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負之戰再下一城 給“競賽熱”全面降溫

2018-03-23 05:16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記者 姚曉丹

  北京市海澱區初二學生李銘銘沒有上課外培訓班﹐但他媽媽告訴記者﹐他的擔子依然不輕。在李銘銘的作業通知單上﹐有一項“堅毅好少年”徵文大賽﹐寒假前﹐還有一項法制知識競賽﹐上個學期﹐還有某媒體組織的英語風采大賽﹐獲獎選手可去美國游學。

  “這樣的競賽太多了﹐儘管參加的同學不多﹐但是也分散精力。有的競賽項目還放在寒假作業裡﹐進一步加大了寒假作業的負擔﹐讓孩子無暇休息。”銘銘媽媽說。

減負之戰再下一城 給“競賽熱”全面降溫

厚厚的書本擺滿了課桌。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減負之戰再下一城 給“競賽熱”全面降溫

武漢市武昌區﹐小學生們拖著沉重的書包放學回家。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攝

  任務多﹑負擔重﹐培訓班﹑各種競賽考試應接不暇﹐由於希望孩子在寬鬆環境下生活﹐李銘銘家人選擇不給孩子上各種輔導班﹐但是“神經依舊繃得緊緊的﹐這些額外的負擔什麼時候才能消解﹖”

  近日﹐教育部發佈《教育部辦公廳關於規範管理面向基礎教育領域開展的競賽掛牌命名表彰等活動的公告》(以下簡稱《公告》)﹐為減負工作再下一城。國家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楊銀付告訴記者﹐“加上這個公告﹐教育部連續印發的《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關於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學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等﹐就是打組合拳﹐精准施策﹐著力解決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擇校熱’﹑‘大班額’等突出問題﹐為學生和家長減負。”

  學生的課外負擔有多重﹖

  “有的孩子﹐還沒上小學﹐就拿了一摞證書。”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記者﹐“儘管這些證書有的根本不具備評價功能﹐但是在一些課外培訓班的包裝下﹐家長們覺得‘多考一個就多些優勢’。”

  北京市石景山區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小學校長告訴記者﹐“這個文件來得太及時了﹐組合發力﹐精准出擊。因為這個問題實在到了該管管的時候了。”

  這位校長說﹐一些培訓機構進行奧數輔導和競賽﹐一些學校“認競賽成績”﹐通過競賽進行“點招”﹐“哪怕是就近入學政策實施之後﹐這種現象也並沒有完全杜絕。一些初中從小學五年級就認准了‘好苗子’﹐每年都會選這麼一批﹐在有的小學實驗班﹐五年級就提前走的孩子不在少數。《公告》開宗明義地指出﹐‘面向基礎教育領域開展的競賽掛牌命名表彰等活動的結果祗能視為榮譽﹐不能作為中小學招生入學依據’。正是看準了這種現象的存在﹐直擊痛點﹐給學生和家長減負。”

  記者在網絡上隨手搜索作文競賽﹐林林總總有十幾種之多﹐而各種其他學科﹑單項的競賽活動更是不勝枚舉﹐銘銘媽媽說﹐他們每個學期都收到很多類似通知﹐“上課外班的家長收到的更多﹐家長們很難分辨其中的含金量。”

  銘銘媽媽告訴記者﹐孩子負擔重的主要原因是“超標”。“課外班是一個重要的超標因素﹐其特點是超前學﹐如把小學六年級的內容放在五年級課外學﹐把初中內容放到小學教。這是來自課外的﹐課內也存在超標現象﹐家庭作業﹑測驗﹑考試的難度大﹐超出課堂教學水平。”

  銘銘媽媽向記者說起家長們私下的吐槽。“教的不考﹐考的不教”。“老師們上課講解的內容都是基礎的﹐但是選擇的家庭作業練習冊卻是難度拔高的﹐測驗或者考試的內容也有所謂‘附加題’﹐孩子們課堂上沒弄明白知識點﹐回家做的作業卻‘彎彎繞’。孩子們做不出來就上網查資料﹐不會的題型網上都有答案﹐孩子們說﹐這叫‘度娘’。但是這樣總是‘度娘’﹐能學到真本事嗎﹖”銘銘媽媽很憂慮。

