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打通精准扶貧的最後一公里

2018-07-23 07:4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打通精准扶貧的最後一公里

──河南省汝南縣“愛心購”電商精准扶貧方式調研

光明日報記者 李曉

  初伏時節﹐暑氣蒸騰。河南省汝南縣馮灣村村民馮明啟剛從田裡鋪地膜回來﹐就迫不及待地來到村頭的“愛心購”超市轉了轉。63歲的他頭戴草帽﹑身著汗衫﹐體格結實健朗﹐古銅色的臉上堆滿笑容。

  “這笑容在兩年前可不常見。以前是出了名的貧困戶﹐大兒子上學﹐小兒子有病﹐房子的四面土坯牆有很多窟窿﹐一家人祗能寄宿在岳母家。”村支部書記冀志星告訴記者﹐“現在好了﹐老馮把自己做的‘留盆變蛋’拿到‘愛心購’網店上去賣。”馮明啟的妻子在一旁笑得合不攏嘴﹕“三四個月做了五六萬個變蛋﹐一個淨賺三毛錢﹐算下來差不多能賺近兩萬元呢。”

  摘掉了貧困的帽子﹐逐步富裕起來的馮明啟一家感念最多的還是縣裡的政策。這個政策被當地總結為“五位一體三結合愛心購超市精准扶貧方式”﹕以汝南縣政府為主導﹐以河南省金雀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研發的金雀“愛心購”線上﹑線下超市為平臺﹐聯合黃淮學院師生全面參與﹐通過為特困人群籌建“愛心購”網店的方式﹐動員社會各界在平臺上購物﹐讓特困人群從超市營利中持續獲得佣金。政策充分調動政府﹑企業﹑扶貧幹部﹑志願者﹑貧困戶五方面的資源﹐實現幹部﹑志願者﹑貧困戶三方的深度融合﹐打通精准扶貧的最後一公里。

打通精准扶貧的最後一公里

志願者在為村民講解超市購物一體機使用方法。光明圖片

  一個“讓人眼前一亮”的項目落地了

  河南省汝南縣有著典型的豫南特徵﹕靠“農”吃飯﹑工業小縣﹑財政窮縣。全縣85.4萬人中﹐約3%的人口尚未擺脫貧困。在全國吹響脫貧攻堅的衝鋒號後﹐“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家庭﹐丟下一個貧困群眾”成為縣領導和幹部們肩頭的一份重擔。

  6年前﹐汝南縣被定為省級貧困縣﹐從那天起﹐便開始了拔掉窮根的求索之路。產業扶貧﹑金融扶貧﹑轉移就業﹑基礎設施建設……從“輸血”到“造血”﹐從“漫灌”到“滴灌”﹐全縣的貧困人口由2012年的8.6萬人減少到2018年的2.6萬人。扶貧之路走得很穩也很難﹐但最難的還是精准扶貧的最後一公里。

  曾在國家級貧困縣上蔡縣任縣委書記的彭賓昌﹐2015年調任汝南縣委書記後﹐從根上解決極度貧困人群的脫貧問題成為新的考題﹕“如今最難脫貧的﹐都是一些因病因殘因學致貧且極度貧困人群﹐如何把救急紓困和內生脫貧結合起來﹐防止他們再度返貧﹐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打通精准扶貧的最後一公里

志願者在檢查超市商品。光明圖片

  2016年9月30日﹐金雀電商公司董事長余留柱向彭賓昌講述了公司正在周圍幾個縣區探索電商扶貧的一個試驗﹐他的心結終於打開了。

  “由政府與企業在村裡籌建‘愛心購’超市實體店﹐配置網絡購物一體機﹐同時為村裡特困戶免費開網店﹐他們從網店和實體店中獲得佣金﹐超市的銷售量越大﹐特困戶得到的佣金越多。”

