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佔據真理和道義制高點的馬克思主義

2018-05-14 03:4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陳先達(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一級教授)

  ●真正的智慧不會因時間久遠而失去智慧之光﹐經過實踐檢驗的真理並不會因為古老而喪失真理的力量。時間的長短不是真理的尺度﹐而是真理和謬誤的過濾器。

  ●有些人對共產主義理想抱懷疑態度﹐有些共產黨員信仰發生動搖﹐因為他們不是從人類發展歷史規律角度考察共產主義﹐從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角度考察共產主義﹐而是把共產主義理解為我要什麼就有什麼的社會﹐是滿足個人無限需要的社會﹐是天上掉餡餅的社會。

  ●有了主義就如同舉起了一面旗幟。一支軍隊有軍旗﹐一個國家有國旗﹐軍旗代表軍隊﹐國旗代表國家。沒有旗幟的軍隊不是正規軍﹐沒有國旗的國家不是一個國家。在戰鬥中被繳軍旗就是戰敗或投降﹐被降下國旗就是被佔領﹐就是亡國。對共產黨而言﹐馬克思主義就是旗幟。不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的共產黨﹐就不是真正的共產黨。

  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了高屋建瓴﹑視野宏大﹑思想深刻﹑內容豐富的重要講話﹐闡明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道理﹕馬克思誕生已經200年﹐馬克思主義創立已經170多年﹐馬克思的名字依然在世界各地受到人們的尊敬﹐馬克思的思想依然閃爍著耀眼的真理光芒﹐為什麼﹖因為它佔據著真理和道義的制高點﹕“無論時代如何變遷﹑科學如何進步﹐馬克思主義依然顯示出科學思想的偉力﹐依然佔據著真理和道義的制高點。”真理和道義結合併同處於當代制高點的論斷﹐既是對馬克思偉大光輝一生和偉大人格的精練概括﹐也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人民性﹑實踐性和開放性的本質特徵及其當代價值的最好詮釋。

  真理制高點﹕科學與實踐智慧的凝結

  馬克思主義創立已經170年﹐按照有些人的說法﹐170年前的思想早已過時了。這種看法根本不懂思想發展的規律﹐不懂真理的本性。黑格爾說過﹕“偉大的靈魂──哲學史上的英雄們的身體﹐他們在時間裡的生活﹐誠然是一去不復返了﹐但他們的著作(思想﹑原則)卻並不隨著他們而俱逝。”思想家的個體生命是有限的﹐但是他們的思想可以通過對象化的經典著作﹐為後人吸收﹑借鑒和繼承。

  真正的智慧不會因時間久遠而失去智慧之光﹐經過實踐檢驗的真理並不會因為古老而喪失真理的力量。時間的長短不是真理的尺度﹐而是真理和謬誤的過濾器。沒有長期存在的謊言﹐它總會被揭穿﹔但可以有古老的智慧和真理。中國的孔﹑孟﹑老﹑莊﹑荀﹑墨﹑韓非﹐以及程朱陸王﹐少則數百年﹐多則千年或兩千年以上﹐但他們思想中的精華仍然是構成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至今仍然在為我們修齊治平﹑育德樹人提供智慧。西方的文化也是如此。人們至今仍然從蘇格拉底﹑柏拉圖﹑亞裡士多德﹑康德﹑黑格爾等的著作中吸取思想智慧。

  在當今世界﹐馬克思主義依然處於真理的制高點﹐因為它科學地回答了資本主義向何處去﹑人類社會向何處去這個歷史之問﹑世紀之問﹑當代之問。

  歷史之問。在馬克思主義產生之前﹐各種社會主義學說已經存在三百多年。它們反對剝削﹐追求公平正義的社會﹐積累了許多豐富的社會主義思想。但是它們沒有從人類歷史發展規律的高度﹐用歷史唯物主義觀點分析資本主義私有制和剝削制度存在的社會原因﹐更沒有從社會自身發現承擔社會主義理想的現實力量和實現途徑。它們的歷史觀主要是抽象人性論和抽象人道主義﹐同情窮人﹐同情被剝削者﹐它們控訴不公平的社會﹐但寄希望於上層統治者和富人的善心。有的空想社會主義者還建立共產主義實驗區﹐試圖用示範的方式來推行自己的理想。馬克思主義產生之前的社會主義思潮對社會主義思想的積累有貢獻﹐尤其是空想社會主義﹐達到了社會主義思想的空前高度﹐但它們的積極作用與歷史成反比。馬克思在《共產主義和奧格斯堡〈總匯報〉》中說﹕“《萊茵報》甚至在理論上都不承認現有形式的共產主義思想的現實性﹐因此﹐更不會期望在實際上去實現它﹐甚至都不認為這種實現是可能的事情。”他還說﹕“我們堅信﹐構成真正危險的並不是共產主義思想的實際試驗﹐而是它的理論闡釋”。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偉大貢獻正在於對共產主義的科學論證﹐從而回答了歷經數百年的歷史之問。