  正是由於學習難度和考試難度的兩相不對等﹐課外班及其所發的證書在一些家長眼中變得有意義。銘銘媽媽感覺﹐孩子在學習知識的過程中顯得連滾帶爬﹐囫圇吞棗。

  現在﹐這些文件連出“組合拳”﹐讓家長們看到改變的希望。

  “競賽熱”背後的隱憂

  不光是學生和家長﹐學校也有自己的“負擔”需要減。

  一位小學校長表示﹐小升初免試就近入學的政策實施後﹐一些中學在學生入學後對他們進行學業水平測試﹐從而大概分辨那些小學的教學水平如何﹐這些成績同時會傳導給家長。“對小學來說﹐這是一種壓力﹐我們要保持住自己的水平﹐不能因為不考試就砸了牌子﹐我們要讓家長放心送孩子上學。”

  而如何保持教學水平﹐其中的度如何把握﹐十分考驗智慧。

  人大附中校長翟小寧坦言﹐這份文件的頒佈﹐平息了一些地方存在著的浮躁之氣﹐有利於學校教育水平的提昇﹐讓學校能潛心辦學﹐安心育人。“教育工作者應該把主要精力放在教書育人上﹐放在課堂教學上﹐潛心研究教育規律﹐不斷提昇教師的教育內涵﹐不馳于空想﹐不騖于虛聲﹐不被各種虛名所累﹐以優異的教育成果和育人成效回答好‘培養什麼樣的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這個重大問題。”

  “一些‘山寨社團’‘離岸社團’借機行事﹐組織各種競賽﹐熱衷各類掛牌﹐設立表彰名目﹐表面上熱熱鬧鬧﹐實際上于學無補﹐干擾了正常的教學秩序﹐也違背了育人規律﹐最終受害的是青年學子﹐受損的是中國教育。”翟小寧說。

  北京市第十八中學校長管傑這樣說﹕“事實上﹐許多學生參加競賽既非對該學科有特殊的愛好﹐也不是學有餘力﹐而是任務驅動使然﹐是為昇學而趕鴨子上架的﹐競賽給這些學生帶來了沉重的負擔。而功利化背景下的學科競賽﹐祗是讓初中生考高中的知識﹐讓高中生考大學本科的知識﹐並非是要將自己該學的本領掌握得更加紮實﹐祗是提前學習了自己今後一定會學到的東西。”

  江蘇省南通市教育局基礎教育處副處長陸海峰這樣形容﹐“獎狀一屋子﹐工作老樣子”。“不少評估表彰活動組織轟轟烈烈﹐驗收草草收場﹐學校參與就發一塊銅牌。有的學校門口掛滿各類獎牌﹐甚至在‘牌滿為患’後放置在庫房裡﹐‘留之無用﹐棄之可惜’”。

  減負﹐如何落到實處

  儘管知道負擔重﹐儘管不想“牌滿為患”﹐大家還是沿著固有規則﹐給自己“加擔子”。原因何在﹖減負如何能落在實處﹖

  在剛剛過去的全國兩會﹐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曾表示﹐會努力回應老百姓對教育的“十大期盼”﹐這“十大期盼”的第二條﹐就是“不要擇校﹐不要出現‘大班額’﹐能夠公平地享受優質教育資源”。

  課外培訓班催生各種競賽﹐而競賽增多又反過來催生培訓班興起﹐一環一環﹐學生﹑家長﹑學校都被裹挾其中﹐這陸續出臺的文件組合拳﹐精准打擊基礎教育層面出現的各種額外負擔﹐讓學校可以“安安靜靜辦教育”﹐讓學生﹑家長可以“心無旁騖﹐放心學習”。

  但是﹐楊銀付認為﹐僅有文件是不夠的﹐他表示﹐“營造良好教育生態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做的還有很多。例如要加強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切實改變‘學校減負﹑家庭增負﹐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現象﹐形成家校社育人合力。例如要在全社會大力宣傳普及‘適合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促進孩子全面而有個性的發展’等教育理念﹐著力加強終身學習和人才成長‘立交橋’的制度設計等”。

  儲朝暉認為﹐一方面應該從評價體系入手﹐盡快建立多元評價體系。“教學﹐必然需要評價。課外培訓班﹑林林總總的競賽﹐正是說明了‘評價體系還不夠健全’﹐盲目性還很多。”

  另一方面﹐應該繼續消弭校際差距﹐“校際差距的存在﹐給這些外部的培訓﹑競賽以可乘之機”。

  江蘇省泰州市政協副主席﹑市教育局局長奚愛國認為﹐規範管理不是簡單做減法。在基層調研中﹐他發現﹐基層學校教師群體受表彰的機會不多﹑且受益面小。“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了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明確提出要加大教師表彰力度。基層教育部門要抓住這一有利契機﹐將表彰的杠杆多向教師隊伍傾斜﹐充分發揮激勵的正向作用。”

  (光明日報北京3月22日電)

  《光明日報》( 2018年03月23日 08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