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荒牛精神”是深圳奮進的不竭動力

2018-07-13 05:17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段亞兵(深圳市關心下一代委員會常務副主任﹑深圳市委宣傳部原副部長)

  在深圳市委大院大門口﹐有一座青銅雕塑拓荒牛。祗見它努力將身後的一個巨大的樹根拉出地面。樹根紮根很深﹑盤根錯節﹐老牛為拉出它﹐勾頭蹬腿﹐筋肉暴起﹐渾身使力﹐喘著粗氣﹐樹根已經被拉出了一大半。青銅雕塑的創作者是廣東著名雕塑家潘鶴。

  紮根地下﹑抗拒出土的樹根﹐實際上象徵著固步自封的舊思想﹑束縛進步的舊觀念。老牛拼命拉出這些樹根﹐不僅是要排除妨礙建設特區的障礙﹐更重要的是要掃除阻礙前進的思想桎梏﹐解放思想﹐放飛心靈﹐打開國門﹐睜開眼睛看世界﹐讓中華民族再次走上復興的道路。

“拓荒牛精神”是深圳奮進的不竭動力

深圳市委市政府門前廣場的拓荒牛。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拓荒牛精神”是深圳奮進的不竭動力

建設中的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深圳前海蛇口片區。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該雕塑起初起名為“孺子牛”﹐揣摩作者想表現的意思可能是希望深圳的領導幹部勤政廉潔﹐踏實肯干﹐俯首甘為孺子牛。潘鶴先生的殷切希望沒有落空。對第一代深圳領導幹部懷著理想抱負﹑勤政實幹創業的精神行動﹐深圳早期的居民有目共睹﹑稱讚有加。沒有他們當時的出色表現﹐深圳特區不可能迅速打開局面﹐更不可能有後來驚人的發展速度。

  1﹑兩萬基建工程兵拓荒深圳經歷是“拓荒牛精神”的重要來源

  然而﹐百姓們卻給青銅雕像取了個“拓荒牛”的名字﹐這個名字深入人心﹐人人皆知。說起“拓荒牛”﹐人們的眼前會浮現出當年基建工程兵兩萬人的形象﹐因為他們是第一批拓荒深圳的大群體。

  做為兩萬基建工程兵部隊的一員﹐我清楚記得當年的情景。基建工程兵是人民解放軍序列中的一支特殊部隊﹐成立於1966年。這支部隊的性質是“勞武結合﹑能工能戰﹑以工為主”。部隊發展很快﹐高峰時規模曾達到近50萬人。部隊的任務是組織大型國防﹑工業工程施工﹐先後完成了冶金﹑城建﹑煤炭﹑水電﹑石化﹑交通等許多戰線的重大建設任務。簡言之﹐基建工程兵誕生於中國努力走工業化道路的需要﹐受命于中國當時四面環敵﹑備戰備荒的艱難時刻﹐具備有敢打硬拼﹑機動性強﹑轉戰南北的優勢﹐肩負著為國家和人民作特殊貢獻的光榮使命。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將黨的工作重心轉到經濟建設上來的重要決定﹐中央判斷和平發展是世界的潮流。由於時局發生變化﹐策略隨之改變﹐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決定撤銷基建工程兵。 

  人生總是有機遇﹐關門的同時會打開另一扇窗。1980年8月深圳經濟特區成立。深圳開局謀篇﹐百廢待興﹐急需建設隊伍。於是﹐基建工程兵兩個師調入深圳參加特區經濟建設。從1982年冬到1983年春的幾個月內﹐一百多列軍列從全國各地開往深圳﹐兩萬基建工程兵官兵連同大型機械裝備﹑大量施工材料等﹐進入深圳。1983年9月15日﹐部隊集體轉業成為深圳市的施工隊伍。

