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露珠

2018-07-13 04:3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李漢榮

  一

  每個夜晚﹐廣闊的鄉村和農業的原野﹐都變成了銀光閃閃的作坊﹐人世安歇﹐上蒼出場﹐叮叮噹噹﹐叮叮噹噹﹐上蒼忙著製造一種透明的產品──露珠。按照各取所需的原則﹐分配給所有的人家﹐和所有的植物。高大的樹冠﹐細弱的草葉﹐謙卑的苔蘚﹐羞怯的嫩芽﹐都領到了屬於自己恰到好處的那一份。那總是令人憐惜的苦菜花瘦小的手上﹐也戴著華美的戒指﹔那像無人認養的狗一樣總是被人調侃的狗尾巴草的脖頸上﹐也掛著嶄新的項鏈。

  數千年來﹐“均貧富”這個農業社會的樸素理想﹐從來就沒有真正實現過。倒是﹐在大自然的主持下﹐“均美丑”的美學理想卻實現了。至少﹐在夜晚﹐在清晨﹐草根階層的家門前﹐勞動者的原野上﹐到處都是美好清潔的露珠﹐叮噹作響﹐閃閃發光。就在我家那座樸素的老屋前﹐夜晚的露珠﹐清晨的鑽石﹐不知比那遠離土地﹑遠離勞動﹑遠離大自然的別墅豪宅﹐要多了多少倍。

  二

  看看這露珠閃耀著的原野之美吧。你祗要露天走著﹑站著或坐著﹐你祗要與泥土在一起﹐與勞動在一起﹐與草木在一起﹐即使是夜晚﹐上蒼也要摸黑把禮物準時送到你的手中﹐或掛在你家門前的絲瓜藤上。這是天賜之美﹐天賜之禮﹐天賜之福──總之﹐天賜之物多半都是公正的。天不會因為秦始皇腰裡別著一把寶劍﹐而且是皇帝﹐就給他的私家花園多發放幾滴露珠﹐或特供給他一條彩虹。相反﹐秦始皇以及過眼煙雲般的袞袞王侯將相富豪貴族﹐他們佔盡了人間風光和便宜﹐但他們一生丟失的露珠是太多太多了。比起我那種莊稼的父親﹐他們丟失了自然界最珍貴的鑽石﹐上蒼賜予的最高潔的禮物──露珠﹐他們幾乎全丟失了﹐一顆也沒有得到。我卑微的父親卻將它們全部拾了起來﹐小心地保存在原野﹐收藏在心底﹐他那清澈忠厚的眼睛裡﹐也珍藏了兩粒露珠──做了他深情的瞳仁。

  比起那些巧取豪奪﹑不勞而獲﹐雙腳很少接觸土地和草木﹐雙手從來沒有接觸過露珠﹐也沒有用這清露之水洗過手洗過心的人﹐我清貧的父親﹐一生裡卻擁有著無窮的露珠。若以露珠的佔有量來衡量人的富有程度﹐我那種莊稼的父親﹐可謂當之無愧的富翁。

父親的露珠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三

  物換星移﹐被強人霸佔的金銀財寶﹐總是又被別的強人佔去了。

  而我的父親把他生前保存的露珠﹐完好地留給了土地﹐土地又把它們完好地傳給了我們。今天早晨我在老家門前的菜地裡﹐看到的這滿眼露珠﹐它們就是父親傳給我的。

  美好和透明是可以傳承的﹐美好和透明﹐是無常的塵世唯一可以傳承的永恆之物。如果不信﹐就在明天早晨﹐請看看你家房前屋後﹐你能找到的﹐定然不是什麼祖傳的黃金白銀寶鼎桂冠﹐它們早已隨時光流逝世事變遷而不知去向﹐唯一舉目可見﹑掬起可飲的﹐是草木手指上舉著的﹑花朵掌心捧著的清潔的露珠﹐那是祖傳的珍珠鑽石。

  四

  這是農曆六月的一天﹐早晨﹐天蒙蒙亮﹐我父親開了門﹐先咳嗽幾聲﹐與守門的黑狗打個招呼﹐吩咐剛打過鳴的公雞不要偷吃門前菜園的菜苗﹐而菜園裡的青菜們﹐遠遠近近都向父親投來天真的眼神﹐看見父親早早起來第一件事就是關心它們﹐它們對父親一致表示感謝和尊敬。有幾棵青筍竟踮起腳向父親報告它們昨夜又長了一頭。父親點點頭誇獎了它們。

  然後﹐父親扛著那把月牙鋤﹐哼一段小調﹐沿小溪走了十幾步﹐一轉身﹐就來到了那片荷田面前﹐荷田的旁邊是大片大片的稻田﹐無邊的稻田。父親很歡喜﹐但他卻瞇起了眼睛﹐又睜大了眼睛﹐然後又瞇了幾下眼睛。好像是什麼過於強烈的光亮忽然晃花了父親的眼睛。過了一會兒﹐他的眼神才平靜下來。父親自言自語了一句﹕嘿﹐與往天一樣﹐與往年一樣﹐還是它們﹐守在這裡﹐養著土地﹐陪著莊稼﹐陪著我嘛。

  父親顯然是被什麼猛地觸動了。他看見什麼了﹖

  其實也沒什麼稀奇的。父親看見的﹐是閃閃發光的露珠﹐是百萬千萬顆露珠﹐他被上蒼降下的無數珍珠﹐被清晨的無量鑽石團團圍住了﹐他被這在人間看到的天國景象給照暈了。荷葉上滾動的露珠﹐稻苗上簇擁的露珠﹐野花野草上鑲嵌的露珠﹐蟲兒們那簡陋地下室的門口﹐也掛著幾盞露珠做的豪華燈籠。父親若是看仔細一些﹐他會發現那棵車前草手裡﹐正捧著六顆半露珠﹐那第七顆正在製作中﹐還差三秒鐘完工﹔而荷葉下靜靜蹲著的那隻青蛙的背上﹐馭著五顆露珠﹐它一動不動﹐仿佛要把這一串寶石﹐偷運給一個秘密國度。

  父親當然顧不得看這些細節。他的身邊﹐他的眼裡﹐他的心裡﹐是無窮的露珠叮噹作響﹐是無數的露珠與他交換著眼神。

  我清貧的父親也有無限富足的時刻。此時﹐全世界沒有一個國王和富豪﹐清早起來﹐一睜開眼睛就收穫這麼多的露珠。

  五

  鋼筋和水泥澆鑄著現代人的生活﹐也澆鑄著大地﹐甚至澆鑄著人心。城市鋪張到哪裡﹐鋼筋和水泥就澆鑄到哪裡。哨兵一樣規整劃一的行道樹﹐禮儀小姐一樣矯揉造作的公園花木﹐生日點心一樣被量身定做的街道草坪──這些大自然的標本﹐草木世界的散兵遊勇﹐祗能零星地為城市勾兌極有限的幾滴露水。露珠﹐這種透明﹑純真﹐體現童心和本然﹑體現早晨和初戀的清潔事物﹐已難得一見了﹐鳥語﹑苔蘚﹑生靈﹑原生態草木﹑土地商情氤氳的霧嵐地氣也漸漸遠去。

  就在明天﹐我要回一趟故鄉﹐那裡的夜晚和早晨﹐那裡的山水草木間﹐那裡的人心裡﹐那裡的鄉風民俗裡﹐也許﹐還保存著古時候的露珠和童年的露珠﹐還保存著父親傳下來的露珠。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3日 15版)

[責任編輯:李伯璽]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