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慢就業”體現社會包容性

2018-08-10 04:00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新聞隨筆】

  作者﹕王言虎(新京報評論員)

  近些年﹐一些大學生畢業後不急著找工作﹐而是遊歷或支教﹐成為“慢就業”一族。近期﹐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9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2.9%的受訪者周圍有“慢就業”大學生﹐62.4%的受訪者認為大學生選擇“慢就業”是因為對未來還沒規劃好。在大學生就業問題上﹐73.9%的受訪者建議大學生盡早樹立職業理想﹐明確職業規劃﹐57.8%的受訪者期待學校為在校學生實習提供更多渠道。

  “慢就業”不是今年才出現。最近幾年﹐每年畢業季都會掀起一波討論。輿論場上的熱議﹐說明“慢就業”已經成為一種值得注意的社會現象。

  “慢就業”並非一些人所理解的“失業”﹐而是一些應屆畢業生主動選擇的“暫時性不就業”。理由各異﹕有的人遊覽各地﹐抓住人生最後的長假放鬆身心﹔有的人選擇考研﹐期冀學業上有進一步提昇﹔還有一部分人暫時沒有好的工作機會﹐就繼續等待轉機。

  所以﹐“慢就業”並不是一個負面詞彙﹐祗是一個成年個體的普通選擇。輿論不必標舉﹐也不必貶低。

  5年甚至10年以前﹐一個大學生畢業之後沒有選擇直接就業﹐會讓周邊的人不大理解。但對近些年成長起來的90後或95後而言﹐他們的境遇已經有很大不同。

  一方面﹐隨著近年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大學生家庭經濟狀況普遍已經大為改觀。多數大學生可以擺脫反哺家庭的重擔﹐通過就業獲取經濟收益的訴求沒有那麼強烈﹔另一方面﹐互聯網與市場經濟下成長起來的一代﹐擺脫了傳統單一的價值觀念﹐他們個性張揚﹐更注重自我情感需求與生活質量﹐不想一畢業就緊鑼密鼓地進入求職─買房─結婚─生娃的節奏﹐所以暫緩就業。

  這樣的選擇﹐當然也是一種人生。從本質上來說﹐沒有哪一種人生更高級或更低級﹐“慢就業”“快就業”不帶任何道德色彩﹐輿論也就不必對“慢就業”持有偏見。

  其實﹐國外許多大學畢業生也要經歷“gap year”階段﹐即畢業生在畢業之後工作之前做一次長期旅行﹐體驗與自己生活的社會環境不同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們也不妨給年輕人多留一些時間。

  應當承認﹐應屆畢業生就業壓力不小﹐大學生如果能在大學期間充分學習與訓練﹐不難找到終身的職業旨趣﹐當然可以規避“慢就業”。但不是所有大學生都具備這樣的覺悟與機緣﹐很多人祗有在離開學校時才有明確的人生規劃。尊重每個人的選擇﹐也是一個包容社會的要義。

  事實上﹐祗有當社會保障相對充足﹑物質相對充裕﹐才有“慢就業”存在的可能。因此﹐當零星的“慢就業”出現﹐不必過度緊張﹐應該理解並允許大學生以從容不迫的姿態調整人生節奏。

  《光明日報》( 2018年08月10日 02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