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者的書──讀兒童文學《像蝴蝶一樣自由》

2017-01-23 04:12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我有話說

  作者﹕劉瓊(人民日報海外版文藝部主任)

  柔弱的陸梅是個思想者。有人說讀《像蝴蝶一樣自由》(明天出版社2016年11月出版)需要哲學準備﹐因為它探討死亡﹑靈魂﹑自由﹑信任﹑恩情等形而上問題﹐有點像哲學小書《蘇菲的世界》。作為一名中學生母親和一名兒童文學創作者﹐陸梅當然深知終極問題的思考和及早教育﹐對於一個生命的健康養成是有益的和必要的。彌補終極問題思考和教育不足﹐這恐怕也是作家陸梅寫這本書的原生動力。

  《像蝴蝶一樣自由》是關於生命哲學的文學講述。我們通常會低估孩子的接受能力﹐而高估哲學的難度。這種經驗用於兒童文學創作﹐不僅會窄化和矮化創作﹐而且導致青少年在成長的重要時期缺失了一些必修課。哲學是塑造靈魂的科學﹐但哲學遙不可及嗎﹖不是的。生老病死﹐恩怨情仇﹐日常生活和非日常生活充溢的種種﹐其深義可能就是哲學和哲學維度。哲學是理性的﹑邏輯的﹐但講述可以是感性的﹑詩意的﹑親切的。

思想者的書──讀兒童文學《像蝴蝶一樣自由》

  關於生死終極問題的探索﹐是這本書的中心問題﹐也是陸梅想跟孩子們交流的重點。“越過鐵柵欄﹐新砌的水泥門吱嘎一聲洞開”﹐生活在當下和“此岸”的上海小女孩老聖恩與二戰時期被納粹殺害的十三歲的猶太姑娘安妮在神秘的白日夢中相遇。這也是這本書“穿越色彩”的由來。怎麼解釋這一“生”和“死”的不期而遇﹖顯然是閱讀的作用﹐“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安妮是《安妮日記》的作者﹐也是這本既美好又令人悲傷的作品的當事者。在密室裡躲避瘋狂的納粹分子時﹐安妮在日記裡寫道﹕“我希望我死後﹐仍能繼續活著。”陸梅在這本書的最後一章《致安妮(代跋)》裡堅定地回應﹕“你的確活著﹐活在一代代人的記憶中。”文章末尾再次寫道﹕“可是﹐聰明的安妮﹐以你智慧的頭腦﹐你早該知道﹐我的點滴文字﹐同樣是為了對抗遺忘。”說的是生和死的相對性──對於生命和自由的熱愛以及對於死亡的坦然﹐也說的是閱讀和文字的價值。遺忘是生理使然﹐文字是用來對抗遺忘的武器。對抗怎樣的遺忘﹖苦難﹐命運﹐恩情﹐等等。安妮用寫作﹐讓許許多多的“老聖恩”和她們的媽媽們記住了自己﹐記住了歷史﹐獲得了永生。

  老聖恩﹑安妮﹑母親﹑偶爾出場的父親﹑只出過一兩次場的門衛﹐簡簡單單的幾個人物幾個白日夢幾個場景﹐談的是沉重的生死問題﹑歷史問題﹐調性卻溫婉﹑典雅﹑明淨﹐文字如陸梅其人真誠﹑謙和﹑細膩﹐洗去了火氣﹐立場和觀點卻很堅定﹐像包了漿的老玉﹐充滿了古典主義的和諧。但實際上﹐這本書的整體結構非常現代﹐廣泛地使用多種文體﹕跳進跳出的夢境描述﹑對話體﹑詩歌引言﹑信函﹐等等。這種形式﹐形象﹐生動﹐結構齣戲劇化的場面﹐比較符合少兒閱讀的特點。

  每本書都有自己的預期讀者。這些年﹐兒童文學市場增大﹐出版碼洋多﹐許多寫作者為了碼洋的厚度寫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糙。陸梅作為一個具有專業素養的家長﹐同時又是文學工作者﹐一定遭遇很多問題﹐迫切想跟大家分享經驗。這是這本書的寫作預期。我也不懷疑在寫作中﹐陸梅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經歷和情感擺了進去﹐她就是女孩“老聖恩”的那位作家媽媽。在老聖恩眼中﹐媽媽“寫得很慢”“總是讀得多寫得少”。讀到這裡﹐我想笑﹐這是陸梅對自己的不滿足。但我不認為慢是錯。慢工﹐是匠心﹐出細活。兒童文學作家跟教師一樣﹐都是靈魂的塑造者。面對這樣的責任﹐寫得細點﹑寫得慢點﹐肯定是好事。

  《光明日報》( 2017年01月23日 12版)

[責任編輯:蔡楚培]

版權聲明﹕凡《光明日報》上刊載作品(含標題)﹐未經本報或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改編﹑篡改或以其它改變或違背作者原意的方式使用﹐授權轉載的請註明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值班總編推薦] 死亡率如患癌的托養中心該徹查

[值班總編推薦] 烏蘇里江畔唱新歌

[值班總編推薦] 俄美關係的變與不變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