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總是向你索取﹐卻不曾說謝謝你”

2018-07-10 05:02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畢業季‧留住感動】

“總是向你索取﹐卻不曾說謝謝你”

──鄒勇松的畢業歌

光明日報記者 唐湘岳 光明日報通訊員 潘枝花

  “不知道長沙理工大學會不會是我求學生涯的最後一站﹐但這裡肯定是我求學生涯最重要的一站。”進入七月份﹐長沙理工大學研究生鄒勇松的畢業季已經進入了倒計時﹐入學以來的一幕幕又湧上了他的心頭。此時此刻﹐他最割舍不下的就是那些關心過他的同學和老師﹐他最想唱的就是那首歌﹕“總是向你索取﹐卻不曾說謝謝你……”

  讓我們一起聽聽鄒勇鬆心中的歌。

  導師如父

  在實習的日子﹐我和我的研究生導師董國華分隔在城市的一南一北﹐但祗要我有問題﹐老師無論多忙﹐都會在下班後跨越30公里的距離﹐來到我的住處和我探討﹐往往到很晚才回家,甚至沒有顧得上吃晚飯。

  學術上是導師﹐生活上像父親。我遇到困難﹐他有求必應。去年6月﹐我被診斷為腎炎終末期(尿毒症)﹐祗能靠透析維持生命。接到消息﹐正忙於工作的董老師立刻跟師母來到了醫院一起安慰我。那一刻﹐導師和師母在我心裡﹐就像父親母親﹐讓我感到溫暖﹑安定。老師回去後每天四處奔波﹐打聽相關專家﹐比對透析方案﹑醫療費用﹑藥品來源等。我選擇腹膜透析後﹐他又想方設法幫我聯繫買藥的廠家。

  三年時光﹐董老師在我身上傾注了太多心血﹐不善言辭的我很少向他表達感激﹐他也從不在意這些﹐但導師的恩情在我心中重若千金。我只想好好地﹑平安地活著﹐在科研上做出更多的成果﹐畢業後還能夠每年去看望他。畢業在即﹐我想為他唱起這首《父親》﹕“我是你的驕傲嗎﹖還在為我擔心嗎﹖你牽掛的孩子﹐長大啦……”

  我的輔導員姐姐

  大學裡﹐和我們關係最親的是輔導員。我們的輔導員是易亭亭老師。由於比我們年長不了幾歲﹐我們都親切地叫她“亭姐”。不管多忙﹐不管多晚﹐祗要有事找她﹐她都會耐心而又溫柔地接聽電話﹐然後給我們解決問題。

  在得知我生病後﹐亭姐很著急﹐她的孩子不滿一歲﹐為了我﹐她犧牲了很多照顧孩子的時間。

  去年夏天﹐我住院不久﹐亭姐跟學院領導提著水果來看我﹐看著亭姐臉上難受又強做笑容的表情﹐我知道他們是多麼地擔心我。

  回學校之後﹐亭姐知道我醫藥費缺口很大﹐立馬就在學院給我組織捐款﹐籌集了近8000元善款。

  我想在即將畢業的時刻﹐將《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這首歌送給我們的亭姐﹕在你堅實的肩膀上我變得堅韌強壯﹐你的鼓勵使我超越了自我。

  新同學﹐老朋友

  說說李平。她是我們隔壁村的姑娘﹐我們在高中時是同桌。我們學習上一起勉勵﹐生活中相互關心﹐誰也不落下對方。

  大學我考到了廣東石油化工學院﹐李平去了吉首大學。2015年﹐我們一起考進了長沙理工大學計通學院讀研深造。老同學﹐老朋友﹐又成了新同學。而且還在一個實驗室﹐工作桌相鄰。我們時常一起學習﹐一起吃飯﹐相互調侃﹐回憶高中趣事。

  去年6月﹐我告訴她我住院了﹐情況嚴重。半晌﹐她緩緩地說﹐沒事﹐會好的﹐一字一頓﹐分明帶著哽咽。

  住院的那一個月裡﹐她時常過來﹐每次都帶著我愛吃的葡萄﹐還有一小束鮮花。她總說﹐希望我的生命永遠像“滿天星”那樣繁盛。

  這一次﹐我們是真的畢業了﹐但是我們的同桌情永不褪色。我想為她唱一首《同桌的你》﹐希望她收穫自己的幸福。

“總是向你索取﹐卻不曾說謝謝你”

掃描二維碼 觀看微視頻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0日 08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