地區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

  春秋戰國以來﹐武漢地區一直是中國南方的軍事和商業重鎮。清末洋務運動促進了武漢工業興起和經濟發展﹐使其成為近代中國重要的經濟中心﹐被譽為“東方芝加哥”。

  1911年﹐武昌起義打響了推翻統治中國兩千多年封建帝制的第一槍﹐拉開了辛亥革命的序幕。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中國軍民同仇敵愾﹐用“武漢會戰”成功地阻擊了日軍速戰速決的妄想﹐以“我以我血薦軒轅”的決死之心﹐譜寫了不屈的民族精神。

  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武漢躋身中國城市“億萬億GDP俱樂部”﹐成為我國中部地區崛起的重要戰略支點。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在這一年的5月21日﹐國際軍事體育理事會第70屆代表大會在科威特城舉行﹐會議決定將2019年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承辦權授予中國﹐承辦城市為湖北省武漢市。

  10月18日﹐是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倒計時一周年的日子﹐讓我們走進武漢﹐一睹這座古老而又充滿活力的城市﹐給我們帶來的不同尋常的風采和魅力。

  血性之城

  很多人說﹐武漢人的一天是從熱干面開始的。

  要想瞭解武漢這座城市﹐又該從何處開始?

  一位曾經的武漢市長這樣說﹐城市是一個座天然的博物館﹐承載著歷史﹐紀錄著人生﹐滲透著風情。

  漢口建設大道﹐每天川流不息的車輛﹐在24小時裡演繹著一個城市的繁華和活力。就在這條大道邊上﹐有一個很不起眼的街邊公園﹐公園裡靜靜地矗立著一個碩大的碉堡。

  被藤蔓纏滿全身的碉堡﹐非常自然地融入了城市的景觀之中。如果你不走近端詳﹐很難發現這是一座沉睡了80年的碉堡。儘管周圍的樓宇用不斷刷新的高度記錄著這座城市的成長﹐但這個碉堡卻用自己的紋絲不動﹐凝固著這座城市的記憶。

  走進這個碉堡﹐通過保存完好的扇形射擊孔﹐你能飽覽著這座城市的繁華﹐當你透過高處圓形的瞭望孔﹐仰望藍天﹐仿佛能看到80年前的城市上空﹐一個名叫陳懷民的帥哥﹐用一腔熱血駕駛著受傷的戰鬥機﹐向侵略者的飛機撞去……

  1938年6月﹐抗戰爆發以來規模最大的戰役在大武漢打響。日本侵略軍在繼太原會戰﹑徐州會戰之後﹐企圖通過武漢會戰取得決定性的勝利而一舉征服中國。為此﹐日軍調動了一切可以調動的軍力﹐從海上﹑陸路﹑空中向武漢發動了全面進攻……中華兒女匯集在民族抗戰的旗幟下﹐以驚天地泣鬼神的決死血性﹐沉重打擊了氣勢洶洶的侵略軍﹐扭轉了中國軍民抗擊侵略者的戰局。

  武漢會戰﹐不僅僅是中國軍民的抗戰﹐而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重要組成部分。1938年9月的法國regards雜誌的封底﹐刊載了一位女青年在武漢街頭宣傳抗戰的圖片﹐壓圖標題是“漢口將是中國的馬德里”﹐喻漢口為世界反法西斯中心。

  江漢大學人文學院鄧正兵教授和日本北九州市立大學鄧紅教授﹐長期致力於武漢抗戰的研究﹐他倆有一個共同的看法﹕武漢會戰是中國抗戰中時間最長﹑規模最大﹑殲滅日軍人數最多的一次戰役﹐也是中國抗戰由防禦轉為相持的轉折點。

  行走在武漢街頭﹐你會發現武漢人把對武漢抗戰的記憶﹐烙在了這座城市的“骨骼”裡。江漢區的勝利街﹐連著陳懷民路﹑張自忠路﹑郝夢齡路。從這幾條記錄著抗戰英雄的街區往前走幾十米的路﹐就是坐落在大連路的“八路軍武漢辦事處舊址紀念館”。

