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真理標準問題討論的當代啟示

2018-05-07 04:4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任平(蘇州大學教授)

  編者按

  40年前﹐光明日報刊發本報特約評論員文章《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引發了一場深刻影響中國歷史發展進程的真理標準問題討論﹐開啟了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站在新時代的制高點上﹐我們應該如何更加深切地感受40年來真理標準問題討論所帶來的推動民族偉大歷史變革的思想力量﹐堅定改革開放再出發的信心和決心﹖本期組織的兩篇文章﹐將圍繞上述問題展開探討。

  哲學變革作為時代變革的精神先導﹐其歷史作用和重大意義不僅呈現于變革之初﹐更貫穿于變革的全過程﹐進而在歷史必然的邏輯展開中愈發彰顯。40年前﹐真理標準問題討論衝破“兩個凡是”的思想禁錮﹐解放思想﹐撥亂反正﹐恢復了“實事求是”的馬克思主義實踐觀的權威﹐開啟了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偉大征程。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中華民族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臺中心﹐前所未有地具有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能力和信心。站在新時代的制高點上﹐我們能夠更加深切地感受到40年來真理標準問題討論所帶來的推動民族偉大歷史變革的思想力量﹐更加深刻地理解其對於今天中國的多方面的重大啟示﹐更加堅定我們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使我們更加堅定地踏上新時代新征程。

  第一﹐真正的哲學永遠是思想中的時代﹐是自己時代精神的精華。哲學變革的最深刻根源總是厚植于偉大時代的變革土壤之中。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一馬克思主義哲學基本理論﹐來開啟一個改革開放的偉大時代絕非偶然。這既體現了偉大時代內在現實變革需要對思想的急切呼喚﹐也鮮明地表征了以改變世界為宗旨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時代品格。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當代性和在場性﹐表現于在當代歷史變革的重大關頭總是成為時代的問答邏輯﹐作為時代精神精華﹑作為時代聲音來出場和在場的思想武器﹐永遠需要站在世界歷史的時代前列﹐開啟時代先河﹐開創世界歷史道路。時代問題之所在﹐就是馬克思主義哲學聚焦之所向。當時代將思想解放﹑開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歷史責任賦予馬克思主義哲學時﹐這一哲學就應當毫不猶豫地站在時代最前沿﹐就一定要成為時代變革銳不可當的思想之矛﹐發揮偉大思想先導和解放作用。今天﹐新時代新征程面臨重大時代問題﹐更強烈召喚馬克思主義哲學聚焦新時代﹑研究新時代﹑引領新時代﹐從而與時俱進地繼續成為充分地適應自己的時代的思想先鋒。

  第二﹐哲學界應當勇於擔當時代使命和重大責任﹐走在時代前列。真理標準問題討論不僅是重大學術事件﹐更是一場由學術討論引發事關民族和國家前途命運的重大政治事件。“兩個凡是”思想禁錮維繫著的獨特場域﹐是由獨特時代的政治與思想關聯的既定格局。打破這種格局不僅需要有敏銳的思想洞察力﹐更要有為國為民的政治敏銳性和時代擔當。沒有追求真理的勇氣﹐沒有高度的政治敏銳性﹐沒有時代擔當的主體精神﹐就不會有這一場大討論事件的歷史發生。當不從思想解放入手就不能打破這一僵化格局﹐中國走向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就沒有希望的關鍵之時﹐時代需要哲學率先發聲﹐勇於擔當打破思想禁錮的破冰重任﹐那麼﹐哲學界就勇於出場﹐以大無畏﹑勇往直前的英雄氣概﹐成為時代變革的思想先鋒。今天﹐哲學走進新時代﹐面臨更加複雜和艱巨的時代語境﹐需要擔負更加繁重的思想重任。走向世界的負責任大國需要積極參與全球治理﹐構建合作共贏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在時代重大責任面前﹐哲學界沒有逃避時代責任﹑躲進象牙塔孤芳自賞地玩純學術遊戲的權利。在全球思想撞擊﹑激烈對話的文化語境中﹐中國哲學界更不可能不以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的積極姿態原創中國理論和中國話語。

