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國百年歷史變革中的辯證法

2018-07-02 04:34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習近平總書記之所以強調中國革命的歷史邏輯﹐就是因為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不可能跳過任何一個階段。人們並不是隨心所欲地創造歷史﹐並不是在自己選定的條件而是在既定的﹐從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下創造歷史。歷史的發展具有連續性﹑內在關聯性和因果制約性。

  ●對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三個階段的歷史連續性和轉折關節點的辯證理解﹐不僅關係到對改革開放前後歷史的評價﹐而且關係到我們的歷史觀﹐關係到中國近百年歷史的規律性和可理解性。任何把改革開放前後歷史絕對對立起來的觀點﹐都不可能理解改革開放是在什麼基礎上展開的。

  ●中國堅持對外開放﹐促進了世界經濟的發展﹐同時也發展了中國。中國的開放政策符合歷史潮流﹐符合世界各國的利益。中國與世界的關係是互利共贏的良性互動的辯證關係。世界離不開中國﹐中國也離不開世界。

中國百年歷史變革中的辯證法

作者﹕陳先達(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一級教授)

  歷史高度決定思維深度。當代中國已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站在歷史新方位回顧中國近百年來偉大社會變革﹐反思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迎接強起來的歷史過程﹐如高處之俯瞰來路﹐可以深刻把握中國歷史變革的規律性。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是近代以來中國人民長期奮鬥歷史邏輯﹑理論邏輯﹑實踐邏輯的必然結果﹐是堅持黨的本質屬性﹑踐行黨的根本宗旨的必然要求。”研究中國近百年變革的歷史辯證法﹐可以提高我們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自覺性。回溯過去﹐展望未來﹐我們滿懷信心地繼續走在近百年奮鬥築就的歷史之路上。

  歷史發展的連續性和轉折

  中國近百年歷史﹐從縱向看經歷了站起來﹑富起來到迎接強起來的歷史發展過程。各個階段有其獨特的歷史內涵和歷史使命。它們不可分割﹐一個階段為下一個歷史發展提供了前進的臺階並提出了新的有待解決的問題。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建設﹑改革﹐既具有歷史的連續性又有重要關頭的偉大轉折。連續性和轉折構成中國近百年波瀾壯闊﹑跌宕起伏﹑一個奮鬥接一個奮鬥的歷史途程。貫穿這三階段的主導思想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鬥。”其指導思想是馬克思主義和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而領導核心則是中國共產黨。

  “多難興邦。”中國經歷一個多世紀的民族苦難﹐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革命勝利後﹐終於站起來了。這有其歷史必然性。馬克思主義揭示的規律具有普遍性﹐但規律起作用的條件永遠是具體的歷史的。從普遍性角度說﹐生產關係改變的合理性﹐必須建立在生產關係不能容納生產力進一步發展﹐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係已經在母胎中成熟的基礎上﹔從具體性的角度說﹐由於各國社會的發展程度和歷史條件不同﹐生產力需要發展到何種水平﹐生產關係才不能容納它繼續發展﹐這個條件是具體的歷史的﹐並沒有統一的標準。當代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生產力發展水平高﹐但它的生產關係仍有容納生產力發展的餘地﹐因而它們在一定程度和一定範圍可以進行自我調節﹐這是西方發達國家雖然時時發生危機和衝突﹐但至今仍然沒有發生馬克思曾經預期的社會革命的原因。按照馬克思主義對兩個必然性規律的揭示﹐資本主義制度並非歷史的終結﹐但社會變革的時間﹑方式和途徑則要視各國具體條件而定。

