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高伯龍院士﹕一束高度集中的光芒﹐照亮自主創新的征程
首頁> 軍事頻道> 滾動大圖 > 正文

高伯龍院士﹕一束高度集中的光芒﹐照亮自主創新的征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2019-09-12 16:23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回望這位中國“激光陀螺奠基人”的一生﹐高伯龍院士就像一束能量高度集中的光芒﹐照亮著激光陀螺自主創新的征程。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一束光芒

  ──追記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

  ■解放軍報記者 王通化 王握文 張琳 中國軍網記者 孫偉帥

  視頻丨他是一束光芒﹐照亮中國的激光陀螺事業

  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兩隻緊緊握著的手上。

  這是兩隻普通而又蒼老的手。和許多老年人的手一樣﹐粗糙﹑佈滿老年斑。

  這又是兩隻極不普通的手。它們從20世紀70年代“握”到一起﹐就再也沒有松開。它們和更多雙手一起﹐開闢了具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激光陀螺研發道路。

  這兩隻手的主人﹐一位是89歲的高伯龍﹐一位是82歲的丁金星。

  這是2017年夏季的一天。此刻﹐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倚靠在病床上﹐他無比惋惜地對丁金星說﹕“老丁﹐新型激光陀螺的研製﹐我怕是完不成了……”話未講完﹐他的眼眶裡已噙滿淚水。

  丁金星也哽咽了﹐淚水順著臉頰無聲滑落。他沒有說話﹐祗是更加有力地握住高伯龍院士的手。

  “這是我們相識近半個世紀以來﹐第一次落淚……”高伯龍院士去世兩年後﹐當時的情形依舊清晰地烙印在丁金星的腦海中。

  當年﹐他們意氣風發﹐戰鬥在湘江之畔﹐創造了世界激光陀螺領域裡的“中國精度”。

  如今﹐高伯龍院士已經離開。他那眼底的熱淚﹐仍留在“老搭檔”丁金星心中。那句“我怕是完不成了”﹐也成了高伯龍院士與畢生奮鬥事業的訣別書。

  回望這位中國“激光陀螺奠基人”的一生﹐高伯龍院士就像一束能量高度集中的光芒﹐照亮著激光陀螺自主創新的征程。

  光之魂﹕報國之志從未偏航

  “一個人的志願和選擇應當符合國家的需要”

  陽光透過層層綠葉﹐將點點光斑灑在一座外觀極為普通的樓房上。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這座樓是一個沉默的存在。

  這裡﹐便是如今已名滿天下的激光陀螺實驗樓。它還有一個頗具神秘色彩的代號──208教研室。

  這裡﹐也是高伯龍院士奮鬥了一輩子的“戰場”。有關他的一切﹐都可以從這座樓講起。

  20世紀60年代﹐美國研製出世界上第一臺激光陀螺實驗裝置。激光陀螺﹐被稱為慣性導航系統的“心臟”﹐是飛機﹑艦船﹑導彈等精確定位和精准制導的核心部件。

  這一科研成果引發世界震動。那時﹐已過而立之年的高伯龍是哈軍工的一名物理教員。當時的他並不知道﹐10年之後﹐他將與這枚小小的“陀螺”共同高速旋轉﹐直到生命盡頭。

  “搞激光陀螺﹐對我來說是一次艱難的選擇。因為﹐你生活在高山上﹐必須學會爬山而不能想著去游泳。”多年後﹐高伯龍院士這樣描述自己的選擇﹐“一個人的志願和選擇應當符合國家的需要”。

  把國家的需要當作自己的需要﹐把國家的選擇當作自己的選擇。這是高伯龍院士給出的人生答案。但回顧院士一生﹐激光陀螺並不是他答案中的唯一選項。

  少年時代﹐日寇入侵﹐神州板蕩。高伯龍輾轉三地﹐入讀8所學校才上完小學。一路顛沛流離﹐一路兵荒馬亂﹐高伯龍看在眼裡﹐恨在心中。他在給堂妹高長龍的信中寫道﹕“我現在雖然還沒有槍﹐但用拳頭也要把敵人打死。”