  世紀之問。成熟的理論與成熟的社會關係不可分。19世紀上半葉資本主義在英國和法國以及稍後的德國的萊茵地區都得到發展﹐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矛盾開始激化。法國里昂工人發動兩次武裝起義﹐英國發生工人的憲章運動﹐德國發生西里西亞的織工起義。19世紀上半葉提出的現實問題﹐是如何使處於自發階段的工人運動﹐變為由科學理論指導的自覺運動。正是19世紀上半葉資本主義的發展和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矛盾開始激化﹐凸顯了對科學理論的迫切需求。馬克思主義是對世紀之問的回答。恩格斯1845年1月20日在致馬克思的信中明確提出創立新理論的問題。他對馬克思說﹕“目前首先需要我們做的﹐就是寫出幾本較大的著作﹐以便給許許多多非常願意干但自己又干不好的一知半解的人以一個必要的支點。你的政治經濟學著作﹐還是盡快把它寫完吧﹐即使你自己還感到有許多不滿意的地方﹐這也沒有關係﹐人們的情緒已經成熟了﹐就要趁熱打鐵。”正是世紀之問推動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科學探索﹐他們終其一生撰寫了大量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著作。尤其是馬克思40年殫精竭慮數易其稿從事《資本論》寫作。馬克思和恩格斯以事實為依據﹐以規律為對象﹐以實踐為真理標準創立了具有科學性﹑系統性的理論﹐即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由空想變為科學﹐人類對美好社會的嚮往第一次置於現實的基礎上。

  當代之問。在當代世界﹐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仍然是佔主導地位的社會制度。20世紀下半葉﹐蘇聯解體﹑東歐劇變﹐社會主義在前進中遭到前所未有的挫折﹐馬克思主義的威信也因而受到損害。資本主義社會向何處去﹐人類歷史發展是不是終結于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十月革命開闢的航道是否永遠冰封﹐馬克思主義是否過時成為當代之問。西方一些政治家彈冠相慶﹐資本主義理論辯護士們賣力推銷“普世價值”論和資本主義道路是世界唯一的文明大道論﹐大力宣揚十月革命創立的社會主義制度20世紀20年代沒有被扼殺于搖籃中而死於社會主義歷史發展的半途。世界社會主義運動轉入低潮﹐馬克思主義“過時論”甚囂塵上。

  馬克思主義創立時是回答世紀之問。它源於那個時代又超越那個時代。真理的本性是超越時間限制的。資本主義社會是變化著的社會﹐社會矛盾的表現形態在變﹑經濟全球化水平和世界交往的深度在變﹑科學技術發展創新水平在變﹑工人階級的生活處境和工作條件﹑藍領工人與白領工人的比例在變﹐但資本主義的本性並沒有變﹐就其社會基本矛盾的根本性質來說﹐與馬克思曾經揭示的矛盾本質是一樣的﹕資本主義制度是僱佣勞動制度﹐是貧富兩極對立的制度。資本主義宣揚的抽象的自由﹑平等﹑人權並不能掩蓋資本主義社會的不公平和非正義﹐不能掩蓋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金融資本和財團對社會﹑對勞動者的統治﹐甚至對世界的支配和霸權。祗要資本主義社會仍然是資本主義社會﹐祗要世界仍然是資本主義佔主導統治地位的世界﹐祗要僱佣勞動制度和剩餘價值仍然是資本主義剝削方式﹐祗要貧富對立仍然是資本主義社會財富分配的現實﹐馬克思主義的重大價值只會越發彰顯。

  資本主義始終無法擺脫危機和衝突。無論從當代國際金融危機﹑從美國“反華爾街運動”開始蔓延到美國各大城市﹐並引起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不少大城市舉行反對金融財團﹑反對貧富對立的抗議﹐都說明資本主義自我調節的能力是有限的。1%的人佔有99%財富的社會﹐是不可能持續存在和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並不像人們設想的那樣充滿活力和無限生機。沉迷于資本主義的自我調節和修復能力而宣揚馬克思主義過時論﹐毫無根據。西方有的評論家把馬克思主義稱之為“當代資本主義的解碼器”﹐這個評論是對的。

