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民間的家規與族規

2017-03-21 05:31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守望家園】

  作者﹕胡劍 (單位﹕四川省南充市檔案局)

  家規和族規是一家或一族世代傳承的道德準則和處事方法﹐良好的家規族規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積澱。諸如“傳家二字耕與讀﹐發家二字勤與儉”“與人為善﹐與鄰為友﹐嚴己寬人﹐既往不咎”“不做虧心事﹐不賺昧心錢﹐心裡有盞燈﹐肚裡能撐船”“干本分活﹐行俠義事﹐做正直人”等﹐都是中華民族家規與族規中﹐人們耳熟能詳的金玉良言。

  在清代四川南部縣衙檔案中﹐有一批民間家規和族規的檔案﹐有兩件比較有代表性。一件是一位程姓人家祖上的遺囑。這份遺囑訂立于道光十七年(公元1837年)十二月﹐距今已近180年。遺囑明確了該家庭成員務必遵守的十二條家規。立遺囑者為了讓後代更好地理解其良苦用心﹐在有的條款後面還加了補充說明。主要內容如下﹕

清代民間的家規與族規

道光十七年(1837年)十二月﹐四川南部縣程姓人家祖上關於家規的遺囑

  1.田地既已閘分﹐不許爭強論弱(諺雲﹕“好兒不吃分家飯”“吃虧者是福”。此語俗而理真﹐爾等謹記謹記)。

  2.教子當以耕讀為本﹐不要參房充役(參房充役必壞心術﹐當時雖榮﹐受報必速。爾等試看今之在衙門中者)。

  3.處兄弟要公平﹐誡婦子要潔白(公平則和氣致祥﹐潔白則家聲端淑。今人不公平者﹐阋牆者有之﹐忿爭者有之﹔不潔白則攘鄰雞者有之﹐盜同舍器物者有之﹐爾等尤宜儆戒)。

  4.居家要勤儉﹐為人要正直(勤儉則漸漸富足﹐正直則人人敬畏)。

  5.婦女不許朝山燒香﹐不許赴會看戲﹐非內親不許宴飲往來(神廟乃潔淨地方﹐會場是繁華處所﹐俱非婦女所宜。至於宴飲即屬內親﹐亦不宜久留)。

  6.田產事業﹐祖父締造艱難。爾等須當珍守﹐親自耕種﹐切勿輕易佃當。

  7.山中樹木﹐祖父培育有年。爾等尤宜愛惜﹐視為甘棠﹐切勿肆行斫伐。

  8.不許閑游場市﹐耽誤正業(俗雲“無事趕場小涉財”﹐此語可為針砭)。

  9.不許借貸請會﹐以免自累(俗雲“拉賬要忍﹐還賬要狠”﹐此語親切有味)。

  10.弟兄不許撥借銀錢(非是不叫借換﹐但見你們弟兄間多不直道﹐唯恐為銀錢致傷和氣)。

  11.賭錢上年既已禁戒﹐爾等更宜體驗。

  12.爾等兄弟六人﹐雖實兩母﹐誼本一源。須當念同胞同氣﹐切勿少長相凌。

清代民間的家規與族規

宣統二年(1910年)三月﹐南部縣黃金埡鄉趙子重等關於訂立族規的稟文(局部)

  從遺囑的字裡行間和與此相關的其他不完整的檔案資料﹐可以大致瞭解到﹐這位程姓立遺囑者﹐前妻早年去世後曾再度續弦﹐他與兩任妻子共生育了6個兒子。由於同父異母的兄弟6人相處並不十分融洽﹐其父擔心撒手人寰後﹐發生兄弟不睦﹑家門不幸的事件。於是﹐在彌留之際﹐將家中的田地等財產進行了分割﹐並口述遺囑﹐訂立家規﹐請證人記錄在案。

  另一件是宣統二年(1910年)三月﹐南部縣黃金埡鄉趙子重等人關於擬訂趙氏家族族規的稟文。稟文中所列族規共四條﹕

  一戒不孝父母﹐不和弟兄﹐侮慢尊長﹐大乖倫常﹔

  二戒上蒸下淫﹐嫖人妻女﹐賭博閑游﹐引誘少年﹔

  三戒結盟拈香﹐妄入邪教﹐恃勢凌人﹐貽禍宗族﹔

  四戒偷竊非為﹐入房當差﹐刁唆是非﹐受害一方。

  上述族規主要從四個大的方面﹐對本族人的行為規範作了禁止性的規定。從相關檔案中可以看出﹐趙氏家族當時制訂族規的初衷是因為該家族一度是當地的望族﹐有過輝煌的歷史。由於近年來“倫理失序﹐家規不振﹐致使天心厭棄﹐罰以孤貧”﹐為了“維繫族風﹐永志不朽﹐特就世俗所習犯而易守者﹐邀請合族重訂族規﹐約為四則”。這樣﹐本族各家可根據族規的主要內容﹐結合各自家庭的一些具體情況﹐再擬訂詳細的家規。

  以上家規與族規分別要求家人和族人做到﹕不爭強論弱﹐要具有吃虧者是福的雅量﹔要以耕讀為本﹐不要參房充役(指到衙門中充當心術不正的衙役)﹔要和氣致祥﹐端淑家聲﹔居家勤儉﹐為人正直﹔對山中樹木﹐切勿肆行斫伐﹔不許閑游場市﹐耽誤正業﹔要孝敬父母﹐和睦弟兄﹔不得嫖人妻女﹐賭博閑游﹔不得恃強凌弱﹐挑唆是非﹔不得妄入邪教﹐貽禍宗族等。這些規定﹐對於維繫家庭與家族的和睦﹐是具有積極意義的。不過﹐有些條款對於女性家庭成員﹐顯然屬於歧視性的規定﹐如“婦女不許朝山燒香﹐不許赴會看戲﹐非內親不許宴飲往來。”還有的條款顯得過於保守和呆板﹐如﹕“不許借貸請會(“請會”指集資籌款)﹐以免自累”“弟兄不許撥借銀錢”等。當然﹐這些與當時的歷史背景和家庭的特殊情況有密切關係。

  實際上﹐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重視家規﹑家教和家風的教育與傳承﹐《國語》《論語》《顏氏家訓》《曾國藩家書》等許多典籍中無不彰顯出家規﹑家教和家風的傳統文化精華。俗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家族的規矩就是家規和族規﹐家規和族規形成了一個家庭或家族世代傳承的風尚。家規﹐最初是在達官貴人的封建大家庭和家族中推行﹐如司馬光的《家范》流傳于仕宦之家﹐南宋宰相趙鼎﹐令其子孫各錄一本以為永遠之法。朱熹也曾制訂了一套煩瑣的家庭禮制和禮儀規範﹐同時還強調不論男女﹐均在幼童時必須讀《孝經》《論語》之類的書。歷史上曾經顯赫長久的家族﹐都有自己獨特的家規﹑家教和家風﹐有的得以流傳後世﹐成為今人學習借鑒的典範。

  家規和族規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對於修身齊家﹐促進社會和諧具有重要作用。樹立良好的家風﹐繼承好的家規和族規﹐值得大力弘揚。細讀檔案中這些樸實的家規與族規﹐去粗取精﹑去偽存真﹑吐故納新﹑與時俱進﹐我們定能從中尋找並提煉出對當今社會具有啟迪意義的內容。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1日 12版)

[責任編輯:邱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