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表情包緣何那麼火

2017-04-20 04: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黃河(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新聞學院副教授)

  隨著網絡社交的普及﹐製作使用表情包開始成為流行的網絡文化﹐比如近期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熱播﹐網友就把劇中不少角色的頭像製作成了各式各樣的表情包。儘管大家對表情包的定義尚有爭論﹐但都普遍承認其網絡傳播符號的屬性﹐並將其視作融合了文字﹑圖像等多種元素以進行話語表達的“網絡方言”。

  近年來﹐隨著表情包被廣泛使用﹐不僅出現了“斗圖”這類新型的網絡行為﹐還形成了“表情黨”這樣的新興群體﹐表情包逐漸成為不少網民對社會熱點話題發表意見的手段與工具。有研究者認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種青年亞文化現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與網絡流行語﹑網絡段子等歸為一類﹐認為是網絡狂歡的表現。無論對其作出何種判斷﹐我們都應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為一種文化現象並不是偶發的﹐其背後是技術發展﹑媒介環境嬗變以及社會心理流轉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從表情包的自身演變來看﹐敘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關鍵因素﹐而這又主要得益於移動終端的普及和技術門檻的降低──表情包的開發者逐步從移動設備製造商與網絡服務提供商擴展至第三方主體和普通網民﹐直接推動了表情包在形象與形式方面的極大豐富。日漸增多的圖文結合式表情與動態表情在敘事功能上超越了傳統的模擬表情和靜態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過直觀的圖像建構營造更具現場感與代入感的對話場景﹐因而也就具備了獨立進行一場完整敘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們的注意力分散且難以形成共鳴的情形下﹐“一圖抵千言”的表情包卻往往能使人一目瞭然﹑一見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讀圖時代社交媒體“視覺化”發展的一種產物。相較于文字﹐新媒體時代的信息消費者﹐特別是社交媒體用戶愈發青睞生產﹑分享與閱讀省時省力﹑生動直觀的圖片內容。Computer World專欄作家麥克‧艾爾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體中的新語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圖片。”基於這一視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視為“圖片語言”或“圖像句子”。與文字語言不同﹐表情包這類“圖片語言”通過視覺上具體的表情模仿和直觀的動作模擬﹐壓縮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內容﹐也減少了受眾接收文字信息後進行解碼和想象的時間﹐這不僅符合新媒體環境下用戶“視覺化”“碎片化”的閱讀習慣﹐也是表情包之所以傳播效率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敘事特徵與傳播環境兩個方面﹐社會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視。當然﹐將表情包的流行完全歸結為某種社會心理因素的驅動是片面的﹐因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規模化的多元群體﹐這些群體在年齡﹑地域﹑職業﹑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為方式﹑心理特徵等方面都有很大差異﹐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動機與訴求。但以下三種社會心理機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確作用明顯﹕一是在網絡互動中尋求新的身份認同﹐即表情包的生產與消費可以讓使用者組成一種“圖像狂歡共同體”﹐從而緩解其在社會中的身份焦慮﹔二是對傳統媒體話語的“消解”與“對抗”﹔三是用戲謔﹑荒誕的話語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壓抑﹐通過“集體無意識”的斗圖狂歡宣洩積郁的不滿情緒。

  在當下﹐表情包已經成為我國網絡文化的一個縮影。對管理部門而言﹐需要客觀評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會心態及其價值取向﹑疏解社會情緒﹑釋放社會壓力方面具有積極的意義﹔另一方面﹐儘管表情包傳播中存在負面情緒集聚等問題﹐但這些問題在很大程度上與我國社會轉型期的種種現狀密切相關﹐也在某種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會溝通交流的不暢﹐因此不能將之簡單認定為低俗﹑病態﹑非理性的話語表達。

  《光明日報》( 2017年04月20日 12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