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楓橋經驗”的“諸暨探索”

2018-08-10 04:31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調研組

  調研組成員﹕李春林﹑嚴紅楓﹑沈耀峰﹑陸健﹑馬姍姍﹑俞燕﹑徐學峰

  編者按

  治國安邦﹐重在基層。我國社會治理的重點在基層﹐難點也在基層。基層社會治理是國家長治久安的基石﹐直接決定著社會治理的整體效果﹐關係到黨和國家政策目標的實現﹐影響著國家治理的整體水平。作為“楓橋經驗”的誕生地﹐浙江諸暨市近年來圍繞矛盾化解﹑司法公正﹑公共服務等重點領域﹐創新基層社會治理機制﹐豐富社會治理方式﹐不斷健全德治﹑法治﹑自治相結合的社會治理體系﹐續寫了“楓橋經驗”創新發展的時代篇章。近日﹐光明日報調研組前往諸暨楓橋﹑大唐﹑新店子﹑江藻等地﹐通過實地查看﹑集中座談﹑單獨訪談等方式﹐與基層幹部群眾面對面交流﹐就諸暨發揚“楓橋經驗”﹑創新基層社會治理的探索和實踐進行了深入調研。

新時代“楓橋經驗”的“諸暨探索”

群眾在“市民公園”開展健身活動。徐德文攝

新時代“楓橋經驗”的“諸暨探索”

楓橋鎮公共法律服務站服務大廳。資料圖片

新時代“楓橋經驗”的“諸暨探索”

浣東街道盛兆塢三村講解員正在講解孝道。蔣力奔攝

新時代“楓橋經驗”的“諸暨探索”

“楓橋經驗”講師團成員正在舉辦“傳習文明鄉風﹑提倡移風易俗”專題宣講活動。資料圖片

  優美整潔的自然環境﹐樸實醇厚的民風社風﹐和諧融洽的鄰里關係……走在諸暨的大街小巷上﹐調研組深切感受到﹐這座因“楓橋經驗”而聞名的城市﹐處處透顯出祥和的氣氛和發展活力。從浦陽江到東白山﹐從湯江岩到白塔湖﹐在這塊千年古越大地上﹐古韻新姿交相輝映﹐宜人宜居宜業的獨特魅力愈發令人神往。

  五十多年前﹐諸暨創造了聞名全國的“楓橋經驗”﹕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時光飛逝﹐如白駒過隙。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諸暨針對基層社會治理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以德治涵養文明建設﹐以法治夯實社會治理根基﹐探索建立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努力打造“楓橋經驗”昇級版﹐構建起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新格局。截至2017年﹐諸暨市已連續12年獲評浙江省平安縣(市﹑區)﹐楓橋鎮連續三次捧得全國綜治最高獎“長安杯”。

  1﹑“以德潤心”強化社會治理的價值認同

  “持躬不可不謹嚴﹐臨財不可不廉介”“信交朋友﹐惠普鄉鄰”“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調研組瞭解到﹐諸暨市近年來以正家風﹑興家教為立足點﹐以“傳承‧養成”為主線﹐大力推進家風家教建設﹐將主流價值融入家庭教育。

  諸暨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王孔羽介紹﹐諸暨在全市開展“全民議家風”﹑“我愛我家”立家訓﹑身體力行“傳家禮”等活動﹐以核心價值涵育家風﹐挖掘弘揚了“江藻錢氏家訓”“同山邊氏家規”等獨具特色﹑洋溢著濃厚家國情懷的家規家訓﹐形成了家家有家訓﹑戶戶好家風的良好氛圍。同時﹐諸暨還開展“開蒙禮”“祈福禮”“成人禮”等各類傳家禮活動﹐並整理創作長幼﹑灑掃﹑持家等“家禮十循”﹐納入全市中小學德育教育。

