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小村莊和大城市的“遠山結親”

2018-02-08 04:0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氣象新作為】

小村莊和大城市的“遠山結親”

──“時光雞”“歲月鴨”走俏四川帶來的扶貧新思考

光明日報記者 魯博林 李曉東

  近日﹐四川成都寒氣襲人﹐許多市民紛紛走出家門“下館子”。鬧市區的錦城大道上﹐一家看起來不起眼的“岫雲村湯館”﹐成為近來當地人圍坐一堂﹑暖意融融共享美食的新去處。

小村莊和大城市的“遠山結親”

  四川瀘州納溪區棉花坡鎮金鳳村的民房外﹐青年美工繪製荷花圖案﹐在美化村貌的同時完成農牧產品“登牆攬客”。楊濤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小村莊和大城市的“遠山結親”

  四川資陽市樂至縣孔雀鄉﹐當地村民與度假村簽訂房屋租賃合同﹐採取房租入股分紅的方式﹐將自家房屋租給度假村﹐每個村民每年最高收益可達5萬元。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香氣四溢﹐食客如雲﹐“時光雞”“年華豬”等農家風味展銷區讓人眼前一亮。祗是少有人注意到﹐湯館的門面上﹐還掛著一塊“四川首家扶貧體驗餐廳”的招牌──正是這塊招牌﹐道出了它全部的秘密。

  “截至目前﹐店面營業額累計已有400多萬元﹐並帶動近100個村﹑3000多戶農戶銷售2800余萬元農產品﹐其中貧困戶1800余戶﹐戶均增收逾3000元。”湯館“掌櫃”李君的一番話﹐讓人心中一驚──在它背後鋪開的﹐竟是300多公里外的一個鎮甚至縣城脫貧致富的大道。

  小小飯館何來如此巨大的能量﹖它和扶貧又有怎樣的關係﹖帶著這些疑問﹐記者深入招牌上的“岫雲村”一探究竟。

  1﹑小山村的體驗店開到了大城市

  從四川廣元市蒼溪縣縣城出發﹐在九曲回腸的山路上行車一個多小時﹐方才抵達我們的目的地──白驛鎮岫雲村。由村支書李君一手創辦的一品一家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就藏在這層巒疊嶂的山坳裡。

  2010年﹐25歲的李君全票當選村黨支部書記﹐成為全縣最年輕的大學生村支書。而當時的岫雲村﹐是全市出了名的“空心村”和“弔車尾”﹐甚至連條像樣的公路都沒有。甫一上任﹐李君計劃裡的頭幾件大事都是關於脫貧的。

  當年年底﹐精明強乾的李君就四方籌集資金﹐打通了6公里的水泥路。然而路通之後怎樣﹖除了散落的農房和留守的老弱病殘﹐偏僻的山村似乎一無所有﹐憑什麼致富﹖這成為困擾他的大問題。

  一個偶然的機會﹐遠在大城市的朋友要高價收購村裡的“土雞蛋”。這個請求一下點醒了他﹕窮鄉僻壤無從買賣的農產品﹐原來是城裡人羨慕不已的原生態綠色食品﹐這樣的供需一旦對接起來﹐扶貧的路子不就走活了﹖

  思路通了﹐說幹就幹。2014年3月﹐李君在岫雲村組織了首場“遠山結親‧以購代捐”活動﹐請來了10多家企業﹑50多戶愛心家庭﹐採取“一對一”“一對多”等方式結對認親﹐認購了價值56萬元的農產品﹐打開了一條獨具特色的扶貧新路。這讓李君信心倍增﹐當即決定﹐要把這幅脫貧奔小康的藍圖繪到底。

  “單純拿錢濟貧﹐無法切斷貧窮的根兒。而以購代捐激發的是村民的內生動力和奮發自強的生產積極性﹐這是從根本上的扶貧。”蒼溪縣扶貧移民局機關黨委書記羅海龍說。

  順應大潮的李君﹐由此一鼓作氣。他一面成立了小農經濟互聯網合作平臺“一品一家”公司﹐一面建立配套的專業合作社﹐負責品質管控﹔繼而又同當地電商合作﹐積極開拓銷路。去年4月﹐他更進一步﹐直接把線下體驗店開到了省會成都最繁華的鬧市區。

  “餐廳所用食材幾乎全部來自岫雲村﹐對食材的收購價格也比市場行情高出15%至30%﹐每年所得收益將作為岫雲村貧困戶的幫扶基金﹐員工中還有不少就是村裡的貧困戶。”李君頗自豪地告訴記者。

  2﹑網絡時代催生出精細農產品

  “大家所熟知的共享經濟﹐主要在大城市。其實在農村﹐也可以發展農業共享經濟。”在去年12月初舉行的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李君作為大會唯一一名基層村支書﹐發表了關於“互聯網+小農戶”的主題演講﹐小小的岫雲村扶貧模式﹐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廣泛關注。

