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事件”再掀種族歧視風波 荒誕的悲劇為何在美國屢屢上演

2018-04-20 04: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特別關注】

  美國咖啡零售連鎖企業星巴克17日宣佈﹐全美8000多家門店將於5月29日停業﹐進行反種族歧視培訓。此事再度引起人們對美國存在已久的種族歧視的關注。事情還得從近日兩名非洲裔美國人在美國費城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店“如廁被拒”﹐從而引發沸沸揚揚的“星巴克種族歧視”事件說起。

  星巴克涉嫌歧視黑人

  4月12日﹐兩位非洲裔美國人在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一家星巴克咖啡店等待朋友﹐其間一直沒有點餐。當他們欲借用店裡的廁所時﹐遭到店內員工的拒絕﹐理由是其未在星巴克消費﹐所以不能“享用”廁所﹐店員還要求他們離開星巴克。但這兩位非洲裔美國人一直待在店裡不肯離開﹐隨後店員報警。警察聞訊趕來後﹐用手銬將兩位非洲裔美國人帶走﹐在扣留數小時後對兩人予以釋放。有在場顧客將事件經過拍攝成視頻﹐隨後在社交媒體上播發﹐引發社會廣泛關注﹐尤其是兩位非洲裔美國人被警察用手銬帶走的畫面﹐被網友廣泛傳播。許多人認為﹐“店員報警和警方逮捕祗是因為膚色問題”。兩位非洲裔美國人的律師稱﹐兩人原本約在咖啡店談業務﹐之所以未點餐是因為在等待其他朋友的到來。

“星巴克事件”再掀種族歧視風波 荒誕的悲劇為何在美國屢屢上演

4月15日﹐美國費城的民眾在星巴克前抗議此前兩名黑人在星巴克被警察帶走。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4月16日﹐數十名示威者衝進事件發生的那間星巴克咖啡店﹐手持標語﹐高呼“抵制星巴克的種族歧視行為”的口號﹐要求星巴克開除涉嫌種族歧視的員工﹐要求警方追究逮捕黑人的警員。抗議活動導致該店營業一度中斷﹐一時間“星巴克歧視黑人”的說法不脛而走﹐並在媒體上愈演愈烈。美國星巴克公司首席執行官凱文‧約翰遜很快就此事件公開發表道歉信﹐他在道歉信中表示﹐星巴克員工報警的做法是錯誤的﹐這不代表星巴克的理念和價值觀﹐他願意親自向涉事的兩位非洲裔美國人道歉。道歉信還說﹐星巴克會認真對待此事並反思過往存在的不足﹐以在未來更為妥善地應對突發狀況。星巴克還將舉辦培訓班﹐集體學習反種族歧視。根據星巴克的相關聲明﹐培訓課程將參考外部專家意見制定﹐面向近17.5萬名員工。此間媒體估算﹐半天關門停業將導致星巴克損失1200萬美元。

  社會頑疾難以根除

  相比星巴克態度誠懇的道歉﹐此次事件中的美國警方態度卻截然相反。費城警察局局長理查德‧羅斯強調﹐警方是在依法辦案。羅斯在社交媒體直播時指出﹐涉事的警員沒有做錯﹐警員接到報案到場﹐當時兩位非洲裔美國人被星巴克員工以“非法入侵”為由告知離開﹐但兩人對此置之不理﹐而警員曾經三次有禮貌地要求兩名非洲裔美國人離開﹐遭拒絕後警員才將二人帶走。羅斯稱﹐當企業報警求助﹐表示不希望有人妨礙營業時﹐警方有義務履行職責。本人是非洲裔的羅斯自己也承認﹐他瞭解社會中存在的隱形的種族偏見和歧視﹐但堅稱警方會致力於公正﹑無偏見地執法。

“星巴克事件”再掀種族歧視風波 荒誕的悲劇為何在美國屢屢上演

4月15日﹐美國費城的民眾在星巴克前抗議﹐警察在現場值勤。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分析人士認為﹐一個星巴克“拒絕如廁”事件就引發全美關注﹐並導致大規模抗議活動﹐無非是人們利用該事件宣洩對美國社會存在的種族歧視的嚴重不滿。從社交媒體上的抗議視頻畫面不難看出﹐到星巴克咖啡店抗議的不僅有黑人民眾﹐也有不少白人。這說明﹐美國的種族歧視並不是由一部分某種膚色的群體有意而為之﹐而是已經形成一種難以根除的社會頑疾﹐不僅被黑人民眾厭惡﹐而且也被白人民眾反感。

  1963年﹐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在林肯紀念堂前發表著名演說《我有一個夢想》﹐開啟了美國反對種族歧視﹑爭取平等權利的歷史一頁﹐激勵了無數非洲裔美國人。4月4日﹐正值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50周年。50年過去了﹐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依然存在﹐且愈演愈烈。就連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也曾尷尬地表示﹐包括他本人在內﹐幾乎所有非洲裔美國人在購物時都曾有被跟蹤的經歷。