  諸暨是越國故都﹐為發揮吳越文化怡情養志﹑滋養心靈的作用﹐該市推進實施了傳統文化研究工程﹐梳理於越文化﹑西施文化﹑南孟文化﹑耕讀文化等蘊含的思想理念和傳統美德﹐如“臥薪嘗膽﹑堅忍不拔”的勾踐精神﹐“走在前列﹑勇立潮頭”的“木柁”精神等﹐使之成為涵養主流價值﹑涵育美德善行的重要源泉。據瞭解﹐諸暨推出了《暨陽好故事》《鄉村道地》等傳統文化媒體專欄﹐整理出版《越中名人錄》等精粹典籍﹐將傳統文化元素融入城市文化公園﹑社區文化家園﹑美麗鄉村建設﹐推動優秀傳統文化進校園﹑進網絡﹑融入生產生活﹐不斷用流淌千年的文化精髓滋養諸暨人的精神世界。為豐富群眾文化生活﹐諸暨城區還設立了“浣江書房”“浣江書吧”“漂流書亭”﹐開展“全民閱讀節”“圖書館之夜”等主題活動﹐如今﹐閱讀已成為諸暨人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特質。

  黛瓦白牆﹐立柱石鼓﹐“吳墅古祠”的匾額與“文化禮堂”的標識相映成趣……走進江藻鎮吳墅村﹐文化禮堂大門兩側的“紅黑榜”格外醒目﹐紅榜上數位“好婆婆”“好媳婦”胸戴大紅花﹐笑得很燦爛。“現在村民們都有了這樣一種共識﹐上紅榜﹐有面子﹔上黑榜﹐太丟人。”村黨總支書記盧保千告訴調研組﹐2014年﹐村裡開始設置紅黑榜﹐對做得好的﹐例如對“好婆婆”“好媳婦”﹑優秀學子﹑美麗庭院予以紅榜表彰﹔對做得不好的﹐上黑榜警示。目前﹐諸暨利用農村文化禮堂等載體﹐組織道德模範﹑好人好事﹑最美家庭和好鄰居﹑好媳婦等評選﹐組建草根宣講團﹑文藝宣講團﹐用快板﹑歌曲﹑小品等形式﹐開展“道德模範進禮堂”巡演﹐弘揚“最美精神”。

  調研組瞭解到﹐為發揮先進典型引領民風社風的作用﹐諸暨實施了《道德模範待遇保障若干規定》﹐設立好人基金﹐開展“發現最美諸暨人爭做最美諸暨人”“善行暨陽”等活動﹐湧現出了器官遺體雙捐獻者何賽軍﹑“獻血達人”呂小祥﹑“誠實守信”楷模李雲海等先進典型。同時﹐市裡還開設了“美在身邊”專欄﹐通過市民公園“最美笑臉牆”﹑微廣播劇《最美諸暨人》等載體﹐廣泛傳播最美形象﹑最美聲音。

  為保證德治在基層社會治理中發揮基礎性作用﹐諸暨市大力推進失信黑名單制度建設﹐實行部門聯動﹑信息共享﹑定期曝光﹐建立行政部門﹑市場主體﹑行業協會﹑輿論媒體“四位一體”的失信聯合懲戒機制。同時﹐諸暨還建立“文明出行我先行”“禮讓斑馬線”等機制﹐全市機關幹部以及公交車﹑出租車﹑公務車駕駛員人人承諾文明開車﹐使“禮讓行人”從文明倡導變為剛性約束。

  2﹑法治建設為社會治理提供根本保障

  楓橋鎮下西湖村兩兄妹因贍養老人發生口角﹐哥哥打傷了妹夫。經“老楊調解中心”退休民警楊光照調解後﹐雙方最終達成調解協議﹐當場握手言和。楓橋鎮派出所教導員吳嘉軍告訴調研組﹐“老楊調解中心”創立于2008年﹐如今已成為楓橋派出所的招牌﹐“有難事﹐找老楊”也成為楓橋鎮群眾的口頭禪。在調解實踐中﹐“老楊調解中心”創造了依法疏導法﹑換位思考法﹑聯動調解法等民間糾紛“調解七法”﹐中心自成立以來共受理案件1700余起﹐調解成功率97.8%﹐調解滿意率100%﹐楊光照也被司法部聘為“全國人民調解專家”。

  調研組瞭解到﹐諸暨市已建立起“黨政領導﹑綜治牽頭﹑法院主導﹑多方聯動”的大調解工作體系﹐包括9大專業調解機構﹑810家調解組織﹑3375名人民調解員﹐目前已形成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緊密銜接﹑協調聯動的大調解工作格局。自2014年至今﹐累計訴前引導調解成功約15600件﹐訴中委託調解成功約4900件﹐訴前糾紛化解率居全省第五位。今年1月﹐諸暨成為浙江省在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平臺試點地區後﹐市裡對綜治調解﹑專業調解﹑行政調解﹑人民調解﹑律師調解等多元解紛資源進行了線上整合﹐並取得明顯效果。運行半年來﹐諸暨法院引導調解的案件比例由100%逐月下降至58%﹐當事人和調解機構主動上線化解矛盾糾紛達42%。

