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鴛鴦繡出度金針──評《中國詩詞名篇賞析》

2018-04-18 04:3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讀書者說】

  作者﹕李翰 單位﹕上海大學文學院

  《中國詩詞大會》創造了輝煌的收視奇跡﹐固然因為中國古典詩詞永恆的藝術魅力﹐但也離不開在中國夢的鼓呼下﹐中華文化復興﹑民族精神弘揚的時代大背景﹐更是央視主創﹑主持﹑嘉賓﹑選手共同努力的結果。定廣教授就是其中極為核心的靈魂人物﹐是這一精美文化大餐的掌勺者。前臺專家和選手舌燦蓮花﹐億萬觀眾大快朵頤﹐而他卻一直在後廚忙碌。現在﹐《中國詩詞名篇賞析》出版﹐定廣教授奉上精美大餐的全部菜單和烹調秘決﹐揭開了《中國詩詞大會》收視火爆的終極秘密。

鴛鴦繡出度金針──評《中國詩詞名篇賞析》

《中國詩詞名篇賞析》李定廣 評注 東方出版中心

  本書上下兩冊﹐精選詩詞400余首﹐如一部中國古典詩詞簡史。自先秦迄晚清﹐中國詩詞當以千萬數計﹐以400余首為選﹐既欲盡其妙﹐又欲觀其微﹐復欲有井水處皆可諷誦﹐其難可知。明人李東陽曾雲﹕“選詩誠難﹐必識足以兼諸家者﹐乃能選諸家﹔識足以兼一代者﹐乃能選一代。”觀定廣教授所選﹐主唐宋而兼總百代﹐其識見及氣魄﹐殆非李東陽之論所可牢籠者。

  是著可圈點處甚多﹐小文難盡道﹐略拈數點予以表彰。其一為選詩之善﹐表現在雅俗共賞﹐稔僻兼備﹐質妍分輝。既有《關雎》《春曉》《靜夜思》等千年傳誦﹑耳熟能詳的名篇﹐也有唐寅《夜讀》﹑孫承宗《漁家》等稍許生僻的佳作﹔既推李義山深情綿邈之唯美﹐又重辛稼軒金戈鐵馬之悲概……就單個詩人來說﹐也兼收並蓄﹐盡量呈現其創作的多種風貌。如辛稼軒鐵馬聲中﹐又雜有《西江月》(明月別枝驚鵲)之清麗和《青玉案》(東風夜放花千樹)之旖旎﹔又如蘇東坡﹐有“大江東去”之豪放﹐也有“鞦千院落”之幽雅﹐淡妝濃抹﹐各美其美。一方面﹐遷就著受眾的趣味﹐使他們覺得親切﹑熟稔﹔另一方面﹐又慫恿著他們探索鮮知的更美妙的詩境。如此選詩﹐優雅而從容地打開古典詩詞的豐富性與多面性﹐定廣教授可謂善操選政矣。

鴛鴦繡出度金針──評《中國詩詞名篇賞析》

詞人李清照像 清姜壎繪

  其二為體例之特別。我們對詩的記憶與欣賞﹐每每並非完璧﹐而是耽于那些跳珠滾玉的神來之筆。央視節目的考點與演播亮點﹐也在於此。本書以名句為領﹐標以黑體大字﹐接以該句源出之全篇﹐再加以註釋﹑解說﹐烙刻了其作為電視傳播副產品的文化屬性﹐也使其不同於其他詩詞鑒賞類著作﹐而顯示出自身的獨特性。這一獨特性﹐在某種程度上﹐生動復現了詩詞大會的現場情境﹐使未暇追劇如我等﹐亦有身臨其境之感。此外﹐名句多為詩眼﹐乃全篇之精華﹐體現了詩歌的主題與關鍵。

