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言有序

2018-06-29 04:4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朱美祿(貴州財經大學教授)

  文章由句子組成﹐而句子的排序須講求原則﹐絕不能隨意為之。《詩經‧烝民》中提出“有物有則”的主張﹔《周易》在強調“言有物”的同時﹐也強調“言有序”﹔清代桐城派古文家方苞論文極為重視“義法”﹐認為“義即《易》之所謂‘言有物’也﹐法即《易》之所謂‘言有序’也。義以為經而法緯之﹐然後為成體之文。”

  對“言有序”的重視﹐促使古人對文章謀篇佈局進行了深入思考。如元代楊載曾說﹕“律詩要法﹕起﹑承﹑轉﹑合。”喬夢符認為樂府章法﹐就是“鳳頭”“豬肚”“豹尾”六字訣。這些觀點切中肯綮﹐流傳廣泛而影響深遠。清人陳骙在《文則》中說﹕“文有上下相接﹐若繼踵然﹐其體有三﹕其一曰敘積小至大”“其二曰敘由精及粗”“其三曰敘自流及原”。其實﹐“體有萬殊﹐物無一量”“隨變適會﹐莫見定準”﹐“言有序”的原則多種多樣﹐遠非陳骙列舉的幾種所能概括。可以說﹐所有現存的文學作品中或隱或顯都貫穿了“言有序”的原則﹐只不過由於種種原因﹐後人對此並不能體認和欣賞而已。

  劉勰在《文心雕龍‧宗經》中說﹕“《春秋》辨理﹐一字見義﹐五石六鹢﹐以詳備成文﹔雉門兩觀﹐以先後顯旨。”《春秋‧僖公十六年》記載﹕“隕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飛﹐過宋都。”《公羊傳》解釋道﹕“曷為先言隕而後言石﹖隕石記聞﹐聞其磌然﹐視之則石﹐察之則五。”“曷為先言六而後言鹢﹖六鹢退飛﹐記見也﹐視之則六﹐察之則鹢﹐徐而察之則退飛。”按照《公羊傳》的解釋﹐“五石六鹢”是按照人們認知的邏輯書寫的。《春秋‧定公二年》記載﹕“五月壬辰﹐雉門及兩觀災……冬十月﹐新作雉門及兩觀。”雉門﹐是魯國宮殿的南門﹔兩觀﹐是宮門前兩邊的望樓。《公羊傳》解釋說﹕“其言雉門及兩觀災何﹖兩觀微也。然則曷為不言雉門災及兩觀﹐主災者兩觀也。時災者兩觀﹐則曷為後言之﹖不以微及大也。”按照《公羊傳》的解釋﹐“雉門兩觀”蘊含著由主及次的順序。劉勰認為《春秋》對“五石六鹢”和“雉門兩觀”的言說秩序﹐是有原因也是有深意的﹐所以肯定其“婉章志晦﹐諒以邃矣。”

  《詩經‧泉水》中說﹕“問我諸姑﹐遂及伯姊。”清代學者勞孝輿在《春秋詩話》中從“言有序”的角度解釋道﹕“諸姑﹑伯姊﹐從來謂詩偶然趁韻耳﹐一經搜剔﹐便有至理﹐解人當作如是觀。”勞孝輿所謂的“至理”﹐其實就是中國古代的宗法制度──卑不逾尊﹐幼不加長。當然﹐勞孝輿的觀點也是檃栝自《左傳》。《左傳》中說﹕“《詩》曰﹕‘問我諸姑﹐遂及伯姊。’君子曰禮﹐謂其姊親而先姑也。”先問候姑母再與姐姐打招呼﹐是因為姐姐雖親但姑母卻是長輩﹐而藝術來源於生活﹐祗有按照這樣的秩序組織詞令才算合乎禮法。

  李清照《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一詞中說﹕“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按照邏輯順序﹐應該是抒情主人公見雁在先﹐聯想到鴻雁傳書在後。而這首詞卻顛倒過來﹐先寫抒情主人公對鴻雁傳書的期盼﹐再寫見雁﹐最後寫所處的見雁環境。句子這樣排序﹐雖然不合物理邏輯﹐但卻是對情感律令的尊崇。這首詞以這樣的序列組織句子﹐充分凸顯了抒情主人公在潛意識中對丈夫書信的渴盼﹐對丈夫一日三秋的思念﹐也有抒情主人公與丈夫伉儷情深的意味。

  “設情有宅﹐置言有位”﹐“言有序”作為一種有意味的形式﹐是文學創作的一個重要原則。有鑒於此﹐“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光明日報》( 2018年06月29日 16版)

[責任編輯:張悅鑫]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