  荒誕執法屢屢發生

  近年美國已曝光多起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導致平民﹐尤其是黑人身亡事件。2014年8月﹐密蘇里州弗格森市18歲黑人青年布朗被警察擊殺﹐引發全美各地持續大規模抗議示威和暴力騷亂。就在這幾日﹐從西海岸的加州到東海岸的紐約﹐美國多個城市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薩克拉門托市22歲的黑人青年克拉克遭警方誤殺。在警方開的20槍中﹐有8槍擊中克拉克﹐一枚子彈打穿了肺部。據美國媒體統計﹐從2015年1月至今﹐薩克拉門托警方共槍殺包括克拉克在內的6人﹐其中5人為非裔男性。近些年來持續不斷的“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提醒人們﹐種族歧視在美國依舊陰魂不散。此類事件似成常態﹐一次次地加劇了美國社會種族的分裂。

  回顧近年來在美國發生的數起荒誕的警察槍擊黑人事件﹐讓人們從一個特別的角度看到美國執法部門似乎總是與種族歧視一詞“糾纏”在一起﹐或許這也是民眾對警察在上述事件中扮演的角色“耿耿于懷”的原因。

  2017年6月﹐在美國西雅圖市發生的一起黑人報警事件堪稱“荒誕的悲劇”。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稱﹐西雅圖市的一名非洲裔美國婦女懷疑有人入室行竊後報警﹐警察到達後﹐看到該非洲裔婦女手持刀具﹐便向其開槍射擊。當警察發現釀成大錯後很快實施搶救﹐但該婦女已不治身亡。事後﹐該警察局給出的解釋是﹐實施槍擊的警察當時誤以為該非洲裔婦女就是盜竊者。而該婦女的家人則對警察開槍的理由表示質疑﹐稱警察明明可以對身材瘦小﹑懷有身孕的該婦女採用電擊方式帶走﹔她即使手持刀具﹐對警察的威脅也很小﹐但警察卻選擇武斷開槍。親屬們堅信該非洲裔婦女的死亡是因為種族歧視﹐只因為她是非洲裔。

  無獨有偶。2016年7月﹐美國明尼蘇達州也發生過一起類似荒誕的警察槍殺黑人事件。被殺的黑人男子名叫卡斯蒂爾﹐當時他與女友在開車時因為汽車尾燈受損而被一位名叫亞涅斯的警察攔截。按照流程﹐亞涅斯要求查看卡斯蒂爾的駕駛證和保險。卡斯蒂爾提供了保險﹐並告知該警察自己攜帶有合法槍支。此話一出﹐令亞涅斯倍感緊張﹐並下意識掏出自己的配槍。當卡斯蒂爾在車內伸手去拿自己的駕駛證時﹐悲劇發生了──亞涅斯向車內的卡斯蒂爾連開數槍﹐致其斃命。縱觀事件全過程不難看出﹐亞涅斯開槍是因為把卡斯蒂爾拿駕照的動作誤讀為要拿槍。亞涅斯後來被法院宣判無罪﹐卡斯蒂爾的家屬對此感到十分憤怒﹐並質疑明尼蘇達州的司法體系﹐稱這一體系讓黑人繼續失望。

  不論是星巴克咖啡店拒絕非洲裔美國人如廁﹐還是美國警察誤殺非洲裔美國人﹐這些事件並非偶然﹐恐怕也非終點﹐無疑都反映了美國嚴重的種族問題和族裔矛盾﹐折射出美國白人與黑人群體之間相互信任的缺失。美國佐治亞州科布縣警察艾伯特去年在執勤時的一句“記住﹐我們只殺黑人”﹐直接撕下了美國種族問題的遮羞布。2017年8月﹐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爆發10年來在美國最惡劣的白人至上主義運動﹐將美國社會的深度撕裂暴露無遺。有統計表明﹐美國2017年共有954個仇恨團體﹐比上一年增加4%﹐從2014年至今增加了20%﹔白人至上主義團體有600多個。除不斷遭遇暴力致死悲劇外﹐美國黑人在政治﹑經濟﹑教育﹑社會保障等問題上同樣遭遇偏見和歧視。

  祗有增強種族和族裔之間的平等與互信﹐才能杜絕此類悲劇再度發生。但當前美國社會的現實是﹐在“民權法案”和“投票權法案”通過半個多世紀後﹐美國黑人仍發現自己被困在全國各地的貧困地區。可以說﹐美國的種族問題頑疾難除﹐“黑白對抗”愈演愈烈﹐類似發生在星巴克咖啡店的悲劇很難保證不再發生。

  (光明日報華盛頓4月19日電 光明日報駐華盛頓記者 湯先營)

  《光明日報》( 2018年04月20日 12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