  為提昇群眾的法治意識﹐諸暨還建立了網上法律公共服務平臺﹐兼具直播普法﹑法律公共服務調度﹑輿情預警等功能﹐同時組建了法律義工服務團隊﹑普法講師團等﹐啟動“點單式”普法﹐構建起立體式﹑全覆蓋普法格局。比如﹐市公﹑檢﹑法﹑司聯合打造的網絡普法直播平臺﹐用講故事﹑話家常的方式﹐將法律知識融進普法解讀中。市人民法院刑庭副庭長王知禮以“法官揭露電信網絡詐騙‘潛規則’”為主題﹐梳理了諸暨法院審理經辦的網絡詐騙典型案件﹑犯罪分子特點等﹐並實時回答了網友提問﹐直播進行45分鐘﹐吸引了7.9萬人在線觀看。市司法局把“12348”法律援助熱線昇級為公共法律服務熱線﹐打造“一站式”法律援助窗口服務﹐2017年共受理法律援助案件1049件﹐為當事人挽回經濟損失1569萬元。

  為便利群眾和提昇服務質量﹐諸暨以“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為目標﹐深入推進“最多跑一次”改革﹐不斷推動“一窗受理﹑集成服務”改革向鄉鎮(街道)﹑村(社區)延伸。目前﹐全市27個鎮級行政服務中心已實現“無差別受理”全覆蓋﹐群眾到“一扇窗”就能辦成“一件事”。同時﹐市裡還深化應用平臺﹑共享信息數據向基層延伸開放﹐建成“一證通辦”信息管理系統﹐其中﹐市級實現“一證通辦”事項為290項﹐鎮級實現“一證通辦”事項183項﹐村級實現“一證通辦”事項76項。鎮級能審批的即時審批﹐鎮級不能批的通過互聯網上傳市中心窗口審批﹐有關文件證書通過免費快遞或鎮村代辦員送證上門﹐真正實現了“就地辦理﹑遠程辦結”﹐辦事不出村。

  為加強對外來流動人口的服務管理﹐市公安局開發“安心租”APP﹐具有房屋租賃多重安全保障﹑招工用工無縫對接﹑流動人口自主申報等多項功能。目前﹐APP上已有1000多家企業和7000多間房屋信息可供選擇。店口鎮派出所牽頭成立了“流動人口服務之家”﹐組建流動人口黨支部﹐使流動人口更好地融入當地。直埠鎮紫草塢村對閑置房屋進行“集約化”改造﹐創建了出租房“旅館式”管理新模式﹐做到了“政府放心﹑村民開心﹑租戶暖心”。

  在大唐鎮綜合信息指揮室﹐調研組看到﹐大屏幕上綜治工作﹑綜合執法﹑市場監管﹑便民服務“四個平臺”中上報信息﹑處理情況一目瞭然﹐“網格地圖”可實時查看駐村網格員的位置及四個村級服務中心工作的實時畫面。據介紹﹐群眾發現問題﹐可通過“四個平臺”APP﹑政務服務熱線(12345)﹑微信公眾號﹑網格員等多渠道反映﹐平臺進行分級處理﹐建立了信息收集﹑分析研判﹑分流交辦﹑反饋督查的完整運行機制﹐推動形成了“四個平臺+全科網格+綜合指揮系統”的基層治理架構。目前﹐全市共劃分網格2376個﹐配備網格員6495名﹐2017年全市累計上報各類信息35.3萬餘條。

  3﹑“草根力量”激發社會治理活力

  “兒啊﹐媽貸了款﹐咱現在能熱熱鬧鬧地把你的婚禮辦了。”由村民楊桂平﹑盧永平等自編自演的小品《辦酒風波》﹐勾起了村民們的回憶。幾年前﹐吳墅村村民盧某要結婚﹐寡母李某礙于面子﹑排場﹐雖然家裡已債臺高筑﹐仍硬著頭皮貸款辦婚禮﹐鬧得一家人苦不堪言。為扭轉盲目攀比的不良風氣﹐村兩委在聽取村民意見後﹐成立了村民自治組織“紅白理事會”﹐制定了紅白喜事移風易俗倡議書﹐大大減輕了村民的負擔。