  深受父親的影響﹐熱愛數理的高伯龍發奮學習﹐立志以科學救國﹑強國﹐最終考上清華大學物理系。畢業不久﹐決心在理論物理領域干一番事業的高伯龍﹐迎面遇上大時代──剛剛成立的哈軍工急需教師骨幹﹐一紙調令﹐高伯龍成了哈軍工的一名物理教師。

  彼時﹐高伯龍念念不忘的仍是理論物理研究。在哈軍工執教兩年後﹐他報考了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專業方向的研究生﹐並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

  得知情況後﹐哈軍工首任院長兼政委陳賡大將專門把高伯龍請到家裡吃飯挽留。後來﹐高伯龍對自己的清華同窗楊士莪說﹕“陳賡院長請我到家裡吃飯﹐我就知道走不了了。”

  從前半生魂牽夢繞的理論物理﹐到後半生傾力投入的應用物理﹐個人命運之河的偶然轉折﹐成就了一項科研事業的全新起點。

  1970年﹐哈軍工遷往長沙﹐後來更名為國防科技大學。就在哈軍工南遷的第2年﹐科學家錢學森將兩張寫著激光陀螺大致技術原理的小紙片﹐鄭重地交給了他們。

  “高伯龍一來﹐局面馬上就不一樣了﹗”丁金星說起與高伯龍院士相識的場景﹐笑容滿面。

  茨威格說﹐在一個人的命運之中﹐最大的幸運莫過於在年富力強時發現了自己人生的使命。單看高伯龍的履歷﹐51歲晉陞教授﹐69歲評院士﹐屬典型的大器晚成。但幸運的是﹐高伯龍遇見了激光陀螺事業﹐而中國的激光陀螺事業也遇見了高伯龍。

  從此﹐共和國激光陀螺科研事業拉開了光榮與夢想的幕布﹐開啟了艱難與輝煌的征程。

2001年﹐高伯龍進行科研工作。作者提供

  光之旅﹕瞄準前沿加速追趕

  “我們起步已經晚了﹐如果現在不抓緊﹐啥時能趕得上”

  正如公眾對“激光陀螺”這個專業名詞的陌生﹐很多年裡﹐高伯龍這個在專業領域內如雷貫耳的名字﹐並不為大眾所熟知。

  翻閱有關新聞檔案﹐各大媒體對高伯龍及其激光陀螺創新團隊的報道﹐集中在2014年。

  在當年的報道中﹐高伯龍率領的激光陀螺創新團隊第一次走進公眾視野。這一刻﹐距離激光陀螺開始研製已經過去整整43年﹔這一刻﹐團隊的靈魂人物高伯龍院士卻因積勞成疾住進了醫院。

  43年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如今回過頭來看﹐團隊中的科研人員都說﹕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張斌在1991年保送就讀高伯龍的碩士研究生。第一次來到這間由食堂改成的實驗室時﹐他著實驚呆了﹕在這間放滿了陳舊實驗設備的“小作坊”裡﹐竟然還放著油鹽醬醋……

  後來﹐張斌明白了﹕“為了節省時間﹐老師經常在實驗室裡下面條。這些調料根本不是救急用的﹐而實驗室常備啊﹗”

  “自主設計”4個字背後蘊含的艱辛﹐或許祗有身處其中的人方能體會。激光器檢測要求在封閉﹑潔淨的環境中進行﹐沒有空調﹐不能用電扇﹐高伯龍和同事們在密不透風的“大悶罐”裡﹐通宵達旦做測試……

  一次﹐高伯龍連續做了十幾個小時試驗﹐回到家中腳腫得連襪子都脫不下來。愛人曾遂珍看了心疼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為啥就不能悠著點干﹖”高伯龍笑笑說﹕“我們起步已經晚了﹐如果現在不抓緊﹐啥時能趕得上﹖”

  激光陀螺雖小﹐卻集成了光﹑電﹑機﹑材料等諸多領域尖端技術。它不僅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更是一個世界性難題。作為這一領域的後來者﹐高伯龍和他的創新團隊一刻也沒有停下加速追趕的腳步。某種意義上﹐“追趕世界前沿”這一目標始終吸引著他們﹑伴隨著他們﹑考驗著他們。