  鄧正兵教授說﹐很多抗戰歷史的細節﹐就定格在“八路軍武漢辦事處舊址紀念館”裡。很多人會說﹐武漢會戰是一個轉折點﹐實際上這祗是軍事層面的。相較于淞滬會戰和南京保衛戰﹐由於有了中國共產黨的深度介入和卓有成效的工作﹐使得武漢會戰呈現了諸多“轉折點”﹕國共合作進入蜜月期﹐全中國實現了空前的團結﹔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推動下﹐全民被最大限度地動員起來了﹔在外交上﹐中國軍民的抗戰贏得了越來越多國家和人民的支持和幫助……

  每周三是紀念館閉館維護的日子﹐即便如此﹐仍有許多遠道而來的參觀者破例進館尋覓令人仰止的歷史。走進紀念館﹐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保衛大武漢》的詞曲﹕熱血沸騰在鄱陽﹐火花飛進在長江﹐全國發出了爆裂的吼聲﹐保衛大武漢﹗武漢是全國抗戰的中心﹐武漢是今日最大的都會﹐我們要堅決地保衛她﹐像西班牙人民保衛馬德里。粉碎敵人的進攻﹐鞏固抗日的戰線﹐用我們無窮的威力﹐保衛大武漢﹗

  這首由鄭律成作曲﹑需用熱血喊出的歌曲﹐回蕩在我們的耳際之時﹐仿佛使人回到了哪個炮火連天﹑殺敵震天的崢嶸歲月。

  歷史的長河﹐就像是滾滾奔流的長江水﹐不停地帶走了許多東西﹐也給我們留下了許多值得銘記的歷史浪花﹕

  ──199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50周年。為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和聯合國憲章的頒佈﹐這年的5月6日﹐國際軍事體育理事會主席澤其奈爾准將在北京宣佈﹕第一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將於當年9月在意大利的羅馬舉行。

  ──201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在這年的5月21日﹐國際軍事體育理事會第70屆代表大會在科威特城舉行﹐會議決定將2019年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承辦權授予中國的武漢市。

  武漢沒有忘記歷史﹐世界也銘記著武漢。一個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做出了巨大犧牲﹑也做出了重大貢獻的城市﹐與一個因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而誕生的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有著“九省通衢”美譽的武漢“約會”﹐是歷史的選擇﹐也是所有愛好和平人民的期待。

  夢想之城

  漫步武漢街頭﹐不管你情不情願﹐總有一行字會跳入你的眼簾﹕敢為人先﹐追求卓越。

  問其原因﹐武漢人會裂開嘴一笑﹐然後告訴你﹕這是我們武漢人的座右銘。

  1984年﹐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第六個年頭。這一年﹐27歲的許海峰在美國的洛杉磯幹了一件一鳴驚人的事情﹐他用一把手槍射落了中國歷史上首枚奧運金牌。也是在這一年﹐武漢人也幹了一單轟動一時的事情﹕武漢柴油機廠聘請德國退休專家格里希擔任廠長﹐使得中國國有企業有了史上第一位“洋廠長”。

  在共和國的歷史上﹐武漢人不止一次這麼“開先河”。

  長江和漢江把武漢市隔為三鎮﹐“長江天塹﹐古來險隔”﹐打通長江兩岸之間的聯絡﹐便成為一代又一代武漢人的夢想。1957年9月﹐萬里長江第一橋──武漢長江大橋建成通車﹐從此“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

  參與建橋有30年經歷的劉自明﹐是中鐵大橋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談起了他的“建橋夢”也是感慨萬千。長江不僅阻隔了物流和人流﹐也阻隔了中國南北文明交流﹐所以﹐在萬里長江建橋﹐連接京漢鐵路和粵漢鐵路﹐貫通南北交流﹐不僅僅是武漢人的夢想﹐也是中國人的夢想。

  也就最近十幾年的時間﹐橫跨長江和漢江的橋樑快速增加。現在﹐武漢的長江和漢江的江面上﹐已建和在建的大橋超過了20座﹐“江城”武漢成為了一個“橋城”。從武漢長江大橋算起﹐現在萬里長江宜賓以下已經建起了近140座大橋﹐絕大多數是以中鐵大橋局為主力的武漢建橋軍團所為﹐武漢由此也有了一個新的別稱──“建橋之都”。進入21世紀後﹐我國建橋的數量不僅名列前茅﹐建橋技術也領先世界。董事長劉自明很自豪地說﹐我們能在江河上建難度最大的橋﹐也能在地質環境更為複雜的海上建難度最大的橋。一句話﹐在世界任何地方﹐祗要需要﹐沒有我們建不了的大橋﹗

