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關於蟈蟈葫蘆的聖旨

2017-03-17 03:4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孟昭連

  看到這個題目﹐大家一定以為這又是“戲說”﹐蟈蟈﹑葫蘆乃引車賣漿之徒的玩物﹐日理萬機的乾隆皇帝豈能與之有瓜葛﹖其實非也﹐不但乾隆喜養蟈蟈﹐乃祖康熙也是個“蟈蟈迷”。據康熙重臣高士奇《金鰲退食筆記》載﹐康熙“每歲元夕賜宴之時”﹐都要在鰲山燈內放置蟋蟀﹑蟈蟈等鳴蟲﹐與群臣共享蟲鳴之樂。《清宮詞‧鰲山蛩聲》也描寫過這種怡然自樂的景象﹐詞雲﹕“元夕乾清宴近臣﹐唐花列與幾筵平。秋蟲忽向鰲山底﹐相和宮嬪笑語聲。”康熙還曾寫過一首詠蟈蟈的詩﹐題為《絡緯養至暮春》﹐詩曰﹕“秋深厭聒耳﹐今得錦嚢盛。經臘鳴香閣﹐逢春接玉笙。物微宜護惜﹐事渺亦均平。造化雖流轉﹐安然比養生。”詩中的“絡緯”即蟈蟈。據詩題可知﹐康熙皇帝養的蟈蟈居然能活到春末﹐可知頗為得法。那麼﹐春寒料峭之際﹐哪裡來的蟈蟈﹑蟋蟀呢﹖乾隆《詠絡緯》詩序揭開了謎底﹕“皇祖時﹐命奉宸苑使取絡緯種﹐育于暖室﹐蓋如溫花之能開臘底也。每設宴﹐則置繡籠中﹐唧唧之聲不絕﹐遂以為例雲。”乾隆說的“皇祖”就是康熙。據此可知﹐康熙時宮中已能人工繁殖蟈蟈﹑蟋蟀等鳴蟲﹐而且是奉帝命而為。乾隆對蟈蟈的喜愛﹐與康熙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他不但喜養﹐而且寫過多首詩吟詠蟈蟈﹐甚至還對古代詩文中的“蟈蟈”“絡緯”“莎雞”等所指進行考辨﹐真的是下了很大功夫﹗

  冬日養蟈蟈要用葫蘆而非籠﹐這在現在已成為生活常識。清宮養蟈蟈用什麼﹖以前有學者認為宮中養蟈蟈用的是“錦囊”或“繡籠”﹐祗有民間才用葫蘆。根據上文所引康熙《絡緯養至暮春》詩中的“秋深厭聒耳﹐今得錦囊盛”﹐以及乾隆《養絡緯》詩序中所說“每設宴﹐則置繡籠中”等語。表面上看﹐這樣的理解並不錯﹐然未免膠柱鼓瑟﹐太過死板。因為從歷史上看﹐從無用“錦囊”養蟲之記載。“囊”者﹐袋也。無論錦囊還是布囊﹐皆軟而無定形﹐而蟈蟈身體嬌嫩﹐肢須易折﹐豈能養在囊中﹖再說﹐乾隆時民間子弟已經用上“銀鑲牙嵌”的蟈蟈葫蘆﹐而清宮康熙時就已經大規模範制葫蘆器﹐卻不知道用葫蘆養蟈蟈﹐也太不符常理了。其實﹐康熙詩中的“錦囊”與乾隆詩序中的“繡籠”皆指葫蘆。養蟲者都知道﹐蟈蟈葫蘆外面都要用一個錦套套起來﹐以防跌落摔破葫蘆﹐亦兼有保溫之效。以“錦囊”“繡籠”指代葫蘆﹐這是古人寫詩常用的一種借代修辭手法﹐不能僅從字面上直白理解。近日筆者覓得一則資料﹐可證康熙﹑乾隆時宮中養蟈蟈同樣是用葫蘆﹐而非“錦囊”或“繡籠”。據清宮養心殿造辦處檔案﹕“(乾隆十一年)八月初十日司庫白世秀來說﹐太監胡世傑交葫蘆拱花菊瓣盤一件﹐葫蘆拱花蟈蟈葫蘆二件。傳旨﹕將菊瓣盤漆裡鑲玳瑁口﹐其蟈蟈葫蘆俱各鑲口配蓋。欽此。”這裡說的“葫蘆拱花”即現在所說的葫蘆“花模”﹐因葫蘆經套模生長﹐花紋圖案都是凸起的﹐故謂之“拱”。所謂“鑲口配蓋”﹐現在的鳴蟲愛好者都很清楚﹐葫蘆必須配以口蓋以做出入門戶﹐才能用來養蟲。由此還可知﹐乾隆時宮中范制的葫蘆器精品﹐不但要交乾隆過目﹐而且是在他的親自指導下完成的。想想真是難以置信﹐乾隆皇帝帶有“欽此”的聖旨﹐內容居然是“蟈蟈葫蘆俱各鑲口配蓋”﹗後來不知是何原因﹐這兩個蟈蟈葫蘆一直拖了兩三年﹐直到乾隆十四年才鑲上象牙口和木蓋﹐再由太監胡世傑交給乾隆皇帝。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17日 16版)

[責任編輯:孫宗鶴]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