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浙新高考改革近四年﹐效果怎麼樣

2018-07-13 05:2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新高考改革研究課題組

  編者按:

  高考改革﹐攸關每個考生的切身利益﹐也是社會普遍關注的焦點。2014年﹐上海﹑浙江作為試點地區進行高考改革。此次高考改革的目的﹐是要打破唯分數論和文理區隔﹐增加高校自主權﹑學生選擇權和選課自由度。目前﹐新高考改革後﹐已有兩屆學子完成高考﹐從學生﹑家長到學校﹐大家由最初對改革效果的期待﹐開始審視高考改革遇到的一些問題。為瞭解新高考改革情況﹐華東師範大學教授袁振國帶領課題組成員﹐通過集中座談﹑單獨訪談﹑問卷調查等方式﹐與滬浙地區的高中學生﹑教師﹑校長﹑教育專家﹐以及高校﹑教育部門負責同志等進行了溝通交流﹐其間共召開20余場座談會﹐對2714位高中教師﹑校長和應屆考生進行了問卷調查。在此基礎上﹐課題組系統總結了高考改革的成效﹐深入分析了改革推進中遇到的挑戰﹐並就完善等級賦分等進行了思考。

滬浙新高考改革近四年﹐效果怎麼樣

上海﹑浙江高考改革方案部分內容。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滬浙新高考改革近四年﹐效果怎麼樣

浙江省提前安排考生進行新高考的志願填報與錄取模擬演練。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對於教育﹐你最關心什麼﹖高考﹐想必是被提及最多的答案之一。

  2014年國務院印發《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後﹐上海﹑浙江作為試點﹐開始推行新高考改革。“文理不分科”“語數外三科必考﹐其餘科目6選3”“取消一﹑二本等批次區別”……與以往改革的“小手術”不同﹐這次高考改革可謂“大刀闊斧”。

  作為教育體系中最重要的環節之一﹐高考一改﹐中學生怎麼學﹑大學怎麼招錄等涉及基礎教育﹑高等教育的方方面面也隨之發生變化。4年來﹐新高考改革究竟成效如何﹖改革推進中﹐又遇到了哪些新的問題和挑戰?

  1﹑新高考改革實踐效果好於預期

  新高考改革的效果究竟如何?課題組結合新高考改革的五個目標﹐對學生﹑教師﹑校長﹑教育部門﹑高校等相關方的調查研究表明:新高考改革社會反應符合預期﹐實踐效果好於預期。

  新高考改革﹐首要的目標是通過學業水平考試科目“6選3”的選考制度﹐增加學生的自主選擇權﹐促進學生有個性﹑有特色地發展。調查發現﹐考生﹑家長﹑教師對此認可度很高。關於學科選考的理由﹐有80%以上的學生回答﹐選考是根據自己的興趣或是在某些學科上的優勢決定的。

  第二個目標﹐是通過參考綜合素質評價成績﹐引導素質教育﹐增強學生的社會責任感﹑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調查發現﹐該目標得到了較好實現。目前﹐參考綜合素質評價分數進行錄取的學校比例不算大﹐主要是在具有自主招生權限的學校內試行。但從上海有自主招生權限的大學和浙江“三位一體”招收錄取的情況看﹐在按綜合素質評價招錄的學生中﹐如果僅憑錄取分數線的話﹐有20%的學生可能進不了現在所在的學校;同時﹐在達到錄取線的考生中﹐因為綜合素質評價不高﹐有10%左右沒有被錄取。可見﹐參考綜合素質評價錄取已經釋放出積極信號。

  第三個目標﹐是通過外語一年兩考﹐減輕一考定終身的壓力。從上海﹑浙江的實踐看﹐外語一年兩考對學生保持良好心態﹑減輕壓力﹐避免由於特殊因素不能參加考試的情況﹐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調研中﹐有將近90%的被調查對象對一年兩考持讚成態度。

  第四個目標﹐是通過取消文理分科考試﹐提高學生基礎素養﹐培養綜合能力。這一目標得到了較好實現。新高考改革決定高考不分文理科﹐從浙江高考改革試點的情況來看﹐考生文理交叉率為78%;從上海的情況來看﹐文理交叉率約為80%。調研顯示﹐文理不分並沒有降低數學的區分度。