  擺在高伯龍和團隊面前的挑戰﹐不僅是物質條件的艱苦。事實上﹐從起跑那一刻起﹐高伯龍便是廣受質疑的“少數派”。

  從“少數派”變成“技術權威”﹐這正是高伯龍傳奇故事中最為激動人心之處。

  1975年﹐在全國激光陀螺學術交流會上﹐高伯龍一鳴驚人──依照我國當時的工藝水平﹐必須採用四頻差動陀螺方案﹗此言一出﹐等於否定了國內的通行方案﹐一時四下嘩然。但高伯龍用紮實的理論和計算說服了眾多與會專家。

  次年﹐高伯龍寫出中國激光陀螺理論的奠基之作《環形激光講義》。直到今天﹐研究激光陀螺的人不學這本書﹐就不敢說“入了門”。

  攻關之路多險阻。1984年﹐實驗室樣機鑒定通過時﹐一陣“冷風”襲來﹕由於美國徹底放棄同類型激光陀螺研製﹐國內質疑聲再起﹕“國外有的你們不幹﹐國外干不成的你們反而干。”

  “外國有的﹑先進的﹐我們要跟蹤﹐將來要有﹐但並沒有說外國沒有的我們不許有。”10年後﹐某型激光陀螺工程樣機通過鑒定﹐證明了高伯龍所言非虛。

  就在激光陀螺工程樣機鑒定順利通過的同時﹐一批號稱“檢測之王”的全內腔He-Ne綠光激光器問世﹐引起業內轟動。這也意味著中國在鍍膜的膜系設計和技術工藝水平上實現重大突破﹐成為繼美﹑德之後第3個掌握該技術的國家。

  加速追趕的成績﹐讓世界為之驚訝。捷報頻傳之際﹐高伯龍又盯上了新的高地──新型激光陀螺﹐並將目光投向激光陀螺最主要的應用領域──組建慣性導航系統。

  那時﹐國內已有多家單位開展此類研製﹐採用國際主流的慣性導航系統。這個系統到底行不行﹖高伯龍再次給出與眾不同的答案──必須給該系統加轉臺﹐否則無法滿足長時間﹑高精度的慣性導航需要。

  這個方案﹐又是一個無經驗借鑒的中國特色。在一場專為旋轉式慣性導航系統召開的研討會上﹐與會專家大多對此持否定態度。

  這一幕﹐和1984年四頻差動激光陀螺的遇冷﹐何其相似﹗高伯龍的答案仍然是﹕埋頭繼續干﹐成功才能得到承認﹗

  在他的悉心指導下﹐2006年12月﹐國內首套使用新型激光陀螺的單軸旋轉式慣性導航系統面世。4年後﹐雙軸旋轉式慣性導航系統面世﹐精度國內第一。如今﹐旋轉式慣性導航系統已成為國內主流。

  光之焰﹕赤子情懷至真至純

  “穿著五塊錢的背心﹐干著上億元的大事”

  2014年﹐激光陀螺創新團隊走入公眾視野。電視裡﹐高伯龍院士那幾秒鐘的鏡頭﹐給人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

  他穿著白背心﹐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腦屏幕﹐兩根彎曲的手指慢慢敲擊著鍵盤……

  有網友評論﹕“高伯龍院士穿著五塊錢的背心﹐干著上億元的大事。”也有網友說﹕“這是真正的偉大。”

  如今﹐高伯龍院士去世兩年了。但校園裡那個佝僂的背影﹐永遠印在很多人的心中──夏天﹐永遠都是一身老式作訓服﹐一雙黃膠底解放鞋﹔冬天﹐不是一件軍大衣﹐就是一件灰色羽絨服。

  後來高伯龍的學生張文才知道﹐這件灰色的羽絨服﹐導師已經穿了30多年。張文聽他總這樣說﹕“穿習慣了﹐再買新的浪費錢﹐浪費時間。”

  學生江文傑至今記得﹐1993年四頻差動激光陀螺工程樣機鑒定出現問題時﹐高伯龍跟他說的一番話﹕“我花了20年時間﹐花了國家那麼多錢﹐搞成這樣﹐我是有罪的。” 當時﹐導師前所未有的沉痛語氣讓他深受震動。

  多年後﹐早已是院士的高伯龍﹐在給中學畢業紀念冊撰寫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唯一能安慰的是﹐沒有做過虧心事﹐到底還幹了一些事﹐對人民和社會能作交代﹐雖然還很不夠。”