  中國革命必然性和合理性根據在於中國社會自身的社會基本矛盾﹐西方發達資本主義生產力的水平並不是衡量中國革命是否合理的標準。革命是具體的﹐發生革命的國家也是具體的。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是辯證法的靈魂。舊中國生產力落後﹐但舊中國的生產關係更加腐朽﹐它嚴重阻礙生產力發展。毛澤東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中指出﹕“在經濟落後的半殖民地的中國﹐地主階級和買辦階級完全是國際資產階級的附庸﹐其生存和發展﹐是附屬於帝國主義的。這些階級代表中國最落後的和最反動的生產關係﹐阻礙中國生產力的發展。”其突出表現就是中國自身的民族工業處於衰敗的困境﹐民生凋敝﹐國弱民窮。而建立在這種落後的經濟基礎上的上層建築﹐其政治代表是腐朽的統治者﹐而政府則是最腐敗的政權。這就是經濟文化落後的中國﹐發生革命卻早於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原因。窮則思變。舊中國的窮﹐表明生產關係和上層建築嚴重阻礙生產力發展。中國社會自身社會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矛盾﹑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的矛盾的激化﹐才是中國革命必然性的內在根據。

  中國的站起來不僅決定於社會基本矛盾的激化﹐還決定於有無革命政黨和自覺的革命精神。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中國共產黨的成立﹐中華民族的文化傳統都是中國革命的主體因素。中華民族這樣一個有民族生命力和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民族﹐當近代由於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矛盾如此尖銳且無法解決﹐致使中華民族陷入存亡絕境時﹐必然會從這種矛盾中產生一種相反的積極力量﹐產生歷史傑出人物和運動﹐力挽狂瀾﹐救民族敗亡於水深火熱之中。李大釗先生就曾經說過﹕“歷史的道路﹐不全是平坦的﹐有時走到艱難險阻的境界﹐這是全靠雄健的精神才能夠衝過去的”。

  中國之所以會產生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領導中國革命並取得勝利﹐正是社會矛盾的激化和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的結合。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在馬克思主義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指導下﹐經歷28年艱苦奮鬥﹐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表明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新中國誕生的前夜﹐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發表的開幕詞中﹐毛澤東同志對各位出席會議的代表說﹕“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感覺﹐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將寫在人類的歷史上﹐它將表明﹕佔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

  歷史的辯證法往往表現為歷史的連續性和因果性。如果沒有中國革命的勝利﹐沒有建立一個獨立自主﹐擺脫半殖民地半封建地位的新中國﹐沒有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為標誌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就不可能在幾十年後出現規模宏大影響深遠的改革開放﹐由站起來過渡到富起來的階段。同樣如果沒有改革開放以來的巨大物質積累和經驗積累﹐沒有開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道路和理論﹐就不可能繼續開啟建立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之所以強調中國革命的歷史邏輯﹐就是因為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不可能跳過任何一個階段。人們並不是隨心所欲地創造歷史﹐並不是在自己選定的條件而是在既定的﹐從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下創造歷史。歷史的發展具有連續性﹑內在關聯性和因果制約性。

  中國近百年的歷史邏輯表明﹐沒有站起來就不可能有富起來﹐沒有富起來就不可能有強起來。我們應該從規律性高度理解它們的關聯性。割裂對三個階段連續性及其重大轉折的理解﹐就不能理解中國近百年歷史發展的辯證法。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及其開闢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和理論新境界﹐已經通過事實本身證明了它是中國社會主義歷史連續性中的又一次重大轉折﹐也是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史的偉大創舉。

  對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三個階段的歷史連續性和轉折關節點的辯證理解﹐不僅關係到對改革開放前後歷史的評價﹐而且關係到我們的歷史觀﹐關係到中國近百年歷史的規律性和可理解性。任何把改革開放前後歷史絕對對立起來的觀點﹐都不可能理解改革開放是在什麼基礎上展開的。如果沒有中國革命的勝利和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和政治制度的建立﹐沒有建立相對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改革開放就缺少經濟前提和政治前提。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改革開放前後歷史不能對立的觀點﹐堅持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充滿哲學智慧和政治智慧。他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說﹕“我們黨團結帶領人民完成社會主義革命﹐確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推進社會主義建設﹐完成了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為當代中國一切發展進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實現了中華民族由近代不斷衰落到根本扭轉命運﹑持續走向繁榮富強的偉大飛躍。”

