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知識分子不能只想著當富豪 更不能當“土豪”

2018-07-12 04:06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亮見】

  作者﹕鄭艷(山東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

  一段時間以來﹐個別知識分子利欲膨脹﹐把“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志向與追求拋諸腦後﹐一心只想當富豪﹐甚至夢想一夜暴富當“土豪”。在論文寫作中抄襲剽竊﹑侵佔他人成果者有之﹐在科研項目中上下其手﹑渾水摸魚者有之﹐在教學過程中當“老闆”﹑搞鑽營者有之。這些行為﹐極大地破壞了學術生態﹑科研環境﹐對社會風氣也造成了非常壞的影響﹐必須旗幟鮮明地予以反對。

  當代知識分子不能只想著當富豪﹐更不能只想當“土豪”。進入21世紀以來﹐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構全球創新版圖﹑重塑全球經濟結構。對當代中國知識分子來說﹐責任擔當空前﹐機會機遇空前。這其中﹐知識創造價值﹑科技改變命運的機會更多了。但個人的命運改變終究不能離開民族復興的宏大背景﹐國家前途﹑人民福祉始終應該成為廣大知識分子心目中的首要責任。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中所指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奮鬥﹐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擔當。”祗有把個人理想自覺融入國家發展偉業﹐當代知識分子才能真正有所作為。

  傳統社會中﹐文人最崇高的理想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孟子‧盡心上》曰﹕“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橫渠語錄》也有曰﹕“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春秋戰國時期﹐有“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也“不改其樂”的顏回以及“不重萬戶侯卿相之印”的虞卿﹔魏晉時期﹐有“越名教而任自然”的嵇中散和他的竹林賢士以及“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邪”的靖節先生﹔唐代﹐有“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詩聖杜甫以及“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的詩豪劉禹錫。中國歷史上﹐文人墨客﹐浮白載筆﹔君子賢士﹐抱瑜握瑾。他們不僅實踐了自己通達﹑豁然的人生理想﹐更成了眾望所歸﹑萬古垂青的“鴻儒”與“巨匠”。今天﹐更多的知識分子獻身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的偉大斗爭﹐功在當代﹐堪稱楷模。

  知識分子的才情﹑品格﹑學識可以影響到某個群體﹐甚至可以引領社會風氣。一旦知識分子的精神家園失守﹐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必定扭曲﹐精神生態將受到重創。因此﹐知識分子重節操﹑守底線﹑知榮辱﹐絕不僅是個人的事情。

  無論從本源上還是在發展過程中﹐“富豪”或“土豪”所包含的內在指向性基本上是以金錢為核心﹐通過有形的消費行為來標識自身身份﹐並在一定程度上帶有為人所調侃甚至鄙夷的審美品位。而“文人”恰恰是與之相對的﹐視清貧與苦難為磨煉﹐將精神充盈置於物質富有之上﹐以追求無形的道德境界作為自己快樂人生的價值目標﹐並始終具有人文情懷地秉持“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信念。知識分子一旦轉而如法炮製富豪﹑土豪的種種行態﹐必然失卻文化的本心﹐為名利所累﹐為名利所驅﹐進退失據﹐言行無狀。

  知識分子可以也應該通過勞動獲得財富﹐但絕不能利字當頭而失卻風骨與氣節﹐忘記了自己的責任與擔當。習近平總書記在同北京師範大學師生代表座談時就如何做一名好老師提出了4點要求﹐即要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紮實學識﹑有仁愛之心。今年5月2日﹐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了這四點。應該看到﹐這不僅是對教師的要求﹐也是對當代中國知識分子的期望。

  “人必其自愛也﹐而後人愛諸﹔人必其自敬也﹐而後人敬諸。”知識分子當牢記囑托﹐自愛自敬﹐言為士則﹐行為世范﹐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廣闊舞臺上擂定音鼓﹑唱響主旋律﹐勇作新時代建設的排頭兵。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02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