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漆刷佛像”是對文化缺乏敬畏

2018-08-08 04:22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文化評析】

  作者﹕封壽炎(媒體評論員)

  日前﹐有媒體報道四川安岳石窟造像的佛像被人用彩色油漆“修復”﹐原本古樸端莊﹑精妙絕倫的佛像被彩漆刷得大紅大綠﹑艷俗無比﹐讓人不忍卒視。當地權威機構隨即回應稱﹐被刷油漆的佛像為1995年當地群眾聘請工匠“重繪”﹐有關部門知曉後即予制止。

  這批文物非同小可。據介紹﹐該佛像群開鑿于南宋﹐2012年被公佈為省級文保單位﹐目前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後備目錄清單。如此珍貴的文物被漆成紅紅綠綠的大花臉﹐這種黑色幽默讓人笑不出來。

  有人說﹐群眾文物保護意識缺失﹐法治觀念淡薄﹐文化素質和審美水平也比較低下﹐這是“保護性破壞”事件的主要原因。這種歸因當然有道理。但還有一個耐人尋味的問題﹐在將近一千年前﹐這些精美絕倫的佛像就是出自普通工匠之手。隨後﹐它們被一代代民眾觀瞻仰望﹑頂禮膜拜﹐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和傳承。難道這千百年來的普通民眾﹐其文物保護意識﹑法治觀念和文化素質一定比現在的群眾高嗎﹖恐怕未必。

  關鍵在於人們對文化文物是否懷有一顆敬畏之心。有了這顆敬畏之心﹐文化文物就是一種莊嚴的存在﹐人們就會謹慎而誠敬地對待它們。沒有這顆敬畏之心﹐文化文物就有可能成為玩物﹐可以任由自己的喜好打扮它﹑處置它﹐改變它原本的面貌﹐扭曲它固有的本質。

  不祗是安岳石窟﹐許多令人驚嘆﹑震撼心靈的國寶級文化藝術﹐都未必出自名家大師之手﹐而是出自無名的普通工匠之手。龍門石窟那些栩栩如生的佛教造像﹐穿越千百年時空仿佛仍能跟今人對話﹐可有誰知道造像者的名字呢﹖敦煌的撲面黃沙﹐掩蓋不住石窟千年的燦爛。如此輝煌的文化藝術得以造就傳承﹐根本原因恐怕不是文保意識﹑法治觀念和文化素質。那些普通工匠也許目不識丁﹐但他們虔誠敬畏的內心﹐借由創作而外化為傑出的藝術。從這個意義來說﹐正是信仰把絕壁鑿成殿堂﹐精神讓岩石綻放花朵。

  敬畏之心影響著人們如何面對文化文明﹐也影響著人們如何面對大自然。在一些邊遠地區﹐生態保護之完好﹑自然風光之絕美令人驚嘆。其實在這種表象之下﹐常常蘊含著當地民眾對於天地萬物的深深敬畏。他們也許認為萬物有靈﹐一草一木都不能輕易傷害。也許嚴格遵守祖訓傳統﹐絕不竭澤而漁﹑殺雞取卵﹐在客觀上保護了生態﹐也保護了文化文明。

  現代社會的公民當然要普及法治觀念和文保意識﹐但如何重建對待文化文明的敬畏之心﹐培養面對文化時的誠敬和謹慎態度﹐也許更加重要﹐也更為根本。如果沒有這種敬畏之心﹐精通法律者也可能成為專鑽法律空子的文物販子。有了這種敬畏之心﹐目不識丁的群眾也會堅守樸素的原則﹐對於歷史流傳下來的珍貴文物不敢擅動妄為。

  我國已經是擁有世界文化遺產和自然遺產最多的國家之一﹐如何對待﹑保護和利用這份沉甸甸的遺產﹐為人類文明作出更多更好的貢獻﹐需要認真思考。錢穆先生倡導的“溫情和敬意”應該是最低要求﹐然而時至今天﹐類似“彩漆刷佛像”的事件仍然不斷發生﹐不少古建築﹑文物遺存甚至受到赤裸裸的破壞。這難道不應該深思嗎﹖

  《光明日報》( 2018年08月08日 02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