  習近平總書記用飛躍來形容站起來的偉大意義﹐不是偶然的。中國革命的勝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的確是中國近代史上的一次偉大飛躍﹐因為它為中國以後發展開闢了最美好未來的前景﹐而不是某些人描述的中國跌入了一個陰暗世界﹑悲慘世界﹑專制世界。極少數人颳起民國風甚至北洋風﹐稱頌和留戀那個時代是不可取的。其實﹐連有見識的西方學者都承認改革開放前後不能絕對對立。英國學者斯蒂芬‧佩里在回答環球時報記者提問時涉及這個問題。他說﹕“有人試圖將新中國分為鄧小平之前和之後的時代﹐這樣做太簡單化了。改革開放之前的時代﹐我會說‘沒有毛澤東就沒有現代中國’﹐中國之所以能在1978年實行改革開放﹐包含了之前很多年的努力和試驗﹐例如如何保持中國的統一﹐如何應對貧窮﹑重大疾病及教育與醫療資源的匱乏等。沒有這些鋪墊﹐改革開放是不會在那個時間點發生的。”

  三個階段不可分割﹐還關係到我們如何看待中國現代化的問題。有些學者說﹐從洋務運動開始中國就踏上了現代化之路﹐是中國革命打斷了這個進程。按照他們的觀點﹐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革命﹐中國照樣能夠實現現代化。這是違背歷史事實的妄說。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的舊中國﹐在強大的帝國主義經濟支配下﹐民族工業的生存和發展空間極其有限﹐根本談不上中國自己的工業化。這一點﹐凡是讀過茅盾《子夜》﹐知道主人公吳蓀甫命運的人都能懂。沒有革命的勝利﹐沒有中國站起來的歷史大轉折﹐在一個沒有國家主權﹑沒有民族獨立的中國要實現現代化﹐純屬夢想。四個現代化是在中國人民站起來後提出來的國家戰略目標﹐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是在中國強起來後提出來的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內容。殖民化不是現代化。即使在有些被殖民的國家會出現一些新式工業和進行一定的基礎性建設﹐那是服務于殖民者獲取利益需要的工業和基礎建設﹐而不是為了被殖民國家的現代化。中國有段時間曾出現過“如果中國被殖民三百年﹐早就現代化”的荒唐言論。現在還有人以不同方式繼續發表這種謬論。這是根本不懂國家獨立和現代化之間關係﹐更不懂社會主義現代化和社會主義制度不可分割關係的無知之言。一個被壓迫民族﹐是不可能實現現代化的﹐正如帶著鐐銬的人無法跳遠一樣。

  從辯證法角度看﹐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事業中的有機組成部分﹐不可分割﹐不能缺少其中任何一環。這是中國近代百年歷史發展的辯證法﹐也是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實際相結合理論創新的辯證法。

  歷史在解決老問題提出新問題中前進

  馬克思曾經說過﹕“世界史本身﹐除了通過提出新的問題來解答和處理老問題之外﹐沒有別的方法”。其實﹐中國近百年的歷史規律同樣如此。毛澤東同志在天安門正式宣佈中國人民已經站起來了﹐解決了一個從維新變法到辛亥革命所沒有解決的老問題﹐解決了長期紛爭不休的中國向何處去﹑出路何在﹑是全盤西化還是中體西用的老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表明﹐解決中國出路問題不是維新﹑不是變法﹑不是改良﹐而是革命。祗有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從中國實際出發才能探求到中國的真正出路。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中國先進分子從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科學真理中看到瞭解決中國問題的出路。”