  其實早在兩個月前﹐因為“遠山結親”扶貧模式的突出成果﹐李君榮獲了“2017年全國脫貧攻堅奮進獎”。但顯然﹐他並不滿足於此。在他看來﹐這一“城鄉統合﹑以城帶鄉”的思路一旦插上互聯網的翅膀﹐將有更廣闊的天地可供翱翔。

  藉助互聯網技術﹐村裡的幹部建立了一套專業的監管和收購體系。當記者走訪鎮上的養殖家庭時﹐常常能看到雞圈﹑豬圈一角懸掛的攝像頭﹐和家畜身上佩戴的數據監測“耳標”。

  “客戶訂單下來之後﹐農戶的家禽從購買回來﹐到最後宰殺﹐我們都會實施全程的質量監控﹐並進行不定期的抽查。”岫雲村專業合作社主任陳勇益表示﹐他們藉此對附近村鎮農戶建立誠信評估體系﹐既是對消費者負責﹐也是對村民的激勵。

  在互聯網時代﹐傳統營銷觀念也發生了巨大轉變。過去收購的衡量標準就是重量﹐生產者一味逐利﹐往往以次充好﹐餵養了大量的“飼料豬”。如今岫雲村則提出了“去規模化﹑去重量化”的口號﹐不按重量計價﹐祗看養殖時間﹐從而湧現出“時光雞”“歲月鴨”“年華豬”等主打優質理念的精細農產品。

  “養殖農戶和家禽實現數據關聯﹐消費者買家禽的時候通過二維碼就能看到這個家禽是誰養的﹐養了多長時間﹐通過家禽建立的也是人和人之間的信任關係。”李君說。

  金梁村四組的孫永秀﹑岫雲村三組的李培華都是“年華豬”的養殖者。一旦驗收合格﹐他們就能以每頭豬2000元的底價賣出﹐不僅高於市場價﹐更有每年60元的獎勵性增長﹐最高可達3000元。

  “2017年賣了6頭豬出去﹐進賬一萬多元﹐生活改善不少咧。”72歲的吳勝欽笑著說。年輕時主要依靠在外辛苦務工營生﹐他告訴記者﹐如今年紀大了﹐他希望回家專門踏踏實實搞養殖﹐過上安逸的“小田園”生活。

  3﹑不斷深化的新時代扶貧模式

  據統計﹐2014年至2016年﹐蒼溪縣在“以購代捐‧遠山結親”模式的帶動下﹐累計實現44個貧困村和5.3萬人脫貧﹐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年初的14.8%下降到2016年年底的6.8%﹐岫雲村也被評為四川省首批“四好村”。

  隨著該模式在蒼溪縣岫雲村一炮打響﹐影響日深﹐四川涼山﹑新疆喀什等地也相繼成功嫁接﹐形勢似乎一片大好。然而正待騰飛之際﹐質疑的聲音也接踵而至──有人提出﹐“只論年頭不論斤”的養殖理念﹐固然能保證“歲月靜好”﹐但規模和效率卻受到了限制。產業的本質是要做大的﹐扶貧也不能局限於一鄉一縣﹐規模與質量的矛盾如何化解﹖

  “遠山結親是一套很有效的致富模式﹐但如果遍地開花﹐資本擴大﹐傳統的養殖優勢還能否保留﹐受利益驅動的人心還能否用一年時間沉下心來搞養殖﹖”蒼溪縣社科聯主席趙文勇就表達了這樣的擔憂。

  人心不古﹐“年華”不再。這也是初創者李君內心最大的擔憂。躊躇之際﹐黨的十九大的召開﹐又給李君吃了一顆定心丸。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讓他堅定了信心﹕一定要把規模做大﹐惠及更多農戶。“所謂擴大規模﹐主要是擴大農戶的數量﹐在更大範圍內尋找優質的生產者﹐而並不增加每戶的生產規模。”在保證質量的基礎上﹐李君更關心的是通過互聯網平臺擴大市場和銷售的邊界。

  因地制宜﹐以銷帶產。這是他所理解的傳統農業與現代化結合的最佳方式。

  “我們對現代化常常有種誤解﹐以為現代化就一定代表大規模集約化的生產方式。”李君意識到﹐營銷理念的進步﹐生產的精細化﹐同樣也是現代化。曾有外國友人評價說﹐他這是在以“奢侈品”的方式打造優質農產品﹐而在他看來﹐隨著人民群眾愈加富裕﹐這一模式不僅可以在扶貧上大放異彩﹐也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大道上造福更多百姓。

  “李君和他開創的‘遠山結親’扶貧實踐最可貴之處﹐在於它可以複製。”廣元市委書記王菲說﹐蒼溪縣最希望輸出的並非一己的品牌﹐而是在傳統農業和現代農業之間架設橋樑﹑因地制宜求發展的新時代扶貧模式。

  《光明日報》( 2018年02月08日 07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