  馬克思主義之所以能佔據真理的制高點﹐因為它是發展著的真理。馬克思當年就明確宣佈﹕“我不主張我們豎起任何教條主義的旗幟”﹐“我們不是以空論家的姿態﹐手中拿了一套現成的新原理向世界喝道﹕真理在這裡﹐向它跪拜吧﹗”馬克思主義主要是由馬克思創立的﹐但馬克思是奠基者﹐並非馬克思主義科學體系的最終完成者和科學真理的結束者。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永遠不會終結﹐它在後繼者與各國具體實際相結合中不斷得到發展。

  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就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創造性發展的範例。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都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繼承和發展。有些理論家鼓吹中國改革的勝利﹐是西方新自由主義的勝利﹑是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勝利。這是對馬克思主義本質的曲解。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是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發展了的馬克思主義本質仍然是馬克思主義。它與歷史上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一脈相承的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否則它就不屬於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具有時代特色﹑民族特色﹑中國特色﹐是時代特徵和民族特徵的理論凝結﹐是馬克思主義的創造性發展。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就是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成果。

  馬克思主義與時俱進的本性﹐它的創造性﹑實踐性和開放性是馬克思主義永遠佔據真理制高點的內在機制。這種機制保證它不會因為締造者的離世後繼無人而變為思想史上的過客﹐馬克思主義的繼承者﹑信仰者和實踐者遍及全世界﹔也不會由於故步自封﹑思想僵化而被歷史淘汰﹐被淘汰的祗能是一些號稱馬克思主義實為教條主義或修正主義的“跳蚤”﹐而不是科學馬克思主義學說。馬克思主義的內生機制保證它不會成為思想史上的絕唱﹐而是越來越顯示它的真理性。

  道義制高點﹕全世界無產階級和人類利益的理論代表

  馬克思主義佔據道義的制高點﹐因為馬克思主義沒有特殊利益﹐不謀私利﹐不是某個集團或階級利益的代表﹐而是為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而鬥爭的學說﹐代表人類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和歷史進步方向。思想史證明﹐凡是隻代表統治者狹隘私利的學說總是不會長久的﹐因為特定階級的統治不會長久﹔凡是反映人民利益的學說和智慧能夠留傳﹐因為人民是永存的。任何社會可以沒有特定統治者﹐但不可能沒有人民。馬克思主義佔據道義制高點﹐就是因為它代表全世界被壓迫者和被剝削者的根本利益﹐比任何時代的進步學說都具有最廣大的人民性。

  馬克思主義締造者馬克思的光輝一生﹐他的全部生活和理論研究就是佔據道義制高點的典範。馬克思首先是一位革命家﹐他畢生的真正使命是以各種方式參與推翻資本主義社會。馬克思以一位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深情和以世界為己任的寬大胸懷﹐關心工人階級的生活和鬥爭﹐關心婦女的社會地位和解放﹐他說沒有婦女的酵素就不可能有偉大的社會變革﹐社會進步可以用女性的社會地位來精確地衡量﹔他關心被壓迫民族和弱小民族的命運和革命鬥爭﹐他支持中國的太平天國運動﹐支持中國反對英法帝國主義以貿易為藉口的侵略戰爭﹐譴責帝國主義對中國的無恥掠奪﹐對中國人民充滿同情並對中華民族的覺醒和興起寄予期待。

  馬克思的全部科學研究活動﹐不是為了成為一個學者﹐而是為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研究鍛造理論武器。無論是被反動政府驅逐被迫流亡﹐無論是遭遇子女夭亡之疼﹐無論是貧困和疾病的困擾﹐都不能動搖馬克思理論研究的決心。為了揭示資本的秘密和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規律而從事《資本論》寫作的馬克思﹐由於肝病而“一直在墳墓的邊緣徘徊”﹐但沒有因此而停止研究。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說﹐﹕“我不得不利用我還能工作的每時每刻來完成我的著作﹐為了它﹐我已經犧牲了我的健康﹑幸福和家庭。”馬克思嘲笑那些所謂“實際的”人和他們的聰明﹕“如果一個人願意變成一頭牛﹐那他當然可以不管人類的痛苦﹐而祗顧自己的皮。但是﹐如果我沒有全部完成我的這部書(至少是寫成草稿)就死去的話﹐我的確會認為自己是不實際的。”馬克思的確像是為人間盜火而寧願遭受宙斯懲罰的普羅米修斯﹐他認識到自己對無產階級和人類所負的責任而犧牲自己的一切。這種力量是真理的力量﹐同時也是一種道義力量和道義的高度自覺。

