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批評空間重塑“四步走”

2017-03-20 03:3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文藝觀潮‧文藝批評再出發】

文藝批評空間重塑“四步走”

──以“閩派”新銳批評實踐為例

作者﹕黃育聰(單位﹕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

  文藝批評既承擔著闡釋藝術思想﹑解讀審美內涵的功能﹐同時也對文藝發展起到引導與正本清源的作用。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作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式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要加強和改進文藝理論和評論工作﹐褒優貶劣﹐激濁揚清﹐更加有效地引導創作﹑推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如何落實批評的責任﹑發揚批評的精神﹑強化批評的力量﹐是每個文藝批評者面臨的重要問題。

  近年來﹐文藝工作者為重振批評做出了許多努力﹐其中批評家與出版業者聯合推出系列批評專著﹐圍繞文藝熱點展開專業批評﹐在社會上引起集中關注和探討﹐是一個開拓批評空間﹑敞亮批評視野的有益嘗試。海峽文藝出版社陸續推出的“閩派文論叢書”﹐就是試圖通過藉助活躍於20世紀80年代的“閩派批評”現象﹐重新激活批評能量的具體實踐。2016年﹐南帆﹑劉小新主編的“閩派批評新銳叢書”﹐展示了一批受過嚴謹學術訓練﹑思想活躍﹑視野開闊的“閩派”批評新秀們的成果﹐這對於推動批評空間的形成有著重要的探索意義。

文藝批評空間重塑“四步走”

  重建積極的價值觀

  重塑健康活躍﹑開闊敞亮的文藝批評空間﹐關鍵在於重建積極的價值觀。近年來﹐文藝批評出現的諸多不良現象從根本上講就是因為價值觀的缺失。沒有積極的價值觀作為意義規範﹐文藝作品就容易因為導向錯誤﹑道德失范﹑審美內涵貧乏等一系列問題而淪為市場的奴隸﹑人情的交易﹐甚至西方理論的跑馬場。“閩派”新銳批評家對於建構正確﹑科學的文藝批評價值觀有著一致的認同。

  謝有順在《文學及其所創造的》一書中就直言要根治當下批評的弊病﹐必須“鄭重地重申批評家對文學價值的信仰﹐重申用一種有生命力的語言來理解人類的內在的精神生活﹐並肯定那種以創造力和解釋力為主要內容﹑以思想和哲學為視野的個體真理的建立作為批評之公正和自由的基石﹐就是要越過那些外在的迷霧﹐抵達批評精神的內面”。

  吳子林指出一個有社會良知和積極批判精神的批評家必須“能頃刻洞悉現實生活中正在發生的深刻變化﹐揭示文學作品中虛假﹑陳舊﹑落後的觀念﹐鼓勵﹑激活﹑凸顯其中在真實性上有所突破的隱秘觀念﹐做到既理解文本的深層意義﹐又理解自我和歷史的道路”﹐從而起到“有效推動社會變革和文明的發展”的重要作用。

  其他如鄭國慶借“現實主義”問題重新思考“人與歷史的多重關聯”﹐陳舒劼以“價值認同”考察當代知識分子生命選擇等實踐﹐都是對自覺提高道德修養﹑弘揚社會正氣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堅持。這份堅持﹐讓他們得以在閱讀當代文學﹑對話人文思潮﹑分析文化現象的紛繁蕪雜中﹐堅守藝術理想﹑道德良知和職業操守﹐牢記文化擔當﹑社會責任和價值追求﹐以飽滿的熱情和昂揚的激情投入文藝批評創作中。

  運用恰當的批評方法

  優秀的文藝批評是對文藝作品和現象再發現﹑再創造的藝術過程﹐無論是細讀文本還是歷史還原﹐無論是個性精神分析還是文化場域解析﹐都需要科學合理地運用批評方法。以此觀之﹐批評空間的建立還需要運用恰當的批評方法﹐使文藝批評具備“剜爛蘋果”的能力。

  “閩派”新銳大多受過正規學院系統訓練﹐自覺繼承傳統文論精華﹐又吸收西方文藝理論優點﹐形成了風采各異的批評風格。如王毅霖從傳統書法美學入手﹐考察歷代“書法的文化形態發展歷程”﹐並“結合日本與中國台灣的書法發展特性”﹐以“探尋傳統美學當代新的發展”﹐體現了他對於傳統書法的深刻理解與寬廣視野。傅修海從收集﹑研究左翼文學史料出發﹐注重作家與歷史語境的關聯與動態發展﹐認為一些“紅色文學史寫作”大多抽離了具體當事人的歷史體驗而將論述普遍化﹐這一“反現代”的現代文學史敘述模式很容易由洞見變成偏見與盲視。林秀琴﹑練暑生以“歷史”為切入點﹐重新評價“文學史”寫作與文學作品中的歷史意識。林秀琴認為﹕“如何在個人化的歷史敘述中建立具有公共性的知識與價值意義的歷史敘述﹐才應是現今文學史敘述的重點。”而滕翠欽則批判性地運用“文化研究”的批評方法介入當代文化現象觀察﹐指出“80後”術語背後的懷舊消費主義及其運行邏輯﹐較為成功地化用西方理論闡釋了當下文化現象。