  經過這番談話﹐彭賓昌第一反應是﹕“這是一個讓人眼前一亮的項目。”一方面﹐它可以作為縣里正在推進的“農民辦事不出村”信息化建設的重要內容﹐滿足村民網購的願望﹔另一方面﹐需國家托底的特困戶﹐可參與到電商經營中﹐無勞動能力者每月可通過超市利潤分成得到佣金﹐有能力者參與網店經營﹐或者銷售自己的農產品﹐多勞多得。貧困戶還可以通過公益勞動賺取積分﹐到超市兌換商品。既扶了貧﹐又扶了智﹐同時帶動了電商進村﹐可謂一舉多得。

  但一開始﹐余留柱瞄準的合作對象──黃淮學院的管理層﹐對電商扶貧試驗方案持保留態度。“方案很好﹐也與相關專業對口﹐不過感覺很難實現。”黃淮學院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張水成如是說。同樣有疑惑的也包括黃淮學院創新創業學院院長薛凡﹐這位博士帶了一個考察組到汝南的幾個試點實地考察後﹐給余留柱的答復是“條件成熟後再合作”。

打通精准扶貧的最後一公里

大學生在汝南縣古塔街道辦事處范胡村貧困戶曹偉家裡做信息採集。光明圖片

  “沒有外援﹐就開發當地的人力。比如可以從每個試點村選聘兩名村小學教師﹐先對他們進行網店經營技巧培訓﹐然後由他們對貧困戶進行指導。”余留柱覺得當年艱苦創業的那股勁兒終於又派上了用場。

  彭賓昌始終關注著這一項目的進展﹐縣扶貧辦﹑商務局等部門也紛紛出手扶持這一試驗。縣政府為3個試點村各提供1.5萬元財政撥款﹐用於購置貨架﹑一體機﹑攝像頭﹑冰櫃等設備。試點村駐村第一書記﹑村委會成員到特困戶和鄉親們家裡做工作﹐為愛心超市落實經營地點﹐動員會電腦操作的年輕媳婦們做超市管理員。同時﹐金雀電商公司為每個試點村免費安裝了大功率WiFi基站﹐提供店舖商品與網點運營技術服務。

  幾個月方方面面的密切協作﹐3個試點項目落地成功﹐“愛心購”電商扶貧初具雛形。

  “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掉隊”

  “由3個試點村擴展到102個行政村進行布點﹐年底實現全縣267個行政村全覆蓋。”幾次到試點村考察調研後﹐彭賓昌提出了更高的推進目標﹕要伴隨全國步伐確保到2020年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扶貧﹑脫貧措施必須既保證數量﹐也保證質量﹔多年工作在貧困縣區的經驗啟示他﹐要落實“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掉隊”的莊嚴承諾﹐必須在精准扶貧上敢於摸索試驗實招﹐善於總結推廣經驗。

  從汝南縣城向南25公里﹐再沿著入村路步行15分鐘﹐就到了王崗鎮余莊村86歲的村民余麥季和他51歲的單身聾啞兒子的家。這條路﹐駐村第一書記夏小亮每月至少往來10余趟。

  2018年4月份﹐“愛心購”超市入駐余莊村﹐余麥季作為重點扶助的3家特困戶之一﹐成了“老闆”。“實體超市和網店經營所得利潤﹐後臺會按照企業﹑管理員﹑貧困戶2:4:4的分配模式進行分紅﹐每月結算時佣金會直接存至貧困戶銀行卡中。如果貧困戶有行為能力也可兼做管理員﹐每售出一件商品﹐他就可以賺到80%的分紅。”作為超市的第一責任人﹐村黨支部書記閆好寶介紹說。