  在外人眼中﹐高伯龍院士好像生活在真空裡。但在子女眼中﹐這個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的老頭﹐卻是位骨子裡浪漫的父親。

  高伯龍的女兒至今記得這樣一個場景﹕“有一次我剛回家﹐就聽見電視裡男主角跟女主角說了一句‘我愛你’。沒想到﹐我爸一扭頭對著我媽也說了一句‘我愛你’。”

  高伯龍住院期間﹐愛人為了陪護也住到醫院。女兒常常看著父母用紙筆交流出神。她覺得﹐看到父母﹐就看到了愛的模樣。

  《高伯龍傳》中﹐高伯龍的摯友蕭枝葵曾回憶了這樣一個細節──

  “孩子生病的時候﹐他常常是懷裡抱一個﹐背上背一個﹐來醫院找我看病。他很愛孩子﹐對孩子管教也很嚴……他鼓勵孩子好好讀書﹐不過多干涉﹐也沒有什麼具體輔導﹐就是跟孩子聊聊天﹐引導孩子﹐讓孩子自立。”

  張文的腦海裡一直記著這樣一幅場景──

  高伯龍住院以後﹐他的同班同學﹑中國工程院院士楊士莪夫婦到長沙來探望他。病房裡﹐兩人聊起往事﹐竟一起唱起了當年的歌。唱完之後﹐楊士莪說﹕“可惜了﹐差一把手風琴。”高伯龍接著說﹕“可不是﹐還少一把口琴呢﹗”說完﹐兩人哈哈大笑。

  坐在一旁的張文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她“從沒想到教授還有這樣一面”。如今﹐再次想起這幅珍貴的畫面﹐張文又有了新的體會﹕“他們其實和年輕時的我們一樣﹐愛唱愛笑。說不定﹐他們年輕時﹐比現在的我們還要潮呢﹗”

  清晨﹐走在國防科技大學校園裡﹐一張張青春面孔與我們擦肩而過。陽光下﹐年輕一代的臉上寫滿對未來的憧憬﹐一如48年前的高伯龍。

  入夜﹐激光陀螺實驗樓裡﹐一盞盞燈亮了起來。燈光下﹐張文和同事們聚精會神地忙碌著﹐一如48年前的高伯龍……

  一束光可以照多遠﹖一束光可以傳遞多久﹖答案﹐或許就在清晨陽光下的一張張青春面孔裡﹐就在入夜後實驗室亮起的一盞盞燈光裡……

  科技報國創新為戰的典範

  ■解放軍報評論員

  知識分子﹐要有以身許國的深厚情懷﹔革命軍人﹐要有一心為戰的打贏追求。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高伯龍竭盡畢生心血研製激光陀螺﹐不愧為知識分子的優秀代表﹑創新為戰的科技專家。

  上世紀70年代﹐有著深厚數理基礎的高伯龍投身激光陀螺研製工作。從那時起﹐他將國家和軍隊重大戰略需求作為研究探索的矢志追求﹐把打贏面臨的難題作為自主創新的終生課題﹐帶領團隊刻苦攻關﹑默默堅守近半個世紀﹐使我國激光陀螺實現了從無到有﹑從低水平到先進水平的飛躍﹐為我軍武器裝備跨越式發展作出了卓越貢獻。作為一名科學家﹐高伯龍的事業追求﹐因與國家需要和民族命運相結合而熠熠生輝。

  科學探索沒有平坦的大路可走。激光陀螺研製是世界科技前沿的尖端項目﹐在科研條件非常落後﹑國際上技術封鎖嚴密的情況下﹐高伯龍埋頭苦幹﹑奮力超越。他常說﹐“一個人的志願和選擇應當符合國家的需要”“缺這缺那﹐就是不能缺了志氣”。正因有著胸懷祖國﹑服務人民的愛國精神﹐勇攀高峰﹑敢為人先的創新精神﹐淡泊名利﹑潛心科研的奉獻精神﹐甘為人梯﹑獎掖後學的育人精神﹐高伯龍在理論探索﹑人才培養﹑技術攻關上取得豐碩成果﹐為我國激光技術領域填補了多項空白。