  當時的深圳極其荒涼落後。除了羅湖東門老街有又短又窄的馬路﹑少量破舊的房屋外﹐多數地域蕭條破敗﹐荒無人煙﹐廢棄的農田荒草沒腰﹑鼠蛇竄行。幹部戰士們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毗鄰香港的深圳﹐連內地普通的縣城都不如。歷史上的深圳﹐其實也曾是繁華之地﹐後來凋零﹐原因複雜。與深圳經濟停滯不前形成鮮明對比﹐深圳河對面的香港于20世紀60年代實現了經濟起飛。富裕的香港變成了一個大磁鐵﹐將深圳腦袋活﹑懂技術﹑有能力的青年人吸引過去﹐深圳歷史上曾出現過四次大的逃港事件。結果深圳變成了貧窮荒涼﹑滿目蕭條的地方。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基建工程兵兩萬官兵進入了深圳。當時的深圳﹐特區內祗有2萬多居民﹐而部隊官兵加上家屬小孩達到4萬多人﹐超過了當地居民數。這麼多的人來到深圳﹐吃穿住行遇到了極大困難。部隊進入深圳第一天﹐在地上挖坑支鍋﹐露天燒飯﹔深圳缺水﹐部隊駐地不通自來水﹐祗能挖井取水﹐但是許多地方的地下水水質不行﹐不但不能飲用﹐洗澡衝涼身上都會出水泡﹑潰爛。沒房子住﹐就用毛竹搭起了竹棚﹐一住好幾年。竹棚冬不擋風﹐夏不避雨﹐冷時睡覺打哆嗦﹐熱時像蒸籠。

  部隊艱苦安家﹑艱苦創業﹐在深圳擺開了戰場。劈山開路﹐移土填海﹐平整土地﹐打下基礎。和其他的創業者們一起﹐讓深圳的高樓像雨後春筍般地拔地而起﹐讓這座城市不斷長高﹐最終成為國際知名的大城市﹐創造了“一夜城”的奇跡。

  這支隊伍在深圳建成了深圳第一棟高樓深圳電子大廈等高層﹑超高層建築上千棟﹔參加了福田中心區﹑深圳機場﹑鹽田港碼頭﹑皇崗口岸保稅區等眾多項目的施工﹔完成了深南大道﹑北環大道﹑濱河大道和深圳體育場館﹑市民中心﹑南山高新區﹑西麗大學城﹑人民醫院等基礎公共設施﹑文化教育項目的建設。深圳的每處土地上都有官兵們灑下的汗水。

  2﹑“拓荒牛精神”與“紅船精神”是一脈相承的

  隊伍的出色表現受到了深圳市民的稱讚﹐說這是一支“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奉獻”的隊伍﹔讚譽這支隊伍是“特區的拓荒牛”﹐於是有了拓荒牛精神。

  1987年﹐深圳將特區建設的“拓荒牛精神”概括為“開拓﹑創新﹑獻身”。1990年﹐深圳又提煉出以“開拓﹑創新﹑團結﹑奉獻”為核心的深圳精神﹐並在2002年將深圳精神擴充為“開拓創新﹑誠信守法﹑務實高效﹑團結奉獻”。可見﹐“拓荒牛精神”是後來概括總結出的“深圳精神”中最珍貴﹑最出彩的內容。

  而深圳兩萬基建工程兵部隊官兵的經歷﹐是深圳精神的重要來源之一﹔深圳精神是兩萬基建工程兵實踐的總結﹑行為的寫照﹑品質的磨礪﹑思想的昇華。“開拓創新”是深圳精神的根和魂﹐兩萬基建工程兵是深圳開拓創新最鮮活的樣本。部隊改編為建設集團公司後﹐經營方面遇到很多困難﹐一段時間陷入低潮﹐後來靠著不斷地改革﹐才走出困境﹐並取得輝煌成績﹔部隊有少一半官兵調入深圳各條戰線﹐深圳各單位大膽改革創造出的許多“中國第一”裡有轉業軍人的成績。有人這樣評價這支隊伍﹕深圳是改革開放的窗口﹐這支隊伍是變革者﹑弄潮兒﹔深圳是進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試驗地﹐這支隊伍是實踐者﹑成功者﹔深圳是開拓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前沿陣地﹐這支隊伍是馬前卒和排頭兵。

