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讀者》收穫觀眾零差評﹕重拾內心深處的文化渴望

2017-03-20 04:5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朗讀的“詩和遠方”】

重拾內心深處的文化渴望

──央視文化情感類節目《朗讀者》收穫觀眾“零差評”

光明日報記者 朱蒂尼

  大型文化情感類節目《朗讀者》在中央電視臺播出後﹐各方好評不斷。在2月18日第一期節目播出後﹐該節目在豆瓣上的評分就已經高達9.0分﹐在新浪微博熱門話題榜上連續兩小時排名第一﹐張梓琳﹑許淵沖等嘉賓的名字紛紛登上微博熱搜﹐許淵沖先生多部作品也登上噹噹圖書板塊熱搜榜……《朗讀者》收穫了觀眾“零差評”的好口碑﹐被追捧為“綜藝節目的一股清流”。

《朗讀者》收穫觀眾零差評﹕重拾內心深處的文化渴望

京劇余派老生王珮瑜(右)在《朗讀者》現場。資料圖片

《朗讀者》收穫觀眾零差評﹕重拾內心深處的文化渴望

浙江杭州﹐小讀者在《朗讀者》的流動朗讀亭內朗讀。龍巍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朗讀者》收穫觀眾零差評﹕重拾內心深處的文化渴望

《朗讀者》節目海報。資料圖片

  將值得尊重的生命與值得關注的文字完美結合

  《朗讀者》採用“明星結合素人”的嘉賓陣容﹐既有著名作家麥家﹑企業家柳傳志﹑世界小姐張梓琳等人們熟悉的名人﹐也有來自四川金堂縣的周小林﹑殷潔夫妻倆這樣的普通百姓。節目將他們的人生故事與文學佳作相結合﹐用最平實的情感讀出文字背後的價值。

  “朗讀者﹐就是朗讀的人。朗讀是傳播文字﹐而人則是展現生命。將值得尊重的生命和值得關注的文字完美結合﹐就是我們的《朗讀者》。”這是節目製片人﹑主持人董卿在《朗讀者》中的開場白。

  “做《朗讀者》﹐一方面是因為央視作為國家電視臺﹐應該承擔起文化傳播的職責和使命﹔另一方面是我個人的興趣﹐我對文學很感興趣﹐同時對人也很感興趣。”董卿認為﹐“從《朗讀者》中像是尋找到了其高吻合度﹐因為這檔節目就是把文本和人物結合在一起﹐讓時代背景和個人興趣同步共鳴。”

  總導演之一田梅認為﹐真誠是《朗讀者》最大的特點。事實證明﹐“非市場化手段”一樣能夠贏得收視率與口碑雙豐收。當下﹐藝人參加真人秀綜藝的片酬水漲船高是公認的事實﹐但田梅認為﹐《朗讀者》在邀請嘉賓時更多是靠真誠與情懷而非其他﹐“很多人是花錢請不來的﹐比如馬雲先生﹐他很願意參加我們的節目”。

  “節目為觀眾打開了斑斕的情感世界﹐情感是人類共通的﹐它讓我們團結在一起。”對於這樣一個清新脫俗又平易近人的節目的走紅﹐另一位總導演劉欣並不感到意外﹐他認為隨著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的昇級﹐文化類綜藝確實迎來了“突圍”的時機﹐“直擊觀眾內心最深處的那份感動﹐才能引發最大程度的共鳴﹐做到這點很難﹐但是卻很重要。”

  從文學出發﹐走向情感和生命體驗

  飽含書卷氣﹐是這檔綜藝的另一顯著特徵。朱自清在《文學的美》一文中寫到﹕“文字的藝術﹐材料便是‘人生’。”當一對來自四川的普通夫婦念起《朱生豪情書》中的語句﹐“不要愁老之將至﹐你老了也一定很可愛”﹐我們很難不被感動﹔翻譯家許淵沖已96歲高齡﹐卻仍堅持每天工作至凌晨三四點﹐說到動情處﹐他感慨“生命並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而在於你記住了多少日子”﹐我們心中也很難不起敬意。

  “理學家朱熹說﹐凡讀書需字字讀得響亮。朗讀是一種學習方法﹐但更多時候﹐朗讀也是傳播思想﹑傳遞情感﹑傳承精神的一種手段。通過這種潤物細無聲的方式成風化人﹐也正是我們做這個節目的初心。”董卿表示。

  文匯報首席記者王彥談道﹕“漢語之雅馴﹐文化之寬廣﹐情感之豐厚﹐全都在節目不疾不徐的節奏中漸次打開。”

  為了讓《朗讀者》能擁有期望中的獨特氣質﹐董卿邀請了北京奧運會閉幕式導演陳維亞﹑作家劉震雲﹑導演陸川等人﹐一起加入策劃﹐還邀請了著名作家鐵凝﹑王蒙﹑余秋雨﹑馮驥才擔任文學顧問。在朗讀者的選擇上﹐不管公眾人物或普通人﹐唯一的標準是必須具有閱歷和感染力﹐這樣才能很好地勾勒出文字所描繪的情感。而至於讀什麼﹐節目策劃之一的劉震雲認為﹕每個人都有朗讀的原動力﹐他們讀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什麼要讀這段文字﹐這段文字會與我們產生怎樣的共情。說到底﹐《朗讀者》想做的是從文學出發﹐走向情感和生命體驗﹐將每個人連接到一起。

  文化類節目未必“冷”

  “我參加《朗讀者》﹐是因為看了第一期以後﹐聞到了它的氣息﹐這是一個在泛娛樂時代下的反時尚節目。如今我們正缺少這樣的節目。”節目嘉賓麥家說﹐“《朗讀者》讓你可以感覺到它在向經典致敬﹐那種莊重性正是時下所需要的東西。”

  目前﹐每個省會城市的電視臺都有一兩檔自稱為“金牌節目”的綜藝節目﹐各地方檯也或多或少“跟風入市”﹐砸錢做綜藝﹑搞真人秀﹐但真正值得一看的節目卻寥寥無幾。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尹鴻發文點評﹕“如今越來越多沒營養的綜藝節目佔據了市場的主體﹐而《朗讀者》卻別具一格﹐‘慢下來’用朗讀做電視﹐這才是真正稀缺而有價值的電視文化。《朗讀者》證明文化類節目未必‘冷’。”

  “其實文化類節目該怎麼突圍﹐我覺得首先還是我們期待著整個社會的大環境有所改善。”董卿說。《朗讀者》節目組除了把這份對精神文化的尊重移植到節目中來﹐還在節目之外扛起了更多責任。節目組在北京﹑廣州﹑杭州等城市設置的流動朗讀亭引起很大反響。作為節目的一個“強設置”﹐在劉欣看來這能起到情感上的紐帶作用﹐“走到朗讀亭﹐藉助朗讀﹐把我們每個人聯繫到一起”。而這也是節目貼近性的一種體現﹐他說﹕“我覺得很多人都有傾訴情感的欲望﹐我們祗是幫他們找到了一個出口而已。”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0日 05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