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電影或將成為下一個熱點

2018-07-12 03:4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文藝觀潮】

  作者﹕楊洪濤(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副教授)

  體育電影表達了人類共通的生命理想和情感共識﹐它具備成為擁有廣大受眾基數的類型電影的市場基因﹐是兼具思想性﹑藝術性和觀賞性的創作類型。

  1﹑現實主義﹑理想主義﹑浪漫主義的集合體

  今夏﹐世界杯的戰火燃燒全球。羅納爾多﹑梅西﹑內馬爾等著名球星“組團”離去﹐由牙醫﹑導演等組成的冰島“非職業”球隊﹐世界杯變成歐洲杯等趣聞軼事﹐被演繹成各種段子火遍全球。在世界和平發展的全球化時代﹐奧林匹克運動成為國家之間綜合實力的較量﹐而足球則被視為體育領域裡的戰爭或史詩。在萬眾矚目的沙場﹐作戰雙方分別派出十一員猛將﹐身披國家戰袍﹑肩負民族希望﹐排兵布陣﹑並肩戰鬥﹐場下還有元帥﹑軍師和兵員補給﹐他們用奮力拼殺來捍衛國家榮譽。體育運動的向心力和感染力﹐讓置身其中的參與者及賽場內外的圍觀者﹐凝聚強大共識﹑表達集體意志﹑宣洩家國情懷。體育運動幾乎是世界上唯一不用跨文化翻譯的人類集體活動。

  在世界範圍內﹐體育電影有著獨特的審美價值。體育電影是現實主義﹑理想主義和浪漫主義的集合體。在主題呈現層面﹐既要觀照現實生活中運動員充滿世俗情態和煙火氣息的生存境況﹐又要深入洞察競技體育本身的發展狀況和價值所在。在情節鋪陳層面﹐既要符合競技體育的競技規則和運動規律﹐又要在力與美的持續衝刺中高揚理想主義的旗幟。在鏡頭剪輯層面﹐既要在動態與靜態之間展現運動員心理與生理的淬火重生﹐又要捕捉更高﹑更快﹑更強的唯美而寫意的浪漫瞬間。

體育電影或將成為下一個熱點

電影《破風》劇照 資料圖片

  早些年﹐以《女籃五號》《水上春秋》《沙鷗》為代表的早期國產體育電影﹐大都以為國爭光﹑民族榮耀作為重要的敘事母題﹐承擔了許多或沉重或悲壯的家國情懷﹐而較少關注運動員的個體意願和人生選擇。進入21世紀以來﹐體育電影在敘事表達上有所轉變﹐《買買提的2008》《女足九號》等作品﹐更多的凸顯了以人為本的運動理念﹐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國家強盛﹑文化自信的積極表現。在華語電影裡﹐《翻滾吧﹐阿信》《破風》等影片則能夠卸下國家榮譽﹑民族復興等重大使命﹐聚焦于個人榮耀的爭取。

  2﹑賽場是聖殿﹑比賽是洗禮﹑勝利是信仰

  在類型化的創作過程中﹐體育電影總是喜歡講述底層人民或者失意人士的人生逆襲。從卑微弱小到遇見希望﹐再到陷入困境或自我懷疑﹐最終戰勝對手贏得勝利。從敘事技巧來說﹐或許祗有人生境遇跌落到地平線之下的人﹐才能夠在生命能量華麗綻放的時刻迎來更加璀璨的光芒。《弱點》裡無家可歸的黑人男孩邁克爾﹐有著與他那龐大身軀極不相稱的自卑與怯懦。《鐵拳》裡的比利原本是叱吒拳壇的輕量級拳王。然而﹐一場意外讓他失去妻子﹐女兒的撫養權被剝奪﹐財產被抵押﹐一夜之間跌落人生谷底。在體育電影裡﹐很多運動員在賽場下的人生都差強人意。他們或自卑或怯懦或彷徨﹐然而當他們踏入賽場的一刻﹐所有的不如意都化為比賽的動力﹐釋放出光芒四射的生命能量。