  抓創新就是抓發展﹐謀創新就是謀未來。創新能力是一支軍隊的核心競爭力﹐也是生成和提高戰鬥力的加速器。高伯龍的先進事跡啟示我們﹕贏得競爭優勢和戰略主動﹐必須高度重視前沿技術發展﹐敢於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在獨創獨有上下功夫。祗有堅定不移地加快自主創新的步伐﹐把關鍵技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動仗﹐實現從跟跑﹑並跑向領跑的跨越。

  科技創新大潮澎湃﹐千帆競發勇進者勝。廣大官兵特別是軍隊科技工作者要以高伯龍為榜樣﹐堅定強軍報國的崇高志向﹐牢記肩負的職責使命﹐不斷激發“以國家之務為己任”的報國熱忱﹐釋放“國要強﹐我們就要擔當”的奮鬥激情﹐積極投身強軍興軍偉大事業﹐努力創造出無愧時代﹑無愧歷史的光輝業績。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香港市民唱響心中的國歌

  • 重慶綦江洪峰過境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人類居住的太陽系中有200多顆衛星﹐然而除了太陽系﹐人類還未能觀測到其他星系中的衛星。
2020-07-02 14:09
一種全新的長效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展現出治療艾滋病病毒(HIV)感染的潛力。
2020-07-02 14:07
智慧倉儲不僅能在大型倉儲場景發揮作用﹐在江蘇徐州徐工智聯物流服務有限公司﹐自動化存儲設備“智能微庫”提供了中小型零部件自動化存儲解決方案。
2020-07-02 13:50
圖片均為位於山東自貿區青島片區的卡奧斯全球首個智能+5G大規模定製虛實融合示範驗證平臺。
2020-07-02 13:44
我國自主研發的電磁監測試驗衛星“張衡一號”首次在電離層對Pc1地磁脈動實現了南北共軛觀測。
2020-07-02 10:49
現在﹐我們用上了全流程智能化農機成套裝備技術﹐一個人就能進行施基肥等‘九道工序’複式作業。
2020-07-02 10:47
安徽合肥高新區企業瀚海博興聯合本源量子﹐利用量子計算平臺﹐共同開發出系列特異性識別病毒的膠體金試劑盒。
2020-07-02 10:47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時說﹐要增加多樣社區服務”﹐“完善社區服務功能”。
2020-07-02 10:27
中醫藥學是中華文化中燦爛的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繁衍昌盛的重要源泉﹐也為世界人民的健康事業做出了傑出貢獻。
2020-07-02 10:25
科技仿佛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空氣﹐科技企業正在使技術成為我們星球的泛在力量﹐為商業﹑文化﹑工作﹑生活和娛樂帶來了諸多顛覆性創新。
2020-07-02 10:24
很多人都知道﹐長時間待在空調房間裡面﹐容易患“空調病”。
2020-07-02 10:23
經過3年多的發展﹐“雙城”建設的強力推進﹐為宜賓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塑造科技競爭優勢提供了強勁動力。
2020-07-02 10:21
日前﹐中國科學院瀋陽分院與遼寧省遼陽市政府再次簽署院市全面科技合作協議暨共建瀋陽分院國家技術轉移中心遼陽中心協議。
2020-07-02 10:21
近年來﹐湖南著力建設創新型省份﹐打造了良好的創新環境﹐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保持著每年14%以上的增速﹐全社會研發投入強度增幅居中部地區首位。
2020-07-02 10:20
6月29日上午﹐安徽省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合肥隆重召。
2020-07-02 10:19
十大應用場景呈現“新平臺﹑新空間﹑新載體”三大特徵﹐是推動創新應用的新孵化平臺﹐是改變公眾生活方式的新試驗空間﹐是推動產業發展的新生態載體。
2020-07-02 10:18
烏恰縣地震局收到運維派單後﹐確定臺站故障原因為運營商光纜故障造成通信中斷﹐經過搶修﹐臺站恢復正常。就在這次故障排除一個多小時後﹐烏恰縣發生5級地震。
2020-07-01 13:03
在“巴中文化旅遊智慧服務管理平臺”上點擊“文旅非遺”﹐翻山鉸子﹑米倉古道文化空間﹑竹編技藝等圖文並茂的介紹﹐令人目不暇接。
2020-07-01 11:09
Graphcore是世界知名的人工智能芯片科技公司﹐總部位於英國布里斯托。
2020-07-01 11:04
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