  第五個目標﹐是學業水平考試由百分制轉為等級制﹐避免分分計較。新高考規定﹐語數外三門成績分別計150分﹐而兩地的選考模式有所區別﹐上海是6科中選考3科計70分﹐然後轉換成11個等級分﹐浙江是7科中選3科計100分﹐然後轉換成21個等級﹐目的是“避免分分計較”。此設計的初衷是好的﹐但從實踐看﹐原始分數轉換成等級分的科學性有待加強。同時﹐人們對等級分的認同度較低﹐分分計較的情況不但沒有減輕﹐反而在某種程度上有所加劇。

  2﹑新高考改革面臨的挑戰

  課題組發現﹐從上海﹑浙江高考改革試點推進和方案調整的情況來看﹐目前遇到了以下幾個方面的挑戰。

  一一等級性考試“6選3”的制度設計增大了學生的自主選擇權﹐但也帶來等級賦分制所導致的學生避考物理現象。為避免不同學科引起的分值差異﹐上海和浙江兩地均在計分時按照考試群體進行等級劃分﹐轉換為相應等級分﹐再最終計入高考成績。在以高考總分錄取的制度下﹐由於物理獲得高分的難度明顯偏高﹐從而導致一些愛好物理﹑數理思維能力強的學生沒有選擇物理﹐造成該科目選考人數逐年下降。調研中﹐有多所高中學校的教師﹑校長反映﹐高一﹑高二選考物理科目的學生人數也在下降。為解決這個問題﹐浙江﹑上海分別出臺了“保障機制”﹐對物理學科設定一個保障人數(浙江是6.5萬﹐上海是1.5萬)﹐但沒有根本解決“報考物理吃虧”的問題。

  一一綜合素質評價的科學性需增強。在錄取時﹐高校參考學生的綜合素質評價﹐是新高考改革的一大亮點。但關於什麼是綜合素質﹑怎樣測量綜合素質﹑怎樣運用綜合素質評價成果﹐還有待進一步研究。現在採用的是﹐在中學進行綜合素質計分的方法﹐客觀記錄學生在德智體美勞等方面的表現﹐為高招錄取時提供參考。但不同教師﹑不同學校記錄的方法和內容不盡相同﹐記錄的準確性和可靠性也存在差別。課題組調研發現﹐多數校長和專家對學生綜合素質評價信息的真實性存在顧慮。

  一一選考科目實施等級分需進一步科學劃定。上海﹑浙江高考改革均為等級性考試科目﹐以等級賦分制來呈現考試成績。但在操作中﹐由於等級比例按規定進行劃定﹐所以有可能出現這樣的現象:兩名考生在一門等級考試科目中相差一分﹐卻相差一個或兩個等級。這意味著原始分相差一分﹐兩名考生最終得到的等級分相差3分或更多。這種分差在計入高考成績後對考生造成的影響不可忽視。

  一一綜合素質評價信息的使用需更加關注公平性。高校在進行綜合素質評價錄取時﹐通常是通過面試進行評分。在上海﹑浙江的高考錄取過程中﹐有關高校均以高度負責的態度進行了組織﹐總體反應較好。但調研中部分高中校長表示﹐在實施綜合素質評價後高校的招生自主權有所擴大﹐如何保證過程的公平性尤其值得關注。由於社會誠信體系尚未很好建立﹐加之學生並沒有全面瞭解高校對綜合素質評價信息的使用方法﹐因此﹐對於在綜合素質評價中是否會出現“開後門”等問題﹐家長和學校均表示擔心。

  同時﹐從短期看﹐“3+3”招考模式改革打破了原先“3+1”模式﹐使得選考各門學科的考生比例有所調整﹐這意味著各學科的學生比例每年都有變化﹐對學科教師的規模和結構產生了直接影響﹐不同時段﹑不同學校﹑不同學科教師需求量的波動性較大。由此在短期內﹐高中無法根據以往工作經驗配備師資﹐導致出現部分學科教師結構性短缺與富餘的現象。

  針對上述問題﹐課題組提出以下建議:

  在選考學科中﹐將物理﹑歷史作為必選科目之一。同時﹐對物理﹑歷史兩門限選科目計120分﹐採用原始分計分。這樣既解決了區分度不夠的問題﹐也加強了物理﹑歷史兩門學科的學科地位。

  增強綜合素質評價和使用評價結果的科學性。從世界一流大學錄取方式可以看出﹐綜合素質評價的主體是高校而非高中;綜合素質的內容主要是看學生在面對複雜問題時﹐綜合運用所學知識解決問題的能力;評價手段主要是由一系列測評環節構成﹐比如提交報考志願﹑參加小組討論﹑合作完成學習任務﹑完成臨時佈置的任務﹑辯論﹑進行課題設計等。

