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園向普惠性轉型難在何處

2018-07-12 04:51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記者 姚曉丹

  又一個學期結束﹐江西省贛州市公務員小區幼兒園園長鐘幸蓉卻並不能放鬆。她想的是“即將上漲的房租”和成本核算。

  贛州市公務員小區幼兒園是一所提供普惠性服務的民辦幼兒園﹐已經開辦了20年﹐每學期學費2000元﹐伙食費2000元。價格親民﹐還被評為“市級示範幼兒園”﹐深受周邊孩子家長歡迎。但是﹐每年都在上漲的房租讓鐘幸蓉暗暗叫苦。

幼兒園向普惠性轉型難在何處

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區盛德花園社區幼兒園老師給小朋友上課。新華社記者 魯鵬攝

  民辦幼兒園有苦處﹐公辦的也不輕鬆。廣東省華南師範大學附屬幼兒園是一所普惠性的公立幼兒園﹐和民辦幼兒園相比﹐少了一些成本考驗﹐但在園長吳冬梅的心中﹐師資問題是困擾她的一個大難題。“幼兒教師大多是中職高職畢業﹐以廣東為例﹐華南師大﹑廣州大學等高校每年幼教專業畢業的本科生不超過100人﹐其中一半以上都會選擇繼續深造﹐真正留在幼兒園的不多。”

  2017年4月﹐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下發《關於實施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的意見》﹐要求到2020年﹐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要達到80%左右。如今﹐時間即將過半﹐幼兒園轉型中遇到哪些困難﹖普惠性幼兒園時代到來了嗎﹖記者日前對此進行了探訪。

  校園新﹑玩具好就是好幼兒園嗎

  普惠性幼兒園和相對高收費幼兒園作對比﹐是指公益性﹑有質量的幼兒園﹐收費實行政府定價或接受政府指導價﹐根據當地經濟發展水平和老百姓生活消費水平而定﹐是百姓家門口的好幼兒園。普惠性幼兒園在場地設置﹑辦園規模等方面都有具體規定﹐生均佔地面積不少於12平方米﹐小班不超過25人﹐大班不超過35人。目前﹐普惠性幼兒園轉型任務完成多少﹖中國幼教年會秘書長孫綱告訴記者﹕“大概50%左右﹐未來兩年是攻堅期。”

  從“入園難”“入園貴”過渡到“家門口的放心幼兒園”﹐要邁過幾道坎﹖在日前舉行的中國幼教年會上﹐孫綱講述了目前普惠性幼兒園建設面臨的困難。“至少有三個問題是值得注意的。首先﹐什麼樣的幼兒園是符合地區特點的幼兒園﹐這缺少足夠的研究數據和成果支撐。其次﹐幼兒園課程的實施儘管有地區標準﹐但是各種國外的﹑科技的﹑小學化的理念﹐衝擊著大部分幼兒園﹐尤其是民辦幼兒園。最後﹐很多幼兒園只重硬件﹐內涵建設相對欠缺。”

  好幼兒園的標準有哪些﹖孫綱表示﹐無論是家長還是教育行政部門﹐對此都有一定誤區。“家長們選擇幼兒園總是第一眼先看到校園環境好不好﹑玩具新不新﹑教室好不好﹐有沒有監控設備﹑新風設備﹐師資怎麼樣﹑課程理念如何都是第二步才會考慮到的。”

  “而教育行政部門對師範幼兒園的評估方式也是如此。”孫綱表示﹐“評估分為三個層面﹐首先是結構評估﹐就是硬件條件﹐如教師比例﹑玩具﹑設施等﹐這個層面是最直觀的﹐也是最容易得出結論的。其次是過程評估和結果評估﹐考察的是教學過程以及孩子從入園到畢業期間的成長﹐這兩個部分是幼兒園軟實力的體現﹐是最重要的部分﹐卻相對難以量化。於是﹐在評估的過程中也容易出現‘第一眼現象’。”

  這種“第一眼現象”困擾了一些幼兒園尤其是民辦幼兒園的發展﹐他們必須努力維持門面。這樣做的後果是無形中增加了成本。

  鐘幸蓉毫不諱言﹐對民辦幼兒園來說﹐成本問題是個不小的困擾。“除了房租問題﹐還要想辦法留住好老師。我們幼兒園堅持服務五年以上的老師有20到30人﹐為了讓老師們開闊視野﹐也讓他們增強職業自豪感﹐我們每年都會帶服務五年以上的教師出省學習進修﹐工作十年以上的教師出國學習﹐這些都需要成本。一些職業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沒有考教師資格證的資格﹐我們要出錢讓他們考大專﹑本科﹐考教師資格證。”鐘幸蓉告訴記者﹐“成本步步收緊﹐但是祗要收支平衡﹐我就一定會堅持辦下去。”

