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偽現實劇作攪渾市場

2018-07-12 03:4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見仁見智】

  作者﹕何天平(電視評論人)

  鼓勵現實主義創作無疑是當前電視劇發展的積極方向﹐但更要警惕打著現實旗號的“懸浮”創作受到資本侵蝕異化市場。

  時值中國電視劇60年﹐在這一節點上﹐《美好生活》《莫斯科行動》《歸去來》等一批精品電視劇力作湧現﹐成為打造“現實主義回歸年”的重要註腳。今年的全國電視劇創作規劃會議中指出﹐要加快新時代電視劇高質量發展﹐打造永不落幕的中國劇場。其中﹐充分開掘現實主義創作的內涵與活力﹐不僅構成電視劇創作創新的基本底色﹐也反映著市場與觀眾高度的審美期待。

  從現實題材創作到現實主義創作﹐今天的主流市場已經洞悉了這一方法論層面的延展﹐並據此形成更多創新實踐﹔但現實主義創作也並非無根之水﹐總有創作者投機“利用”概念﹐讓不少偽現實創作有了滋生空間﹐值得警惕。

  一種顯著狀況是打著“現實主義”的旗號鼓吹非現實性的生活生存邏輯。對於現實題材的創作﹐“現實主義”應成為其觀照社會現實和社會情感的重要線索。然而﹐部分劇集不但沒讓“現實”落地﹐反而無限放大對現實的想象性生產﹐消解其精神內核。“行業劇不行業”是典型代表﹐某部在題材上聚焦新興職業的電視劇﹐原本立意可圈可點。然而﹐在著眼談判專家的職場敘事中﹐專業性和社會性的呈現僅僅淪為點綴﹐光怪陸離的奢華生活與模板化的愛情橋段成為主調﹐厚厚的偶像濾鏡遮蔽了對職場現實與社會現實的直觀再現﹔不久前引發爭議的某“圖鑒”系列劇﹐過度符號化當代女性的都市生存﹐將人性困境解構為物質困境﹐異化其現實刺痛感。值得注意的是﹐不少都市劇對此類敘事模式的“自我複製”漸成氣候﹐甚至由此為其立意構建覓得合理性﹐懸浮於時代。

  另一種狀況是過度異化“現實主義”的創作標準。在政策和市場的雙向驅動下﹐現實主義已經成為當前打造精品電視劇的重要標準之一。並非祗有現實題材要“現實主義”﹐歷史劇﹑古裝劇﹑年代劇等不屬於當代的故事﹐個中傳達的精神風貌﹑價值內核也應當能夠充分觀照當代。換言之﹐現實主義作為一種關鍵的理念和手法﹐普遍適用於各類劇集文本的創作之中﹐這折射出電視劇能夠持續保有“國民基礎”的生命力。一個反例在於﹐某古裝偶像劇背離“現實主義”的創作原則﹐打著尊重歷史的旗號講述了一個內核空洞﹑虛無于歷史的故事﹐在穿越﹑瑪麗蘇等常見套路戲碼中模糊了古裝劇歷史敘事的美學價值。無獨有偶﹐大量源自網文改編的此類劇集頻頻湧現﹐徒有“偶像”﹐沒有“歷史”﹐都值得創作者反思。

  “現實主義”大潮下仍有大量偽現實劇作泛濫﹐究其原因﹐創作和市場的一體兩面皆需深省。一方面﹐創作環境的趨利心理不斷壯大﹐對內容變現能力的過度追逐使得藝術標準需在極大程度上匹配資本的需要﹐電視劇創作時常淪為一種快餐式生產﹐部分創作者對創作本身的曲解背離了文藝創作的內在規律和價值﹔另一方面﹐資本神話的締結也為影視市場創造了諸多泡沫。作為標準的“現實主義”﹐時常成為迎合主管部門的投機策略﹐或成為強化作品市場效益的公關託辭。大量作品在宣傳中冠以“現實主義”之名﹐但實則還是明星流量加持﹑IP加持之下的懸浮劇成色。最終帶來的後果﹐不僅會動搖經由60年發展所養成的國劇內容根基﹐更會對當前整個電視劇生態造成信任危機。

  真正的現實主義創作應當有力度﹑有熱氣﹑有反思。電視劇《媳婦的美好時代》探討當代都市家庭﹐以80後婚戀觀和具有矛盾顯著性的家庭婆媳關係切入﹐提煉生活本質﹑洞察社會變化﹑展現時代風貌﹔去年熱播的《急診科醫生》﹐將行業敘事落到實處﹐社會觀察充分﹐收穫諸多好評。執導該劇的鄭曉龍導演﹐堅持用現實主義的精神﹑態度和方法來創作﹐因而持續產出了大量精品國劇。

  現實主義並非是對現實的某種概念化圖解﹐它意味著創作要遵循最大程度的本質真實﹐對待現實持有客觀審慎的立場﹐既不過度親近﹐也不一味疏離。鼓勵現實主義創作無疑是當前電視劇發展的積極方向﹐但更要警惕打著現實旗號的“懸浮”創作受到資本侵蝕異化市場。

  電視劇的生產﹑流通與傳播是一個結構化的體系。在源頭產生的“偽現實”思維﹐可能影響的是整個產業秩序的健康生態﹐構成不可逆的發展危機。我們需要厘清真偽“現實主義”的邊界﹐遵循歷史唯物主義的創作原則﹐以匠人精神打造更多現實主義力作﹔另一方面﹐也要正確認識這一創作理念的要求﹐不要讓“現實主義”僅僅成為構建市場影響力的政策紅利﹐否則最終攪渾的也會是市場本身。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16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