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劇表演藝術家徐玉蘭辭世﹕落花人去衣留香

2017-04-20 04: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越劇表演藝術家徐玉蘭辭世

落花人去衣留香

  【追思】

  光明日報上海4月19日電(記者 顏維琦)她是玉蘭傲立枝頭﹐96歲的人生見證了越劇曲折而又輝煌的一段歷程﹔她是美玉通透無瑕﹐因為鍾愛走上學藝道路﹐唱了一輩子越劇﹐戀了一輩子舞臺﹔她是越劇堅定的改革派﹐她讓人們知道原來越劇並不祗是軟綿綿﹐她讓《紅樓夢》裡的“寶哥哥”活在了一代代觀眾的眼前。

  4月19日17點18分﹐越劇表演藝術家﹑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越劇“徐派”藝術創始人徐玉蘭于上海華東醫院去世。70年前赫赫有名的“越劇十姐妹”從此又少一人。

越劇表演藝術家徐玉蘭辭世﹕落花人去衣留香

徐玉蘭 資料圖片

  1921年﹐徐玉蘭出生在浙江新登。從小愛戲的她是看著當地各路班子唱戲長大的。12歲那年﹐出身優渥的徐玉蘭說服家中長輩讓自己學戲﹐為了鍾愛的越劇沒少吃苦。“我唱戲不為錢﹐不為名﹐就是想唱戲。”她曾回憶﹕“早年演戲在廟裡﹐演完小姐妹各自抱了一捆草﹐簡單一鋪就睡在廟裡。在爛泥地﹐也要演出。”可就是早年的摸爬滾打﹐讓她練就一身真本事。

  14歲到了上海﹐一邊自己演戲﹐一邊看人家的戲。徐玉蘭很快在上海這個大碼頭成名﹐從老生唱到小生﹐唱紅了半邊天﹐也一步步開創了兼收並蓄﹑舒朗高亢的越劇徐派藝術。

  說起徐玉蘭﹐繞不過那出著名的越劇《紅樓夢》。20世紀50年代末﹐上海越劇院越劇二團接到創排大戲《紅樓夢》的通知。雖然她此前也演過《寶玉夜探》等一些賈寶玉的戲﹐但都是年紀尚輕時的創作﹐也並未系統地讀過《紅樓夢》。時任上海市文廣局局長徐平羽提出﹕主演賈寶玉和林黛玉的徐玉蘭﹑王文娟要讀10遍《紅樓夢》﹐演王熙鳳﹑薛寶釵等角色的演員要讀3遍﹐群眾演員要讀1遍。

  就這樣反復琢磨﹐徐玉蘭創造的賈寶玉形象一點點鮮活起來。徐玉蘭常說﹐表演要跟隨人物性格和劇情走向而變化﹐她最看重的不是唱腔身段﹐而是塑造人物的能力。她還總說﹐“搞藝術的必須要想得多﹗”“沒有感情﹐沒有自己﹐怎麼會演得好呢﹖”

  都知道徐玉蘭的“雙哭”是一絕。一哭是《紅樓夢‧寶玉哭靈》﹐另一出則是《北地王‧哭祖廟》。作為小生行當的教材劇目﹐同是撕心裂肺的哭﹐又都用的“弦下調”﹐卻大不一樣。《寶玉哭靈》的唱腔更為婉轉﹐而《哭祖廟》的板式更為多變﹐採用導板﹑快板﹑跺板等﹐音調也高亢激越﹐感情悲憤壯烈﹐一改越劇悲戚柔情的風格﹐激越鏗鏘。

  徐玉蘭認為﹐對於戲曲來說﹐傳統很重要﹐沒有傳統就沒有根基。“但在傳統中融入新的素材內容更加重要。這也是越劇能夠發展到今天擁有諸多流派﹑曲腔豐富的重要原因。”

  這幾年﹐徐玉蘭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太好﹐但她始終牽掛著觀眾﹐牽掛著越劇的發展。2013年6月﹐匯聚九代演員的大型史詩越劇《舞臺姐妹情》在逸夫舞臺上演﹐盛況空前﹐92歲高齡的徐玉蘭一聽是要為越劇站臺﹐義不容辭趕來壓軸亮嗓﹐令滿場戲迷和眾多弟子感動不已。

  她曾說﹕“人的一生﹐如果能讓愛好和事業相結合﹐那是最幸福的事情﹐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可以算是一個幸福的人。”

  《光明日報》( 2017年04月20日 09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值班總編推薦] 外賣騎手交通違法亂象宜早治嚴治

[值班總編推薦] 再論紅船初心

[值班總編推薦] 全球氣候治理 中國貢獻亮眼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