  余莊的“愛心購”超市就設在“村民辦事不出村”服務大廳﹐四層貨架井然有序地擺滿了商品﹐種類雖然不多﹐但煙酒糖茶﹑鍋碗瓢盆樣樣有。“貨源主要包括自主招商入駐平臺的商品﹑全市九縣一區的特色產品和縣域範圍內的特色農產品等。”超市管理員曹佳佳向記者介紹著購物一體機的操作辦法﹐“如果超市裡沒有所需商品﹐村民們還能通過購物一體機在網店下單﹐金雀公司的網絡後臺負責安排購貨並送貨上門。”

  解決了“買什麼”和“怎麼買”的問題﹐“誰來買”成了目前全縣102個“愛心購”超市持續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

  搞促銷﹕留盆鎮馮灣村在開店之初推出買一贈一活動﹐2天內成交額近1萬元﹐村民認可了﹐回頭客多了﹐“愛心購”超市在村裡幾家超市的競爭中站住了腳。

  做宣傳﹕三橋鎮安莊村駐村第一書記鄧青松走街串巷﹐動員村民們說“買誰的都是買”﹐權當是給村裡的貧困戶獻一份愛心。

  以身作則﹕安莊村支部書記霍近民所有的日用品都在超市裡下單﹐還招呼村裡的親朋好友購物時就去“愛心購”超市﹐超市開張頭一個月﹐大伙兒就為超市“貢獻消費”上千元。

  斗升之水﹐積少成多。

  “愛心購”超市在余莊落地剛兩個月﹐余麥季的銀行卡里已累計收到約300元的佣金。“雖然目前錢並不算多﹐但一年加起來也將近1800元。”夏小亮解釋說﹐“再加上低保救助﹑殘疾人補貼﹑光伏發電補貼等扶貧收入﹐可以達到今年人均年收入3208元的脫貧標準。如果超市經營順利﹐利潤穩定增長﹐僅靠‘愛心購’電商扶貧項目就會基本解決像余麥季這樣的特困戶脫貧問題。”

  2018年4月﹐汝南縣脫貧攻堅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紅頭文件《關於加快建立“五位一體三結合精准扶貧愛心購超市”的通知》﹐決定年底前在全縣有貧困人口的267個行政村全面建立“愛心購”超市﹔5月﹐縣委縣政府召開全縣脫貧摘帽決戰動員會﹐動員黨員幹部合力推動“愛心購”電商扶貧超市在各村落地﹐並帶頭到“愛心購”超市購買日常生活用品﹔同月﹐縣裡又專門撥付縣級扶持資金150萬元﹐支持各村線上線下超市購置設備﹑裝修門店﹑充實貨源﹐提高服務水平和競爭力。

  “把學生‘嵌入’電商扶貧項目中”

  2017年9月﹐經過一年多對“愛心購”電商發展情況的全面瞭解﹐薛凡認為條件成熟了。與余留柱再次見面﹐兩人一拍即合。

  老師帶著學生﹐學生帶著夢想﹐由創新創業學院牽頭組織的8個學院30個專業的51名大學生志願者﹐參加到電商扶貧的事業中來。“學生們利用周末和實習時間走村入戶﹐核實貧困戶信息﹐組織網店運營培訓﹐編輯《扶貧簡報》﹐號召同學朋友線上﹑線下購物。雖然他們嘴裡直唸叨‘曬蔫了’‘累癱了’﹐但實際上每個人都熱情高漲。”實習指導老師彭穎春說。

  “地方院校﹐學生很難找到實習崗位﹐即便找到了﹐也很難與專業銜接﹐學生就業創業更是眼高手低﹑不接地氣。”一直為學生發愁的張水成﹐悟到了“愛心購”電商扶貧項目裡巨大的“容量”和“能量”。2018年3月﹐經管學院遴選出68名電商專業學生參與項目﹐後續又累計有7個班級﹑480名學生參與到這一扶貧項目中。

