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深圳奇跡”﹕見證中國第二次革命的輝煌

2018-05-21 03:3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

  開欄的話

  40年改革潮湧﹐40年滄桑巨變。

  自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吹響改革開放的號角以來﹐經過40年高歌猛進﹐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蹄疾步穩的發展﹐中華大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人民書寫了國家和民族發展的壯麗史詩﹐走出了與世界共同發展進步的偉大歷程。邁進新時代﹐波瀾壯闊的奮鬥歷程從未停歇。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神州大地繼續譜寫著將改革開放進行到底的東方篇章。

  今日起﹐本報開設《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專欄﹐生動講述改革開放浪潮中人們的生活變遷和奮鬥故事﹐深刻揭示我國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和寶貴經驗﹐積極探尋各地各部門在新時代改革再出發的不竭活力和十足幹勁。

  “改革開放這場中國的第二次革命﹐不僅深刻改變了中國﹐也深刻影響了世界﹗”

──習近平

  38載滄桑巨變﹐深圳從一個小漁村建設成一座充滿魅力﹑動力﹑活力和創新力的現代化國際化大都市﹐創造了工業化﹑城市化﹑現代化發展的奇跡。

  “深圳奇跡”﹐是中國第二次革命的最好見證。

  “深圳”﹐歷史上是一個充滿著農業文化色彩的名字。“圳”是客家方言“田間水溝”之意。據清代《新安縣誌》記載﹐深圳河每逢下雨便漲起大水﹐常有人“不知深淺﹐動遭淹溺”。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如今的深圳河蜿蜒穿過繁華市區﹐深圳特區一名就來源於此。

  “深圳不僅是中國的深圳﹐更是世界的深圳。”深圳的成功實踐證明﹕中國的發展經驗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

  “深圳奇跡”﹕改革開放滄桑巨變的鮮活代表

  5月的南國﹐鳳凰木花開﹐三角梅怒放。位於深圳中軸線上的蓮花山公園草木鬱鬱蔥蔥﹐鄧小平健步前行的銅像矗立在山頂廣場。不遠處﹐習近平總書記2012年底種下的一棵高山榕樹枝繁葉茂。

  改革和開放是深圳城市的根和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以時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習仲勛同志為代表的改革先行者向中央打報告要求“第一個吃螃蟹”﹐提出了創辦對外加工貿易區的設想建議﹔鄧小平同志審時度勢﹐創造性地提出建立特區。1980年8月26日﹐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廣東省經濟特區暫行條例》﹐批准設置深圳經濟特區。

  深圳的每一天都是新的﹐資金﹑技術﹑人才飛速聚集﹔深圳的每一天都在上演鮮活的深圳故事﹐匯聚成令世界感嘆的“深圳奇跡”。

  前海﹐曾經祗是一片海。2012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前海視察時強調﹐要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涉險灘﹐大膽地往前走。

  幾年來﹐前海的變化“一年一個樣”﹐經濟總量邁上千億能級﹐世界500強企業﹑內地上市公司共在此投資設立企業上千家。截至今年3月﹐累計註冊企業從2012年的5215家﹐增長至16.86萬家。前海還成立了深港青年夢工場﹐孵化創業團隊304個﹐年輕人在這裡迸發出創新創業激情。

  推進前海蛇口自貿區建設和前海開發開放﹐成為新時期中央的一項重大戰略決策。這裡承擔著自由貿易試驗﹑粵港澳合作﹑創新驅動等15個國家戰略定位﹐成為“特區中的特區”﹐正成為帶動深圳改革開放再出發的強勁引擎。

  站在深圳南山區高科技園區內28層的辦公室裡﹐法國人洛朗‧勒龐由衷地感嘆﹐深圳特區是一個“中國式的奇跡”。而在十幾年前﹐當他第一次來到深圳時﹐他向朋友解釋“那是一個離香港很近的城市”。