  第三﹐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旨歸。真理標準問題討論之所以影響深遠﹐根本原因在於它內在包含著真理檢驗與為民立場的價值旨歸兩個問題的有機統一。恩格斯說過﹐馬克思主義是真理性和價值性的統一。越是真理﹐越符合無產階級的利益。億萬人民是真理的主體﹐不僅是實踐對象性的真理檢驗主體﹐也是真理造就成果的獲益主體。訴諸實踐的真理標準觀越徹底﹐越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反過來﹐祗有心繫人民﹐才能激起哲學家打破思想禁錮﹑以解放思想推動歷史變革的理論勇氣。歷史變革表面上看是由思想解放推動﹐但在深層次上是由思想背後的人民需要推動的。人民﹐祗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真正動力。思想的在場不過是人民利益的代言。因此﹐真理標準問題討論涉及的不僅是認識論中的真理標準問題﹐更是關係到國家和民族前途命運﹑關於中國道路的大問題﹐後者直接涉及人民的根本利益﹐這決定了理論觀念的為民立場和價值取向。今天﹐我們更能深切體會﹕為何哲學家義無反顧地頂著巨大風險和壓力﹐大聲疾呼恢復馬克思主義實踐觀權威﹐因為真理性的認識總是與正確的思想路線一致﹐而正確的思想路線總是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能夠為人民帶來巨大的福祉。今天﹐正在致力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盼﹐強烈需要我們的每一個思想觀念﹑每一個戰略佈局﹑每一個規劃和決策的制定和落實都要以人民為中心﹐接受人民的檢驗。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時代是出卷人﹐我們是答卷人﹐人民是閱卷人。

  第四﹐堅定道路自信和理論自信﹐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真理標準問題討論既是對馬克思主義真理性的有力辯護﹐更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成功開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當代進程﹐在不斷指引中國成功發展起來的同時顯現出真理性的力量﹐堅定了我們的理論自信﹔而這一討論所開闢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既有別於封閉僵化的老路﹐更不同於改旗易幟的邪路。40年來經過人民和歷史實踐的持續檢驗﹐取得了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創造了中國奇跡。中國道路﹑中國經驗為全球矚目﹐因而為我們的道路自信提供了無與倫比的堅實根據。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也與時俱進地發展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新時代中國道路需要新思想引領﹐因此我們要更加堅定理論自信﹔而新時代中國道路要求我們在堅守本來﹑不忘初心的前提下﹐更加解放思想﹑勇於創新﹑大力開拓。

  第五﹐實踐是發展的﹐真理也是發展的﹐馬克思主義是與時俱進的。真理標準問題討論開闢的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在不同的時段具有變化著的內容和形式﹐絕不是一成不變的。40年來﹐中國改革和發展方式在實踐探索中不斷發生調整和變化。初期的“摸著石頭過河”的訴諸感性探索的改革方式﹐為今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所取代﹔早期粗放式發展方式為今天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所取代﹐改革和發展中一切固化的不盡合理的利益結構正在被全面深化改革所破除。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為新時代思想和戰略決策提出了新要求和新使命。我們既要實事求是地破除老的“兩個凡是”僵化觀念束縛﹐也要與時俱進地破除40年來改革進程中形成的暫時性﹑不盡合理的各種觀念﹑制度和體制﹐站在新時代高度重新梳理和全面總結改革開放40年來的實踐檢驗成果﹐為更好地走向新的未來服務。

  第六﹐祗有服務于時代﹐馬克思主義哲學自身才能得到長足發展。真理標準問題討論不僅在實踐上開闢中國道路﹐而且在理論上推動馬克思主義哲學走向繁榮發展的新時代。40年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創新﹑發展和繁榮前所未有地達到一個歷史的高度。表現為從實踐檢驗真理標準話題拓展開來﹐進入到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各種研究的深化﹔進入方法論自覺新境界﹐形成了教科書改革﹑原理和體系闡釋﹑馬哲史﹑文本文獻學解讀﹑對話﹑反思問題學﹑部門哲學﹑中國化等研究路徑和范式﹔以翻譯研究《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證版為契機﹐一大批馬克思主義原典重新出版﹔國內學界年均數以百計的專著和以萬計的研究論文﹐國外各種馬克思主義作家著作翻譯引進﹐對與馬克思主義處於對話狀態的非馬克思主義西方思潮的評述﹐對中國道路和中國發展各個方面的深度分析﹐以及走出國門的各種原創的中國學術論著等﹐研究碩果纍纍﹔雨後春筍般出現的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團隊和一大批傑出中青年學者﹐以及他們所主持的學科﹑平臺﹑會議和刊物等等﹐構成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繁榮發展的獨特景觀。真理標準問題討論以思想變革開啟變革時代﹐同樣變革時代更給馬克思主義哲學大繁榮大發展注入了強勁活力﹐使之成為這一偉大時代的偉大思想標誌。

  《光明日報》( 2018年05月07日 15版)

[責任編輯:潘興彪]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