  武漢地鐵集團建設事業總部總經理溫裕春﹐和董事長劉自明有著相同感受。路橋隧的建設﹐使武漢的交通變得暢通起來﹐人們交往的距離變近了﹐生活的空間變大了。誰能想到﹐武漢地質複雜﹐曾被專家們斷定為最不適宜建地鐵的城市。從2006年開始﹐武漢的地鐵建造技術取得了突破﹐2012年建成了第一條地鐵。現在﹐武漢已建成10條地鐵﹐在建11條地鐵﹐最多時有70多臺盾構機在城市的地下掘進﹐最快時每天可以在地下掘進約20米。目前﹐武漢地鐵運營里程名列全國第五。

  溫裕春總經理也有一句很長志氣的話﹕中國的地鐵建設在世界領先﹐而武漢的地鐵建設又在全國領先。

  說起武漢如今暢通的交通﹐很多武漢人會不約而同地給你說這麼一件事﹕早年﹐如果一個漢陽的小夥子談對象找了一個武昌的姑娘﹐那是異地戀。現如今﹐武漢年輕人的“異地戀”已經成為歷史﹐改革開放給予市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都是從武漢的路橋隧開始的。

  路橋隧是一個城市的“血脈”﹐便利的交通悄悄改變了武漢人們的生活模式。幾個月不來武漢﹐你就會發現這座城市“又長大了”。這種“長大”不單單指“體型”﹐而是內在的力量和文明。沐浴著改革春風的武漢人自己也發現﹐很多夢想不僅屬於武漢﹐也屬於全國。過去是想辦大事﹐沒有這個能力。改革開放使得武漢市在很短的時間裡躋身中國城市“億萬億GDP俱樂部”﹐具備了實現更多中國夢的經濟和技術實力。

  享受著越來越便捷的交通﹐望著一天天“長大”的世界軍人運動會比賽場館﹐武漢在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向世人詮釋著自己的夢想和追求。積澱了3500年厚重的武漢﹐歷史上也有過很多夢想。在改革開放的洪流中﹐武漢人實現了很多夢想﹐又有了許多新的夢想。如果說建一座飛架長江南北的大橋是一個夢想﹐那麼構建一座聯通世界人們心靈的“大橋”則是一個更大的夢想。

  三年前﹐武漢人開始搭建一座亙古未有的“大橋”﹐這座“大橋”就是連接世界各國軍人的橋樑?──世界軍人運動會。這是一座友誼的“大橋”﹐也是促進各國軍人交流﹑增進各國人民團結的紐帶。一年之後的武漢﹐必定再次成為世人矚目的中心﹐綻放一個有關“共享友誼﹑同筑和平”的夢想慶典。

  和平之城

  土生土長的武漢妹子陳晨﹐在秋風漸起之時﹐生活的節奏發生了悄悄地改變。

  9月21日﹐被評選確定為“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志願者形象大使”的陳晨﹐在武漢與公眾見面了。雖然是20個形象大使之一﹐她還是非常看重這個“頭銜”。

  就讀于武漢地質大學的陳晨﹐從大學本科一直讀到了博士。書山有路勤為徑﹐高峰無路勇者先。一個看上去並不十分強壯的女孩﹐偏偏選擇了與山打交道﹐登山與讀書成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兩件大事。2012年﹐24歲的陳晨登上了珠穆朗瑪峰﹐成為武漢市登上珠峰第一人。

  與其他的體育運動項目不同﹐登山是唯一一個沒有金牌的運動項目。陳晨說﹐登山人的最高領獎臺就在山峰上﹐登上珠峰就是要展現一個武漢人“敢為人先”的氣質。

  如今已成為世界軍人運動會形象大使的陳晨﹐覺得自己和許許多多的武漢人一道﹐開始在攀登另一座“高峰”──成功舉辦世界軍人運動會。她非常陽光地說﹐登上珠峰是我個人最大的榮耀﹐辦好一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則是武漢人最大的榮耀。