  深圳羅湖區南湖街道的漁民村﹐是一個與香港隔海相望的小村莊。80歲的村民吳錦清告訴記者﹐他一生中搬過幾次家﹕從不到4平方米的船艙到

  岸邊的水草寮棚﹑土牆瓦房﹑全村統一建起的小樓﹐直到城中村改造後搬進現代化高層住宅──祗有0.25平方公里的小小漁民村是改革開放40年的一個縮影。

  漁民村是深圳敘事的起點﹐吳錦清老人搬家的背後﹐是第一個經濟特區建立﹑第一批村辦股份制企業誕生﹑第一批城中村改造啟動……如今﹐漁民村每戶家庭年收入約70萬元﹐集體經濟年收入約1000萬元。

  深圳﹐曾經創造了“三天蓋一層樓”的發展速度﹐創造了世界上城市崛起的奇跡。“深圳速度”是改革開放中國建設發展的象徵﹐是一個時代快速發展的符號。如今﹐深圳以“平均一天46件發明專利”的發展率先實現創新驅動﹐為中國經濟轉型昇級提供模板。

  這是世界罕見的“城市成長史”﹕1979年﹐深圳GDP僅1.97億元﹐經過30多年發展﹐2017年深圳GDP達到2.24萬億元﹐年均增速達到23%。由一個小漁村成長為全國經濟中心城市﹑科技創新中心﹑區域金融中心﹑商貿物流中心。

  這是世界罕見的“城市進化史”﹕38年前﹐深圳人口僅33萬﹐祗有幾條像樣的馬路﹐最高樓祗有3層。今天﹐城市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實際管理人口超過2000萬﹐道路里程超過6000公里﹐100米以上摩天大樓近1000棟﹐100%城市化﹐擁有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和亞洲最大陸路口岸。

  這是世界罕見的“企業生長史”﹕從“零”開始﹐38年間深圳誕生了華為﹑招商﹑平安﹑騰訊﹑萬科﹑正威﹑恆大7家世界500強企業﹐吸引200多家世界500強企業前來投資。

  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表示﹐堅持推進改革開放政策不動搖﹐“深圳奇跡”有力地證明了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偉大而正確的抉擇。深圳經濟特區取得的成就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實現歷史性變革﹑取得歷史性成就的一個生動縮影﹐是中國從站起來到富起來這一偉大飛躍的生動縮影﹐充分證明了要始終堅持黨的領導﹐充分證明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形成的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方略是完全正確的﹐充分證明了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抉擇﹐充分證明了黨中央關於興辦經濟特區的戰略決策是完全正確的﹐充分證明了人民是改革的主體。

  “深圳基因”﹕勇立潮頭的特區精神的生動詮釋

  “全世界超過4000個經濟特區﹐頭號成功典範莫過於‘深圳奇跡’。”英國《經濟學人》這樣評價。

  2018年﹐在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的重要節點上﹐深圳引發世界更大的關注﹕前海開發開放﹑全球城市經濟競爭力排名第6﹑5G時代來臨﹑全球單體面積最大的深圳國際會展中心建設……如雨後春筍破土拔節﹐世界似乎能夠聽到深圳成長的聲音。

  “深圳奇跡”的不竭動力是什麼﹖

  改革開放40年﹐實現解放思想和改革開放相互激蕩﹑觀念創新和實踐探索相互促進﹐充分顯示了思想引領的強大力量。

  撫今追昔﹐深圳經濟特區走過了38年敢為人先﹑波瀾壯闊的宏偉歷程﹐譜寫了勇立潮頭﹑開拓進取的壯麗篇章。

  “這是一座最富有改革開放創新基因的城市。”王偉中說﹐回顧特區建設發展的各個時期﹐在各種困難和挑戰面前﹐特區人敢闖敢試﹑敢為天下先﹐敢於“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第一個打破過去平均主義“大鍋飯”工資制度﹐敲響了土地拍賣“第一槌”﹑發行新中國第一張股票﹐建立了第一個出口工業區……把一個個不可能變成了可能﹐深圳因而變成今天的深圳。

