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性記錄要融入生命情感

2018-07-12 04:42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搶救性記錄要融入生命情感

──專家和學術專員談非遺搶救性記錄

光明日報記者徐譚採訪整理

  《四季生產調》學術專員﹑

  雲南省元陽縣非遺保護中心主任何志科﹕

  尊重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

  要在少數民族聚居的地方做好非遺搶救性記錄工作﹐我認為﹐第一﹐需要強有力的組織保障﹐沒有當地主管部門的重視﹐工作很難開展﹔第二﹐項目負責人要有項目資金支配權和工作人員的調配權﹔第三﹐項目負責人要對少數民族地區非遺懷有深厚的情感﹐對所開展的項目瞭如指掌﹔第四﹐項目負責人應該熟悉傳承人生產生活狀況﹐精通少數民族語言﹔第五﹐項目負責人與包括攝影師在內的團隊成員要充分溝通﹐瞭解少數民族的信仰和禁忌﹐而不是隨便拿起攝像機﹑照相機就拍。

  搶救性記錄工作驗收專家委員會成員﹑

  中央民族大學體育學院教授張延慶﹕

  要昇華到傳承人的記憶層面

  一件優秀的搶救性記錄項目成果應當同時符合三方面要求。第一是運用影像和文本要素直觀呈現﹔第二是展現傳承人的生活和實踐。舉例來說﹐如果祗是拍攝一位老拳師的套路﹐就會造成影像文本和實踐操作兩張皮的問題﹐這樣的成果難以為非遺傳承提供實質性幫助﹔第三要昇華到傳承人的生命與記憶層面﹐無論哪種記憶的記錄都需要傳承人﹑拍攝團隊和學術專員生命情感的融入﹐這三方面邏輯串聯起來﹐作品的生命就可以存續下去。

  搶救性記錄工作驗收專家委員會成員﹑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鮑江﹕

  非遺影像講述應嘗試多樣化

  從影像傳播的角度來看目前的搶救性記錄成果﹐我認為還有幾方面待改進。首先﹐影片形式較單一﹐多是用解說詞配影像的模式展現傳承人和技藝。非遺工作者不僅僅需要對傳承人做影像記述﹐還需要從影像表達形式本身做更多的嘗試。其次﹐部分綜述片用“上帝式”的講述視角講述﹐不易引發共鳴﹐可以考慮學習一些受歡迎的紀錄片﹐例如《我在故宮修文物》就採用了深度旅遊者的視角﹐這樣更利於觀眾情感帶入﹐引發共鳴。最後﹐傳承人也是社會化的人﹐非遺影像應當更加融入傳承人的生活世界﹐這樣會更有表現力和感染力。

  《布依戲》項目學術專員﹑貴州師範大學教授朱偉華﹕

  非遺記錄要增強學術性

  現在多數團隊在技術上沒有太大問題﹐但如果沒有拍出非遺蘊含的文化內涵﹐那就會失去項目的根本意義。專家是項目學術性的保證﹐每個執行團隊都應配備一名以上的學術專員。在學術專員的選擇上﹐貴州在全省尋找對應領域的專家﹐以確保在前期對項目進行宏觀把握﹐同時邀請地方學者參與﹐因為他們對具體情況特別瞭解﹐可以在拍攝階段確保項目的學術含量和學術深度。同時﹐學術專員要審查整個拍攝計劃﹐尤其是口述訪談提綱。實地拍攝階段﹐要深入現場﹐為拍攝團隊做現場指導。貴州這次有三項獲評優秀﹐我認為與操作程序有很大的關係。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07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