  喜事酒席每桌不超過800元﹐白事酒席每桌不超過600元﹐酒類﹑飲料每桌不超過100元……如今在諸暨﹐“婚事新辦﹑喪事簡辦﹑其他喜事減辦”的風尚已經形成。調研組瞭解到﹐目前諸暨市546個村(居)全部完成村規民約﹑社區公約的制定修訂工作﹐內容涵蓋家庭生活﹑鄰里關係﹑村風民俗﹑社會治安等﹐其中突出黨員幹部示範引領﹐帶頭宣傳倡導移風易俗。同時﹐諸暨還探索實行村規民約積分制考評﹐建立道德評議堂﹐推行守約紅黑榜﹐使村規民約真正發揮移風易俗﹑淳化民風的作用。

  鄉賢文化底蘊深厚﹐是鄉村社會治理中的重要力量。諸暨積極培育鄉賢群體﹐吸收優秀鄉賢進入基層黨組織﹐支持鄉賢依法參加村委﹑“兩代表一委員”選舉﹐聘請鄉賢擔任“外掛村幹部”“鎮長顧問團”﹐全市共建立鄉賢參事會﹑議事會等鄉賢顧問團53個﹐構建起“鄉賢參與﹑鎮級管理﹑村級自治”的鄉村管理新格局。同時﹐諸暨在全市派出所推行110矛盾調解“鄉賢治理”模式﹐籌建“鄉賢資源庫”﹐建立“鄉賢治理”參與﹑聯絡﹑培養﹑評價機制﹐落實鄉賢調解“以獎代補”。目前﹐一大批立場堅定﹑作風優良﹑仗義執言的老幹部﹑老黨員﹑經商能人脫穎而出﹐利用特有的親緣﹑人緣和地緣優勢﹐當好“老娘舅”﹐做好“和事佬”。今年以來﹐970余名在冊鄉賢成功化解疑難糾紛﹑鄰里糾紛等矛盾400余起。

  調研組瞭解到﹐在諸暨﹐農村文化禮堂也成為群眾參與社會治理的有效載體。目前﹐大多數農村文化禮堂都建立了集“管理﹑議事﹑活動﹑監督”於一體的“理事會制度”﹐理事會由老幹部﹑老黨員﹑老教師等組成﹐做到有章理事﹑有人管事。

  在市社會組織服務中心﹐調研組看到﹐2000多平方米的辦公區寬敞明亮﹐目前入駐了心理衛生協會﹑心語社會服務工作中心﹑藍天救援隊等19家社會組織。這些社會組織的公益項目﹐涉及應急救助﹑關愛服務﹑心理諮詢﹑司法援助等領域。市民政局社會組織管理科宣超介紹﹐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登記和備案的社會組織有2700多家﹐分佈在調解﹑公益慈善﹑文體﹑社會服務等領域。

  “我真的特別感謝一米陽光﹐這些志願者給了我們溫暖。”眼閃淚花的梁美蘭說﹐3年前﹐16歲的兒子因打架鬥毆進了派出所﹐全靠一米陽光志願服務協會的幫助﹐兒子才能重新振作。如今﹐梁大姐也成了一名志願者。據介紹﹐諸暨建立了“市﹑鎮﹑村”三級志願服務網絡﹐設置了“暨陽志願服務管理平臺”﹑“志願匯”APP平臺﹑“越民生”公益吧等服務平臺﹐推出“鄰里守望”“留愛同行”“情暖空巢”等主題活動﹐打造出“青少年心靈花園”“一分鐘志願”“暖冬計劃”等品牌項目。目前﹐全市擁有志願團體786個﹐註冊志願者6.5萬人﹐廣泛參與到社會服務﹑矛盾化解﹑社區矯正等活動中﹐僅2017年相關志願服務機構就幫扶社區矯正人員2000餘人次﹐參與信訪化解﹑糾紛調解5000余起。