  站起來後﹐解決了中國出路何在這個老問題﹐又須面對如何收拾國民黨丟下來的爛攤子﹐使中國很快擺脫一窮二白﹐能夠在較短時間內富起來﹐甚至強起來的新問題。這是涉及經濟﹑政治﹑文化多個領域建設的問題。這是中國站起來後的歷史發展的必然要求﹐是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也是全體中國人民的熱切期望。如果中國通過革命勝利祗是在政治上站起來了﹐而不是對社會進行全面改造﹐開始朝富起來﹑強起來的方向前進﹐那何必革命呢﹖革命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經之路。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頭30年﹐是完成新民主主義革命﹐並向社會主義建設邁進的歷史時期。從社會主義發展階段來說﹐它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中的始初階段﹐必然具有任何事物在始初階段所具有的不完善性和不成熟性。“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這是規律性現象。中國社會主義建設是在一窮二白基礎上﹐是在沒有自身建設經驗中摸索前行的。再加上曾經發生的“左”的錯誤﹐導致中國社會主義發展進入瓶頸期。其深層原因是社會主義建設實踐自身提出的新問題﹕人民生活貧窮是社會主義社會嗎﹖以階級鬥爭為綱是社會主義建設的基本路線嗎﹖中國社會主義能在計劃經濟和單一的公有制的基礎上繼續獲得活力嗎﹖改革開放不是偶然的﹐它是在一個歷史轉折時期﹐對前30年存在的問題和體制性缺陷尋找新的答案﹐有著深刻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意基礎﹐符合中國社會主義發展的歷史邏輯。

  改革開放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的偉大創舉﹐是中國近百年歷史的又一次重大轉折。它開闢了中國社會主義歷史發展的新局面﹐開闢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和理論創新的新境界。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幫”從政治上掃除了繼續前進的障礙﹐可思想往往落後於現實。從政治邏輯和思想邏輯辯證關係來說﹐政治格局的改變可以一夜之間實現﹐可思想解放更為困難。1978年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起到了思想大解放的作用。正是在思想解放和實事求是思想路線恢復的基礎上﹐中國社會主義發展重新獲得了新動力和勃勃生機。

  從歷史邏輯來說﹐頭30年的成就為進一步發展提供了前進的基礎﹐而其中存在的問題和體制性缺陷又成為繼續發展的障礙。這些障礙成為為什麼要改革﹑改革什麼﹐為什麼要開放﹑如何開放所需要解決的新問題。什麼是社會主義和如何建設社會主義﹐正是對前一階段存在的問題的總體性的提問﹐而這個提問中包含經濟﹑政治﹑思想和體制多方面豐富內涵的展開。放棄以階級鬥爭為綱﹐轉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提出“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黨的基本路線﹔由計劃經濟體制逐步轉變到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由單一公有制轉變到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經濟成分共同發展﹐等等﹐中國經濟發展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新動力。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我們黨深刻認識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須合乎時代潮流﹑順應人民意願﹐勇於改革開放﹐讓黨和人民事業始終充滿奮勇前進的強大動力。我們黨團結帶領人民進行改革開放新的偉大革命﹐破除阻礙國家和民族發展的一切思想和體制障礙﹐開闢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使中國大踏步趕上時代。”沒有改革開放﹐也就沒有現在的中國。我們熱烈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原因正在於此。歷史邏輯﹑政治邏輯﹑思想邏輯的統一在改革開放中得到呈現。

  富起來﹐是對40年改革開放成果的標誌性概括。的確﹐改革開放使中國開始富起來﹐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成為世界貿易大國﹐成為外匯儲備最多的國家。富起來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強起來的新階段提供了多方面的條件。如果沒有改革開放積累的財富﹐我們不可能在國防﹑教育﹑衛生﹑社會保障﹐以及扶貧脫困方面投入大量資金。民生是立國之本﹐人民生活的富裕既是社會主義的硬實力﹐也是軟實力﹐因為它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可以說﹐富起來使站起來站得更牢。富起來﹐也使強起來成為可能。經濟是基礎﹐是綜合國力最重要組成部分。中國改革開放成就是舉世矚目和公認的。我們用40年走過了西方主要發達國家上百年才達到的大體相當的發展水平。

  歷史發展是辯證的﹐祗要發展不要問題是不可能的。在站起來的階段﹐我們解決了民族獨立的問題﹐踏上了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的道路﹐但我們的人民生活還比較清苦﹐並且體制上也還存在諸多不完善之處和缺陷。這些問題﹐在富起來的階段通過改革開放得到較好解決。但富起來有富起來的問題﹐我們開始在總體上擺脫貧窮﹐原有體制的弊端得到調整﹑新體制逐步建立﹐社會充滿求富﹑奔富的活力。但在迅速發展中又積累了新的問題和新的矛盾﹐包括政治生態中貪污腐敗現象多發﹑自然生態中環境破壞嚴重﹑文化生態中理想和信仰的缺失﹑社會生態中貧富分化懸殊﹐等等。這些問題是埋伏在強起來之路上的隱患﹐必須在強國之路上得到解決。