  其三為解詩精練。著者解詩分註釋與賞析兩部分﹐註釋未採用通行學術箋注體式﹐一般不標出處﹑典源及徵引文獻﹐而是直接釋義﹐拓展了受眾的層級﹐使閱讀面更廣。賞析則既重字句﹑修辭﹐又揭主題﹑立意﹐必要時又作適當辨析﹐如韋莊《菩薩蠻》(人人盡說江南好)一詞﹐明辨張惠言﹑俞陛雲以“江南”為西蜀之誤﹐謂之江浙一帶。此論或仍可商榷﹐然其適度引入學術問題﹐無疑增加了評析的深度。總體來看﹐是著解詩有點有面﹐深入淺出﹐要言不煩。定廣教授以深厚之學術積澱﹐發為明白曉暢之文字﹐傳播中華詩詞之美韻﹐行廣大教化之功德﹐善莫大焉。

鴛鴦繡出度金針──評《中國詩詞名篇賞析》

詞人﹑畫家王詵手書《蝶戀花》詞

  若求全責備﹐亦有可說者。一是個別表述失之隨意。如評黃巢“滿城盡帶黃金甲”一句﹐謂“想象大膽新穎﹐因被一部電影用為片名而廣為流傳”﹐鄙見似乎該句名氣遠大於某電影。二是賞析語略有套式化。翻閱一過﹐大多皆以“讀者讀後如何如何”“給讀者帶來何等感受”等作結﹐就單篇而言﹐此一寫法無可指摘﹐然全書比比如是﹐則未免有程式化之累。三是賞析在簡明通俗之外﹐可稍作延展。書中評高適《除夜作》﹐引戴叔倫﹑崔涂等詩對讀﹔評韓偓《哭花》﹐指出周邦彥“夜來風雨﹐葬楚宮傾國”化用其句﹐皆極有見地。祗是此一關聯比勘的寫法﹐未能普遍貫徹﹐尤其是某些名句或妙喻﹐在文學史上形成經典意象與綿延的傳統﹐若無抉發﹐難令讀者厭心。

  吹疵妄議﹐乃知定廣兄之才力﹐寄之以至善也。余在復旦﹐與定廣兄有一年交集﹐其好言王霸大略﹐辯議鋒銳﹐一時無兩。初聞其登央視﹐評詩詞﹐竊忖必多金馬鐵血之聲。及觀是著﹐固不乏此類﹐然其他風格亦復不少﹐既見個性﹐又不為之所囿﹐以達觀之心﹐得圓照之象﹐今非昔比﹐令人感佩。余若操觚﹐或斥黃巢之“黃金甲”﹐文天祥之《正氣歌》﹐而頗進六朝之綺語﹐以清歌玉帛易熱血戈矛﹐必難得周全。

  余鄉賢舒蕪先生曾有妙文《“同坐席”與“各有道”》﹐論時人所編敝邑逸史﹐搜輯各色人等﹐道不同而勢相異﹐甚至形同水火者﹐皆裒於一集﹐例加褒揚。如此必准的無依﹐措置失當。定廣大著所選各位詩人詩作﹐在風格﹑思想﹑趣味等方面有同有異﹐正所謂“同坐席”與“各有道”也。然詩詞異乎評史﹐可貴者正在於異彩紛呈﹐以見文學世界的豐富多元。而能達成此境﹐端賴選家匯納眾流﹑調和百味的眼光﹑手段與襟懷。對央視詩詞大會的受眾來說﹐通過本書﹐溫故而知新﹐獲得相關詩詞更為系統而深入的知識﹐裨益多多。

  元好問《論詩》雲﹕“鴛鴦繡出從君看﹐莫把金針度與人。”相比定廣教授繡罷鴛鴦﹐復示人以金針﹐未免過於小氣。是著在手﹐金針既度﹐會心處不必在遠﹐于晴窗午後﹐或夜雨燈前﹐涵泳諷誦﹐則丘壑自生矣。

  《光明日報》( 2018年04月18日 16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