  為解決社會組織黨建工作開展難﹑作用發揮難等問題﹐諸暨市在社會組織中開展黨的組織和工作覆蓋專項行動﹐700余家社會組織黨組織實現應建盡建﹐組織覆蓋率達100%。市委組織部牽頭建立了社會組織組織力指數動態評價機制﹐通過加強黨建引領﹐建立活躍度﹑規範化﹑覆蓋率﹑影響力四個維度的標準化評價體系﹐評價標準由20條評分細則構成。根據組織力指數評價結果﹐相關部門建立會診﹑幫扶﹑准入﹑退出﹑激勵等工作機制﹐引導社會組織健康發展。與此同時﹐諸暨還通過搭建社會組織綜合監測網絡﹑基礎數據庫﹑民政數字平臺﹐連接“網上+網下”動態監測網絡﹐實時掌握社會組織日常活動開展情況。2017年﹐諸暨市被確定為浙江省唯一的社會組織黨建綜合監測區。

  4﹑關於基層社會治理的思考

  道德是良治善治的基石﹐德治是基層社會治理的基礎。德治的根本﹐在於社會各階層有共同的價值標準﹑價值認同和價值追求。加強德治建設﹐提昇德治水平是新時代“楓橋經驗”創新發展的題中之義。近年來﹐諸暨市在基層社會治理中注重發揮德治作用﹐把以文化人﹑以德潤心作為最基本的實踐路徑﹐重構鄉土道德﹐醇化民風民俗﹐不斷增強社會治理的道德底蘊﹐以德治推動法治和自治﹐充分發揮德治淨化風氣﹑凝聚人心﹑預防矛盾﹑排解民憂的突出作用﹐為新時代社會治理提供了鮮活樣板。

  基層社會治理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發動和依靠群眾是“楓橋精神”的核心要義。新時期社會治理必須以群眾為主體﹐推動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充分調動起各社會治理主體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祗有這樣﹐才能真正建立起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目前﹐諸暨有6495名網格員﹑1396名人民調解志願者﹑2700多家社會組織﹑970余名鄉賢﹐活躍在社會管理﹑糾紛化解﹑公益服務﹑幫扶帶動等領域。在諸暨﹐群眾已成為社會治理的主要力量﹐他們在登臺亮相﹑扮演主角的過程中實現了自身素養和基層治理水平的雙提昇﹐並成為社會治理的建設者﹑創造者和受益者。

  基層社會治理必須注重黨建引領。基層黨組織是黨在社會基層組織中的戰鬥堡壘﹐基層社會治理必須堅持黨的領導﹐強化基層黨組織的核心作用。目前﹐諸暨全市有登記和備案的社會組織2700多家﹐有志願服務人員6.5萬多名。近年來﹐諸暨積極探索社會組織黨建工作新機制﹐通過建立社會組織組織力指數動態評價機制﹐創建社會組織黨建雲平臺等﹐加強了對各類社會組織的監管﹐使社會組織的發展由“自轉”變為“公轉”﹐實現了政府治理和社會力量的良性互動共贏。

  基層社會治理要著力提昇智能化水平。大數據﹑物聯網等信息技術的發展﹐為基層社會治理提供了必要的技術支持。在“互聯網+”的時代背景下﹐諸暨不斷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推動以“浙江省平安建設信息系統”為主的各類網絡平臺和“網格化管理﹑組團式服務”兩網深度融合﹐圍繞“互聯網+”矛盾化解﹑公共安全﹑執法司法﹑公共服務﹑基層自治﹑網格管理等重點領域﹐在建設模式﹑應用模式和服務模式上積極探索﹐釋放了“互聯網+”在社會治理領域的新動力。調研組也發現﹐個別職能部門囿于數據“小農意識”﹑缺乏大數據思維等因素﹐沒有實現信息和數據共聯共享﹐“數據壁壘”問題有待進一步解決。

  鏈接

  楓橋經驗

  20世紀60年代初﹐浙江諸暨楓橋鎮幹部群眾創造了“發動和依靠群眾﹐堅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決。實現捕人少﹐治安好”的“楓橋經驗”﹐並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1963年﹐毛澤東同志批示“要各地仿效﹐經過試點﹐推廣去做”。“楓橋經驗”由此成為全國政法戰線的一面旗幟。楓橋經驗的基本內涵和精神實質是發揮政治優勢﹐相信依靠群眾﹐加強基層基礎﹐就地解決問題﹐減少消極因素﹐實現和諧平安。

  《光明日報》( 2018年08月10日 07版)

[責任編輯:徐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