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元宵詩情中的文化認同

2017-02-11 05:0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新聞隨筆】

  作者﹕劉巽達(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

  又到一年元宵時。元宵節又稱上元節﹑元夜﹑元夕﹑燈節。《隋書‧音樂志》這樣描述﹕“每當正月﹐萬國來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門外建國門內﹐綿亙八里﹐列戲為戲場﹐參加歌舞者足達數萬﹐從昏達旦﹐至晦而罷。”由此可見當年元宵節的熱鬧。大年初一是春節的燦爛開頭﹐元宵節是浪漫結尾。過了元宵﹐人們才收拾過年的心情﹐融入世俗生活的洪流。

  今年﹐筆者在古城西安過春節。岳母家就在曲江大唐芙蓉園大門邊﹐這裡的燈會聞名遐邇﹐所以免不了裹挾進觀燈的人流﹐充分感受民俗節日的濃濃氣氛。不瞞各位﹐如今再也聽不到爆竹聲響﹐總覺得有點冷寂﹐似與習慣的節日氛圍不搭。要不是有這樣滿目琳琅的燈會養眼﹐“感受春節”的觸角就難有所向。

  關於吟詠元宵節的詩詞比比皆是﹐隨便摘取兩首﹐便覺賞心悅目﹐比如辛棄疾的﹕“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風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娥而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再看歐陽修的﹕“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不管是“寶馬雕車香滿路”的喧鬧﹐還是“淚濕春衫袖”的傷感﹐民俗心理總是伴隨著民俗節日應運而生。一個民族的存在﹐說到底是與她的民俗文化相伴相生。

  筆者一直提倡﹐應用各種可行的方法途徑﹐讓全民擁抱民族民俗節日﹐讓這些節日化成一場精神盛宴﹐以此激活一個民族的文化記憶。最能激發愛國情懷的﹐就是可感可愛的民俗場景﹐如果我們善於做出一篇篇“繼承和發展”的好文章﹐繼承傳統之美﹑賦予現代之美﹐為民俗節日和諧地注入更多內涵﹐那將是功德無量。

  完善和重修節日文化﹐豐富節日的文化內涵﹐已然成為重要的文化戰略課題。古代詩人為何總在中秋節﹑元宵節﹑重陽節等民俗節日之際留下名篇﹖那恰恰是因為節日不但具有呼朋引類﹑親人團聚的功能﹐更有慎終追遠﹑啟發哲思等深層功能。不要小看了“猜燈謎”或“吃元宵”的小傳統﹐正是這些傳承千年的民俗形式﹐加上歷代文人騷客的筆墨點染﹐讓傳統節日涂上雅俗共賞的色彩﹐成為民族文化的底色﹐光耀千年﹐薪火不滅。

  當此時﹐我們不妨打開詩卷﹐讀一讀唐朝詩人盧照鄰的《十五夜觀燈》﹐宋朝詞人李清照的《永遇樂》﹐明朝文人唐寅的《元宵》……歷朝歷代的詩人才子﹐在同一輪明月下﹐描摹﹑感懷﹐將人間之情盡情揮灑。我們不妨從這兒入手﹐塑造中國人的文化認同和身份認同﹐培育持久而深沉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

  《光明日報》( 2017年02月11日 02版)

[責任編輯:邱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