  壓縮等級數量﹐提高高考計分與分數合成的科學性。同時﹐將提高辦學標準和辦學水平作為重要任務﹐以保障新高考改革目標的實現。

  教﹑考﹑招必須有效聯動﹐提高招生錄取工作的系統協調性。在基礎教育階段﹐需要做好課程調整﹑課程選修﹑建立走班制﹑提高師資水平等方面的工作。同時﹐在考試組織階段﹐要使學生成為選科選考的主體。以前在填報志願時﹐有60%甚至更多學生的志願是由老師﹑家長包辦或主導。這易使學生在升入大學後﹐由於對自己所學專業不瞭解而出現厭學情緒。新高考改革把選科提前到了高一﹐高二﹑高三還有多次調整選擇的機會﹐這對提高學生的選擇意識和選擇能力非常有利。但同時﹐要注重增強招生階段的改革力度﹑高校的參與度。

  3﹑新高考政策在全國推廣需解決的瓶頸問題

  上海﹑浙江在試點推進新高考改革中探索了許多好的做法﹐特別是在加強學校教學資源建設﹑合理安排課程﹑組織走班教學等方面積累了經驗。但調研發現﹐新高考政策要在全國推廣﹐仍存在諸多瓶頸。

  一一師資存在結構性失衡問題。目前﹐學校教師的編制標準還是1993年制定的﹐遠遠不能滿足當下對教師的需求。新高考制度下﹐最主要的問題是教師隊伍的結構性失衡:地理﹑生物教師缺口很大﹐而物理和化學教師富餘。為順應新高考改革需要﹐培養學生面向未來的競爭力﹐生涯規劃教師﹑心理輔導教師﹑研究性學習指導教師等類型師資﹐在高中缺口很大。調研顯示﹐有些學校根本沒有這方面的專職教師﹐有些學校祗有1到2名﹐遠不能滿足需求。此外﹐目前一般高中有3位左右的教輔管理人員﹐但隨著選課走班制度的實施﹐排課﹑調課等日常性事務將大幅增加﹐現行的人員配置無法滿足需求。

  一一部分學校功利動機強﹐存在“搶跑”現象。具體表現為﹐學校為提高昇學率﹐搶趕教學進度﹐加重學生課業負擔;在等級考選考前﹐停課集中復習“會戰”;壓縮不考試科目﹐用考試科目暗中替代﹐擠壓選修課課時等。這些功利行為嚴重影響了正常的課程安排﹑學生學科學習的持續發展﹐以及學生素養的綜合提昇。

  一一走班教學對傳統的教學組織管理和運行機制的衝擊較大。從試點高中的實踐來看﹐走班制是一項牽一發而動全身的系統工程﹐引發了高中教育教學內容﹑制度與管理等方面的“連鎖反應”。

  針對上述問題﹐課題組建議﹐在全國推廣實施新高考政策﹐各地應著力加強以下幾方面的工作:

  教師需增加約20%。調研顯示﹐新高考改革對教師尤其是地理和生物教師的需求旺盛﹐需要增加20%左右。而生涯規劃教師﹑心理輔導教師﹑研究性學習指導教師﹑跨學科創新實驗教師﹑現代信息技術教師等需要在原基礎上增加100%-200%。教輔管理人員需要從原來的3位增加到5至6位。同時﹐為解決因選課走班帶來的教師結構性缺編問題﹐一方面應增加教師編制﹐招聘新教師;另一方面﹐也可以區域為單位﹐統一排摸區內教師總量和結構﹐以及區內各學科對教師數量的需求﹐進行區域內統籌﹐做好支持和保障。

  教室改擴建30%左右。新高考背景下﹐既要增加普通教室數量﹐更新相關設施設備﹐也要重建學科實驗室和學科功能室。同時﹐學校辦學經費需增加20%-30%。以上海為例﹐據教育部等有關部門關於2015年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的統計表明﹐上海市高中生的生均公共財政預算教育事業費2014年是30819.14元﹐2015年是35632.31元﹐同比增長了15.62%。就高中生的生均公用經費投入而言﹐2014年上海市公共財政支出是9380.18元﹐2015年是10183.46元﹐同比增長了8.56%。而與上海相比﹐其他地方的增幅應該更高。

  提高適應新高考課程安排能力。行政推動﹐專業指導﹐強化督導﹐技術支持﹐多維度保障學校在規定課時內開齊開足各類課程;加強生涯規劃教育﹐引導學生理性選課;加強過程督導﹐增強評估權重﹐繼續開好拓展型和研究型課程;對接新課標﹐開好必修課﹑選擇性必修課和選修課;把信息技術列為選考或等級考科目﹐具體實施方式可以是浙江省“7選3”模式﹐也可以探索其他模式﹐旨在增強面向未來的競爭力。

