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予教師合理的教育懲戒權

2017-03-20 04:29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光明時評】

  作者﹕李愛梅

  全國人大代表﹑廣州市人大制度研究會常務副會長陳舒指出﹐近年有一些教師體罰學生的報道見諸報端﹐體罰當然不好﹐但是過度渲染﹐讓老師對學生完全不敢教育﹐孩子一點兒挫折都不能受﹐這同樣是教育的失敗。如今﹐學校中的“熊孩子”“小霸王”越來越多﹐陳舒認為﹐要賦予教師更多教育孩子的權力。

  談及權力﹐筆者不禁憶起2009年教師節前夕教育部出臺的《中小學班主任工作規定》﹐其中第十六條規定“班主任有採取適當方式對學生進行批評教育的權力”。本來是學校和教師天經地義的教育權力﹐卻需要文件來落實﹐教師一片無奈地哀嘆。數年已過﹐教師教育孩子的權力再被提及﹐說明師生關係之尷尬依然未解。

  現在﹐中小學教師以體罰為主要內容的懲戒權早已被取消﹑禁止﹐“戒尺在手﹐學生俯首”已成往事﹐這是現代文明進步的標誌。但是﹐教學中的教導需要教育的秩序與教師的權威。沒有懲戒﹐秩序和權威必然漸被消解。教師與學生人格平等並不等於權力相同﹐教師對學生的管教與懲戒也並非對學生權利的侵犯。英國﹑美國﹑澳大利亞﹑新加坡﹑韓國﹑日本……放眼世界﹐賦予教師懲戒權的國家不在少數﹐為數不少的中國家長對它們的教育很是欣賞。可是﹐欣賞其現狀﹐卻摒棄其保障﹐豈非悖論﹖

  近年來﹐“愛的教育”之熱潮席捲教育界﹐賞識教育成為主流。這固然與媒體導向有關﹐其根源卻在“中國式家庭”。孩子是“掌中寶”“小皇帝”﹐“2+4”模式的家長呵護﹐在家錦衣玉食﹑溫言軟語相伴。孩子一言不合﹐即成學校裡的“熊孩子”“小霸王”。賞識教育﹑以人為本成為家長主張學生權利的利劍﹐老師不敢管﹑不能管﹐職業領域漸漸縮成了“授業”這一角天空。

  教育本就是傳道授業解惑。傳授書本知識﹑應對考試祗能算是授業解惑﹐是排在教孩子為人處世的“傳道”之後的。賞識也得有是非標準﹐人本更指尊重人格。賞識教育與懲戒教育並不相悖﹐獎懲分明才利於學生心理健康成長。“玉不琢﹐不成器”﹐璞玉雕琢的過程雖苦﹐成器之後卻是熠熠生輝。北宋丞相丁謂衣錦還鄉時特地看望授業先生﹐稱“小年狹劣﹐荷先生教誨﹐痛加梗楚﹐使某得成立者﹐皆先生之賜也”。

  當然﹐懲戒要有尺度﹑有愛意﹑有溫度。尺度便是依法﹑依理﹔愛意是指懲戒的目的是對學生的愛護和關懷﹐不能簡單粗暴﹔溫度是給予學生溫暖﹐懲戒結束後的溝通和觀察需要持續。作為教育行為的實施者﹐教師需要時刻警醒﹑更加理性﹐慎用懲戒權。

  教學行為的效果需要師生共同作用﹐“教不嚴”固然可能因為“師之惰”﹐但如果變成“教得嚴﹐師之錯”﹐那也不是中國教育的發展方向。面對一個個不同的學生﹐聽之任之﹐老師于心不忍﹔管之束之﹐家長于心不安。從何尋求一條平衡發展之路﹐社會﹑教師﹑家長在教育方面的權利和義務界定上須作出新的探索。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0日 02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