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的情致和召喚

2017-04-20 04:51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新聞隨筆】

  作者﹕李偉長(上海作家﹑書評人)

  二十四節氣中﹐帶雨字的有兩個──雨水和谷雨。相比之下﹐筆者對谷雨二字情有獨鍾。就溫度而言﹐雨水在立春之後﹐正是乍暖還寒的時候﹐下的雨是冷雨﹐冷颼颼的﹐淋了是要生病的。谷雨則不同﹐寒冷退去﹐微暖來臨﹐此時的雨﹐接近暖雨﹐不再冰冷。

谷雨的情致和召喚

  谷雨最有情致﹐是觀雨的好時節。那些充滿雅趣的聽雨樓﹑觀雨軒﹑瞻雨亭等名稱﹐在谷雨時﹐越發有看頭﹐不再是苦風淒雨的格調。雖說古時文人﹐對綿綿秋雨素有感情﹐因雨感懷﹐借雨抒情寫意﹐好詩妙句不少﹐但相比于春雨﹐不可同日而語﹐到底沒有谷雨來得溫潤。好雨知時節﹐谷雨時看雨﹐看的就是單純的雨﹐不必擔心淋了冷雨受寒﹐不必見雨起意傷懷﹐與淒涼無關。抬眼望去﹐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春綠帶雨﹐煙雨朦朧。若是在江南﹐在小橋流水的小鎮上﹐正是最美的季節。當年﹐讀戴望舒寫的“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而寂寥的雨巷”﹐筆者曾想﹐丁香花開﹐大概就是三四月份﹐正是谷雨時節。谷雨時的雨﹐響在小巷子裡﹐落在小橋邊﹐滴在石板上﹐掛在油紙傘下﹐也在一首首關於春雨的詩詞裡。

  谷雨時節﹐潤物細無聲的還有風。有雨就是濕潤的風﹐濕漉漉的可以聞到植物的氣息。天朗氣清時﹐則是惠風和暢﹐溫柔拂過臉頰﹐正是呼朋引伴﹐踏青訪綠﹐尋茂林修竹的好時光。谷雨的春風春雨﹐俘虜了太多中國文人的筆墨﹐早已浸入了傳統文化的骨髓﹐成了某種浪漫的文化想象。

  不過﹐說谷雨﹐雨是一方面﹐重點還是谷字。古時谷雨﹐與生活有關﹐與勞作有關﹐更與生計有關。鳴鳩拂其羽﹐布谷鳥提醒播種了。“谷雨前﹐好種棉”“谷雨不種花﹐心頭像蟹爬”﹐這些活潑的俗語說的便是谷雨的重要性。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先種好﹐秋才有收。這不僅是務農者對老天的感恩﹐也是順應天時做出的生活安排。

  谷雨是農耕時代最有希望的節氣。耕者﹐種花者﹐還有茶人﹐無不帶著收穫的美好願望﹐歡喜地忙碌著。在許多人文畫裡﹐農人披著蓑衣﹐扛著爬犁﹐牽著牛﹐播完種子﹐在斜風細雨中﹐從田裡歸來﹐滿臉洋溢著的都是笑。這番圖景﹐筆者年少時在鄉下還常見到。猶記得﹐那時候赤腳走在泥土裡﹐泥從腳趾縫間滑出﹐細軟滑膩﹐一點都不冰涼。春的希望﹐連忙碌也是甜的。雖說到收穫的季節﹐還要經歷夏的炎熱和秋的等待﹐但有了希望﹐一切都是美好的。

  谷雨是屬於鄉村的﹐屬於田野的﹐屬於綠色萬物的。在如今的城市裡﹐這些已經變得遙不可及了。如果說作為耕作者的作息提示﹐谷雨的意義慢慢在失去﹐那麼作為一種好好生活的精神寄託﹐谷雨依然在召喚和暗示著忙碌的人們。

  《光明日報》( 2017年04月20日 02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