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敏俐﹕長吟短詠故紙新

2017-03-20 04:5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朗讀的“詩和遠方”】

長吟短詠故紙新

──訪首師大中國詩歌研究中心主任趙敏俐

光明日報記者 杜羽

  近來播出的《朗讀者》《見字如面》等電視欄目﹐喚起了觀眾的讀書熱情﹐也讓朗誦重新回歸到人們的視野之中。在朗誦受到熱捧的同時﹐有學者提醒﹐不要忘了吟誦這種中國的傳統讀書方式。什麼是吟誦﹖吟誦對於推動全民閱讀有何意義﹖日前﹐記者採訪了首都師範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主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中華吟誦的搶救﹑整理與研究”課題組首席專家趙敏俐。

  記者﹕在魯迅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中﹐有一處私塾先生讀古文的場景﹐搖頭長吟﹐陶醉其中﹐令人印象深刻。古人都是這樣讀書的嗎﹖吟誦和朗誦有什麼不同﹖

  趙敏俐﹕吟誦是中國古代文人普遍採用的一種讀書方式﹐至少有2000多年的歷史了。《論語》《墨子》都有“誦《詩》三百”之說﹐《史記》記載屈原曾“行吟澤畔”﹐唐代的李白﹑杜甫有“吟詩作賦北窗裡”“新詩改罷自長吟”這樣的詩句。但是近百年來吟誦幾乎被國人遺忘了。

  現在人們常說的朗誦﹐可以看成一種現代的藝術表達形式﹐朗誦者主要通過自己對作品的理解來掌握節奏和韻律﹐主觀性比較強。傳統吟誦本質上不是一種表演藝術﹐而是一種學習方式﹐更注重詩文內在的節奏和語言的發聲規律。我從2010年開始主持中華吟誦的搶救性採錄與整理工作﹐對全國各地的吟誦傳人進行系統調查﹑採錄。我們發現﹐雖然各地吟誦各具特色﹐但也有共通之處。比如﹐吟誦所依據的聲調是平上去入四聲﹐古人講“平聲平道莫低昂﹐上聲高呼猛烈強﹐去聲分明哀遠道﹐入聲短促急收藏”﹐雖然各地方言語音不同﹐但都基本遵循著平長仄短﹑依字行腔的規律。吟誦的長短高低﹑節奏結構與詩詞的格律﹑漢語的聲調﹑文章的章法等關係密切﹐可以說是由詩文本身決定的。當然﹐好的吟誦也需要融入吟誦者對作品的理解﹐這與好的朗誦是相通的。

  記者﹕現在普通話中已經沒有入聲了﹐我們聽到的傳統吟誦大多是用保留了入聲字的南方方言來吟誦的。吟誦是不是隻適用於方言﹖

  趙敏俐﹕我們在搶救﹑保存﹑研究方言吟誦的同時﹐也應該倡導普通話吟誦。由於古今語言的差異﹐古詩文中的許多字的古代發音與現代發音有很大不同﹐有些按古音讀起來很流暢的詩文﹐按今音讀起來會很別扭﹐缺少美感。但傳統吟誦的很多規則與規律﹐在普通話吟誦中也是適用的。至於古今差異﹐只需要掌握一些技巧﹐就可以將傳統吟誦轉化為普通話吟誦的方法。比如﹐在吟誦時﹐古詩文中的入聲字如果不讀成入聲﹐節奏感就沒那麼強﹐我們可以仿照古音讀得急促一些﹐但不一定完全按照古音或方言來讀。入聲字的字數不是特別多﹐而且有一定規律﹐學習一段時間就基本可以掌握常用的入聲字。

  記者﹕吟誦對理解﹑記憶古詩文有什麼幫助﹖

  趙敏俐﹕吟誦不僅是展現中國古典詩歌聲音之美的最好表達方式﹐也是使詩歌意義得到充分體現的表現方式。從這一角度講﹐吟誦是中國古典詩歌意義表達的有機組成部分﹐離開了吟誦﹐就會影響我們對優秀傳統文化的接受與理解。

  剛才提到﹐吟誦最重要的作用是學習。我們都有這樣的經驗﹕要想記住一段歌詞﹐最容易的方法是把它唱出來﹐而不是讀出來。吟誦正是符合漢語特點的一種吟唱方式﹐可以激發自覺的學習和個性的理解﹐幫助記憶古詩文﹐提高中華文化經典傳習的效率。在我們調查﹑採錄的過程中﹐很多老先生都說﹐幾十年過去了﹐老師寫在黑板上的那些東西幾乎全都忘記了﹐而老師教給他們的吟誦調﹐卻永遠記得。

  記者﹕現在社會上有不少人從事吟誦表演或教學﹐但聽上去風格很不一樣﹐哪些才是正宗的吟誦﹖

  趙敏俐﹕雖然近些年國內舉行的吟誦活動逐漸增多﹐有的高校﹑中小學開設了吟誦課程﹐但從總體上看﹐吟誦的傳承活動尚處於分散無序的初級階段﹐缺少國家層面的有效組織。

  傳統吟誦有不同的流派﹐比如唐調﹑華調﹑常州吟誦等﹐這是我們搶救的重點。現在有些吟誦表演﹐或是在傳統吟誦的基礎上添加了很多音樂元素﹐或是根據自己對古詩文的理解﹐完全新創的吟詠模式。我們學習﹑記誦古詩文﹐最終的目標是要把古詩文變成自己文化修養的一部分﹐可以有多樣化的手段。如果想瞭解﹑學習傳統吟誦﹐就需要參考比較權威的吟誦教材和視頻。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0日 05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