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後三點半 孩子誰來管

2017-03-19 04: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記者 靳曉燕

  課後三點半﹐孩子放學早﹑家長不便接﹐這是困擾不少家長的難題。

  日前﹐教育部發佈《關於做好中小學生課後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要把課後服務工作納入中小學校考評體系﹐積極探索形成各具特色的課後服務工作模式。《意見》指出﹐充分發揮中小學校課後服務主渠道作用﹔科學合理確定課後服務內容形式﹔切實保障課後服務學生安全﹔加強對課後服務工作的領導。做作業﹑自主閱讀﹑體育﹑藝術﹑科普活動﹐以及娛樂遊戲﹑拓展訓練﹑開展社團及興趣小組活動等是《意見》提出的課後服務主要內容。

  天津師範大學教師教育學院教授楚愛華認為﹐《意見》落實起來有三個難點﹕一是學校能不能真正做到拒絕集體教學或補課﹔二是作為家長﹐敢不敢放手把孩子業餘時間交給學校﹐讓他們在同齡群體中自由自在地讀書﹑遊戲和成長﹔三是對老師來講﹐肯不肯加班﹐報酬能否讓老師滿意。

  先期探索 亟待突破

  在教育部發佈課後服務工作的《意見》之前﹐各地已經有不少破解課後三點半難題的探索。

  北京市在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實施“課外活動計劃”﹕學校在周一至周五下午3點半至5點的課外時間﹐安排每周不少於3天﹑每天不少於1小時的體育﹑藝術﹑科技等形式多樣的社團活動。吉林省長春市推行“課外文體科技活動”﹕中小學利用課後時間開展每周不少於四天﹐每天不少於一個小時的課外文體科技活動。江蘇省南京市實行“彈性離校”﹕學校負責對“彈性離校”的學生統一安排﹐集中管理﹐安排專人組織學生進行以完成作業﹑預習復習和課外閱讀為主的自習﹐或組織學生開展體育﹑科技﹑藝術等領域的自主實踐活動。

  “教育部的文件對於改進課後服務指明了方向。‘課後一小時’在北京已經實施兩年了﹐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孩子放學早﹑家長不便接的矛盾。”北京市海澱區中關村三小校長劉可欣說。

  江蘇省泰州市教育局副局長封留才認為﹐開展課後服務工作﹐在堅持學生家長自願的前提下﹐也要加強審核。對具備條件按時離校的﹐要在規定時間放學﹐學校不能大包大辦。同時﹐構建協同推進機制﹐爭取當地黨委﹑政府的支持﹐落實開展課後服務工作所需的經費保障﹐並納入財政預算﹐有條件的地區可積極探索有償服務﹐在減免困難群體費用的基礎上合理收費﹐推動課後服務工作向優質﹑高效﹑特色發展。

  “在這一過程中﹐我們努力實現兩個突破。”南京市中央路小學校長林虹有自己的經驗﹕一是理解與認識的突破﹐教師是提供此項服務的主體﹐引領教師逐漸從“因工作量增加可能帶來負面情緒”到目前逐漸“對彈性離校社會意義形成理解與支持”﹔二是形式與方法的突破﹐學校採取“1+1”的方式﹐“彈性離校”期間學校每天均有一位本校教師專人全程在專門的教室照管學生﹐同時邀請家長志願者參與﹐這是“現代學校管理”邀請家長參與管理的一種方式﹐讓雙方更親近了。

  避免一頭熱﹐引導社會廣泛參與

  此外﹐《意見》出臺帶來的一些問題也引發社會關注。例如﹐教師勞動保障如何解決﹖學生安全如何保證﹖場地不足怎麼辦﹖

  對此﹐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邱建新表示﹐推行這項工作﹐教師無疑是主角﹐充分信任和激勵廣大教師積極參與十分關鍵。如何調整好現行績效工資管理﹑在激勵制度上尊重教師新的勞動付出併合理給予補貼﹐這應該切實研究解決。

  林虹建議﹐如能設立“兒童彈性離校留校期間校園意外傷害保險”﹐則可適當為學校“減壓”。

  劉可欣則表示﹐有條件的社區適當分擔一部分學生﹐舉全社會之力共同開展課後服務。

  “但好事辦好並非易事。從一些城市試點看﹐一方面政府主導很關鍵﹐另一方面能否充分引導社會廣泛參與也十分重要。不能祗是政府‘一頭熱’﹐還要積極整合社區﹑學校﹑教師(包括離退休教師)﹑志願者﹑專業社會組織和機構的力量﹐共同參與﹑實現社會共治。在此過程中﹐地方政府應明確自身的職能和角色﹐一方面財政支持﹐購買服務﹐引導社會共同參與﹐另一方面建章立制﹐以督查考核﹐責任追究規範管理﹐實現由‘管理’向‘治理’的轉型﹐有利於家長﹑學生﹑學校﹑教師﹑社區和社會組織的多方共贏。”邱建新表示。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19日 04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