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校園游 預約+刷臉

2018-07-13 05:3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記者 晉浩天 鄧暉 光明日報通訊員 任天然

  畢業季﹑考試周陸續完結﹐一個學期的忙碌漸進尾聲。但清華﹑北大等高校﹐卻並未因此而靜寂下來──一批批來自天南海北的暑期高校游遊客﹐早已躍躍欲試。

  今年﹐清華﹑北大先後出臺新規定﹐實行校園參觀網上預約﹐限制每日入校參觀人數﹐並配套推出微信預約小程序﹑人臉識別等多項舉措﹐進一步優化和規範秩序﹑改善參觀體驗。學校表示﹐此舉是為了扭轉往年暑期遊客在校門口排長隊﹑校園秩序難以維持的狀況。

高校校園游 預約+刷臉

遊客在武漢大學賞花遊玩。新華社記者 熊琦攝

  事實上﹐每到此時﹐關於大學校園該不該開放﹑怎樣開放的話題總會被拿出來翻炒一下﹐引發公眾議論。一邊是人們對參觀名校的熱情與願望﹔一邊是校園內部老師學生身處喧鬧的無奈。寧靜校園﹐究竟如何與“外面的世界”和諧相處﹐如何在開放與秩序中找到平衡﹖

  校園不是景區

  因校園風光旖旎而著稱的廈門大學﹐去年曾發佈校園參觀提示明確強調﹐廈大為重要的教學科研場所﹐非旅遊景點﹐除學校有關部門確定的參觀時間﹑指定路線﹑活動區域外﹐校內教學﹑科研﹑行政辦公區域不接待參觀。

  事實上﹐每到一些特殊節點﹐具有顯著風光特色﹑人文特色的學校往往成為遊覽勝地。

  三月﹐武漢大學﹐櫻花盛開﹐但校外遊人攀爬﹑折枝﹑亂扔垃圾等不文明行為卻屢成新聞熱點﹐櫻花節甚至被網友“吐槽”為“櫻花劫”。

  而每到暑期﹐清華﹑北大校門口都會擠滿了遊客。為了能順利入校參觀﹐有些遊客甚至不惜凌晨排隊。雖然兩校均出臺了限流制度﹐但每天數千﹐甚至過萬的遊客依舊對原有的校園秩序衝擊不小。去年﹐清華大學二校門﹑日晷等標誌性建築﹐均被發現有人刻畫的痕跡。

  最近﹐看著越來越擁擠﹑嘈雜的校園﹐一位清華大學教授有些無奈地拍下遊人如織﹑人聲喧嘩的二校門﹐發出了這樣一條朋友圈﹕“此時的清華﹐我最不喜歡﹐根本不像大學﹐就是一景區。”

  “雖然‘名義’上我們進入了暑假時間。但實際上很多高校都實行‘小學期’制﹐不少老師和學生在此期間仍有教學或科研任務。但卻有些遊客在參觀教學樓等教學工作場所時大聲喧嘩﹑不遵守交通秩序等﹐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干擾了教學工作秩序。”北京某高校教師楊峰告訴記者。

  日益火爆的校園游﹐也催生了一條利益鏈──校門外﹐盤踞著承諾“不排隊即可帶入校園”的“黃牛黨”﹔校園裡﹐遊走著兜售盜版紀念品的小商販﹔甚至還有大講成功學的“偽教授”和“假導遊”。一位清華教師告訴記者﹐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他曾在清華著名地標日晷前聽到4個導遊給遊客講解其歷史﹐但“聽了4個﹐4個都是錯的。甚至有些在歪曲歷史”。

  種種“校園游”亂象之下﹐相關專家建議﹐應該以一種更合理﹑科學的姿態開放校園﹐讓其既不干擾學校的正常教學科研秩序﹐又能與公眾保持良好互動。

  “大學不是旅遊勝地和參觀景點﹐但禁止參觀亦不妥。高等教育是一個國家發展水平和發展潛力的重要標誌﹐國家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高等學府也要在不影響教學活動和師生生活正常進行的前提下﹐以開放﹑包容的姿態存在於世。”東北師範大學教授王佔仁說。

  在大連理工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羅志敏看來﹐大學作為一個需要體現其社會服務功能的機構﹐應與社會保持一定的聯繫和互動﹐學生成年且有較強自我保護能力﹐所以﹐大學可以將校園向社會人士開放。“但這並不意味著大學要像公園﹑旅遊景區那樣供人隨意遊覽。即便可以遊覽﹐也必須在一定的限制下進行。”

  有限制地開放校園

  如今﹐這種更理性﹑更人性的校園開放正在成為現實。

  在北大的校園參觀網上預約系統﹐個人可掃碼進入“參觀北大”小程序進行預約﹔或通過預約系統主頁按照指引完成預約等﹔每個手機號﹑身份證號﹐假期內只可成功預約一次入校。在清華﹐個人參觀通過微信小程序“參觀清華”﹐綁定個人身份信息就可以提前7天預約校園參觀。團隊預約通過登錄電腦客戶端﹐至少提前14天進行網上預約﹐提交相關材料﹔根據申請先後順序對提交材料的真實性進行審核後﹐提前一周在網上反饋預約結果。