體育電影或將成為下一個熱點

電影《沙鷗》海報 資料圖片

  體育電影有著強勁的敘事動力和戲劇張力。訓練中的汗水與淚水﹐生活中的無奈與艱辛﹐比賽過程﹑勝負輸贏所產生的懸念感和緊張度都能夠不斷強化故事張力﹐持續鎖定觀眾的目光。《摔跤吧﹗爸爸》裡那位懷揣冠軍夢的父親﹐克服經濟上的睏頓和周圍異樣的目光﹐經過持之以恆的刻苦訓練﹐終於讓兩個女兒贏得了金牌。此外﹐體育電影還詮釋了競技體育與生俱來的狂歡與圍觀的快感。足球場上﹐看臺上縱情歡呼的人群與賽場上奮力厮殺的球員相互呼應﹑相映成趣。拳擊比賽中﹐拳壇上的選手﹑場邊的教練和看臺上的觀眾都同樣揮舞著拳頭。可以說﹐競技體育是一場場頗具象徵性和儀式感的萬眾行為藝術﹐是人類釋放生命本能﹑回歸娛樂天性的最佳載體。

體育電影或將成為下一個熱點

電影《女籃5號》海報 資料圖片

  體育電影擁有強大的勵志功能。對於運動員來說﹐賽場就是聖殿﹐比賽就是洗禮﹐勝利就是信仰。在走向賽場的道路上﹐“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孟子關於“天降大任”的深邃思考﹐在體育電影中得到了全部闡釋。這就是為什麼《摔跤吧﹗爸爸》《烈火戰車》等電影中﹐總是能夠在比賽結束的那一刻﹐贏得觀眾直抵靈魂又心甘情願的眼淚。

  3﹑靈與肉﹑力與美﹑善與惡的動態詮釋

  在體育轉播當中﹐不同的運動項目有著差異較大的機位設置和鏡頭運動軌跡。嚴格來說﹐體育攝像要按照競技門類進行專門劃分。與現場轉播的實時性﹑瞬間性不同的是﹐體育電影在鏡頭運動和場面調度方面能夠反復選擇鏡頭﹑從容斟酌組接﹐以達到更為炫美的視聽效果。體育電影的畫面﹐既要照顧鏡頭美感又要符合競賽要求﹔既要表現運動員身體運動的軌跡﹐又要捕捉運動員心理活動的細節﹐復調式的表現運動員的心靈空間和肢體語言。

  美學家伊格爾頓認為﹕“美學是作為有關身體的語言而誕生的”。的確﹐我們在看世界杯時觀眾們尤其是女性觀眾﹐總是能被球星們強健的肌肉和英俊的相貌所俘獲。而藝術體操﹑沙灘排球等運動項目又吸引了眾多男性體育迷的目光。

  《勝利大逃亡》藉助足球比賽講述二戰當中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光榮之路》在籃球之外著重講述黑人球員面臨的種族歧視問題。《摔跤吧﹗爸爸》藉助女子摔跤運動提出對印度女性地位和體育機制的質疑。《百萬美元寶貝》用冷峻的筆觸詮釋了人性中的光明與晦暗。優秀的體育電影﹐都在用體育精神重新定義平凡與偉大。體育電影時常把比賽雙方設置成二元對立的人物關係。擁有主角光環的一方﹐往往是公平﹑正義﹑人性之善的體育道德的代言人。而對手一方則大多有著有損于體育精神的人格缺點或道德瑕疵。主角往往是人物性格﹑內心世界異常豐富的圓形人物﹐而對手一方則多為符號化﹑臉譜化的扁平人物。體育電影試圖通過體育精神去觀照社會問題和人性真相。

  如今﹐一大波電影人已經開始將目光瞄準國內體育電影。如今正在拍攝中的體育電影﹕講述亞洲第一個網球單打大滿貫冠軍李娜故事的《李娜》﹔此外還有講述新一代女排崛起故事的《中國女排》……國產體育電影逐漸開始形成一個類型﹐“體育+電影”將成為新的行業風口。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16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