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關於裡戈維塔‧門楚的書

2017-02-08 04: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我有話說

  作者﹕孟夏韻

  1959年出生的裡戈維塔‧門楚是危地馬拉印第安基切族的女性政治領袖和人權維護者。她在為印第安人民聲討民族權力與不平等待遇方面作出了巨大貢獻。門楚長期致力於揭露危地馬拉原住民受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雙重壓迫與剝削的事實﹐為改善原住民的生活困境與人身權利而奮鬥終身。她在1998年獲得阿斯圖里亞斯親王獎﹐並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親善大使。

  拉美裔法國歷史學﹑人類學家伊麗莎白‧布爾格斯根據對裡戈維塔‧門楚的採訪錄音﹐整理﹑編輯了《我叫裡戈維塔‧門楚﹐我的覺悟這樣產生》的著作﹐由於該著作以門楚口述歷史的方式記錄﹐因此也被認為是裡戈維塔‧門楚的自傳性作品。其中﹐門楚向我們講述了她的童年和青春期﹐親人事跡﹑家庭悲劇﹑家族變故和部族文化﹐講述了土著居民受到以莊園主為代表的殖民者的歧視﹑虐待和剝削。

  作品保留了裡戈維塔‧門楚的語言特色﹐以簡單樸實的語言風格﹐甚至口語化的表達方式向讀者呈現了一部危地馬拉印第安民族備受屈辱的血淚史。

  門楚作為一名有膽有量﹑敢作敢為的土著婦女﹐憑藉個人的聲音為整個拉丁美洲土著民發聲呼籲﹐堅持對抗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的雙重壓迫。在自述中﹐她描繪了政府軍隊對當地土著民的巧取豪奪﹕霸佔他們的土地﹐肆意採摘他們的勞動果實﹐強姦婦女﹑殺戮人畜﹐強迫土著成為白人或有權有勢混血殖民者的奴隸與僱工。殖民者利用當地土著不懂西班牙語的劣勢﹐歧視﹑污衊他們﹐隱瞞欺騙﹑栽贓嫁禍﹑教唆蠱惑土著民﹐還對他們進行所謂的文明教化﹐迫使他們拋棄原有信仰而信奉天主教。殖民者甚至為了控制土著民的人口數量﹐強行對土著男女實施絕育措施。土著民不僅失去自己的家園和世世代代自給自足的自然環境﹐還喪失了人格尊嚴與人身權利﹐他們被迫服務于殖民者﹐含垢忍辱﹑以求生存。他們在莊園主和農場主的地盤上艱辛勞作﹐雖勤勤懇懇﹑老老實實﹐卻備受狡詐殖民資本家的虐待與折磨。僱主們想方設法榨取土著勞工的血汗﹐克扣其工資﹑對其謾罵鞭打。很多土著婦女被強迫成為性奴﹐很多奮起反抗的土著勇士被無情殺害。在這種有失公允的社會制度下﹐即便殖民者殘忍殺害當地土著並將他們肢解分尸﹐也得不到法律的應有懲處﹐這令囂張氣焰的殖民者更加大行其道。大批農民﹑工人罷工﹐向政府當局抗議﹐卻遭到武裝軍隊的槍炮攻擊﹐如同一場血腥的種族大屠殺。文中所述殖民者對自然和對土著民的殘忍行徑反映了殖民者的生態擴張主義﹑種族主義與物種主義。門楚正是透過陳述這段印第安人忍辱負重的歷史﹐嚴厲批判後殖民主義侵襲下拉丁美洲不公的社會狀態。

  除此以外﹐作品還向讀者展露了印第安人對待自然的態度以及倡導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生態觀與文明理念。印第安人自古崇敬﹑膜拜大自然﹐相信自然萬物皆有靈魂。正如門楚講述自己所在的基切族﹐他們認為自然界的每個生物都有各自形影不離的保護神納瓦爾﹐並與各自的出生日期息息相關。納瓦爾是大地﹑動物﹑水﹑太陽等自然元素的代表﹐如果人類濫殺某個自然生物﹐就會觸怒其所對應的神明納瓦爾﹐就會受到自然相應的懲罰。印第安人一向重視女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認為大地如同婦女一樣生育並養育著兒女。土著婦女天然地與自然靠得更近﹐就像門楚回憶自己的母親與大自然神乎其神的關係﹕母親對大自然有較為敏感而準確的感知力﹐她常常與大自然對話﹐對大自然傾注如同對待兒女般的關愛。她喜歡和花草樹木交談﹐並分辨得出大自然的各種情緒變化。印第安文化認為宇宙即人類﹐相信人類與自然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倡導人類應當尊重自然的種子﹐認為它是繁殖和給養生命的聖物。因此在每次播種之前﹐印第安人都會舉行盛大的慶典儀式﹐祭拜太陽﹑月亮﹑大地﹑動物﹑水等自然萬物﹐感恩大自然的饋贈﹐祈禱來年的豐收。印第安人鼓勵小孩從小與大自然建立聯繫﹐與自然對話﹐從而體察自然的每一個變化。他們教育孩子要珍惜自然的饋贈﹐不浪費一滴水﹑不濫殺一隻動物。要尊重每一個生命﹐尊重每棵樹﹑每隻鳥﹐每棵植物﹑每隻動物。認為動植物和人類一樣都是神明的孩子。孩子之間應當互助互愛﹐和諧共處。

  印第安人不僅友好地對待大自然﹐在人與人﹑人與社會的相處上也有自己獨到的價值觀。面對殖民主義曾經的壓迫﹐受盡屈辱的印第安人團結一致﹑萬眾一心﹑患難與共﹐他們將集體的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門楚正是在這種族群利益高於一切的思想熏陶下成長﹐她同全家一道參與拯救維護族群利益與權力的鬥爭﹐她的家人也因此遭到綁架和迫害。但這並沒有嚇到並阻止門楚﹐她被迫逃離危地馬拉並流亡至墨西哥﹐在那裡她開始揭露祖國的大屠殺並為和平事業貢獻力量。

  門楚通過講述並展示印第安人大膽無畏的英勇反抗和可歌可泣的抗爭事跡﹐博得世界人民的普遍同情和支持﹐也使西方殖民的丑惡行徑暴露于天下。正是憑藉這部布爾格斯整理的口述證言著作﹐憑藉門楚自身的鬥爭事跡以及為保護印第安文化遺產和民族權利的巨大貢獻﹐門楚在2007年和2011年兩次競選危地馬拉總統。正如門楚通過個人努力﹐自學掌握非母語的西班牙語﹐從而得以為長期失聲的印第安族群吶喊抗爭一樣﹐門楚也正是通過自己一點一滴的實際行動﹐完成了在世界和平組織支持下為印第安民族爭取人權和尊嚴的願望。這部以真實記錄反映現實的觸痛人心的證言著作則是她願望實現的最大武器與憑證。

  《光明日報》( 2017年02月08日 13版)

[責任編輯:王宏澤]

版權聲明﹕凡《光明日報》上刊載作品(含標題)﹐未經本報或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改編﹑篡改或以其它改變或違背作者原意的方式使用﹐授權轉載的請註明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