  被譽為“武漢美景終結者”的賈連成﹐是一個退伍老兵﹐曾擔任武漢攝影家協會主席。他用“長槍短炮”秒殺著武漢方方面面的美景﹐也記錄著武漢人的點滴細微變化。從每年夏天的武漢國際渡江節到秋天的武漢網球賽﹐從很難報上名的“漢馬”到如今的世界軍人運動會﹐賈連成用他的鏡頭一直在告訴世人﹕武漢人對體育運動情有獨鍾。

  也許是有著當兵的經歷﹐賈連成特別注重鏡頭中被拍攝者的“氣質”。他說﹐武漢人的物質生活在改革開放的洗禮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武漢人這幾年的精神生活也有了更高層次的追求。和諧﹑平和是一種生活狀態﹐有著戰火慘痛記憶的武漢人追求和平﹐則是無上崇高的榮耀。

  陸軍工程大學軍械士官學校將承辦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的軍事五項比賽。望著校園裡一天天“長大”的賽場﹐政工處宣傳幹事李亞運﹐也跟著一天天忙了起來﹕舉行軍運會軍事五項籌備誓師大會﹐組織學員開展與軍運會有關的體育競賽活動﹐讓軍運會相關訓練內容走進學員們的課堂……

  李亞運與體育運動有著“不解之緣”。他與孿生哥哥于1991年出生﹐那年正值北京舉辦亞運會﹐於是父母就給孿生兄弟取了非常有紀念意義的名字﹕哥哥叫奧運﹐弟弟叫亞運。

  當得知武漢市要舉辦世界軍運會時﹐有戰友與李亞運打趣道﹕你以後有了孩子﹐是不是取名要叫“軍運”﹖

  談起越來越近的世界軍人運動會﹐李亞運有著自己的期待﹕願來自世界各國的軍人運動員﹐能在自己的校園共享美好的和平時光。

  ……

  自從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的承辦權花落武漢市後﹐武漢“每一天都不一樣”。長江﹑黃鶴樓﹑中山艦……見證著一個城市的滄桑歷史﹐高樓﹑大橋﹑光谷以及不斷延伸的地鐵﹐則在不斷刷新著我們的記憶﹐超越我們的想象。

  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記憶﹐有自己的符號﹐有自己的情懷﹐也該有屬於自己的榮耀。

  武漢﹐一座充滿活力的城市﹐在抒寫著絢麗的畫卷﹐也在追逐著和平的榮耀。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編﹕丁玉冰]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巴新加強安保 迎接APEC峰會

