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存留一些歷史的記憶

2017-01-24 03:5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我有話說

  【著書者說】

  作者﹕馮其庸

  這部口述自傳﹐是從2012年8月8日開始的﹐至今已前後經歷四年。延擱的原因﹐是因為我不斷生病﹐有時一病就是幾個月﹐這樣就把這件事延誤下來了。

  原先開始口述時﹐祗是說為了館藏﹐供讀者查閱﹐要錄像﹑錄音﹐沒有說要轉成文字出書。後來國家圖書館中國記憶項目中心又把錄音轉成文字了﹐我事先並不知道。但是口述錄音與文字表述的區別是很大的﹐何況我的口述幾次中斷﹐前後也有脫節和重復﹐加上我是南方人﹐語言上也容易出差錯﹐所以文字的加工費了很大功夫。

為了存留一些歷史的記憶

重彩山水《金塔寺前》 1998年 馮其庸畫

  這部口述自傳﹐主要是敘述我個人的經歷﹐沒有涉及學術界﹑文化界﹑藝術界的許多朋友﹐更沒有涉及海外的友人﹐真正祗是敘述我個人幾十年來坎坷的經歷。

  這部口述自傳又經過了我五次的增刪和修改﹐現在終於定稿了。但現在的定稿﹐大量是我修改和增補的文字﹐所以已經不是純口語化的記錄了。我所以同意出書﹐祗是為了存留一些歷史的記憶。

  我一生受過不少磨難﹐小時是經常挨餓。日本侵華期間﹐我從日本鬼子的刺刀尖下躲了過來。三十歲我到了北京﹐我常常受到當時極左運動的批判。反右運動時﹐我被學校內定為第三名右派﹐幸得中央領導來聽我的發言﹐稱讚了我﹐才幸免于難。“文化大革命”開始﹐我在中國人民大學第一個受批鬥﹐我熬過了這場噩夢似的十年浩劫。1975年﹐我被借調到文化部﹐主持《紅樓夢》的校訂工作﹐我的命運開始發生了重大的轉折﹐我的許多著作﹐都是在1975年之後寫成的。

  我曾十赴新疆﹐三上帕米爾高原﹐查實了玄奘取經回歸入境的明鐵蓋山口和經公主堡到達塔什庫爾干石頭城的瓦罕古道。之後我又穿越米蘭﹑羅布泊﹑樓蘭﹑龍城﹑白龍堆﹑三隴沙入玉門關﹐查實了玄奘自于闐回歸長安的最後路段。

  我還花了前後二十年的時間﹐查證了項羽不死於烏江的歷史真相。我的學術道路﹐是重視文獻記載﹐重視地面遺跡的調查﹐重視地下發掘的新資料。三者互相印證﹐才作定論。

  我的這部口述自傳﹐簡略而扼要地敘述了我九十多年來所經歷的風風雨雨和我自己開闢的學術道路。2015年2月﹐我被國務院聘任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愧受之餘﹐希望我的治學經歷和著述﹐能對文史研究領域﹐稍有裨益﹔而這本小書﹐也對想要瞭解我的人有些用處。

  2015年7月8日馮其庸九十又三于瓜飯樓

  (本文選自馮其庸在《風雨平生──馮其庸口述自傳》一書中的自序和後記﹐有刪節。標題為編者所加)

  《光明日報》( 2017年01月24日 16版)

[責任編輯:石佳]

版權聲明﹕凡《光明日報》上刊載作品(含標題)﹐未經本報或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改編﹑篡改或以其它改變或違背作者原意的方式使用﹐授權轉載的請註明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