  每學期2周實習時間﹐每次實習按10天算﹐累計下來每個學生每年都會有將近160個小時藉助這個項目來感受社會﹑體味人生。

  在這160個小時裡﹐黃淮學院大學生們的收穫是沉甸甸的。“以前祗知道有扶貧政策﹐但具體很難理解。現在有機會接觸到貧困農村﹐懂得了國家政策是怎麼落地的﹐扶貧攻堅到底是怎麼進行的。”大二學生宋文敬說﹐通過實習深感“打造汝南扶貧樣板﹐貢獻中國扶貧方案”這類豪言壯語不再是一句空話﹐而實際上是每一位中國人應該主動負起的一份責任。

  暑期已至﹐黃淮學院團委書記劉光輝正在籌劃著一項異于往年的“三下鄉”志願服務活動。

  “通過把學生‘嵌入’這一電商扶貧項目中﹐實現產學﹑產教融合﹐對於我們培養能創業﹑能就業的技術人才大有益處。”劉光輝介紹﹐作為全校暑期“三下鄉”志願服務的重點工程﹐今年學校將遴選出來自16個學院的320名至480名大學生﹐組成多個團隊﹐分赴汝南各個村莊﹐參與正在全縣鋪開的“愛心購”電商扶貧項目。

  電商扶貧在路上

  從一開始﹐電商扶貧之路就坎坷不平。

  投石問路﹐大多數縣區沒有回應。原金雀電商公司總經理周斌說﹕“我們先後在附近三個縣做調研﹐走訪了扶貧辦﹑鄉鎮領導﹑駐村第一書記﹑村幹部﹐解釋‘愛心購’電商扶貧的設想﹐但是各方面都疑慮重重。”

  ──村民對電商缺乏瞭解﹐擔心從天而降的“餡餅”洩露了銀行卡等私人信息﹐造成財產損失怎麼辦﹖

  ──缺乏電商經營的人才﹐資金﹑設備投入了﹐最終成了“花架子”怎麼辦﹖

  ──村裡原本就有超市﹐供給與需求基本飽和﹐“賣什麼”才有競爭力﹖

  ──村裡的購買力十分有限﹐如何挖掘市場潛力﹐解決“賣給誰”的問題﹖

  村民有疑慮﹐駐村第一書記﹑村幹部到家裡做工作。“當時真以為是騙子﹐後來村幹部多次打電話解釋﹐還帶著人來我家做信息核實﹐才讓我相信了。”三橋鎮安莊貧困戶王曙光說。

  黃淮學院教師與學生的加入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智力支撐。“我自己參與到‘電商進農村’的講課培訓中﹐學生們則運用所學知識教管理員運營網店﹐並且正在與服務村建立起常態化的聯繫。”黃淮學院電商專業教師李留青說。

  “縣裡目前正在推行‘一村一品’政策﹐在特色農產品上下功夫﹐對於有一定規模的品牌給予1至20萬元不等的補助。”縣扶貧辦主任郭海亮對本地的特產頗有信心﹐“留盆變蛋﹑馬蹄馓子﹑雞肉丸子﹑小磨香油……祗要做好商標﹐保證質量﹐藉助網絡與電商的規模優勢﹐由本土到外地﹐從小眾到大眾﹐優質產品走出去是完全可能的。”

  “尚未突破的瓶頸就是商品上行的問題。電商扶貧﹐祗有既打通外面產品下行入村的瓶頸﹐又打通當地產品上行進城之路﹐才能以小搏大﹑做大市場﹐真正解決‘賣難’問題。”余留柱與記者數度深談﹐多次表達對國內大型互聯網企業加入帶動整個電商行業參與國家扶貧攻堅戰役的熱切期待﹐“電商扶貧﹐政府支持是重中之重﹐政府統籌可以整合﹑盤活更多資本和人力資源﹔大型電商帶著互聯網流量﹑規模﹑眾籌﹑物聯等優勢的加入﹐則可以使電商扶貧事業如虎添翼﹐迅速把一些好的探索和項目複製﹑推廣開來。”

  《光明日報》( 2018年07月23日 07版)

[責任編輯:孫宗鶴]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