  增強適應新高考學校教學的管理水平。保持行政班級三年穩定﹐增強集體歸屬感與凝聚力﹐對學生學習與生活進行有效管理和指導;建立和完善教學班管理制度﹐豐富教學班育人職能﹐加強學生走班過程中的流動性管理﹐優化學校中層管理機構與機制;建立基於信息網絡的排課和選課系統﹐同時制定走班指導手冊﹐引導與規範學生精准走班;增加專業化的教輔人員﹐做好走班教學與管理的支持服務工作;加強學校樓層與場館公共學習空間建設﹐設立專門的學習輔導教室。

  科學合理安排考試時間。調研發現﹐考試次數多﹑時間安排不合理﹐已經嚴重影響高中三年的教學安排和教學秩序。建議把等級考統一安排到高三;減少考試次數﹐等級考限制為一次﹐英語考試也可暫時安排一次﹐合格考與等級考重合的學科﹐可以由等級考成績代替合格考;把所有等級考科目統一放在6月﹐與高考時間對接﹐成績一起公佈。

  4﹑等級賦分技術有待改進

  等級賦分是新高考改革過程中的一大難題。將原始分換算成等級分﹐再將等級分折算成錄取分﹐是新高考改革為了避免分分計較的重要措施。課題組調研發現﹐由於等級分換算問題涉及理論﹑技術﹑成本和社會心理接受程度等因素﹐這一舉措未能達到預期目標。

  課題組瞭解到﹐在上海﹑浙江之後﹐山東今年公佈了《山東省深化高等學校考試招生綜合改革試點方案》:將每門等級考試科目考生的原始成績從高到低劃分為A﹑B+﹑B﹑C+﹑C﹑D+﹑D﹑E共8個等級。參照正態分佈原則﹐確定各等級人數所佔比例分別為3%﹑7%﹑16%﹑24%﹑24%﹑16%﹑7%﹑3%。等級考試科目成績計入高考總成績時﹐將A至E等級內的考生原始成績﹐依照等比例轉換法則﹐分別轉換到91-100﹑81-90﹑71-80﹑61-70﹑51-60﹑41-50﹑31-40﹑21-30八個分數區間﹐得到考生的等級成績。

  可以說﹐山東的等級分計分方案在試點兩地的方案基礎上進行了改變。首先﹐參照正態分佈原則﹐確定各等級人數。同時﹐與浙江﹑上海同等級同分的賦分機制不同﹐山東是根據考生的原始分進行線性轉化﹐即讓每個等級裡的每一個原始分都對應一個等級分﹐每個等級最多達10分。但山東方案也存在不能忽視的問題:一是依然沒有很好地解決不同科目同等級可比較的問題﹐造成報考化學等科目考生吃虧的現象。二是可能在中間某些等級內形成“杠杆效應”﹐原始分差1分﹐等級分差距就會翻番。雖然山東方案已經把中間段的人數劃得很大(如C+等級佔比24%)﹐但如果某一個等級的原始分本來相差達不到10個分值﹐轉換為等級分之後就會放大原始分差異﹐因為方案已經人為設定每個等級有10個分值。這樣﹐各學科中間段分數依然存在著差1分而差好幾分的情況。

  在調研過程中﹐不少專家提出參照香港地區做法﹐採用校准等級分的辦法。基本原理就是在上海﹑浙江方案的基礎上﹐對各科同一等級的人數範圍進行校准﹐使之更符合考生群體的實際特徵﹐以實現同等級可比較﹐可以稱之校准等級分。

  這種方法不僅考慮群體內的次序﹐還考慮到了群體之間的水平差異﹐可以較好地做到科目成績比較的公平性問題。但這種方法也有弊端﹐即原始分差1分也可能會差一個等級的現象同樣存在﹐同等級內差異無法體現。

  綜合以上幾種等級分方案的利弊﹐建議除歷史﹑物理外幾門選考科目等級分計分方式﹐可以參照校准等級分的原理和技術﹐在山東方案的基礎上再作改進。具體如下:

  (1)把山東方案提出的8個等級改成6個等級﹐減少前面說的“杠杆效應”。

  (2)把每個等級的換算等級分區間調整為8分﹐進一步減少“杠杆效應”。

  (3)根據各科考生的語文數學成績﹐對各等級人數比例進行校正﹐使不同科目同等級更加可比較。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3日 07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