  “閩派”新銳批評家以紮實的學術理論功底和良好的學術研究能力﹐自覺將中西方文藝理論研究方法與歷史意識﹑人民立場﹑美學鑒賞等相結合﹐初步實現了將“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相結合的批評方法。

  及時介入正在發生的文藝事實

  拓展批評空間還意味著文藝批評要對新興的文藝形式及時介入與引導。習近平總書記鮮明地指出﹐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改變了文藝形態﹐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藝類型﹐也帶來文藝觀念和文藝實踐的深刻變化。由于文字數碼化﹑書籍圖像化﹑閱讀網絡化等發展﹐文藝乃至社會文化面臨著重大變革。要適應形勢發展﹐抓好網絡文藝創作生產﹐加強正面引導力度。如果說積極的核心價值觀為文藝批評提供了正確的導向引導﹐科學合理的批評方法為文藝批評提供了充分的考察依據﹐那麼對當下文藝現象的及時介入﹐則為良性批評空間的建構提供廣度與深度。

  謝有順認為﹐文學批評的當下價值﹐就體現在對正在發生的文學事實的介入上。祗有對鮮活的文學創作和生動的文學現象進行及時跟蹤與判斷﹐文學批評才能對複雜的藝術內涵進行梳理和辨析﹐才能為藝術的發展指引路徑與方向﹐才能彰顯獨立而堅實的力量。

  縱觀“叢書”的12本專著﹐都是對當下文學活動﹑文化思潮和文論新變中的熱點現象與重要問題的觀察﹑思考與探索﹐可謂緊貼現實﹑與時俱進。如伍明春在對現代漢詩的考究批評中﹐給予新興詩人及時而中肯的評價。黃髮有則直面當前興盛的網絡文學﹐他認真考察了互聯網時代給文學帶來的衝擊和變化﹐通過梳理網絡文學的發展脈絡與時代特點﹐較準確地指出支撐網絡文學發展的重要力量乃是“寂寞共同體”的青年網民以及他們萎靡的精神﹐“在網絡面具的遮蓋下﹐藉助網絡文學的閱讀和網絡遊戲的娛樂來宣洩鬱悶和尋找快感”。並指出文學在網絡媒體﹑商業化市場和“精神寂寞”的合謀下﹐“已經失去了應有的歷史文化內涵與審美內涵”。這種既堅持學術研究的嚴謹態度和執著藝術審美的批評規範﹐又保持動態的文化考察眼光和客觀的價值判斷態度的精神﹐使“閩派”新銳批評者的藝術批評呈現出理性復歸的路向﹐煥發出正義的文化品格。

  實現批評聲音的有效傳播

  如何傳播批評的聲音﹐增強批評的影響力是文藝批評需要面對的問題。在多媒體時代﹐在嘩眾取寵﹑博人眼球的各種“酷評”鋪天蓋地的衝擊下﹐嚴謹而嚴肅的文藝批評難以引人討論與關注。面對當前批評困境﹐海峽文藝出版社編輯同仁與批評家們在如何重塑既嚴肅又引人注目的批評空間上有了一致的看法。

  他們首先選擇了20世紀80年代以謝冕﹑孫紹振﹑林興宅等人為代表的批評家﹐推出“閩派批評”叢書﹐樹立起“高度參與現實﹐對理論有強烈興趣”為特點的“閩派批評”﹐接著又陸續推出“閩派批評新銳叢書”。新銳們雖然興趣熱點不同﹐但卻有著大體一致的批評理想。正如石華鵬所說﹕要批評質疑不要吹捧﹐要明白曉暢不要晦澀空洞﹐要文采飛揚不要寡淡無味﹐要與作品交朋友不要與作家勾肩搭背﹐要刺激影響創作不要批評創作“兩張皮”。可以說﹐“閩派批評”的精神內涵得以繼承與發揚﹐因此﹐也較有可能引起關注與討論。

  再則﹐新銳批評家們的集體“出場”也有利於改變各自為戰﹑聲音分散的局面。“閩派”新銳們跨越籍貫與地域的限制﹐在詩歌﹑小說﹑文學思潮等傳統文藝批評和書法﹑網絡藝術等跨界文化批評的多元匯聚中﹐以思想為先導﹐以學術為基礎﹐以積極態度介入重大文藝話題﹐以較為整合而統一的步調﹐既張揚了各自特點﹐又實現了批評聲音的最大化。此外﹐這種出版者與批評家聯合的出版模式﹐因為其持續時間較長﹐其文化影響也將不斷得到強化。正如南帆所說﹐重提“閩派批評”製造鄉賢的學術聚會或者地域文化表彰僅是次要目的。重要的是發現新型話語平臺﹐召回曾經活躍的批評精神。“閩派批評”通過歷史的追問和現實的關懷﹐為新媒體時代的文藝批評發展提供了一個可供參考的方向。在新的形勢下﹐文藝批評需要以馬克思主義的批判精神﹑歷史意識和美學觀念為坐標﹐回應文學及相關問題﹐批評家與各方通力配合﹐營造出一個嚴肅而有影響力的思想平臺﹐開拓出多元而豐富﹑精彩而繽紛的文化空間。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0日 12版)

[責任編輯:邱亭]

[值班總編推薦] 外賣騎手交通違法亂象宜早治嚴治

[值班總編推薦] 再論紅船初心

[值班總編推薦] 全球氣候治理 中國貢獻亮眼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