  尋根溯源﹐“拓荒牛精神”來自人民軍隊聽黨指揮﹑服務人民﹑英勇善戰的優良傳統。而人民軍隊的優良傳統則來自中國共產黨思想與中華民族精神的結合。中華民族在長期奮鬥中培育﹑繼承﹑發展起來了偉大的民族精神﹐展現出辛勤勞作﹑發明創造的創造精神﹐革故鼎新﹑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團結一心﹑同舟共濟的團結精神﹐心懷夢想﹑不懈追求的夢想精神。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和改革﹐形成了一系列可以長久涵養後人的革命精神﹐如紅船精神﹑井岡山精神﹑延安精神﹑鐵人精神﹑雷鋒精神等。這些都是“拓荒牛精神”誕生的深厚思想土壤。

  特別應該指出的是﹐“拓荒牛精神”與作為中國革命精神源頭的“紅船精神”是一脈相承的。2005年6月21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在光明日報發表文章《弘揚“紅船精神” 走在時代前列》﹐首次提出並闡釋了“紅船精神”﹐將其概括為開天闢地﹑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堅定理想﹑百折不撓的奮鬥精神﹐立黨為公﹑忠誠為民的奉獻精神。“拓荒牛精神”與“紅船精神”一樣﹐都鮮明體現出我們黨引領潮流的時代擔當﹑自強不息的精神風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紅船精神”是在中華民族最危難的關頭產生的思想火種﹐後來在神州大地上形成了燎原之勢。而“拓荒牛精神”是在中華民族﹑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優秀的思想傳統熏陶和滋養下﹐在前無古人的改革開放大潮中﹑經濟特區火熱的工作生活實踐中﹐孕育出來的一種新精神﹐有著新時期鮮明深刻的時代烙印﹐具有強大旺盛的生命力。

  3﹑“拓荒牛精神”是深圳幾十年發展勢頭不減的秘密所在

  40年時間不算長﹐然而深圳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昔日的邊陲小鎮已經成為世界著名的大都市。2017年城市GDP達到2.2萬億元﹐在全國城市中排名第三。開拓創新對深圳特別重要。如果說﹐深圳早期的開拓﹐在一張白紙上畫出了最新最美的圖畫﹔那麼深圳的創新﹐讓這座城市始終擁有發展的動力。

  深圳在40年時間裡長期持續高速發展﹐至今沒有出現衰弱跡象。究其原因﹐可能在於深圳始終是一塊創業的熱土﹐政府社會營造出了適合企業創業的環境﹐這塊土地上誕生了眾多的民營高科技企業。其中最突出的例子是華為﹐其主要創始人任正非也是當年二萬基建工程兵中的一員。深圳不但有較早發展起來的華強﹑萬科﹑騰訊﹑比亞迪等企業﹐也有後來不斷湧現出來的發明超材料的光啟研究院﹑製造無人機的大疆﹑研發機器人的優必選﹑研究生命基因的華大基因等等﹐可以說是日新月異﹐層出不窮﹐充分顯示出開拓創新是深圳永續發展的不竭動力。

  今天的深圳﹐海邊漁村變為繁華市街﹐萬間竹棚變成摩天大樓﹐車水馬龍換下了鐵犁牛耕﹐工地打樁機林立的圖景被寫字樓裡晝夜不滅的燈火所代替﹐但是深圳開拓創新的城市精神沒有減退﹐艱苦創業艱苦奮鬥的精神沒有弱化﹐深圳的“拓荒牛精神”依然旺盛﹐這是深圳幾十年發展勢頭不減的秘密所在。

  在2018年的春節團拜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祗有奮鬥的人生才稱得上幸福的人生。奮鬥是艱辛的﹐艱難困苦﹑玉汝于成﹐沒有艱辛就不是真正的奮鬥﹐我們要勇於在艱苦奮鬥中淨化靈魂﹑磨礪意志﹑堅定信念。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極大地鼓舞了深圳人民﹐特別讓深圳兩萬人基建工程兵老兵們倍感溫暖。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重申艱苦奮鬥精神﹐這是對“拓荒牛精神”的再次肯定﹐是對深圳拓荒者的最高褒揚。我們要繼續發揚“拓荒牛精神”﹐將艱苦奮鬥的優良傳統一代一代傳下去。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3日 05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