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拘一格的兒童美術

2018-05-27 06: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藝境觀象】

  作者﹕鍾傳平﹐系首都師範大學美術學博士研究生﹔尹少淳﹐系中國美術家協會少兒美術藝術委員會主任

  《論語‧先進》中曾提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眾所周知﹐因材施教是我國思想家﹑教育家孔子關於教育的重要觀點。顯然﹐之所以採取因材施教的方法﹐是因為孔子看到了求(冉有)和由(子路)分別具有畏縮不前和好勇輕率的性格特點。兒童美術兼具教育和藝術的雙重性﹐因而教育對象的差異性和美術形態的多樣性的本質﹐決定了兒童美術的特點祗能是百花齊放﹐不拘一格。

  從教育的角度上來說﹐不同成長階段的兒童具有不同的身體和心智發育特點﹐同一階段的兒童在具有共性發展特徵的同時還存在顯著的個體差異。比如﹐處於涂鴉階段(2至4歲)和理智萌芽階段(9至11歲)的兒童在美術創作表現上就具有明顯的不同。準確來說﹐處于涂鴉階段的兒童祗是經歷了小肌肉群的運動到想象思考的過程﹐而處於理智萌芽階段的兒童卻開始脫離了幾何線條和繪畫的固定樣式。此外﹐處在同一階段的兒童由於個體和成長環境等因素的影響也具有明顯的不同。諺語雲﹕“十個指頭有長短﹐一樹果子有酸甜”﹐兒童個體本身就存在差異性﹔古語雲﹕“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不同的成長環境也可以造成兒童發展軌跡的不同。因此﹐兒童自身存在的差異性奠定了兒童美術不拘一格特徵的堅實基礎。

不拘一格的兒童美術

臺南古跡一游陳彥妤(11歲)

不拘一格的兒童美術

蒼溟游田佳同(15歲)

  從美術的角度上來說﹐兒童美術作為一種重要的藝術門類﹐反映著創作者的思想和感情。因為創作者是獨一無二的﹐所以其創作出的美術作品便具有了獨特性。不同的人群偏好不同的題材﹐面對同一題材﹐不同的人群也有不同的感受。另外﹐就美術這一概念而言﹐其本身包括了諸如國畫﹑油畫﹑版畫﹑雕塑和各種設計在內的眾多藝術形式﹐同時還囊括現實主義﹑浪漫主義以及現當代藝術中的種種表現方法。不同的創作人群﹑不同的藝術感受導致了美術形式和表現手法的多樣性﹐兒童美術自然不能脫離美術的上述基本特徵。

  以2018年“第九屆海峽兩岸少兒美術大展”中的部分優秀作品為例﹐作品《好奇》和《美夢》的作者分別是7歲的王依靈和6歲的秦逸海﹐從兩幅作品的畫面來看﹐雖然題材各不相同﹐但表現技法和用筆熟練程度都稍顯稚嫩。小畫家們更傾向于用純色塑造形象﹐由於透視的觀念還未建立﹐因此畫面更富有平面的裝飾效果。而由12歲的朱子熙創作的《課間十分鐘》和由11歲的陳彥妤創作的《臺南古跡一游》﹐其作品明顯增強了敘事性和理性的畫面控制。作品《課間十分鐘》的畫面更是遵循了近大遠小的透視規則﹐小畫家在構建畫面時特意將近處兩個追逐的男生的輪廓線用較粗的黑筆勾勒﹐強調了他們的主體形象。作品《蒼溟游》和《心無限》的作者分別是15歲的田佳同和16歲的傅詩雨﹐兩幅作品都加入了較為精細﹑複雜的造型﹐對線條的把控能力直接反映了年紀稍大的小畫家的用筆成熟度和畫面設計能力﹐《蒼溟游》畫面中水下氣泡裡的北京地標和《心無限》中圓形的構圖﹐都依賴于作者理性的思考和精心的設計﹐這也是年紀較小的兒童難以做到的。

不拘一格的兒童美術

好奇王依靈(7歲)

不拘一格的兒童美術

美夢秦逸海(6歲)

  兒童美術是美術﹐同時還是“兒童的美術”。也就是說﹐兒童美術在具有美術特徵的同時不能拋棄兒童的特色﹐因而如何讓兒童美術保持不拘一格的特徵應該成為我們思考的重點。

  顯然﹐現實的情況有喜亦有憂。喜的是﹐大至國家小到家庭﹐都在以極大的熱情致力於兒童美術事業的發展﹐客觀而言﹐較之以前取得了很大的發展﹔憂的是﹐大眾對兒童美術的理解之不足以及市場競爭等因素的存在﹐兒童美術正在經歷著發展的關鍵節點。因此﹐在面對兒童美術蓬勃發展的同時﹐我們更加應當保持適當的警醒。

  一方面﹐我們應當警惕兒童美術的“偽成人化”現象。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是人們忽視了兒童美術的兒童特色﹐把兒童美術等同于成人美術﹐或者祗是簡單地降低了美術的深度和廣度﹐或是以成人的思維和行為取代了兒童美術。誠然﹐兒童美術具有自身的獨特性﹐然而不能盲目放大兒童美術的價值與意義﹐更不能以兒童美術取代美術的全部意義。準確地說﹐兒童美術祗是人在特定的成長階段中所體現的美術行為和所創作的美術作品。因此﹐把成人的思維和行為加之于兒童美術﹐顯然有悖于兒童美術的本真與要義。它既不能推動美術的發展﹐也不能對兒童美術產生積極影響。比如﹐我們不能強求兒童都以寫實的手法進行寫生和表現練習﹐因為寫實概念的形成有賴於觀察與思維能力的逐漸形成與發展。換句話說﹐以明暗全因素素描和其他寫實方法要求所有年齡階段的兒童美術的現象﹐顯然具有“偽成人化”的嫌疑。

不拘一格的兒童美術

我當交通警察顏佳昊(7歲)

不拘一格的兒童美術

熱帶叢林薛欣雨(14歲)

  另一方面﹐我們應當警惕兒童美術的“偽技術化”現象。如前所述﹐兒童美術是人處於生長發育階段的特定產物﹐因而兒童美術在某些階段難免在“技術”方面出現不盡如人意之處。這裡﹐既有對“技術”理解上的偏頗﹐也有不如成年人之意的嫌疑。如果在這一階段“拔苗助長”﹐任意拔高兒童美術的“技術”﹐其結果就可能事與願違﹐得不償失﹐讓人看到的是兒童美術的表面繁榮﹐實際上傷害的是兒童對美術的原動力和興趣。美術教育家羅恩菲德曾經說過﹕“假如兒童未經外界的干擾而成長﹐則他們的創造活動就無需任何特殊的刺激﹐每一個兒童都會無拘無束地運用創造欲望﹐而對他表現的方式充滿了自信。”換言之﹐拔高的祗是“技術”﹐傷害的卻是兒童的自信心與創造力。

  “實現我們的夢想﹐靠我們這一代﹐更靠下一代。少年兒童從小就要立志向﹑有夢想﹐愛學習﹑愛勞動﹑愛祖國﹐德智體美全面發展﹐長大後做對祖國建設有用的人才。”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全國少年兒童的寄語。從兒童美術的特徵來看﹐其創作的不拘一格對應了未來人才的“不拘一格”。因而﹐祗有尊重兒童美術的不拘一格﹐才能更好地促進兒童美術的發展與繁榮。

  《光明日報》( 2018年05月27日 09版)

[責任編輯:王宏澤]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