  在蛇口的改革開放博物館﹐沿著一條“時光隧道”﹐我們再次感受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一炮──蛇口轟然響起的填海建港開山炮聲﹔再次體會“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作為“衝破思想禁錮的第一聲春雷”的震撼﹔再次感悟“空談誤國﹑實幹興邦”和“敢為天下先”等改革開放最具影響的時代強音。

  市場化是深圳經濟體制改革的永恆信條﹐是深圳始終充滿活力的奧秘所在。特區人率先衝破計劃經濟束縛﹐開展市場化取向的經濟體制改革﹐在勞動﹑知識﹑技術﹑資本等多個領域率先破冰﹐創造了1000多項“全國第一”﹐建立起比較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和運行機制。

  改革開放沒有坦途﹐在38年的發展道路上﹐深圳也曾被嘲諷“特區不特﹑風光不再”﹐也曾被人擔憂“將被拋棄”。面對“唱衰”之音﹐應對土地﹑能源﹑環境﹑人口的壓力﹐靠“三來一補”發家的深圳果敢“斷腕”﹔面對核心技術受制於人﹐以貼牌代工起步的深圳毅然“變臉”﹔面對“文化沙漠”的嘲諷﹐深圳偏將文化作為自己的城市標識……

  從“深圳速度”到創新引領的“深圳效益”“深圳質量”“深圳標準”。近年來﹐深圳堅持市場導向﹐圍繞“缺什麼補什麼﹐哪兒不行就改哪兒”﹐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出臺營商環境改革“20條”。深圳﹐已成為全球當之無愧的科技之都﹑設計之都﹑創新之都。全面引才成效顯著﹐“孔雀”紛紛投深。

  特別是這一年多時間﹐深圳堅持創新祗有第一﹑沒有第二。高新技術能成為發展的支柱﹐自主創新能增強核心競爭力﹐文化在改革開放的試驗田勃發生命力。

  要麼創新﹐要麼淘汰。這樣的危機意識讓深圳的企業不斷奮進。華為﹑騰訊﹑傳音﹑大疆……一系列深圳原創品牌在全球越來越響亮。

  在深圳華為公司的全球布點圖上﹐170多個國家和地區亮起燈光。華為﹐這家正處而立之年的深圳企業不僅躋身世界500強﹐還吸引197家世界500強企業前來合作﹐年收入60%以上來自海外市場。但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卻從未鬆勁﹐時時提醒﹕“華為﹐要警惕中年危機。”

  深圳未來﹕捨我其誰的信念﹑勇當尖兵的決心

  如今﹐深圳市委大院門前﹐拓荒牛雕像依然矗立﹐第一代深圳特區建設者拼搏進取的精神依然在深圳燃燒。

  進入新時代﹐踏上新征程﹐全國各地百舸爭流﹑千帆競發﹐你追我趕﹑形勢逼人。新形勢下﹐經濟特區如何繼續“特”下去﹖如何繼續引領改革開放大潮﹐如何繼續做到一馬當先﹑走在前列﹖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30周年大會上﹐賦予了經濟特區“改革開放重要窗口﹑試驗平臺﹑開拓者﹑實幹家”新的戰略定位﹐強調“經濟特區不僅要繼續辦下去﹐而且要辦得更好﹑辦出水平”“經濟特區要堅定捨我其誰的信念﹑勇當尖兵的決心”。

  “我們清醒看到深圳改革發展還面臨一些問題和短板﹕實體經濟發展壓力較大﹐原始創新能力還不夠強﹐城市管理治理短板仍然存在。比如﹐原始創新能力還不夠強﹐部分領域核心技術關鍵技術受制於人。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必須掌握在自己手中﹐是買不來﹑化緣不來的。”王偉中表示。

  建市之初的深圳﹐全市大學﹑科研院所數量都是“零”﹐科技資源“一窮二白”。經過30多年不懈努力﹐如今的深圳已經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創新綠洲”。

