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書法教育的當務之急是“守正”

2018-07-13 05:01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文化評析】

  作者﹕潘大安(美國書法教育學會執行長﹐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州立理工大學英語系終身教授)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和手機勢不可當的迅猛發展﹐廣大書法教育工作者在鍵盤和觸屏的夾縫中知難而進﹐推進了書法教育的逆勢發展。但目前書法教育與實踐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也值得我們注意。

  書法與書寫雖有技術層面的聯繫﹐但本質不同﹐不能混為一談。書寫乃中文教學中一個組成部分﹐而書法則是一門跨系科的藝術﹐涉及哲學﹑美學﹑文學和藝術。書寫是一種技能﹐而書法則是一種精神文化的全方位探索。以寫代書﹐書法就降格為寫技了。

  當下﹐書法的商業化和娛樂化傾向﹐也是時代使然﹐無可厚非﹐但不應以損害書法的文化傳統和藝術價值作為代價。

  一些人對於書法傳統的“離經叛道”﹐導致書法藝術價值和審美標準莫衷一是﹐趨於解構﹐廣大群眾覺得書法變得越來越看不懂。《光明日報》此前曾發問“書法的美學標準變了嗎﹖”“當今書法藝術評價標準在哪兒﹖”表達了許多書法愛好者和書法教育工作者所共同關心的問題。海內外書法界對於書法之美﹐在仁智互見的同時﹐也應當對其哲學及美學的基本內涵具有相對統一的認識﹐否則既無益於獲取書法理論與實踐的真知灼見﹐亦無助於在全球各地教授書法﹐弘揚書藝。

  當前﹐社會上某些機構對於一些公眾場合的所謂書法﹐蓄意炒作﹐指鹿為馬。把祗有幼兒習字水平﹐牙牙學語式的題詞﹐吹捧為獨具一格﹔把毫無章法﹑街頭涂鴉式的涂寫誇耀為氣韻生動﹔把醫用注射器噴墨﹐吹噓為現代王羲之之作﹔甚至把具有裸露之嫌的涂抹行為﹐美化為標新立異。凡此種種﹐不是新潮﹐而是亂流﹐實乃對書法藝術的褻瀆。

  漢字日益鍵盤化和觸屏化﹐導致學生書寫字跡潦草﹐不合規範﹐給學校考試電子閱卷帶來很大困難﹐已經引起教育部門的重視。當今社會“草書”盛行﹐這同許多學生書寫違規逾矩的現象具有一定的內在聯繫。筆者認為﹐書法教育應當以啟功先生為楷模﹐堅持對楷書教學的重視﹐以楷為楷﹐楷則近本。不應棄楷崇草﹐對草書趨之若鹜﹐視為成名成家的終南捷徑。在這一方面﹐學校加強早期楷書書法教育顯得舉足輕重。

  書法教育教的是書法﹐體現出的是做人。子曰﹐“詩言志”﹐其實﹐“書亦言志”﹔子曰﹐“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其實﹐“仁者樂書﹐智者樂書”﹔子曰﹐“不學詩﹐無以言”﹐其實﹐“不學書﹐無以文”。而人人學書﹐應當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社會文化的常態。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其實﹐“書亦無邪”﹐也就是說﹐書法可以千姿百態﹐形形色色﹐但應當融洽和諧﹐賞心悅目﹐而不要光怪陸離﹐混淆視聽﹐以假亂真。

  書乃仁道。廣大書界同人﹐當以孔子為范﹐以啟功先生為范﹐勠力同心﹐攜手與共﹐沿著書法的正道上下求索。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3日 02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