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訂正誤筆誤譯兩則

2018-08-10 03:15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邵建新(單位﹕江蘇省平潮高級中學)

  魯迅的短篇小說《風波》﹐最初發表在《新青年》月刊第八卷第一號(1920年9月)上。小說有一處寫六斤打破一隻碗﹐第二天她父親七斤把碗拿到城裡去補的情節。由於碗缺口太大﹐補好要釘十六個銅釘。但小說結尾卻是六斤“捧著十八個銅釘的飯碗﹐在土場上一瘸一拐的往來”。一個“十六”﹐一個“十八”﹐前後抵牾。魯迅確認這個“失誤”後﹐在致未名社李霽野的信(1926年11月23日)中道﹕“六斤家祗有這一個釘過的碗﹐釘是十六或十八﹐我也記不清了。總之兩數之一是錯的﹐請改成一律。記得七斤曾說用了若干錢﹐將錢數一算﹐就知道是多少釘。倘其中沒有七斤口述的錢數(手頭無書﹐記不清了)﹐則都改十六或十八均可。”根據文本交代﹕“三文錢一個釘”﹐“一總用了四十八文小錢”﹐所以改成“十六個銅釘”就前後一致了。時隔六年﹐魯迅只為這多出來的兩個“銅釘”專門寫信要求訂正。

  魯迅對創作如此一絲不苟﹐對翻譯同樣決不含糊。1935年1月﹐魯迅完成了中篇童話《表》(蘇聯班臺萊耶夫著)的翻譯﹐譯稿作為“特載”首先刊登于《譯文》第2卷第1期(1935年3月16日)上。他在《譯者的話》一文中指出﹕“這裡譯作‘瓜葛親’的是Olle﹐譯作‘怪物’的是Gannove﹐查了幾種字典﹐都找不到這兩個字。沒法想就暫時這麼的敷衍著﹐深望讀者指教﹐給我有改正的大運氣。”他在給《譯文》編輯黃源的信(1935年4月2日)中說﹕“《表》先付印﹐未始不可﹐但我對於那查不出來的兩個字﹐總不舒服﹐……”對個別譯得不夠妥帖的詞兒總感到“不舒服”﹐老是想著如何“改正”的魯迅﹐哪有半點敷衍之意﹖“翻譯並不比隨便的創作容易”(《現今的新文學的概觀》)﹐魯迅對待翻譯工作的嚴肅認真由此可見一斑。同年7月﹐《表》由上海生活書店作為“譯文叢書”(插圖本)之一出版單行本。在出版這個單行本前﹐魯迅根據德文本對譯稿又校改了一遍﹐反復看校樣三四遍﹐並進行認真修訂。對那兩個單詞──Olle﹑Gannove﹐魯迅又分別根據西班牙語和日譯本﹐把這兩詞譯成“堂表兄弟”和“頭兒”。兩個月後﹐由於朋友的指點﹐魯迅覺得把“Gannove”譯成“怪物”﹑“頭兒”均不妥。於是他特地給《譯文》雜誌社去信“改正”(1935年9月16日)。信中說﹕“《譯文》第二卷第一期的《表》裡﹐我把Gannove譯作‘怪物’﹐後來覺得不妥﹐在單行本裡﹐便據日本譯本改作‘頭兒’。現在才知道都不對的﹐有一個朋友給我查出﹐說這是源出猶太的話﹐意思就是當‘偷兒’﹐或者譯為上海通用話﹕賊骨頭。”(《給〈譯文〉編者訂正的信》﹐原題為《訂正》。見《譯文》終刊號)這真可謂“一名之立﹐旬月躊躇”。

  《光明日報》( 2018年08月10日 16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