  在中國﹐中國共產黨同樣站在道義的制高點上。中國共產黨把民族的復興和人民的解放作為自己的革命目標﹐為了人民的利益﹐無數中國共產黨人流血犧牲﹑英勇就義﹐是革命道德的楷模。毛澤東同志把“為人民服務”定為中國共產黨人的宗旨。他在《為人民服務》中說﹕“我們的共產黨和共產黨所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是革命的隊伍。我們這個隊伍完全是為著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對“以人民為中心”作了深刻論述﹐強調“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把黨的群眾路線貫徹到治國理政全部活動之中﹐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作為奮鬥目標﹐依靠人民創造歷史偉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全面從嚴治黨﹐把黨內的腐敗分子驅逐出去﹐就是保證中國共產黨隊伍的純潔性﹐保證中國共產黨是全心全意為中國人民服務的黨﹐從而始終站在道義的制高點上。

  共產主義﹕真理和道義結合的最高追求

  共產主義對共產黨人來說﹐既是歷史發展的規律﹐又是理想和信仰。共產黨人堅持共產主義理想和信仰是站在真理和道義的制高點上﹐因為它是建立在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基礎上﹐又最符合全體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學習馬克思﹐就要學習和實踐馬克思主義關於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思想。馬克思科學揭示了人類社會最終走向共產主義的必然趨勢。馬克思﹑恩格斯堅信﹐未來社會‘將是這樣一個聯合體﹐在那裡﹐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

  有些人對共產主義理想抱懷疑態度﹐有些共產黨員信仰發生動搖﹐因為他們不是從人類發展歷史規律角度考察共產主義﹐從無產階級和人類解放角度考察共產主義﹐而是把共產主義理解為我要什麼就有什麼的社會﹐是滿足個人無限需要的社會﹐是天上掉餡餅的社會。這種“共產主義”當然渺茫﹐當然是“烏托邦”。共產主義是改變現存社會的活動和逐步建立的一種社會形態﹐而不是源源不斷供給無限需要的現成魔盒。列寧在《國家與革命》中曾經批判過這種“烏托邦”理論。他說﹕“從資產階級的觀點看來﹐很容易把這樣的社會制度說成是‘純粹烏托邦’﹐並冷嘲熱諷地說社會主義者許諾每個人都有權利向社會領取任何數量的巧克力糖﹑汽車﹑鋼琴等等”。列寧明確指出﹕“沒有一個社會主義者想到過要‘許諾’共產主義高級發展階段的到來﹐而偉大的社會主義者在預見這個階段將會到來時所設想的前提﹐既不是現在的勞動生產率﹐也不是現在的庸人。這種庸人正如波米亞洛夫斯基作品中的神學校學生一樣﹐很會‘無緣無故地’糟蹋社會財富的儲存和提出不能實現的要求”。

  作為人類社會發展形態的共產主義社會﹐不是無限滿足消費的高消費社會﹐也不是人人可以不勞動就能恣意享受一切的懶人社會。共產主義社會是廢除資本主義私有制即僱佣勞動制度﹐消滅階級和兩極對立﹑消滅剝削的社會。當然﹐廢除資本主義私有制度不是廢除個人對消費資料的佔有。我們的住宅﹑我們的衣服﹑我們的大衣﹑我們種種日用品無論多麼高級﹐它並不是用來剝削他人的資本﹐而是生活用品。共產主義廢除的是資本主義私有制﹐即廢除以生產資料作為資本的僱佣勞動制度。共產主義社會是人自由全面發展的社會﹐因為消滅了階級和階級對立﹐因而也廢除了把人終身束縛在舊的分工中﹐尤其是被束縛在自己並不樂意但僅為謀生而不得不從事的職業中。在共產主義社會﹐勞動時間可以大大縮短﹐自由時間大大延長。每個人都可以在最容易發揮自己的愛好﹑天賦和才能的領域中工作﹐而不必擔心失業﹐人的潛能可以得到最有效的發揮。共產主義社會理想的實現﹐需要生產力的高度發展﹐需要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極大豐富﹐需要人的道德水平的極大提高。不從人類社會發展規律高度來理解共產主義﹐不從生產力和生產關係規律的角度來理解共產主義﹐就會把共產主義歪曲為無限滿足個人需要﹐道德水平低下的庸人社會。