  強起來要主動解決富起來留下來的舊問題﹐積極破解強起來的新問題

  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問題﹕窮有窮的問題﹐富有富的問題﹐強有強的問題。窮則多困﹐貧困阻礙生活的提高﹔富則易侈易驕﹐驕奢催生社會不良現象﹔強則多忌﹐會遭受來自外部對發展各種方式的遏制和阻撓。因此﹐強國之路不僅要解決富起來留下來的舊問題﹐還要面對強起來的新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當前﹐改革發展穩定任務之重﹑矛盾風險挑戰之多﹑治國理政考驗之大都是前所未有的。我們要贏得優勢﹑贏得主動﹑贏得未來﹐必須不斷提高運用馬克思主義分析和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不斷提高運用科學理論指導我們應對重大挑戰﹑抵禦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化解重大矛盾﹑解決重大問題的能力﹐以更寬廣的視野﹑更長遠的眼光來思考把握未來發展面臨的一系列重大問題﹐不斷堅定馬克思主義信仰和共產主義理想。”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這一新時代的社會主要矛盾﹐並且一再強調中國仍然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就是因為我們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富起來仍然是相對的。我們國土面積大﹐人口多﹐我們的國民生產總值用13億人平均﹐排名在世界上還是相對靠後的。況且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不能單純用GDP衡量﹐它的內容是多方面的。我們要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抓住人民群眾最關心的現實利益問題﹐不斷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使改革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朝著實現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邁進﹐大力改善生態環境﹐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建設美麗中國。我們要大力提倡科技創新﹐把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裡﹐避免受制於人﹐建設科技大國﹑文化強國。

  按照歷史辯證法﹐我們不能把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視為相互取代的歷史階段﹐而是後一階段包括前一階段的成果和繼續解決前一階段出現的問題。我們要充分認識中國近百年歷史變革的偉大意義﹐它的確是中國幾千年歷史從未有過的大變化。但同時我們應該實事求是地承認﹐我們的“富”和“強”仍然是相對的。

  歷史不能簡單相比﹐但歷史經驗可以借鑒。尤其是社會主義的歷史經驗更具有直接的可借鑒性。蘇聯從1917年十月革命到克里姆林宮紅旗落地﹐時間為74年。俄羅斯在列寧領導下通過十月革命站了起來﹐英法美等14國軍隊的進攻沒有把它扼殺在搖籃裡。蘇聯在解體之前﹐當時也可算一個富國﹐因為它的GDP約是美國的60%﹐考慮到它的人口﹐人均比我們現在要富得多。至於說強﹐蘇聯解體前是個強國﹐是世界上唯一能與美國相比肩的強國。美蘇是世界上兩個超級大國﹐是兩霸。可誰也沒有料到蘇聯解體﹐社會主義在蘇聯遭到失敗。這表明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要站得牢﹑富得久﹑強得硬﹐必須堅持共產黨領導﹐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必須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本國實際相結合才能立于不敗之地。否則一旦發生顛覆性錯誤﹐就會半途夭折。

  習近平總書記對政治方向問題﹑對中國道路問題﹑對理想信仰問題非常重視。他一直教導我們要有憂患意識﹐要防止發生顛覆性錯誤。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巨大的政治勇氣和強烈的責任擔當﹐提出了一系列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出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推動黨和國家事業發生歷史性變革﹑取得歷史性成就。特別令人振奮的是習近平總書記非常重視黨的建設﹐堅持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的統一。推動全面從嚴治黨﹐毫不手軟地反對貪污腐敗。非常重視堅持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中的指導地位﹐讓馬克思主義旗幟在中國天空高高飄揚。在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的領導﹑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社會主義制度的繁榮和發展不可分割。克里姆林宮紅旗落地可以發生在一瞬之間﹐可蘇聯社會主義的失敗可不是一夜之間﹐而是已經經歷了幾十年的政治和思想的蛻變期。冰凍三尺豈是一日之寒。前車之覆﹐後車之鑒﹐豈能不慎﹗