  2017年﹐深圳全社會研發投入佔GDP比重4.13%﹐接近全球最高的韓國﹑以色列水平﹔PCT國際專利2.04萬件﹐佔全國的43.1%﹐連續14年居全國城市第一位﹔擁有國家﹑省﹑市級重點實驗室﹑工程實驗室﹑工程中心和企業技術中心等創新載體達1688家﹐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1.12萬家﹐各類人才總量超過510萬人﹐佔全市常住人口的42.9%﹔2017年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達32.8%。

  “原始創新這件事越早做越好﹐而且要耐得住性子﹑捨得投入﹐今天投入明天就見成效是不現實的﹐特別是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需要持續投入。補齊這個短板﹐還得靠改革﹐改不符合科研規律的科技體制﹑科研評審制度和人才制度等。”王偉中告訴記者。

  面對全國各地都在大力度推出人才政策﹐競爭異常激烈的局面﹐深圳制定實施“英鵬計劃”“孔雀計劃”﹐重新優化重構了人才政策﹐以全球視野面向全球招才引智。同時﹐在創新生態上下功夫﹐構建“基礎研究+技術攻關+成果產業化+科技金融”全過程創新生態鏈﹐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加快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鵬程萬里再出發﹐深圳的改革開放將釋放出巨大的超級能量﹐也給創新創業者帶來信心。

  “由於新藥﹑原研藥開發周期較長﹐一般需要七八年以上才能有成果﹐起步階段困難重重﹐但深圳的創業環境和扶持政策﹐幫助我們渡過了難關。我們不僅獲得了起步的種子資金﹐還有了大力度的稅收減免。如今﹐我們已建立深圳市腫瘤個性化診療技術工程實驗室和龍華區腫瘤個性化診療重點實驗室﹐擁有一批抗腫瘤新藥研發的關鍵技術。”坤健創新藥物研究院的技術總監張存龍告訴記者。

  技術達人李劍﹐在丹麥哥本哈根拿到博士學位﹐後來就回國進入碳雲智能工作。碳雲智能﹐已經是我國生命健康產業領域的“獨角獸”創業企業。李劍對未來的發展信心滿滿。

  “這個城市的人是有奮鬥精神的人﹐這個城市是值得追隨的。現在還在高速發展期﹐我希望能跟上城市發展的步伐。相信再過5至10年會有更大的變化。”深圳讀書會創始人汪洋告訴記者。

  “深圳改革開放時我才14歲﹐改革開放非常了不起。我30多年來做過的實業很多﹐成功的可能祗有三分之一﹐我們這裡有一群‘不安分’的人﹐在國家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敢闖敢干﹐不服輸。得益於改革開放的好政策﹐企業已經走上了快車道。”深圳銀星集團創始人﹑董事長葉偉雄是土生土長的深圳人﹐30多年的創業令他自豪﹐如今的銀星集團已由下一代受到國際化教育的年輕人接手﹐拓展更大的發展空間。

  “深圳強大的吸引力在於有完整的創新生態環境。”深圳市政府黨組成員﹑前海深港合作區管理局局長杜鵬說﹐下一步改革開放將釋放更大的動能。

  從種田到種房子再到種高科技產品﹐深圳市龍崗區南嶺村社區黨總支書記﹑居民委員會主任﹑深圳市南嶺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長張育彪已經謀劃好了未來﹐他看好生物科技﹐今年要做一個孵化加速器園區﹐為40家相關企業提供天使投資。“肯定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但首先要行動起來。”張育彪表示。

  “不能躺在歷史功勞簿上睡大覺﹐要時刻保持清醒頭腦﹐不為盛名所累﹔增強憂患意識﹐不為讚歌所惑﹔始終艱苦奮鬥﹐不為安逸所困﹔強化開拓創新﹐不為經驗所束﹔敢於攻堅克難﹐不為困難所懼。”王偉中強調﹐深圳將繼續發揚老一輩特區人拓荒牛精神。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深圳將改革進行到底。

  (光明日報深圳5月20日電 光明日報記者 張翼 胡其峰 嚴聖禾 劉江偉)

“深圳奇跡”﹕見證中國第二次革命的輝煌

掃一掃觀看相關視頻  

  《光明日報》( 2018年05月21日 01版)

[責任編輯:王宏澤]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