  共產主義社會不僅是一種社會形態﹐而且是一種具有連續性的運動過程﹐是一個共產主義因素不斷增長的過程。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我們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抓住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不斷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在更高水平上實現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朝著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不斷邁進。”實際上﹐這就是共產主義因素的積累﹐從總體目標說是在逐步朝著共產主義目標方向前進﹐馬克思和恩格斯設想的人類美好前景正在不斷地在中國大地上生動展現。當然﹐中國現在仍然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它不能不實行符合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政策﹐從而具有初級階段的社會特徵。這是過程﹐而不是終點。不能把共產主義理想﹑目標和現行政策對立起來。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不能因為自己的生命短暫看不到共產主義社會的實現而發生理想和信仰動搖。我們每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達到發達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所需要的歷史長度遠比個人的生命長。如果我們的眼界受制於個體生命的長度﹐而非立足於馬克思主義關於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理論的厚度和深度﹐往往是短見的﹑近視的。我們要把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統一起來﹑同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統一起來﹐堅守共產主義的理想信念﹐像馬克思那樣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真理和道義的結合

  一個在13億人口大國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一個擁有近9000萬黨員的中國共產黨﹐一個在改革開放中獲得舉世矚目成就的中國共產黨﹐如此隆重地紀念馬克思誕辰﹐就是向全世界宣示﹐中國共產黨始終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堅持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道路﹐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我們要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因為馬克思主義是真理的旗幟﹐是道義的旗幟。

  對中國共產黨人來說﹐不僅馬克思是偉大革命家和偉大思想家﹐而且馬克思的思想精髓已經成為一種主義﹐即成為馬克思主義。成為馬克思主義﹐就是說成為一面與舊的世界和舊的傳統決裂和戰鬥的旗幟。在這面旗幟下﹐世界上集結了億萬信仰者﹑實踐者大軍﹐並且由他們組成政黨。馬克思主義是由馬克思恩格斯思想﹑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馬克思主義政黨﹑馬克思主義革命者﹑社會主義革命實踐者結為一體的學說﹐可以說是五合一﹐而不僅僅是停留在經典﹑停留在文本裡的理論或學說。馬克思主義和歷史上所有思想家的不同正在於此。我們只聽說過世界上有蘇格拉底﹑柏拉圖思想﹐康德﹑黑格爾思想﹐至多說康德主義或黑格爾主義。這祗是在純思想意義上說的康德主義或黑格爾主義﹐它與思想是同義語﹐因為世界上從來不存在改變世界的康德主義黨或黑格爾主義黨。他們是思想家﹑哲學家﹐而不是革命家﹐他們的思想是學說﹐而不是改變世界的指南。祗有馬克思主義才真正實現了馬克思在《關於費爾巴哈的提綱》第十一條的誓言﹕“哲學家們祗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

  蘊含在馬克思和恩格斯經典著作中的思想理論精髓構成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對創立具有系統性和科學性的馬克思主義特別重要。有了主義就如同舉起了一面旗幟。一支軍隊有軍旗﹐一個國家有國旗﹐軍旗代表軍隊﹐國旗代表國家。沒有旗幟的軍隊不是正規軍﹐沒有國旗的國家不是一個國家。在戰鬥中被繳軍旗就是戰敗或投降﹐被降下國旗就是被佔領﹐就是亡國。對共產黨而言﹐馬克思主義就是旗幟。不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的共產黨﹐就不是真正的共產黨。若是共產黨取消馬克思主義指導﹐就是倒旗﹐倒旗就是倒黨﹑亡黨。對社會主義國家而言﹐倒旗﹐同時意味著復闢﹐意味著和平演變。蘇聯社會主義失敗就是前車之鑒。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馬克思主義是我們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背離或放棄馬克思主義﹐我們黨就會失去靈魂﹑迷失方向。在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這一根本問題上﹐我們必須堅定不移﹐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有絲毫動搖。”馬克思主義作為旗幟的重要性是恩格斯提出來的。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1890年的序言中滿懷豪情地說﹕“歐美無產階級正在檢閱自己的戰鬥力量﹐它們第一次在一個旗幟下動員成為一個軍隊﹐以求達到一個最近的目的。”

  馬克思主義的旗幟樹立起來就如同吹響了集結號。自從馬克思主義產生以後﹐世界格局開始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從十月革命破開堅冰打通航道﹐世界開始出現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種社會制度。世界創立了一百多個共產黨﹐它們雖然力量還不夠強大﹐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代表人類社會發展未來的是工人階級政黨﹐而不是資產階級政黨﹐是共產主義社會﹐而不是資本主義社會。

