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華﹕孩子們開心的笑是我最大的幸福

2018-05-31 05: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我奮鬥我幸福‧三尺講臺】   

  甘肅省武威市李家磨小學教師徐文華﹕

孩子們開心的笑是我最大的幸福

  “徐老師﹐我沒有媽媽。多想有個媽媽呀﹐您能做我的媽媽嗎﹖我一定聽您的話﹐做一個乖孩子。”

  人生或許有很多記憶的定格﹐但這句話我永遠不會忘記。

  當時﹐剛參加工作不久﹐一天課後﹐班裡學生強強(化名)偷偷地塞給我一張紙條。

  強強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小男孩﹐也很聰明﹐但上課愛搗亂﹑出怪聲﹐還經常損壞公物﹐班上的同學不願意和他交往。後來我得知﹐強強是單親家庭﹐從小媽媽就離開了﹐一直由爺爺奶奶帶大。我意識到他需要被關注﹑關心﹐於是我開始找他談心﹐對他進行單獨輔導﹐帶著他和同學們玩,慢慢糾正他的缺點。孩子的轉變很快﹐不到一年﹐強強遵守紀律了﹐課餘時也主動找同學玩耍﹐學習成績也有了提高。

  1999年﹐幼師畢業後﹐我回到家鄉下雙鄉南水小學工作了10年﹐之後到了金沙鎮李家磨小學。如今﹐我從教已20年。這中間有最初因學校條件艱苦的內心動搖﹐有家人的不理解﹐也有過調到城裡工作的機會﹐我確實猶豫過。但我總感覺有一種割舍不下的情感和責任﹐我離開了﹐學生怎麼辦﹖

  在學校的支持下﹐我建立了留守兒童之家﹐自費購置了簡單的玩具﹑器材和學習用品。利用課餘時間﹐我找孩子們談談心﹐做做遊戲﹐幫他們樹立自信﹐重拾學習的興趣。同時﹐我努力補充心理學知識﹐希望能在跟孩子們的談心過程中﹐捕捉到他們心理上的變化﹐給他們疏通負面情緒。我每隔十天半個月就打電話給遠在異鄉的留守兒童父母﹐告知他們學生在學校的學習情況﹐讓孩子與父母通話﹐盡可能多地感受家的溫暖。

  每一個孩子都是天使﹐需要更多人去關愛﹐但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

  2014年4月﹐包括我在內的6位老師發起並創辦春泥助學武威站﹐我們利用假期時間走訪貧困學生家庭﹐整理資料﹐第一時間把信息發佈在愛心平臺網尋找資助人﹐一一對接。春泥助學武威站成立後﹐我的手機通訊錄裡﹑微信群裡﹐每天都有天南地北愛心人士的信息和電話。

  截至2018年春學期﹐我們募集到的愛心捐款達到300多萬元﹐各類物資﹑書籍不計其數﹐捐助對象遍及武威市的40多所中小學。幾乎每個禮拜都有物資運到李家磨小學﹐再由李家磨小學分流到各個學校﹑學生手中。

  記得有一次﹐到一個女孩家裡走訪。女孩的爸爸摔傷過﹐不能幹體力活﹐家裡有80多歲的奶奶和一個弟弟。走訪的時候﹐女孩不願意說話﹐一直在哭。當時我忽然意識到﹐孩子真正缺少的不僅是物質的幫助﹐精神的關懷或許更重要。

  于是我開始尋找愛心媽媽﹐讓孩子通過視頻﹐跟愛心媽媽交流﹐讓他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媽媽在關心他們﹐讓他們感受到這個社會大家庭的溫暖。今年5月﹐我走訪了9位單親家庭兒童﹐現場和愛心媽媽進行了手機視頻﹐孩子們都哭了﹐他們向手機另一邊的媽媽敞開了心扉。

  膽小﹑羞澀﹑好奇﹑眼神閃躲……面對陌生人或者鏡頭﹐孩子們表現出很不適應﹐這讓我很受觸動。鄉村的孩子需要多跟外界溝通﹐需要全面發展﹐需要開啟他們的藝術之窗。而藝術教育在農村地區是一個短板﹐無論是家庭還是學校﹐均缺少開展的條件。

  為此﹐我協助學校成立了校園合唱團﹑舞蹈隊和電子琴樂器班﹐以求填補這個空白﹐盡力給孩子們打好藝術教育的基礎﹐讓孩子們可以更全面地走向未來。

  去年﹐我發現了一個網絡公益課程平臺﹐開設有閱讀﹑音樂﹑舞蹈﹑美術等課程﹐由專業的老師直播授課﹐跟孩子們互動。

  豐富的藝術課程開闊了孩子的眼界﹐孩子們享受其中﹐通過互聯網﹐鄉村的孩子“走出”大山﹐和全國的師生交流﹐他們不再覺得自己離世界很遠﹐臉上多了自信和陽光。

  幸福是什麼﹖作為一名鄉村教師﹐看到孩子們開心地笑了﹐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光明日報記者宋喜群﹑光明日報見習記者姚昆採訪整理)

  《光明日報》( 2018年05月31日 04版)

[責任編輯:孫宗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