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油炒扁豆

2018-07-13 04:3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知味齋】

  作者﹕孫南邨(作家)

  在《曲終集》裡﹐孫犁寫過一段談吃的文字﹐那就是《秋涼偶記》中的《扁豆》。文章不長﹐寫得卻是有聲有色﹐讀後讓人回味無窮。說的是抗戰時期的1939年秋天﹐孫犁每天晚上吃住在一位游擊隊員家中的往事。“他種的扁豆﹐長得肥大出奇﹐我過去沒有見過﹐後來也沒有見過”。“扁豆有一種膻味﹐用羊油炒﹐加紅辣椒﹐最是好吃。我在他家吃到的﹐正是這樣做的扁豆”。他們共同吃玉米餅子﹑羊油炒扁豆﹐吸自個兒烤好的綠煙葉﹐說著閑話﹐聽著外面的山風。

  “扁豆”在我家鄉魯南另有所指﹐又名“小豌豆”﹐以收穫豆粒為主﹐葉似野豌豆﹐成熟的豆較為扁小﹐比水蘿卜籽稍大。孫犁說“籬笆下種扁豆﹐到秋季開花結豆﹐罩在籬笆頂上”﹐“扁豆耐寒﹐越冷越長得多”﹐這“扁豆”扁長稍彎﹐如濃眉﹔豆粒亦扁﹐似蠶豆﹐不論是白色﹑綠色的﹐還是紫色的﹐我們家鄉都叫它“眉豆”。《辭海》解釋“扁豆”﹕“一作‘藊豆’﹐又名‘鵲豆’‘蛾眉豆’。”《農政全書》《廣群芳譜》《植物名實圖考》皆有“蛾眉豆”說﹐如此看來﹐家鄉稱之“眉豆”也是有根據的。孫犁所說的扁豆﹐清明過後即可點種﹐入暑後就能摘食﹐秋涼到下霜時段結得最多﹐所以又叫它“秋眉豆”。眉豆燙過涼拌﹐好吃﹔熱炒﹐好吃﹔燙過曬乾熬肉﹐也好吃﹔然而﹐用羊油炒眉豆對我來說卻是新聞。

  一日清早趕集﹐遇到眉豆上市﹐我邊買邊問攤主用羊油炒眉豆是否好吃。攤主是位年過花甲的老者﹐他回答說沒這樣吃過。我告訴他有個很響名的文化人在抗戰時期這樣吃過﹐幾十年後仍津津樂道。老者說﹕“打仗的時候﹐飢一頓﹑飽一頓﹐肯定好吃呀﹗樹皮草葉都吃光﹐菜裡哪有油花﹖那年頭﹐誰能吃上羊油炒眉豆那不上天啦﹖”老者所言有理﹐可是我不親口嚐一嚐怎能證道滋味﹖

  買過眉豆﹐到羊湯館買羊油。在我回答店家的問話時﹐一位喝小酒的中年人插言說﹕“別試﹐弄不好白搭這盤菜﹗”我說在少年時吃過羊油熬白菜﹐感覺挺好。他說﹕“那是那﹐這是這。以前誰不巴望著菜裡能多有點油水﹖現在就連豬油都不當好東西了﹐別說羊油。”他看我不聽勸說﹐搖了搖頭繼續喝酒。

  回到家﹐親自操廚﹐大喊“拿紅辣椒來”。夫人問跟誰學的“洋菜”﹐我說有出處﹐孫犁先生叫好的。夫人笑道﹕“我說呢﹐這麼大的精神。”

  菜端上桌﹐綠紅相間﹐色香誘人。我先嘗﹐味道不錯﹐羊油炒眉豆真是別有風味﹐不妨作為保留菜單項目常炒常吃。讓夫人嘗過﹐她說﹕“學吃不難﹐你怎麼不學學人家是怎麼寫文章的﹖”

  是呀﹐學吃不難﹐難在知味﹔寫文章不難﹐難在寫孫犁先生似的有品位的文章。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3日 16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