  中國共產黨人更有理由和必要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正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中國才開天闢地出現了中國共產黨﹐中國先進的革命知識分子才從黑夜的摸索中找到了走出民族存亡困境和踏上民族復興道路的理論指南﹐改寫了中國近現代發展歷史的進程﹐改變了20世紀中國的命運。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九十五周年的講話中﹐滿懷激情地感謝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95年來﹐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夠完成近代以來各種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艱巨任務﹐就在於始終把馬克思主義這一科學理論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並堅持在實踐中不斷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這使我們黨得以擺脫以往一切政治力量追求自身特殊利益的局限﹐以唯物辯證的科學精神﹑無私無畏的博大胸懷領導和推動中國革命﹑建設﹑改革﹐不斷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無論是處於順境還是逆境﹐我們黨從未動搖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再次表達對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的感謝之情﹕“可以告慰馬克思的是﹐馬克思主義指引中國成功走上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康莊大道﹐中國共產黨人作為馬克思主義的忠誠信奉者﹑堅定實踐者﹐正在為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而執著努力﹗”中國政府贈送給特里爾市馬克思的高大雕像﹐就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對馬克思思想給中國帶來的巨變表達的感謝之情。

  馬克思最偉大的思想遺產是馬克思主義﹔最重要的政治遺產是世界許多國家成立的共產黨﹔最具有號召力和吸引力的偉大理想是消滅階級﹑消滅剝削﹐建立一個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共產主義社會﹔最重要的社會變革是社會主義開始由理想變成現實。我們要堅決反對不加分析地把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對立的觀點﹐以頌揚馬克思的名義反對馬克思主義科學學說。我們要反對把共產黨與馬克思主義割裂開來﹐企圖用民主社會主義﹑用新自由主義取代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我們要堅決反對把共產主義偉大目標與共產黨割裂開來﹐宣揚“共產主義渺茫論”。我們要堅決反對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傳統文化對立起來﹐把中國近百年的偉大社會變革﹐視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中斷﹐並把所謂“中斷”歸罪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歸罪于中國革命的觀點。

  中國的近百年歷史﹐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社會變革史﹐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社會主義道路不是簡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如果延續儒學道統不可能走出民族衰敗甚至滅亡的困境。以儒學為主導的中國傳統文化﹐祗有在中國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的社會大變革條件下﹐才能真正得到科學尊重和合理繼承﹔也祗有在社會主義中國﹐孔子才能從被歷代封建統治者偶像化和工具化的地位﹐真正回歸作為中國偉大思想家和教育家的崇高地位。儒學由政治化儒學到學術儒學﹐由制度化儒學到文化儒學的轉變﹐是儒學真正復興的開始而不是中斷。這個過程﹐是在近百年中國社會變革中逐步實現的。我們要以歷史唯物主義觀點深刻理解中國近百年偉大社會變革的實質和它的指導思想轉換的必然性和必要性﹐科學理解馬克思主義和以儒學為主導的中國傳統文化的辯證關係﹐正確評價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在中國近百年變革中的作用﹐繼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堅持中國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我們要認真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學習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繼續高舉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和道義的旗幟﹐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結語

  《共產黨宣言》的開篇文筆犀利﹑大氣磅礡﹕“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現在是共產黨人向全世界公開說明自己的觀點﹑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並且拿黨自己的宣言來反駁關於共產主義幽靈的神話的時候了。”在一定意義上﹐這段話也可以理解為馬克思自己遭受當時反動政府聯合驅逐﹐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公之于世的自我寫照。馬克思只享壽65歲﹐卻為人類留下了無數代人都取之不盡的寶貴精神財富。

  馬克思逝世後被安葬在英國倫敦北郊海格特公墓的僻靜角落﹐20世紀50年代由共產黨人遷葬並立了個半身像。雖然沒有豪華的墳墓和高大墓碑﹐但任何王公貴族﹑巨商富賈的陵墓都無法與其相比。馬克思的名字以自己對無產階級﹑對人類世界的偉大貢獻永遠鐫刻在歷史的豐碑上。在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之際﹐世界各地到馬克思墓地瞻仰和獻花致敬者不少。“面對我們的骨灰﹐高尚的人們將會灑下熱淚。”馬克思青年時代的預言已成為現實。

  (本文系中國人民大學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協同創新中心階段性成果)

  《光明日報》( 2018年05月14日 15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