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教育﹕突破紅火背後的困局

2018-07-12 03:4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知與行】

  作者﹕于日錦﹔張崇福(中陶會非遺教育專委會理事長﹑安徽省行知學校校長﹔中陶會非遺教育專委會副秘書長)

  我國非遺教育開展有年﹐其實踐現狀如何﹐面臨何種困局﹐如何尋求突破﹖筆者結合近十年的非遺教育實踐和思考﹐用三句話加以概括﹕星星之火待燎原之現狀﹐山重水複疑無路之困局﹐上下求索重行知求突破。

  非遺教育

  “四缺”現象顯而易見

  非遺法頒佈以來﹐各地非遺教育活動開展得紅紅火火──圖片展示﹑現場展演﹑傳承人示範﹑觀摩傳承基地﹑專家授課﹑非遺技能大賽﹑非遺研學﹑非遺社團……可謂形式多樣﹑琳琅滿目。特別是2018年4月﹐文化和旅遊部﹑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共同印發《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實施方案(2018─2020)》﹐提出“推動非遺的當代實踐﹐提高非遺保護傳承水平”。從這個角度來說﹐非遺教育的“星星之火”已在神州大地點燃。星星之火點燃﹐但還遠未形成“燎原之勢”﹐非遺教育的困境更是顯而易見的。

  2017年﹐當時的文化部在《各地貫徹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情況評估報告》中就直言不諱地指出﹕最大的問題是人才缺口大﹐一些老手藝面臨後繼無人的窘境。目前我國大多數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的年齡偏大﹐平均處於50歲以上的年齡段﹐最大的已經進入百歲行列。非遺文化傳承﹐面臨年輕人不能幹﹑不願乾的尷尬局面。後繼無人﹐加之目前非遺教育存在“四缺”現象﹕缺制度設置﹑缺專業師資﹐缺專業教材﹑缺資金投入﹐我們不得不承認﹕非遺教育在紅紅火火的熱鬧場面之下﹐似乎陷入了後繼乏人﹑“山重水複疑無路”的困局。

非遺教育﹕突破紅火背後的困局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突圍解困

  頂層設計是前提

  陷入困境﹐怎麼辦﹖唯有上下求索重行知。這其中﹐做好頂層科學設計是非遺教育突圍解困的重要前提。

  首先﹐要明確非遺教育在非遺保護中的關鍵作用。非遺項目的挖掘申報﹑非遺傳承人推薦評選﹑非遺知識的宣傳普及﹑非遺展演的組織開展﹑傳承人進校園等環節都取得了可喜成績。但這與非遺教育的主要目的還存在一定差距。非遺教育的目的在於非遺代表性項目的展示宣傳﹑知識普及﹑技藝傳承﹐達到使全體學生知﹐部分學生會﹐以此為專業技能的學生精。非遺教育的核心任務是培養專業精的非遺傳承人。因此﹐非遺教育應該獨立出來﹐加以政策明確和制度化強調。

  其次﹐要明確非遺教育主體和政策導向。非遺法明確規定﹐學校應當按照國務院教育主管部門的規定﹐開展相關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教育。因此﹐做好非遺教育的頂層設計至關重要。非遺教育的中心任務是什麼﹖非遺教育的資金來源在哪裡﹖這些問題不解決﹐非遺教育祗能停留在熱熱鬧鬧的作秀﹐時間長了﹐後續傳承人才匱乏的問題仍然無法解決。教育主管部門還有待更充分地承擔非遺教育的主體責任。

  最後﹐調動跨界力量共同致力非遺教育。眾所周知﹐非遺教育是跨界教育﹐教育﹑人社﹑文化﹑行業﹑財政都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在國家層面﹐必須秉持傾斜性﹑開拓性﹑創新性的宗旨﹐有針對性地制定政策法規﹐讓應該加盟非遺教育的各方﹐明確各自責任義務﹐做到積極投入﹑主動服務。

  非遺進校

  不僅僅是“接﹑看﹑演”

  過去十餘年﹐非遺教育把非遺保護的理念﹑意義深植人心。但是﹐無論是非遺知識普及﹑非遺傳承人的展演﹑非遺社團的活動開展﹐還是學校非遺選修課的開設﹐都只停留在粗線條﹑淺層次﹑碎片式的階段﹐僅僅是“接非遺﹑看非遺﹑演非遺”。

  即使在校園裡有成千上萬的學生被動接受非遺宣傳﹐機械地接受作為選修課的非遺課程﹐甚至參與一些非遺項目的培訓與表演﹐對未來非遺傳承的核心因素──人才培養﹐卻缺乏實質性的幫助。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特點是以人為本的活態文化遺產﹐許多非遺項目就是以技藝的形式存在的﹐離開了掌握項目技藝的人﹐一切的非遺保護都失去了長遠意義。

  所以﹐要讓非遺教育變成根深葉茂的常青樹﹐就必須支持鼓勵基層的深度實踐﹕第一﹐基層教育部門的身份要從非遺教育的協作者﹑被動者轉變成主體和主動者﹔第二﹐從小學階段開始﹐就開設非遺教育必修課﹐讓學生從小便瞭解非遺﹑熱愛非遺﹐積累非遺技藝﹐為將來選擇從業非遺傳承奠定思想與技藝基礎﹔第三﹐開設非遺課程一定要注重生產性﹐專業老師一定要選聘本項目有層次和影響力的非遺傳承人。非遺教育必須以培養優秀傳承人為主要目標﹐變“接非遺﹑看非遺﹑演非遺”為“種非遺﹑做非遺﹑養非遺”﹐非遺文化綿延永續才可能成為現實。

  構建體系

  多門類多層次融合

  目前的任何一個學校都無法獨立承擔培養非遺傳承人的重任。而在我國教育體系中﹐非遺中等﹑高等教育﹐尤其是非遺高等教育﹐力量還相當薄弱。除原來的藝術院校﹑藝術專業外﹐仍是一個空白。高層次﹑高素質非遺人才的培養困難重重﹐非遺相應技術的提昇﹑文化的研究也相對滯後。而傳統的師帶徒培養模式﹐在現代教育中﹐實踐可行性還不強。

  非遺教育有其獨特的教育規律﹐是自成體系的教育。目前﹐我國就已經在北京﹑南京﹑甘肅﹑四川等地成立了非遺學院﹐但基本上都屬於某一個高校的二級學院﹐其師資﹑資金﹑教材等都不具備為較大規模的培養高素質非遺人才作保障。

  因此﹐亟待創立有別於普通高校的非遺教育中等學校﹑高等院校﹐從而引領非遺教育能在教學的各階段各層次得以開展。通過幼兒非遺啟蒙教育培養非物質文化的熱愛者﹔通過少年非遺認知教育培養非物質文化的認同者﹔通過青年非遺能力教育培養非物質文化的傳承者﹔通過學校非遺教育引領全社會的非遺文化認同﹐從而使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真正的保護和傳承。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14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