  • 小小山楂片 鋪就致富路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1月14日﹐山東省淄博市沂源縣歷山街道東儒林村的農民在大棚裡施肥準備耕種。初冬時節﹐山東省沂源縣迎來設施農業生產管護的忙碌時節﹐當地農民忙著在大棚裡進行土地耕種﹑果蔬種植等﹐到處一片繁忙景象。
2018-11-15 09:04
初冬時節﹐江蘇省淮安市盱眙縣天泉湖內的紅杉林枝葉飄紅﹐別有一番韻味。 新華社發(周海軍 攝)  這是11月14日拍攝的盱眙縣天泉湖紅杉林景色。 新華社發(周海軍 攝)  這是11月14日拍攝的盱眙縣天泉湖紅杉林景色。
2018-11-15 09:01
初冬時節﹐安徽省黃山市黟縣塔川村落層林盡染﹐美不勝收。這是11月13日在黃山市黟縣塔川村拍攝的景色。這是11月13日在黃山市黟縣塔川村拍攝的景色。新華社發(施廣德 攝)
2018-11-15 09:01
11月13日﹐江西省南豐縣市山鎮包坊村的桔農駕船運輸蜜桔(無人機拍攝)。近日﹐江西省撫州市南豐縣70萬畝蜜桔迎來收穫季﹐桔農們通過水路成批運輸蜜桔﹐滿載而歸。近日﹐江西省撫州市南豐縣70萬畝蜜桔迎來收穫季﹐桔農們通過水路成批運輸蜜桔﹐滿載而歸。
2018-11-15 09:01
近日﹐雲南省昆明市陽光明媚﹑氣候宜人﹐不少市民和遊客來到滇池大壩﹑大觀公園等地﹐觀賞前來越冬的紅嘴鷗。近日﹐雲南省昆明市陽光明媚﹑氣候宜人﹐不少市民和遊客來到滇池大壩﹑大觀公園等地﹐觀賞前來越冬的紅嘴鷗。
2018-11-15 09:01
11月14日﹐在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李住軍在工作室查看劍面紋理。河北省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以打鐵遠近聞名﹐幾百年來﹐這門技藝在鐵匠莊村傳承不絕。11月14日﹐在石家莊市行唐縣鐵匠莊村﹐李住軍在工作室製作傳統工藝劍。
2018-11-15 09:01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區包公街道一處老舊鍋爐房﹐經過10名設計師共同出資設計﹐改造成為一個集聚會﹑閱讀﹑住宿等功能於一體的文化創意空間﹐成為合肥一處“新地標”﹐吸引了不少市民及外地遊客前來參觀。
2018-11-14 08:54
11月13日﹐在貴州省丹寨縣興仁鎮城望村﹐村民在探討刺繡技藝 。11月13日﹐村民在貴州省丹寨縣嘎鬧刺繡合作社挑選刺繡彩線。11月13日﹐村民在貴州省丹寨縣嘎鬧刺繡合作社探討刺繡技藝。
2018-11-14 08:52
11月13日﹐在江蘇省淮安市洪澤區高良澗街道﹐農民駕駛農機在田間收穫水稻(無人機拍攝)。近日﹐江蘇省多地晚稻迎來收穫季﹐當地農民搶抓晴好天氣﹐確保水稻顆粒歸倉﹐田間地頭一片繁忙景象。
2018-11-14 08:51
11月13日﹐在法國巴黎巴塔克蘭劇院﹐人們聚集在刻著恐襲遇難者名字的紀念碑前。新華社記者陳益宸攝  這是11月13日在法國巴黎巴塔克蘭劇院前拍攝的刻著恐襲遇難者名字的紀念碑。
2018-11-14 08:49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恩施市屯堡鄉田鳳坪村位於朝東岩絕壁下方﹐這個村子是恩施市深度貧困村之一。 新華社發(楊順丕 攝)  10月31日﹐探水隊隊員乘坐鐵弔籃到朝東岩絕壁中間的天寶洞(無人機拍攝)。
2018-11-14 08:49
在中科院水生所武漢白鱀豚館裡﹐生活著6頭長江江豚。長江江豚是一種古老的水生哺乳動物﹐在地球生活已有2500萬年﹐被稱為長江生態的“活化石”﹐僅分佈於長江中下游幹流及與之相連的鄱陽湖﹑洞庭湖等水域。
2018-11-14 08:47
11月13日﹐工作人員在巴布亞新几內亞首都莫爾茲比港的APEC國際媒體中心休息。新華社記者呂小煒攝  11月13日﹐工作人員在巴布亞新几內亞首都莫爾茲比港的APEC國際媒體中心安裝衛星設備。
2018-11-14 08:47
這是11月12日在瑞士蘇黎世湖畔拍攝的深秋景色。蘇黎世位於瑞士中北部﹐是瑞士最大城市。蘇黎世位於瑞士中北部﹐是瑞士最大城市。11月12日﹐在瑞士蘇黎世一個公園內﹐深秋時節的樹木紅葉滿枝頭﹐景色迷人。
2018-11-14 08:46
時值初冬﹐杭州市西湖景區層林盡染﹐色彩斑斕﹐別有一番韻味。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11月13日﹐一艘遊船在杭州西湖上行駛(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11月13日無人機拍攝的杭州西湖一景。
2018-11-14 08:46
2018年11月10日﹐北京﹐停靠在北京西站的北京至長沙G83次復興號動車組上﹐工作人員正在將快遞箱搬到專用車廂裡擺放整齊。
2018-11-13 10:14
2018年11月13日訊﹐據美媒報道﹐有“漫威之父”之稱的美國漫畫界元老級人物斯坦‧李于當地時間12日在好萊塢一家醫療中心去世﹐享年95歲。1961年﹐斯坦‧李和傑克‧柯比一起創辦了漫威影業。其代表作品有《蜘蛛俠》《黑豹》《綠巨人》《X戰警》《鋼鐵俠》
2018-11-13 10:13
11月12日﹐公眾在香港文化博物館外排隊等待進館弔唁。為便於公眾向金庸作最後道別﹐香港文化博物館內的“金庸館”12日至30日設置弔唁冊﹐12日當天就有數百位讀者及市民前去致敬緬懷。
2018-11-13 10:06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