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為魁

2017-03-21 05:31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杭侃 (系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

  南宋葉寘在《坦齋筆衡》中說﹕“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窯器﹐故河北﹑唐﹑鄧﹑耀州悉有之﹐汝窯為魁。江南則處州龍泉縣窯﹐質頗粗厚。”說明宋人便認為汝窯是當時最好的瓷器。但汝窯在北宋產量很小﹐至南宋初期已十分難得﹐後代連窯址都杳無可尋了。

  汝窯生產的核心區直到2000年才在河南寶豐清涼寺汝窯遺址被確認。上圖這件蓮花座﹐便出土于窯址中的澄泥池。它下部是田田的荷葉﹐中間束腰部分原有突出的龍首﹐上部是由三層仰蓮瓣裝飾的蓮臺﹐蓮臺有母口﹐因此﹐蓮花座上應還有一個子口與之相合的物件。它雖不是一件完整器﹐卻給人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間。

汝為魁

  ●北宋‧汝窯瓷熏爐(殘)●出土地點﹕河南寶豐清涼寺汝窯窯址●器物年代﹕北宋(960-1127)●保存地點﹕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隨著佛教的傳入﹐大量被用作裝飾紋樣﹐佛像寶座﹑器物托座﹑佛塔基座上隨處可見盛開的蓮花。這樣一個器座﹐上面坐的是什麼呢﹖一尊佛像﹑一件器物﹑還是一個立體的雕塑﹖

  如果是一尊佛像呢﹖底部荷葉的曲線尤為生動﹐但是用於精神崇拜的偶像之下﹐會使得偶像的嚴肅性遭到消解。如果是一件溫碗呢﹖兩宋時期以蓮花裝飾的托座很多﹐拿得穩當是這類器物最基本的設計要求。

  假如是一隻頗具動感的獅子﹐從獅子口中吐出繚繞的香煙﹐與底座的曲線正好動靜相配呢﹖

  這樣一個想象的場景﹐確實曾出現在宋人的記述中。宋徽宗宣和年間﹐徐兢奉命出使高麗﹐在他的《宣和奉使高麗圖經》中﹐提到高麗青瓷有一款“狻猊出香”﹐並和“汝州新窯器”相聯繫﹕“狻猊出香﹐亦翡色也。上有蹲獸﹐下有仰蓮以承之。諸器惟此物最精絕﹐其餘則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大概相類。”出香即熏爐﹐狻猊是龍的兒子﹐傳說龍生九子﹐形態卻各不相同。狻猊形如獅﹐喜煙好坐﹐所以出現在熏爐上﹐是它的性情使然。

汝為魁

北宋‧綠釉狻猊熏爐的底座﹐安徽省宿松縣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吳正臣夫婦墓出土。

  李清照的《醉花陰》曾有“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句﹐描繪的便是一尊金屬質地的獸形熏爐﹐可知那時這一題材有多種材質。瑞腦即龍腦﹐可用作熏香。爐中香料逐漸燃盡﹐室外的薄霧濃雲﹐心中的悵然神傷﹐都在這裊裊香煙中鬱結﹐莫道不銷魂﹐人比黃花瘦﹗

  徐兢提到的“汝州新窯器”﹐就是陶瓷史上被讚譽最多的汝窯﹐北宋時期北方汝窯﹑耀州窯等青瓷器的出現﹐改變了以往瓷器業“南青北白”的局面。南宋紹興二十一年(1151)﹐宋高宗趙構駕臨權臣張俊家。為了迎接高宗的到來﹐張家舉辦了堪稱極盡奢侈的一桌筵席﹐筵席的菜單和禮品﹐被詳細地記在了周密所著的《武林舊事》裡﹐禮品清單中竟有“近尤難得”的汝窯瓷器十六件﹐充分體現了張俊在南宋將領中“最多貲”。

  高宗對汝瓷極為珍愛﹐當太上皇之後還曾于德壽宮陳列“天青汝窯”﹐他寵愛的劉貴妃“善畫﹐每用奉華印”﹐傳世的汝窯瓷器底部有刻“奉華”款者。宮廷對汝窯的喜好﹐導致了南宋官窯的仿燒﹐南宋官窯中有造型與汝窯這件蓮花座相似的殘器﹐但畢竟原料和燒造條件有所不同﹐兩者的差別還是很大。

汝為魁

  高麗王朝(十二世紀)‧青瓷狻猊香爐﹐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藏。高麗青瓷是高麗王朝陶瓷藝術的代表﹐受中國青瓷影響而發展起來。

  汝窯這件器座蓮瓣飽滿﹑簡潔而靜雅﹐釉薄的地方胎體依稀可見﹐甚至有的蓮瓣上釉層剝落﹐但卻由此給了器物更多的層次感和歲月的磨痕﹐下部的荷葉優美靈動﹐千載之下﹐你仍可以想見當初制器的工匠﹐塑造出它時眸間嘴角的得意之色。

  南宋偏安東南之後﹐對奢侈品的追求較之北宋有過之而無不及﹐周密《武林舊事》載“西湖天下景﹐朝昏晴雨﹐四序總宜﹐杭人亦無時而不游﹐而春游特盛焉。……日糜金錢﹐靡有紀極﹐故杭諺有‘銷金鍋兒’之號”。在銷金鍋兒的奢靡中﹐南宋的工藝細膩精緻﹐祗是在“東南嫵媚﹐雌了男兒”的氛圍中﹐工匠尚在﹐卻少了精神。

  源流一物說

  “當日奉華陪德壽﹐可曾五國憶留停”。乾隆皇帝在為清宮藏汝窯瓷器所題的詩句裡﹐慨嘆德壽宮中玩賞汝瓷的宋高宗﹐似乎早已忘記父兄曾被囚禁在金人的五國城。

  而被宋人遺落在北方的汝窯窯址﹐隨著金代統治者的審美偏好而消亡﹐“陶穴杳無存”。但沉睡于窯址中的殘器﹐仍封存著動人的信息﹐這也是考古的魅力與意義所在﹐我們一直在尋找﹐從未忘記。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1日 12版)

[責任編輯:邱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