  幼兒教師缺口大﹐如何“留人”是關鍵

  教師缺口大﹐是困擾幼兒園發展的另一個問題。鐘幸蓉提到的每年為老員工提供出國出省的機會﹐也是“留人”的一種方式。

  隨著幼兒教育受重視程度不斷增強﹐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記者這樣一個數據﹐2010年至2016年﹐幼教行業每年新進教師20萬人﹐但是很多教師缺少專業培養。

  長期研究幼教行業的發展﹐孫綱有這樣一個統計﹐如果加上未備案的“黑園”﹐“有教師資格證的幼兒園教師﹐總體應不到50%”。

  一方面是大量缺人﹐一方面卻是幼兒教師的流失。“不少人認為﹐幼教是‘青春飯’﹐而且幼兒教師待遇普遍不高﹐職業自豪感和榮譽感不強﹐有一些幼兒教師為了提高生活質量﹐還要做一些副業﹐比如網店等﹐這樣做更是雪上加霜。”孫綱說。

  在談到公辦幼兒園發展的困難時﹐吳冬梅也表示﹐人才問題是最揪心的。“公辦園最大的困難是如何打破體制內教師發展的瓶頸﹐讓更多優質師資專業的學生教育人才能在一線踏實工作﹐發揮他們的優勢。”

  幼兒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自明﹐但是幼兒教師卻長期處於“唱歌﹑跳舞﹑看孩子”的刻板印象中。吳冬梅告訴記者﹕“如何提高幼兒園教師的社會地位﹐打造家長認可﹑社會支持的良好教育生態環境是當前的重要課題。學前教育是基礎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基礎教育的基礎﹐雖然明確列入到了教育法中﹐但是並沒有在社會中得到廣泛認同﹐這是幼兒園面臨的種種困境的根源所在。”

  吳冬梅同時表示﹐近年來﹐從政策層面﹐國家對學前教育的重視是空前的。無論是“學前教育國十條”﹐還是《學前教育發展三年行動計劃》﹐都為幼兒園的發展打破了很多壁壘。“特別是在全國層層落實的三年行動計劃中﹐不僅明確了責任主體﹑制定了明確的發展目標﹑完善了督導檢查問責機制等﹐還從很多層面上﹐確保了公辦園﹑民辦園的規範辦園和健康發展﹐在提昇教師的實習待遇﹑加強教師培訓等方面給予了政策的保障。”

  普惠性幼兒園建設如何才能越走越順

  儲朝暉表示﹐在普惠性幼兒園建設中﹐一些地方還曾經出現過一些誤區﹐“比如認為民辦園應該是普惠的主體﹐公辦園應該集中力量建成優質園等等。這樣做的後果是民辦園的審批更嚴了﹐還進一步加劇了公辦園的入園難度﹐甚至出現了一些不正常的現象。近來﹐我們曾接到群眾投訴﹐江西上饒機關事務管理局新辦了一個幼兒園﹐主要針對市直機關公務員子女﹐有空額的情況下才面向社會招生。這樣的普惠園之路可以說是走偏了。”

  在接下來的任務時間﹐如何讓普惠性幼兒園建設之路越走越順﹖儲朝暉認為﹐應該從源頭理順﹐比如財政經費的投入上。“目前﹐公辦園﹑民辦園在財政經費投入的通道上是打開的﹐但並不通暢﹐尤其是民辦園﹐要求條款太多﹐有的民辦園表示﹐拿到一筆經費反倒套住了自己。在我國很多地區﹐民辦園的數量遠遠多於公辦園﹐他們得到的總體經費不夠。”

  儲朝暉說﹐香港的方式是按兒童的人數發放經費﹐他們選擇去哪所幼兒園﹐這筆經費就跟到哪裡。“類似教育券的做法﹐這樣能打通壁壘﹐更有利於幼兒園自身發展﹐我們目前的做法還是經費直接撥到幼兒園﹐束縛相對較多。我覺得教育券的方式值得借鑒。”

  在幼教從業人員看來﹐加強教師培訓也是必要步驟之一。參加完中國幼教年會﹐鐘幸蓉把專家意見和座談交流都刻成光盤﹐帶回去讓老師們學習。

  吳冬梅認為﹐公辦園﹐特別是等級幼兒園應該成為區域內學前教育事業的領頭羊和排頭兵。“至少要發揮三個作用﹐首先要持續提昇自身的辦園水平發揮示範和標杆的作用。其次要通過高質量的教育水平和積極的教育口碑﹐向家長向社會進行正面宣傳﹐引領家長教育觀念的提昇﹑對幼兒教育的認同﹐為區域內幼兒園發展營造積極的生態環境。最後要為區域內普惠性幼兒園的建設發展提供師資培訓﹐甚至是手把手地指導。我們幼兒園是區域內的省一級幼兒園﹐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特別是我們通過‘廣東省名園長工作室’的平臺﹐打造了很多名園長和名教師﹐帶動了一個片區的骨幹教師的成長。”

  “我相信﹐普惠性幼兒園建設未來之路一定會越走越順。”孫綱對此很有信心。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2日 08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