  北京大學黨委常委﹑宣傳部長蔣朗朗表示﹕“北大一直探索暑期校園參觀更有效﹑更人性化的管理方式。新系統的開發旨在充分滿足社會公眾對北大校園參觀需求的同時﹐維護良好的參觀秩序﹐使參觀者更好地感受北大優美的校園風光和濃郁的人文氣息。”

  清華大學保衛部部長李志華則介紹﹐今年清華不僅投入專門經費新建和改建5處公共廁所﹐還專門組建了校園參觀引導員隊伍﹐免費為每個入校團隊提供校園參觀導引﹐在重要景觀處有學生校園講解志願者進行公益講解。

  而此前﹐武大就出臺了《武漢大學關於加強櫻花開放期間校園管理的通告》﹐免費預約﹑嚴格限流﹑雙重核驗成為其校園管理的關鍵詞。今年櫻花季﹐武大引入了人臉識別技術和自動閘機等技術手段﹐使社會公眾入校核驗更加準確高效﹐更加安全可靠。

  羅志敏認為﹐大學校園向社會大眾開放﹐是大學物盡其用﹑融入社會的一種體現。與此同時﹐這也使民眾多了一條知曉大學的途徑﹐有利於大學獲取更多民眾支持﹐從而也有利於大學擴大自身的社會影響力和社會輻射力。

  “同時﹐這可以讓大眾更直觀地瞭解大學﹐促進社會形成尊重知識﹑崇尚科學的風尚﹔有利於激發大眾特別是青少年的求知欲和學習熱情﹐達到以文化人的效果。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也是增強在校學生自豪感和自信心的一種途徑和方式。”中南大學學生工作部副部長張江華說。

  “有限度地開放。有時間限度﹐也有空間限度﹐有人數限度﹐也有內容限度﹐一切都應建立在不影響大學日常工作﹑生活秩序的前提下。”武漢大學文學院黨委副書記王懷民一再強調﹐如果校園開放與校園秩序平衡被打破﹐大學就應該採取一定的管控措施來維持平衡。比如﹐武大櫻花季如果不限流﹐一天可能會有20萬名遊客湧入校園﹐嚴重干擾學校工作﹑生活秩序。近年來﹐學校限制遊客量﹐採取預約和刷臉方式﹐就是在校園開放和校園秩序之間尋找平衡﹐以達到雙方需求最優化。

  羅志敏對此表示讚同。他表示﹐目前﹐一些大學出臺的校園管理制度﹐雖不盡完美﹐但也不失為大學在面臨校園“開放與秩序”矛盾日益突出情況下的應對之策﹐對維護校園的寧靜具有積極作用﹐大眾應對這一做法給予理解和支持。

  不能祗是簡單“開門迎客”

  “大學服務社會﹐主要體現在為社會培養所需人才﹑提供公共智力產品等方面﹐而有些社會人士所主張的將校園向大眾開放作為遊覽之地﹐並不是大學的應有責任和義務。”羅志敏認為﹐大學即便將校園向社會開放﹐也應是基於自身條件和現實需求的自覺自願行為。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指出﹐根據目前大學游的現實情況﹐政府部門和高校﹐在廣泛聽取師生和社會公眾意見基礎上﹐進行校園怎樣開放的民主決策﹐建立開放的學校管理決策機制﹐其實是大學最重要的“開放”。按照這種決策方式﹐有的高校不熱門﹐校園可以不受任何限制開放﹐而且﹐學校可以把部分實驗室﹑博物館也向遊客開放﹔有的高校太熱門﹐則需要按景區管理﹑規劃。這是處理大學游供求矛盾﹐平衡各方利益和需求的選擇。

  張江華也表示﹐目前﹐刷臉﹑預約等方式祗是通過建立制度﹐從而規避一些可能在遊覽校園時發生的不端行為。“現在的校園遊覽﹐不管是學生﹐還是家長﹐往往都是走馬觀花﹐偏重於淺表層次﹐很難說能給學生發展帶來什麼真實可見的好處。因此﹐必須進一步開發校園游的深度﹐通過學生志願者講解﹑開放部分教室﹑校史館等方式﹐真正把校園文化﹑大學精神傳遞到每一位青少年心中。從而更好地發揮大學以文化人的教育輻射作用。”

  “比如可以主動開放圖書館﹑博物館甚至課堂﹐邀請適當數量的公眾來觀摩﹑體驗﹔也可以舉辦科技﹑文化公益講座﹐舉辦校圖開放日活動﹐主動把公眾請進來。”王懷民舉例說。

  而在羅志敏看來﹐大學的開放﹐不僅僅單純地指“開門迎客”﹐而且是建立靈活﹑開放的辦學機制﹐促進高校為社會服務。“比如﹐學校的教育教學資源雖不能全部向社會開放﹐但卻可通過創辦或與當地政府﹑社會﹑企業﹑社會公益組織聯合創辦固定的聯合體﹐如智庫﹑科技型公司等﹐在為社會提供決策諮詢﹑科技推廣等服務過程中獲取自身發展所需的資源。”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13日 08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