  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中國最為隆重。在莊嚴的人民大會堂﹐中央政治局全體常委出席﹐幾千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工作者參加慶祝大會﹐習近平總書記發表了緬懷馬克思偉大人格和歷史功績﹑重溫馬克思崇高精神的重要講話。如此隆重﹑如此莊嚴﹑如此規格﹐向全世界傳達了一個重要信息﹕不管中國發展到何種程度﹐中國共產黨都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任何人都不要指望中國共產黨會放棄中國道路﹐接受西方的所謂“普世價值”。習近平總書記在報告結尾以鏗鏘有力之聲傳達的就是這個信息﹕“前進道路上﹐我們要繼續高揚馬克思主義偉大旗幟﹐讓馬克思﹑恩格斯設想的人類社會美好前景不斷在中國大地上生動展現出來﹗”馬克思主義旗幟應該在中國天空永遠飄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應該一直走下去﹐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應該永遠堅持。

  世界並不平靜﹐社會主義之路並不平坦﹐改革也不可能是絕對完美﹑絕對完善一次到位。解決老問題﹐防止出現新問題。改革沒有句號﹐因為問題沒有句號。每次新問題的解決﹐都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前進到一個更高的階段﹐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新發展﹑新境界。這符合社會主義發展規律﹐恩格斯說過所謂社會主義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經常變化和改革的社會。也符合《矛盾論》和《實踐論》闡述的對立統一規律和實踐與認識關係的規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推動理論發展﹐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和理論都是在解決矛盾中前進的。

  中國與世界的關係也受辯證法規律支配

  中國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進程﹐不僅是中國歷史的深刻變革﹐同時也是影響世界政治格局﹑世界歷史進程的變革﹐是中國與世界互動關係性質的變革。

  中國與世界的關係同樣是受辯證法規律支配的。馬克思1853年發表在《紐約每日論壇報》的評論文章《中國革命和歐洲革命》中﹐曾經用歷史辯證法“兩極相聯”即對立統一觀點考察中國與歐洲的關係。馬克思說﹕“‘兩極相聯’這個樸素的諺語是一個偉大而不可移易地適用於生活一切方面的真理﹐是哲學家所離不開的定理﹐就像天文學家離不開開普勒或牛頓的偉大發現一樣。”並說﹕“中國革命對文明世界很可能發生的影響卻是這個原則的一個明顯例證。”馬克思的這個判斷在當代中國的社會變革中得到最明顯的證明。

  中國是一個有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文明古國。在以往幾千年歷史中﹐直到明代前期﹐中國在世界仍佔有重要地位﹐向世界貢獻了中國文明﹐也吸取了其他國家的文明成果。中國與世界的交往是和平的﹑互惠的。中國是愛好和平的國家。在近代西方資本主義產生以後向外侵略和殖民的時代﹐中國曾經遭受帝國主義列強的宰割和侵略﹐是受害者﹑被壓迫者。西方列強在中國與世界關係中﹐處於矛盾的主導方面。從站起來開始﹐中國逐步從世界的邊緣走向世界的中心﹐但中國從不追求主導世界。毛澤東說過﹐中國應該對世界作出更大貢獻。中國開始強起來後﹐這個方針沒有變﹐也永遠不會變。從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到共建“一帶一路”的倡議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都顯示了作為踏上強國之路發展中的大國﹐中國雖然已經改變了近代在世界格局中屢遭侵略和挨打的地位﹐但不會走國強必霸的老路﹐而是同各國人民一道﹐積極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斷為人類和平和發展作出新的貢獻。中國堅持對外開放﹐促進了世界經濟的發展﹐同時也發展了中國。中國的開放政策符合歷史潮流﹐符合世界各國的利益。中國與世界的關係是互利共贏的良性互動的辯證關係。世界離不開中國﹐中國也離不開世界。

  (本文系中國人民大學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協同創新中心階段性成果)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